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二百九十二回 上古丹府

二百九十二回 上古丹府

    “大哥您确定这是丹药么”楚齐龙愁眉苦脸地道,刚才见到的那一幕真心的不忍直视啊,实在没有胃口。品书网:
  
      “啥啥米意思难道我的丹生了变异擦,我真是天才,人品好到爆。”王道自恋地对天一叹,说道。
  
      “哈哈,兄弟果真妖孽,这变异丹据说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才能炼制出呢,一般丹药生变异那绝对的逆天,会远其所在的品阶,恭喜恭喜”沈千浪再次道贺。
  
      “好弟弟,你”清荷刚要说一句恭贺的话语,突然间嗅到了一股怪味,不再是之前的馨香,而是糊里吧唧的,好像豆子炒糊了。
  
      “额你还是看看你那神丹变异成啥样了吧”清荷急忙改口道。
  
      王道距离丹炉最近,他也感觉到了,急忙趴到炉边观看,只见里面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般,黏糊糊。
  
      “额齐龙啊,所谓丹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丹不能光看表面嘛,呵呵,来尝尝味道怎样”王道招呼道。
  
      “额大哥,您还是让我吃毒丹吧,至少看着比这东西有食欲”楚齐龙哭丧着脸说。
  
      “哈哈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来看看”沈千浪大笑一声,知道可能是王道搞了乌龙。
  
      闻言,其他人也急匆匆地上前观看,只见在炉底有一坨黑里吧唧的东西,黏糊糊的,完全没有形象可言,任谁也无法将之与丹药联系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并且毫不夸张的就那么一坨,螺旋状,还有个尖儿
  
      “哈哈我说王道啊,这就是你王大师炼就的变异神丹我怎么看着这么像一坨屎呢,哈哈”沈千浪丝毫不顾忌地大笑着,他这一笑,其他人也忍不住了,笑声连成一片。
  
      “咯咯好弟弟,我将之前的话收回,当我什么也没说啊,咯咯”清荷也笑的花枝乱颤,前仰后合,毫无形象可言。她之前还夸这家伙在丹道妖孽呢,可现在居然整出了这么大的乌龙,真心地无法将他与丹道妖孽挂钩。
  
      “咯咯公子,您咯咯”就连婉清几女都大笑不已,一个个的丝毫不顾忌淑女形象,笑得玉颜绯红。
  
      “你过来尝尝,给这些没见识的做个榜样,看东西只看表面是很肤浅的,对吧,兄弟,来,别客气,尝尝”王道招呼着一个少年说道。
  
      “额大大哥,您杀了我吧”那人直接将脖子一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的王道直跺脚,其他人见此一幕笑得更厉害了。
  
      清荷与婉清等一干少女捂着小腹,都蹲在地上了。
  
      “有这么好笑吗”王道扫视周围,威严无比。
  
      “哈哈额没没有哈哈”众人想要止住,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哈哈不是好笑是他的非常好笑,哈哈”沈千浪捣乱。
  
      王道额头满是黑线,拎着自己的火炉子走向远方,没有再理会闹哄哄的众人。
  
      他一个人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思考,“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呢特么的炼丹居然炼出了一坨那啥”他自己也在不满地嘀咕,刚才可真是丢脸丢到九重天了。
  
      他足足思考了一天一夜,将前两次的炼丹步骤从头到尾理了一遍,将各种可能生的问题总结了下。
  
      第二天,他再次开炉炼丹。
  
      一听到王道又要开炉了,所有人都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凑热闹,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让他几乎没有炼丹的了。
  
      “砰砰砰”
  
      把他气得一拳轰飞了一大片,众人在王道的淫威下,连滚带爬地跑了,但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站在远处静静地观看,等着一会儿再看笑话呢。
  
      “嗡”
  
      王道开炉炼丹,丹炉光,璀璨耀眼,他开始了第一步热炉,他谨慎无比,不让任何一个步骤生偏差及意外,神情专注。
  
      为了谨慎,他的动作都慢了不少,每一个步骤都细微到极致。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再次炸炉了,药材全毁,炉子冒着浓郁的黑烟,滚滚如云,呛的远处一群人全跑了。
  
      “到底怎么回事,问题出在哪里”他皱眉思索。
  
      想了小半天后,再次开炉炼丹。
  
      这一次,没有生意外,可炼制出来的还是那么黑乎乎的一团,很像他的一坨屎,始终没有成丹。
  
      “哈哈老大,您又炼出一坨丹来呢”一个少年打趣道,随后,大片的笑声传来,嘻嘻哈哈的,婉清等少女也来了,这种热闹怎能缺席
  
      “咯咯我的好弟弟,你究竟在炼制啥米,难道这是你特意塑造的丹药的新造型如果以后丹药都是这个样子,那姐姐我就戒了咯咯”清荷又是毫无形象地大笑,花枝乱颤,前仰后合的。
  
      “老大,我现我对您的盲目有点儿武断了,丹道除外,其他的小弟我绝对五体投地。不过,您这神丹的确有那么点儿惨不忍睹啊,卖相相当不咋地”楚齐龙又前来嘻嘻哈哈的。
  
      “擦,你小子给我过来吧”王道气急,大手一抓,直接将楚齐龙整个塞进丹炉子里。
  
      “啊救命啊杀了我吧”丹炉内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嚎,痛不欲生。
  
      良久之后,王道将楚齐龙拔了出来,这家伙脸上头上,满是那啥,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王道感觉不满意,大手直接盖在了楚齐龙脸上,来回的蹂躏搓着,最后,又从丹炉内抓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在楚齐龙那如同杀猪般的惨叫中,硬生生地塞进了他嘴里。
  
