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一百四十一回 水无痕出手

一百四十一回 水无痕出手

    神木城,一座千年古城,在神武帝国地位十分特殊,千年前有一位阴阳鼎之境的无敌强者诞生,是他留下了这个道统。[燃^文^书库][www].[774][buy].[com](燃文书库(7764))
  
      在神武帝国,就连皇室都要对其礼敬三分,不敢有丝毫怠慢。但这个传承平常异常低调,若不存在般,几乎听不到有关他们的事迹。而今日,这个沉寂数百年的古老传承竟然主动踏入中原,为了一个少年重入天下。
  
      “端木,你们竟然出山了?”无极宗主阴沉的声音传出,本想将王道先废掉后,再慢慢以各种残酷手段将其斩杀为他儿子报仇的。哪知,这个来自小小家族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多的人肯为了他出面,愈演愈烈,是他真有这个魅力,还是无极宗仙子已经到了可以任人欺负的份上了?先有天云宗,后是木、五行、荻原、若何等人,现在更是连神木城的道统都出现了。
  
      “不错,无极,我不管你们无极宗与这位小兄弟有什么过节,今日我定要保他。”名为端木的神木城掌权人说道。
  
      这是一个飘渺的男子,一身青衫,身材修长,浑身上下有股让人舒服的气息,自然、祥和,面容说不上英俊,平凡中带有儒雅,很耐看。
  
      这名男子名为端木奇,是现任神木城的掌权人。人如其名,此人确实为一代奇才,天资惊艳,在早年闯荡之时,盖压同辈,名满天下。
  
      就在他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的消失了。当时,人们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为端木奇,是神木城的传人。他假名行走天下,直至红尘历练圆满后,放弃了一切美誉与名利退隐神木城,接掌大权。
  
      神木城的每一代子弟都是如此,以假名行走天下,待到功德圆满之时,再归城中,潜心修行,不问世事。
  
      “哈哈……,当年的绝世奇才笑天云果然名不虚传,竟然不声不响的早已踏入了神通境?”旁边天云长老哈哈笑道,显然是老朋友了。
  
      闻言,旁边之人皆大惊,没想到神木城的端木奇竟然如此惊艳,竟然早已身处这个境界了?这个道统的人当真令人佩服,不问世事,不求虚名,一心修行,这种内敛自强的风格不得不让人敬佩。
  
      “天云兄一别数十年风采依旧,距离那一步也不远了,可喜可贺!”端木奇闻言,原本威严的脸色缓了缓,转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无极,端木都出面了,你难道还要执迷不悟?”天云继而看向无极宗内,璀璨的眸子仿佛能够穿透层次阵法直接与大殿中的无极宗主对视。
  
      “哼!那又如何?端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此子必死,谁来都无用。”无极宗主沉声道,依旧身坐大殿,没有出门相迎。
  
      “无极,你可还记得百年前的鬼婴?”端木奇严肃地问道。
  
      “什么?你……你这话何意?”无极宗主动容,语气一变问道。
  
      “不久前鬼婴再现,就在我神木城外。百年前他被损伤了本源,但如今已恢复了许多……”端木奇竟然将前段时间王道与疯老斩杀鬼婴的事情说了一遍,令王道很吃惊,他不知这位神木城的掌权人是如何知晓的?那一战应该没有人暗中窥视才对,因为没有人能够逃过疯老的感知。
  
      ……
  
      “诸位,此事非同小可,若当日没有这位小兄弟相助疯老,恐怕不久后天下危矣,将再现百年前的那段黑暗史,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感激之心吗?”端木奇厉声质问天下各派。
  
      “如今,这位对天下人都有恩情的小兄弟即将面临生死危机,他的族人父母更是被人劫持,你们难道真要袖手旁观吗?”
  
      端木奇声声质问,语气严肃,有股浩然之气。
  
      “这……竟有此事?”人们震惊,若是出自旁人之口,他们自然不信,可这番话是出自神木城的掌权人端木奇之口。
  
      “我天衍门愿为小兄弟求情,还希望无极宗主能够网开一面。”
  
      “神风派愿助小兄弟一臂之力,望无极宗能够网开一面……”
  
      ……
  
      良久之后,有人带头,愿与王道一线,给予无极宗压力。但也仅仅有小半数甚至还不到,其他的宗派仍然没有表示,惧怕无极宗的神威。
  
      “呵呵,哈哈,哈哈哈……”声震九天,声声刺耳,无极宗主仰天大笑,雷霆隆隆,有一股剑气风暴冲霄。
  
      “怎么,都想要反了吗?一群蝼蚁也想于本座压力?简直痴心妄想,本座决定的事情没得商量。”无极宗主依旧冷漠,语气嚣张、骄狂。
  
      “无极,你不要执迷不悟了,是你没有管教好儿子,让他胡作非为,死了也怨不得别人。”
  
      “无极,难道你无极宗就这么不堪吗,你就不顾及你无极宗千年来到名声吗?”
  
      天云、木、端木奇等人质喝。
  
      “本座说过,此子必死!”
  
