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一百五十四回 干一票大的

一百五十四回 干一票大的

    和煦的阳光,柔和而温暖,照在人身上感觉懒洋洋的,忍不住想要眯一会儿。[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一片草地上,青山绿水环绕,有淡淡的野花香味儿。王道懒洋洋地枕在颖儿圆润修长富有弹性的大腿上,嗅着少女身上的体香,一阵陶醉。
  
      他嘴中叼着根青草棍儿,半眯缝着眼睛,正在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此刻,他全身心地放松,从身到心,有股发自灵魂的舒服。
  
      “真是陶醉这一刻啊,可惜,很快又要离开了。”王道嘴中嘀咕。
  
      “没关系呀,到时我会去找你的。”颖儿低下头,额前瀑布般柔顺的长发落在王道脸上,轻轻地荡漾着。面对王道,她的美目如水一般的柔,仿佛能够融化世间一切,红唇轻启,有阵阵香气吹来,让人感觉脸上痒痒的,对着王道轻声说道。
  
      “对了,我听水无痕说,你是人凰一族的?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王道睁开眼睛把玩着颖儿的一缕青丝,问道。
  
      “恩,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的,爹正好来帮我觉醒了血脉之力。不过,对于这一族我也不了解,爹没有多说……”颖儿说道。
  
      “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找了只高贵的凤凰当老婆。”王道做出一副很夸张、很吃惊的样子。
  
      闻言,颖儿粉颊微红,修长白皙的脖颈更是绯红一片,粉拳在他肩膀上轻捶了一下,娇嗔道:“你真讨厌,这段时间我没在你身边,出去野了是吧?”
  
      王道听罢,一阵头疼,他知道颖儿指的自然是当初在浮云城假扮无极宗少宗主掳掠各种少女的传闻。
  
      “我是纯洁的,啥都没干……”王道头疼地解释道,这种事情还真不好辩解,越描越黑。
  
      见到王道的表情,颖儿再次咯咯地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那你跟那个水莲月的五年之约还算数吗?”
  
      颖儿很感兴趣地问道,如今王道的实力如此强悍,普通的觉醒之境可横扫一片,施展底牌的话连开藏境界的都能解决两个。这些水无痕也亲眼见到了,真不知道当水莲月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她没有说话,自然算数,到时我直接镇压了收为侍女,给我们端茶倒水不是挺好吗?”王道牛逼的说道。
  
      ……
  
      很快,夜幕降临,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到深夜,王道心疼颖儿,最后反过来怀抱美人,赏明月,闻星语,好不逍遥,说不出的浪漫。
  
      银盘一般的月亮高挂,洒下一层柔和的光芒,映照在颖儿那梦幻般完美仙容上,显得更加神圣与迷人。
  
      看着怀中玉人,嗅着玉体散发的处女馨香,王道忍不住地低下头去。
  
      不知道颖儿是否真的睡着了,任由王道的两片薄唇贴上,轻轻地、温柔地吻着,最后,这家伙竟然大胆地将一条火热的散发着男性阳刚气息的舌头探进了颖儿那柔软滑润的小嘴中,灵活地转动吸允着。
  
      “恩……”最后,颖儿承受不住他的火热,发出一声声娇哼……(咳咳,省略若干……)
  
      ……
  
      望着怀中羞涩的玉人,王道感觉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心中暗道一声‘小妖精’!
  
      良久过后,王道主动打破了沉寂的浪漫氛围:“颖儿,今天你很累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恩……”颖儿轻轻应着,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多了,彼此都很珍惜。
  
      回到房间,王道刚盘膝坐下,突然,一道声音传来,令王道大喜。
  
      “无痕,你终于醒了。”
  
      “恩,不错,竟然到达了这种境界。”无痕罕见地赞叹,自从上次无痕为了帮助王道收取无极宗那只天凡级别的风翼神虎,消耗过大从而陷入昏迷后再也没有醒来,王道不止一次地担心。
  
      “你怎么样,怎么闭关了这么长时间,当初不是说一个月就好了么?”王道抱怨。
  
      “其实,我早在你与无极宗的战斗时就醒了。”无痕说,他是故意没有吭声,要王道独自面对的,王道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
  
      闻言,王道并没有抱怨什么,要成为至强者,不能总是依靠无痕,他自己很明白这一点。
  
      “无痕,等到了大世界后你可以帮我寻找族人吗?”王道问。
  
      “不必,我已经为你家族推演过了,虽然有盖世人物遮蔽了天机,但我还是模糊地算到了,你尽管去大世界中闯荡,尽快地成长,三年后自有转机。”无痕说道,令王道激动不已,这说明他的家人不会有生命危险,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不过,竟然需要三年么?时间太长了……”
  
      “对了,我现在已经激发了一丝最初始的元神之力,是否可以修炼那部无名典籍再凝聚九颗道丹了?”然后,王道又想起了这档子事,问道。
  
      “可以,不过代价会很大,有一定的危险。”无痕回应。
  
      “什么代价?”
  
