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三百九十一回 法则入体 上

三百九十一回 法则入体 上

    第七十层台阶的众人一瞬不瞬地盯着王道,仿佛忘记了自身的恐怖压力。
  
      下方,一名浑身浴血的少年步伐虚浮,艰难地移动着,可那眼神中却充斥一股自信与疯狂。他们自王道眸子中见到一种时间运行,天地翻涌,日月坠落,轮回倒转也无法撼动的坚决,他身上在流露着一股至强的意志,仿似不灭。
  
      顶端的几名强者久久未曾回过神儿来,这是怎样的少年,为何这么的令人忌惮与心颤
  
      尤其是西门狂,他曾言王道若登上第六十个台阶,死都会不知怎么死的。此刻,王道以无比震撼的表现证明了,他登上了第六十个台阶,距离他们越近了。
  
      神秘的黑衣青年淡淡地瞥了西门狂一眼,顿时让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扇了个响亮的耳光。
  
      “哼,那又如何他还能达到第七十个台阶不成”西门狂出一声冷哼,充满不屑与蔑视。
  
      下方台阶上,王道虽然在承受剧烈的痛苦,可刚才在肉身不断地龟裂、愈合间徘徊,他就陷在了某种状态。
  
      精气神不断地变强,仿似经历了千般打磨,万般淬炼。意志越加坚定,天地都无法撼动。
  
      不知是否巧合,他的真我之力居然在以一种不算慢的度增长着,这是平常想都不敢想的。
  
      在二十天后,王道终于将第六十个台阶的压力适应了,肉身在不动用修为的情况下,散着灿灿金光。
  
      “若比拼肉身,我想神通境界下应该没有人是我对手了,就是炼尸宗的大师兄都不行。”王道心中暗想,同时也很欣喜。
  
      然后,他眉头一皱,露出了不爽的神色,看向管理者,一脸的不善。
  
      “老头儿,你丫的玩我呢,老子都登上第六十个台阶了,没有放过一寸地方,遍布了我的脚印。可是,我的造化呢”他一脸不爽地道。
  
      管理者曾言,他的造化在五十层之后,可现在王道将每一层台阶来回走遍了,仍旧没有得到传说中的造化。
  
      “你的造化不是已经得到了吗”管理者笑呵呵地传音回道。
  
      王道听后,脸色一黑,感觉被这老头儿耍了。这尼玛的我这是拼了老命在修行,算哪门子的造化
  
      “老头儿,你果然不靠谱,帝尊不会放过你的”王道不甘之余,只能向管理者放狠话。
  
      “哎呦,我的小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老夫说的是实情,这就是属于你的造化。继续走下去吧,一定会让你满意的”管理者听到帝尊不会放过你这句话,顿时惶恐,这顶帽子太大了,他可承受不起。
  
      王道虽然认为老者这次说的可能是真的,但还是很郁闷,有种被坑着的感觉。
  
      接下来,王道继续登天梯,随着这样修行,他诸多潜力在被开,肉身仿似被神道金火淬炼过,金刚不坏,神兵难伤。
  
      “隆隆”
  
      尽管他没有刻意的运转修为,可还是自丹田中飘出无尽密密麻麻的细小经文,经文散强盛的金光,将他整具躯体都淹没了。
  
      同时,藏经也在运行。
  
      王道再次的欣喜,他期待会否开启新的人身宝藏
  
      在上方,那几尊顶尖的强者早就适应了那里的压力,可以踏上更高的台阶。但他们没有动作,一直就那么观察着王道,想要看看他最终会达到什么地步。
  
      五天过去了,王道踏在了第六十三个台阶,藏经与金色纸张始终运行着,不间断。
  
      璀璨的光芒越耀眼,或许是受到压迫的原因,不死之手居然在迅地成长,达到了七成的地步。
  
      只是,不灭神国偶尔闪烁一下,仍旧没有大的进展。
  
      这堪称奇迹,以纯粹的肉身之力走到第六十三个台阶,有谁能做到
  
      现在,上方的几尊绝顶高手已经不再小视王道,甚至在心中暗暗地将他当做了一个最危险的潜伏敌手。他们有人心中产生了杀意,欲要在合适的时机将王道除去,以绝后患。
  
      十天之后,王道踏在第六十七个台阶上。此刻,他的肉身已经被淬炼到了想到恐怖的地步,就是一头真龙在眼前,也能被他活活撕碎。
  
      “轰”
  
      在地六十八个台阶,王道再次遭受可怕的打击,肉身龟裂的度很快。
  
      他入之前一般,不断地吞服丹药愈合伤口,此次,足足消耗了他九十颗丹药。
  
      这些灵丹每一颗都堪称稀珍,世所罕见,价值连城。就是王道手中的存货也不多了。
  
      “这次修行消耗的资源与代价未免太大了些”他心中嘀咕,很肉疼。
  
      不过,相对于他所收获的,似乎还是挺值的。
  
      八天之后,王道彻底将这一层的压力适应,神体隆隆,被金光笼罩,有诵经声传出,如神似魔般。
  
      “轰”
  
      在第七十个台阶上,他又遭受了毁灭般的打击,脏腑在一瞬间几乎碎掉,只有那么一丝血肉连着才没有爆开。
  
      他的骨骼更是在刹那断裂许多,整个人差一点儿就瘫软下去,站不住了。
  
      令人惊讶的是,王道将这一层完全适应,居然还是八天的时间。
  
      第七十二层,他又一次重蹈覆辙,左臂都直接爆开了,索性他开启了不死之手的人身宝藏。他在刹那就催动了不死之手,左臂爆开后,再次重生。
  
      这一次,仍旧是八天的时间,让人惊讶。
  
      “他身体适应的能力在加快,这究竟是一具什么样的神体”前方的几人这样想,心中太惊讶了。
  
      这次之后,王道所有的灵丹都消耗光了,他有些踌躇与后悔,没有想到七十个台阶之后会这般的困难。每前行两个台阶就会压力便会徒增,致使他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不过还好,手中还有些恢复伤体的灵药,应该可以支持一段所需的。
  