      “轰隆……”
  
      无极宗主此话一落下,一股惊天剑气冲破大殿,穿破云层,风雷滚滚。
  
      “无极,你混账……”
  
      几人大怒,这一次无极宗主出手非同小可,他动真格的了。
  
      “王道,快后退……”天云急忙对着王道大吼,同时,木、端木奇、荻原、五行、若何等人齐齐施展手段。
  
      并且后面,也有个别宗门的强者相助以及木等人带来的几位天凡之境的强者同时出手,无极宗主这一式至少动用了七成的功力,非常恐怖。
  
      这里端木奇的修为最高,但他毕竟身处这个境界的时间还短,亦是无法抗衡。
  
      “轰隆……”
  
      巨大的剑芒伴随着粗大的雷电降落,若天罚一般,威势恐怖。
  
      “八方云动!”天云长老低喝,施展准天阶大术,这次,令人吃惊的是,这一次施展的‘八方云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威能大盛,这是真正的天阶大术之威呀。
  
      恐怖的神威盖压天地,漫天云海迅速涌动,若天翻地覆,看起来有股眩晕感,粗大的雷霆咔嚓作响,声势骇人。
  
      与此同时,木、端木奇、五行等人齐齐出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恐怖,木施展出一个黑色的大掌印,里面有星辰沉浮,群星闪灭,若一个小型宇宙,这是真真正正的天阶大术,神通境界的强者施展威能更盛,可更多的沟通天地之威,威力直接呈几何倍的增幅。
  
      端木奇身后浮现出一株碧绿的神木,有绿霞摇曳,散发无量神光。那是一株通天神木,直破苍穹,恐怖的威能使空间都裂开了,虚空乱流肆虐在高空,那股吞噬的力量让人心中发紧。
  
      其次,五行、荻原、若何以及个别宗门的人也同时施展出凌厉的手段一同对敌,气象万千,盖压天穹。
  
      “哼!蝼蚁始终是蝼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既然如此,本座一并将尔等灭杀便是,也少去了日后的祸患。”无极宗主冷哼,他铁了心要斩杀王道。
  
      “嗡……”
  
      即将斩下的剑芒威势更盛更凌厉几分,恐怖的剑气要压塌虚空,天穹都要被崩开。
  
      ……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诸多大术飞舞,与无极宗主的剑芒轰击在一起居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仿若风雨欲来的前兆,又如两颗恒星相撞后,那一刹那短暂的空寂。
  
      时间仿佛停止了,空间似乎凝固了。
  
      “咔嚓!”
  
      突然,一股清脆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发出一声‘咔嚓’之音,很是诡异。
  
      “轰隆……”
  
      随后,恐怖的爆炸响起,整座无极峰都在摇晃,有无数符文闪亮。这是一座天然大阵,是由日月推移,经过漫长的岁月后自动诞生的,极为不凡。它在发挥神威,抵消着众人对这座山峰的破坏。
  
      而无极宗内就比较惨了,由于之前那黑龙金精镇宗之宝被阮天语偷盗‘给’了王道闭关之用,整座宝库的珍材更是近乎被搬空了,一时间没有合适的珍材填补阵眼,大阵的威能呈直线下降。
  
      恐怖的能量乱舞,有些直接席卷入了无极宗,大阵的符文直接被湮灭,不堪承受。更有许多建筑损毁,大片的弟子都遭了池鱼之殃,这还是在无极宗的几位天凡之境的长老保护下的结果。
  
      “无极,你混蛋……”天云怒喝,同时心中紧绷。这次,没想到无极宗主直接动用了八分功力,自己等人根本就抵挡不住。
  
      “轰轰……”
  
      一阵恐怖的爆炸声响起,王道与其他宗门的弟子早就瞬间飞出无尽远,远离了战斗余波。
  
      毁灭的力量冲霄,席卷四面八方,无极宗山门前坑坑洼洼,有一个个深深的坑洞,好像一口口深不见底的巨大的水井一样。
  
      这一幕在无极宗山门前有些诡异,不正常,谁家会把水井打在门口中间?并且还那么一片?
  
      ……
  
      “无痕兄,你这是何意?”
  
      “唉,无极,你过了。”
  
      两道声音响起,前一道凌厉、霸道,后一道轻柔但冷酷,带有一股异样的味道,说不出,却让人感觉很神秘。
  
      良久之后,漫天尘烟散去,露出了满目苍夷的地面。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端木、天云等强者尽皆倒地,嘴边有血迹。
  
      那道身影,白衣、白发,身姿修长、挺拔,那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面容英俊、冷酷,眸子深邃,若万年冰潭,深不见底,他负手而立,衣袂飘飘,有一股绝代风姿,给人以纵横天下,睥睨四海之感。
  
      这道身影虽然并不如何的魁梧,并不如何的强壮,但那修长挺拔却若一片天地,让人无法呼吸,只能仰望。这是一个传说中的男子,他的神辉洒遍了整个神武帝国,他天资纵横,名满天下,是一个传说。
  
      “多谢白云庄主相救!”天云首先反应了过来,躬身一礼,虽然水无痕算起来算是他的后辈,但人家实力强绝,威震天下,身份比自己都高,因此,这一礼是少不了的。
  
      “多谢白云庄主相救……”另外,端木奇、木等人也齐齐施礼,相谢刚才水无痕的救命之恩。
  
      方才,若不是水无痕出手,他们几人在无极宗主的那一击下,绝对会纷纷陨落,毫无悬念。
  
      “我等所为一致,诸位不必多礼!”水无痕手一摆,算是跟众人打过了招呼。
  
      虽然这一举动有些无礼,但天下都知白云山庄庄主傲气凌然,为人冷酷,性格冷漠,这一举动算是很不错,很有礼貌的了。因为,若是换做是旁人的话,他恐怕鸟都不会鸟你,直接会将你无视,若心情不好的话还会反过来踹你一脚呢。
  
      听闻刚才水无痕那句话,天云心中大喜,这下这边的底气便足了,白云山庄庄主绝对能够抗衡无极宗主,这点无需置疑。同时,他心中也在奇怪,为什么他的师叔天行太上长老还没有到来,难道又什么变故?
  
      而远处的王道,此刻直接呆了,脑中嗡鸣,很乱,理不清……
  
      “无极,你放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