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二百五十九回 我名为苍无痕

二百五十九回 我名为苍无痕

    前世今生交错,难以割离,使青年男子非吾苦恼异常,不知我是谁,谁是我。
  
      看到这里王道颇有感触,若有所思。
  
      “我是谁谁是我”他嘴中喃喃,皱眉沉思。
  
      “你怎么了”无痕奇怪地问。
  
      “非吾前辈不知他是谁,你知你是谁么我亦不知我是谁,人有真灵主宰,故而有灵,可我们的真灵来自何处从何而来又要到何处”王道很认真地问道。
  
      无痕听闻,也是陷入沉思,人之所以活着,是因真灵存在,可真灵从何而来那才是最初始的自己啊
  
      “这或许是所有生灵追寻的,我亦不知,想要得到答案,就需一直走下去,踏上绝巅,你才有明悟的一天,否则将永远浑噩,不知你是谁”片刻后,无痕说道。
  
      王道微微点头,修炼能使人变强,能明悟更多天地大道的至理,一直走下去相信终有拨开云雾之日。
  
      “我修道法自然开启的是一丝最初始的元神之力,若达到巅峰,是否可明悟一些”王道突然想,感觉很有可能。
  
      “任何一条路达到绝巅都可证道,都可明悟,你走的似乎还不止一条,元神之力,真我之力,至强之道,你要想好今后证哪条道,你后面的路很艰难”无痕说道。
  
      王道默默地记在心里,这些以后慢慢思索,还不是目前所能决定的。
  
      “非吾前辈是混沌圣人”王道问,刚才人家只是体内翻涌的气血就震碎了一片虚空,那种威势他可不认为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恩,他很强,说不得将来我们还需要他一起联手”无痕说,这家伙考虑的很长远。
  
      “你也是圣人之位”王道问。
  
      “少问,快点摘取无根道木”无痕脸色一摆,说道,让王道很想揍他一顿。
  
      “轰隆”
  
      王道施展擒龙爪印,大手遮天,直上云端,摘取了一截婴儿手臂粗细的枝桠,一丈多长,其通体碧绿,生命气息弥漫,闻之舒爽。
  
      这些已经足够了,他没有伤害这株灵树。
  
      无痕也是手一招,收取了一些无根道水,放在道源天珠中。
  
      “你在这等会儿,我去跟那家伙谈谈”无痕对王道说,随后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地下数万米出,精气蒸蒸,宝光氤氲,一口锈迹斑斑的破烂古棺道则交织,一些纹络绘图已经模糊,若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现一些不凡的画面。
  
      花鸟鱼虫,万物山河,栩栩如生,好像要活过来般。另外,有一伟岸的身影直通云端,散出的气息使诸天都战栗,只是他的面部不甚清晰,那个地方已经生锈。
  
      这些画面栩栩如生,宛若天成,只是经过岁月的磨灭,很是模糊了。
  
      “道友莫怪,有些事情要跟你谈谈,非同小可”无痕出现在此处,当先开口说。
  
      “道友请讲”非吾眼眸依旧深邃且忧伤,充满漠然之色。
  
      不过片刻后,他似乎恢复清明,气质出现一刹那的变化,那一刻,他整个人充满生机与活力,眸子璀璨,有股绝代霸气。只是一刹那间,再次消失,恢复了漠然之态。
  
      他的状态很不稳定,时刻在斗争与修炼,他是在与自己战,要踏出自我。
  
      “此棺名为封天棺,并非这一界之物,想必道友前世也非这一界之人”无痕没有立刻说明意图,目光灼灼地盯着那口破烂的古棺说道,脸色有些凝重。
  
      青年男子非吾闻言,脸色微变,他的来历只有他自己知晓,这口古棺的秘密也同样如此。可没想到眼前之人竟识得,怎不让他惊讶
  
      “无痕道友也非此界中人”非吾思索片刻便明了,反问道。
  
      “我名为苍无痕”无痕淡然道。
  
      “什么你你怎么可能是那个姓氏你你是那一族的人”非吾脸色骤变,无比吃惊,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他想起了前世记忆的一些碎片,想到关于那一族的可怕,看向无痕的目光也不禁充满忌惮与骇然。
  
      “不知我族如何了道友应当来自上古吧,可否为在下讲讲”无痕说道。
  
      他来自元古时代,非吾应当比自己晚许多,他想要知道那时候自己族的情况如何。
  
      “或许要让你失望了,那个时代的事情我的确有记忆,可关于那一族之事却怎么也没印象,似乎被人将那一段记忆生生抹去了。”非吾一叹,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该死的,谁这么大胆”无痕大怒,良久之后,他叹息一声。
  
      这一幕绝对骇人,要知道这可是一尊圣人啊,有人能够将其一段记忆抹去
  
      “虽然记不起了,可还有丝丝的残留,你们那一族的水很深”良久后,非吾说道。
  
      “唉,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恨当年没有除掉一些人”无痕悠悠叹息,语气中有沧桑之感,更有一丝痛惜与后悔。
  