      然后,王道见一个少年笑的很欢,大手一抓拎了过来,将那神丹的雏形半成品塞进了这个少年嘴中。
  
      在王道的淫威下,除了沈千浪、清荷与婉清一干人等,没人敢再笑了,楚齐龙与那少年更是在一旁哇哇地吐了起来,一张脸痛苦地都扭曲了,呈现猪肝色,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从这一日后,很少有人来观看王道炼丹,就是看,那也是在远处偷偷地用神识扫视,不敢靠近。
  
      王道询问了无痕缘由,但那家伙只是告诉他“熟能生巧”,差点儿将他给气死。
  
      王道没有放弃,坚持不懈,接下来的日子中,不断地有炸炉的声音,隆隆如打雷,地动山摇。
  
      或是再次出现炼制的丹药呈黑乎乎的粘稠液体状,但始终找不到原因。
  
      这一日,一干少年在远方偷偷观望,现了王道的杰作后,在那里哈哈大笑。
  
      一只金色的大手横空,遮天蔽日,将几个少年掳来,王道不顾他们那杀猪般的惨叫,硬是给他们每人糊了一嘴。
  
      “杀人啦救命啊”其他人闹哄哄地跑了,若不是里面的材料不够,王道会一个不漏地全都抓来。
  
      自此,再也没有人敢观望王道炼丹,就是有,也只会偷偷地笑,不敢那么闹腾了。
  
      被祸害的几人回想起那种味道,真心的痛不欲生啊,吐得他们胆汁都出来了,肠子都青了,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见了东西就想吐。
  
      那种折磨,太可怕了,不亚于修罗炼狱啊
  
      这天,沈千浪来找王道,“兄弟,你还有心思捣鼓搓弄屎团子啊,就你炼制的神丹谁特么敢吃留着自己救命用得了,快点跟我走。”
  
      “滚,一边凉快去。”王道骂道。
  
      “赶快跟我走吧,出大事了。”沈千浪没有再逗他,脸色凝重地道。
  
      “什么到底怎么了”王道吃惊,一般的事不可能让沈千浪如此。
  
      “我们的人在不远处现了一座遗迹,疑似上古丹府,赶快去看看吧,现在还没出世。若它现世,动静必然很大,会惊动太苍中的所有人。”沈千浪说,让王道大吃一惊。
  
      “这上古丹府”
  
      “不错,若是咱们把这遗迹给拿下,还愁不能让众人提升实力比你炼制的那一坨坨屎丹好用多了。”沈千浪说。
  
      “尼玛的,你以为我想老子早就捣鼓够了,走”王道拎起他的火炉子与沈千浪飞奔向远处。
  
      那个地方距离他们的老巢很近,也就十几里的样子。
  
      这是一座小山岭,被众人挖开了,有一个漆黑不见底的大洞,黑乎乎的。
  
      “弟弟,你可来了。”清荷焦急地说。
  
      “王大哥”
  
      “公子”所有人都在这里,见到王道来后,纷纷打招呼。
  
      “遗迹就在地下”王道疑惑。
  
      “不错,就是这儿。”楚齐龙回答。
  
      “擦,你们可真是人才,这样都能现”王道佩服无比,这个洞起码有数百米深吧,这些家伙整天吃饱撑的,闲的没事到处挖洞
  
      “咳咳这这是这几个臭小子偷看你炼丹为了不让你现才挖了这么个洞,谁知,挖了几十米,他们就现了一件折断的准圣器,于是一路挖下就现了这个遗迹。”史天琼解释着。
  
      王道听着很无语,这样也行那几个挖洞的少年则尴尬地在呵呵傻笑。
  
      王道眸子中紫金光芒闪烁,透过黑暗,他见到地下有一座巨大宽厚的石门,上面写着丹府二字。
  
      “嘶”他倒吸口冷气,那两个字古朴无比,大气且凌厉,有股然的味道,好似一座俯视天下的九天神宫,能拥有这种气势的,很可能是一宗的山门。
  
      “难道地下埋葬着上古的一个级宗派”他心中猜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等人就太走运了。
  
      “弟弟,现在怎么办这个遗迹开启,势必会惊动太苍,到时所有人都会将目光聚集在此,我们很难独吞。”清荷说道。
  
      王道也在思考这件事,不久后,他道:“先让底下的人出来,我在这周围布置一座幻阵将这里隐藏,这几天我亲自坐镇此处,先想想对策。还有,这里不要留人,以免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大家赶快离开这里。”
  
      “好,大家快撤。”楚齐龙招呼一声说。
  
      “弟弟,我与你一起吧。”清荷道。
  
      王道思考了下,点了点头:“也好,沈兄,你就坐镇家里,若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
  
      “行,你就放心吧。”沈千浪说。
  
      “公子,我在这陪你吧”
  
      “公子,让我们服侍你吧。”
  
      “公子,你就让我们在这伺候你吧。”婉清等女说道,还是想与王道在一起。
  
      “胡闹,都给我回去”王道剑眉一竖,严厉地说。我特么的又不是土皇帝,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服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