      “咚”
  
      王道坚定地踏步,他的意志坚不可摧,心若利剑,无比凌厉,指引着他披荆斩棘。
  
      果然,在地七十四个台阶又一次差点殒落,他的头盖骨都裂开了,眉心溢出一缕血迹。
  
      他不断地服食一株株灵药,伤势愈合又裂开,裂开又愈合,这仿佛成为了一种循环。
  
      最终,王道手中只剩下了十株灵药,如此才稳定下来。
  
      “雄浑的家底几乎掏空了。”王道苦笑,原本他的身家要比许多神通境的大能都丰厚,可谁想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中,就消耗光了。
  
      “哼,蠢货,灵药肯定不够用了,妄自尊大,真以为第八十道台阶是那么好登的”西门狂冷笑,他看出了王道的窘迫,出声嘲讽。
  
      “呵呵,看来这小子与帝尊传承无缘了,算他命大”修罗一子也说道,王道在没有灵药的情况下,根本就闯不过第八十道台阶,只能选择退出。
  
      “剩下的肯定不够了,怎么办”王道皱眉苦思,手中还有一些天地道乳仙液,但那种东西要用吗实在浪费的可以啊,肉疼
  
      “咦对了,师尊给我的天凡境界的宝藏还没开启呢,去看看。”于是王道在第七十四层台阶出盘膝坐下,分出一缕神识进入道源天珠中。
  
      “轰”
  
      进去后,他直接一拳轰碎了他师尊设置的禁制,他的实力早就远远地出了开藏之境。
  
      一片光幕空间中,一座玉石桌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瓶罐,还有两本秘籍。
  
      “太好了,师尊果真懂我心啊”王道咧嘴,开心地笑着。
  
      那些丹药应该差不多可以支持他走过这些台阶了,就算不够,大不了将天地道乳仙液用了。
  
      “咦天阶大术”王道看向那两本秘籍,那是两部天阶大术,是他师尊为他准备的。
  
      将天阶大术看了几眼后丢在了一边,尔后退出了道源天珠。现在的他还无法修炼天阶大术,境界还差些。
  
      睁开双目,起身,他看向五个台阶之隔的西门狂等人,这些人的敌意很明显。
  
      王道暗暗警惕,看来前行困难了,不仅要抵抗压力,还要防着那些绝顶高手。
  
      “该死的,踏入第七十六个台阶多半就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了。”王道有些犯难,总不能跟这些人在这儿耗下去吧。
  
      或许察觉到了王道心中所想,西门狂等人露出冷笑,抱着双臂悠闲地看着王道。
  
      “什么他还敢前进”他们不可置信地见到王道再次踏入了第七十五层台阶。
  
      “轰”
  
      出乎王道意外,七十五道台阶居然也这般恐怖,受到了致命打击,且比第七十四层的打击更加严重些。
  
      幸好在抬脚前,他就将一颗疗伤圣丹放在了嘴里咬着,否则在刚才刹那,他的脏腑就彻底碎掉了。
  
      “他怎么还有灵丹”众人惊疑,这家伙到底哟多么丰厚的身家
  
      这么严重的打击与压力,王道适应的时间反而短了,仅仅用了七天。
  
      预想到第七十六道台阶肯定更加恐怖,王道索性将一把灵丹塞入口中,在抬脚的一刹那全都咬碎了,化作一股股洪流般磅礴的药力散入体内四肢百骸。
  
      “噗噗”
  
      王道血肉崩飞,骨渣四溅,胸口如同被一柄天锤击中,骨骼碎裂的严重,手臂的血肉横尸横飞,炸破了。
  
      这还是在提前服用了疗伤圣药的缘故,否则他真的难以想象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轰”
  
      突然有两道光束击来,是西门狂与修罗一子。
  
      此刻他们与王道仅仅相隔三个台阶,已经处于攻击范围之中。他们挑选了王道最薄弱的状态出手,想要将他瞬杀在此。
  
      “啊”
  
      王道出一声低吼,他感觉到了危险来临,想要出手,却现根本没有能力。一道剑光与一道丝线般的力量太快了,他就算能够出手也来不及。
  
      “铛铛”
  
      然而,那两道力量打在王道残躯上,居然溅起了一片火花,然后就消失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呆住了,怎会如此
  
      “可惜,压力太强,无法动用太多的力量。”西门狂说道,他们要大部分功力抵抗周围的压力,所能动用的力量有限,因此,才没能击杀王道。
  
      不过,这也足够让他心惊,他刚才出的一击可是足以斩杀任何的天凡巅峰境。
  
      “诸位,难道你们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变强吗此人太可怕,不可留啊”西门狂对着其他人说道。
  
      “嘿嘿,一起吧”炼尸宗的大师兄怪笑一声说道。
  
      “两位还要犹豫吗这种人留着始终是个变数,若不能趁此斩杀,让他进入到传承地中可是很危险的”西门狂间谢家的古董妖孽与神秘的黑衣青年未动,再次说道。
  
      他除王道之心很强,同时对于王道的潜力也很忌惮。他从来无惧任何敌手,就是南宫惊云等人也有信心在将来一战。
  
      可是,见证了王道那可怕的潜力与体制后,他动摇了,王道成长的太快,太让人心惊。这种对手,他不敢留着。
  
      于是,不断地说服其他人联手,要趁王道虚弱时对他动攻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