      两人谈了许久无痕才告辞离去,回到地面,王道手里正捧着一滴无根道水把玩着,生命气息惊人,这是一种天材地宝。
  
      “走吧”无痕说道。
  
      “你们谈什么了”王道问,刚才他使用元神之力偷窥,可什么都没有探听到,要知道下面那家伙可是一尊圣人,无痕这货很有可能也是圣人,两尊圣人他怎么可能偷窥得到
  
      “少问,该知道时就知道了,就你现在这点实力还没资格”无痕无情的打击着。
  
      “喂你怎么没有将他给请出去,要是我带着一尊混沌圣人出去,到各大圣宫去溜一圈儿,不知会何等的轰动”王道幻想着,若真如此,那场面绝对的轰动,甚至是暴动
  
      一尊圣人出行,十大圣宫还能做得住吗从此天下还有几人可动他
  
      “就你这种心态早晚被天珠抹杀”无痕说道,让王道缩了缩脖子,浑身有些冰凉,立刻收起了玩笑之心。
  
      无痕掌中托着道源天珠,行走在禁区,让一些生灵簌簌抖,不敢作声。
  
      “好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无痕说,此刻已经出了禁区,他将道源天珠交给王道后,自己走入道源空间中。
  
      王道收了道源天珠后,向着一处地方奔行,他要找地方闭关。
  
      “唰唰”
  
      他身形展动,翩然出尘,翻过一座座山岭,但都没有找到满意的地方。
  
      “咦那片地方似乎不错,恩有人”王道现一处山谷,谷地清幽,灵气浓郁,非常不错,可他以神识一扫,现被人占据了。
  
      他一叹气,飞身离去。
  
      “哧”
  
      就在他经过那一片谷地上空时,一道光束飞来,那是一支神箭,旋转迅,直射他后心。
  
      对方这是下死手,王道脸色一冷,大手探出,若蛟龙出海,力大无穷,直接将那只箭羽抓在掌中。
  
      “咦”下方传来一声轻咦,显然那人很吃惊。
  
      仅仅片刻后,那人再次弯弓搭箭,一直银色神箭旋转着she出,度很快,银光灿灿,有股非常强的穿透力。
  
      王道冷笑,将手中那支箭羽甩出,风雷阵阵,狂风大作,直接将那支飞来的箭羽从箭尖处劈为两半。余威不减,擦着那人脖颈边飞过,打入一座小山中。
  
      “轰隆”
  
      烟尘漫天,那座小山直接爆碎,乱石穿空。
  
      “怎么了什么情况”山谷中许多人纷纷走出,被外面的动静惊动。
  
      王道冷眼一看,这些人大都是开藏六层之下的,并没有什么高手。
  
      那人先是脸色一变,后来想到自己老大的牛逼,又不屑地冷笑。
  
      “小子,你活腻歪了,知道这是哪里吗敢在这里飞行,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马上滚下来,跪下磕头认罪。”那人指着踏在虚空的王道说。
  
      “刚才是这小子搞得鬼”许多人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子,赶紧滚下来”
  
      “卧槽,你这小鳖崽子想死吗麻溜滚下来,瞪什么瞪快点,说你呢”
  
      “你他妈聋了让你滚下来就滚下来。”
  
      下方的人吵吵嚷嚷,指着王道各种骂。
  
      “轰隆”
  
      一人看不过去,直接出手了,一道剑光冲霄,凌厉无匹,要将王道劈为两半。
  
      王道皱眉,本不想乱杀,但这些人实在不知死活,不得不出手。
  
      “哧”
  
      他动了,竖掌为刀,力劈而下,一道冲天剑芒搅动风云,雷声大作。
  
      “唰”
  
      王道手掌斩下,犀利的剑芒仿佛要撕裂虚空般,周边的山岭剧颤,一些巨石滚落。
  
      “轰隆”
  
      王道的剑光直接将那人的攻击粉碎,余威不减,对着下方的人继续斩下。
  
      “不好,出手”
  
      其他人见状,纷纷攻杀,施展各自术法。
  
      但他们仓促间施展的术法威力有限,并不能够将实力挥到极致。
  
      “轰隆隆”
  
      大片的光霞飞舞,绚烂冲天,与王道的剑芒交织。可王道的术法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破
  
      尽管他们人数众多,也不行。心念一动,隔空变动法印,雷霆暴动,天风滚滚,剑气汹涌。
  
      一时间这片山谷沸腾了,在王道犀利的攻击下,直接崩裂,乱石击空,气浪翻卷,若一条条怒龙般嘶吼。
  
      “啊”
  
      一片惨嚎声,王道的术法势如破竹般将所有人的攻击粉碎,开藏五层之下的纷纷化作漫天血雾,尸骨无存。
  
      “住手”一名少年从出现,强势出手,实力很不凡。他不过开藏三层之境,却拥有开藏巅峰的战力。
  
      但还是不够看的,被王道的术法打的大口咳血,狼狈无比。
  
      王道一出手,灭杀了十几人,其他人也都受了不轻的伤势,眼中满是骇然。
  
      “阁下究竟是何人”那后来出现的那名开藏三层的少年冷声问道,其天资很不错,实力强大。
  
      “楚齐龙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王道看去,那人正是楚齐龙,上次此人无故招惹自己,赔了一件神兵,没想到这次又遇见了。
  
      “嗡”
  
      一道杀意冰寒彻骨,让人如坠尸山血海,无边炼狱,好像被无尽剑气淹没,要将自己绞碎,忍不住地心底寒。
  
      楚齐龙变色,他认出了来人,身躯忍不住哆嗦起来。他清楚的记得,这位可是敢与姬无伤叫板的猛人,当时在宝物出世的洞口人家可是一拳将姬无伤轰飞了,这种人物如何能够得罪的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