      “海量的元石。”
  
      “那东西我有的是。”
  
      “远远不够,会多到你无法想象。”
  
      “到了大世界后打劫,干几票大的。”
  
      第二天早上,王道早早就起床,来到颖儿的房间,少女正在梳妆打扮,端坐在梳妆台,如同瀑布一样柔顺的长发直垂柳腰,玲珑的身材凹凸有致,看着眼前完美的背影与镜中的无瑕仙颜,王道直接环住少女的纤细腰肢,嗅着那股令人迷醉的芳香。
  
      毫无疑问,两人又是卿卿我我了一天,他半步都没有踏入天云宗,直接把疯老一干大能强者晾在了一边。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回房间,在草地上坐了一夜,怀抱美人,赏星观月,品着美酒,这一刻,王道感觉幸福极了。
  
      但他明白,要想永远的拥有,就必须短暂地分离。等自己踏上绝巅,睥睨四海,那一切都将阻挡不住。颖儿身具金凰血脉,显然她的父亲来自一个很强大的家族,所以,自己必须要拥有配的上她的实力,否则,将来会阻力重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七天过去了,王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不能自私地享受着,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来到天云宗,众人一阵抱怨,这些天他竟然一刻都没有出现,太没礼貌了。
  
      天云宗有一座空间法阵,但只能够进行短距离的传送,不能够直接到达大世界中。
  
      “颖儿,我走了,早点来找我。”王道轻声说。
  
      闻言,她轻轻一笑,“啵……”一点金色涟漪映入王道体内,但随即就消失不见。
  
      “有了这枚印记,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够找到你。”颖儿笑着说。
  
      最后,两人轻轻相拥,王道在颖儿莹白的额头轻吻了下,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那如水一样柔软的小手。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哭了,等我神功大成,睥睨四海之时,会与你们共享辉煌,指点江山。”王道站在空间法阵的门前,大声说道。
  
      闻言,众人一阵迷茫,相互看了看:“谁哭了?”
  
      随后,都明白了过来,又让这小子给耍了,哪特么的有人哭,连你的小媳妇都在笑嘻嘻的呢。
  
      “对了,水兄,你如此惊艳难道就不想去大世界闯荡一番?不如我俩联手先去干一票大的如何?”王道对着身边的水无痕说道。
  
      闻言,水无痕的钢牙直磨,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竟然敢跟自己称兄道弟的。
  
      刚要揍他一顿,哪知这家伙已经跑到空间法阵门前就要迈进去了。
  
      “等等,有样东西我想还是交给你吧!”水无痕说道。
  
      一道流光划过,王道接到手中一看,竟是一封信函。
  
      见此,颖儿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打开信封一看,有娟秀的一行行字迹,很美,看着很舒服,但言语却嚣张无比。
  
      “王道,听说你前几日在无极峰很威风,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可以稳赢我了是不是?我劝你还是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在我眼里你始终是一个废物,土鸡瓦狗一般,不值得我直视。”
  
      “哦……对了,听说你要去大世界,劝你去了后最好夹着尾巴做人,那样还能够活的久一点,不然我怕你连我们的约战之日都坚持不到就挂了。祝你好运,希望可以看见你安全地爬回来水莲月”
  
      看完之后,王道直接跳了起来,很愤怒,对着水无痕说道:“岂有此理,水无痕,快点回去管好你的女儿,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公然给我写情书,我媳妇儿还在身边呢……”王道甩着信函义愤填膺地说道,在表达着自己的正直与无辜。
  
      “真的假的?水无痕,你那宝贝闺女跟这小子不是死敌吗?真是情书?”木都有些相信了,王道的表情太过逼真,好像真的一样。
  
      这些天,他们在无极峰的一战早已名扬天下,人人都在谈。而在白云山庄的水莲月自然也知晓了,她想,王道已经这样强大了肯定不把自己当回事了,甚至那个约定也会抛在脑后。
  
      于是,她便写下了这样一封信件,命山庄中的一名天凡境的长老送来天云宗,交到了水无痕的手中。
  
      水无痕脑子再次懵了,他刚才见到王道气愤的样子是意料之中的,虽然自己没有看女儿给王道的信,但水莲月的脾性他还是很了解的,可以想象语气肯定嚣张无比。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王道气愤的原因竟然是这样的,写情书?早就听说了他颠倒黑白的功夫,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旁边的颖儿刚才也看了信中内容,她也感觉很气愤,但经王道这么一闹腾,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若是现在你们决战,月儿必定不是你对手,可真要等到你们的约战日期,就不一定了。”水无痕说道。
  
      “为何?”不光王道发问,所有人都问了出来,现在都不敌,将来还会有机会么?要知道王道的成长速度是如何的惊人?木、五行等人可全都领教过了,比起两三个月前在神木城的时候,王道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呢。
  
      “我白云山庄有一处上古洞府,月儿正在接受其中的传承,很不凡,到时你们胜负不好说。”水无痕说道。
  
      如此,众人便释然了,有些造化传承会使人迅速蜕变,激发潜力,若机缘足够的话,在短时间内修为将突飞猛进。
  
      “告诉水莲月,到时我一只手就可以将她镇压,到时直接收为侍女,为我端茶倒水。还有,不要再给我写情书了,老子不稀罕她这种女汉子!”王道直接给予回应。
  
      水无痕没有说话,这两人天生五行就犯冲,简直无解。
  
      最后,王道再次吻了一下颖儿,依依不舍地与疯老一起踏入了空间法阵。
  
      光芒一闪,大阵启动,王道被一片光淹没了。
  
      “王道哥哥,去了多加小心啊……”颖儿关心地说道。
  
      “媳妇儿,我知道,放心吧!各位,谁要来大世界的话去找我啊,我带你们一起干票大的……”最后,王道的声音从传送法阵中传出。
  
      颖儿粉颊微红,但心中甜甜的。而其他人却面色古怪地互相看着:
  
      “干一票大的?”
  
      “他到底是要去大世界争霸还是去当强盗?”
  
      “貌似大世界要沸腾了,恐怕有些人要遭殃……”
  
      “唉,流年不利,害虫横行……”木等人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互相议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