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四百二十五回 灵异降临

四百二十五回 灵异降临

    刚才的一切生的太快了,电光火石间,是那样的连贯。:
  
      东方玄一代绝顶高手,太古妖孽,天神道体,可在刹那间被愤怒的颖儿近乎灭杀,差点儿废掉。
  
      此刻跌落向远方生死不知。
  
      若非他那道字神威,恐怕已经死了。
  
      这震慑了所有人,正待出手的龙盖天等人全都石化,手掌抬起始终没有轰下。
  
      那个少女究竟有多强瞬间击退所有人,那种度不似这个境界应该拥有的,那种攻击让人心惊肉跳。他们自信就是自己爆所有手段,依旧不可能全身而退,强大如龙盖天都那样的忌惮。
  
      “这这是那一族”龙盖天惊呼,盯着颖儿那对神翼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他想起了在太古一个威名赫赫的禁忌种族,让人闻风丧胆,无比强势。
  
      同时碧云狂、萧青风、金翅大鹏亦是脸色大变,显得惊慌。
  
      谢绝天更是动容,沧桑的眸子闪烁光芒,身为曾经的谢家妖孽,自然知晓人凰一族的强势,更加震撼颖儿的实力。
  
      当他们还处于震撼中时,突兀的天地风云骤起,山体震动,隆隆作响,即将爆开。
  
      有一股很邪异又恐怖的气息降临,令所有人心中没来由的毛。
  
      他们惊恐地望向四周,细小的石子滚落,咔嚓山体裂开一道细小的缝隙。
  
      “这怎么回事”有人惊颤,这座山体太坚硬了,他们在此那样大战都没有毁坏一块石头,可眼下怎么整座山都要爆开了
  
      他们望向王道的方向,那里是异变的源头。
  
      “王道哥哥”颖儿有些虚弱地说,她在瞬间来到王道身边,玉手贴在他的后背,吸取了许多神池的力量,她承受的也不少。
  
      故而王道才可撑到这一刻,否则刚才他就殒落了。
  
      王道心中寒,刚才真是自大了。他没有将体内那些神池的力量以真我之力化解,而是选择了留在体内做生死一搏。
  
      然而,最后确实成功了,在生死危机,在致命的压力下,他瞬间激了诸多潜能,打破桎梏,又一种人身宝藏开启。
  
      可是那是在他即将爆体的瞬间开启的,就在此时颖儿赶到,不知施展什么秘法刹那吸取了他体内诸多神池的力量,缓解了他的压力,幸而保住一命。
  
      这些生的太快了,应接不暇。
  
      王道第十种人身宝藏开启的瞬间,天地异变突起,他心中没来由地惊颤,感觉灵魂即将离体了。
  
      “颖儿,我没事,快走开”王道沙哑的声音说,他心中那股感觉越加强烈了。
  
      可颖儿又如何感受不到
  
      “王道哥哥,这怎么回事”颖儿虚弱地问,她先后动用了体内的至强力量,又帮王道承受了许多压力,鲜艳的唇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走开”王道大喝一声,用身上最后的力气将颖儿推了开来。
  
      “吼”
  
      将颖儿推开后,王道出低吼。他虽然保住一命,可浑身仍旧在龟裂着,无比可怕。
  
      “嗡”
  
      就在王道控制不住神体龟裂的趋势之时,自丹田散出一股浓郁的生命之力,一瞬间就将他的躯体包裹住了。
  
      碎裂的骨骼在以极快的度凝结,体内脏腑的创伤也在修复
  
      “这是无根道木”王道惊喜,是丹田中的无根道木出了浓郁的生命力量,为他修复伤体。
  
      “王道哥哥”颖儿落地后呼唤,无比担心,但见到王道的伤体在好转后,脸色好了许多。
  
      但是那莫名降下的诡异气息仍旧让她心中难安。
  
      “嗡”
  
      王道伸出一根手指,冲着颖儿虚空一点。有一道神秘的能量激she出,很快。
  
      颖儿察觉到了,但并未躲闪,她知道她的王道哥哥不会害她。
  
      果真,那股力量入体后,颖儿震撼地现虚弱的身体好了许多,消耗的诸多灵力也恢复了六七成。
  
      这太惊讶了,不过她来不及细问,仍旧担心地看着王道。
  
      王道的元神之力有两种神效,一种毁灭,一种造化,刚才便是王道施展的造化之功。
  
      但令他郁闷的是,始终无法将这种能力运用到自己身上,修复伤体,亦或者是他还没有找到运用之法。
  
      王道死死地盯着体内那道白点,他心中有些踌躇了。那个白点就是他的第十大人身宝藏,可随着白光闪烁的越浓郁,无形中的那种悚然之感越加强盛。
  
      太诡异了,让王道心中毛,都不敢强行催动那个白点成熟,彻底开第十种人身宝藏了,感觉这次会惹出大祸来。
  
      “这到底是什么是我开第十种人身宝藏的大劫,还是修炼无名典籍的那种灵异之事降临了”王道心中喃喃思索,很沉重,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这种事情。
  
      “咔嚓”
  
      山体顶部裂开一道缝隙,坠落下许多石子,然后脚下的大地也裂开了。
  
      一股莫名的悚然之感令人灵魂悸动,浑身冰冷。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老子居然会害怕”萧青风咒骂道,心底那种惊颤的感觉太讨厌人了。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小子,我看大家不如联手”碧云狂向着众人传音,不着痕迹地看向王道。
  
      “谁若敢出手,我将不惜一切代价第一时间将他斩杀太古的人们,我人凰一族的手段你们应当清楚,如果非要挑衅我的威严,你们尽可一试”颖儿神觉敏锐非常,瞬息察觉到了那些人的意图,冰冷地说道。
  
      同时,一股杀意自颖儿体内散,她一头乌黑的长无风自动,凤目威严,宛若一尊高高在上的少女神王,令人想要膜拜。
  
      “这”
  
      一时间,人们真的被她给震住了,那一禁忌种族的强势他们太清楚,神秘的手段一重接一重,无人不忌惮。
  
      “王道哥哥要是出意外,我就是同归于尽也要将你们全都抹杀”颖儿补充说,威严的凤目透着坚决与执着。
  
      “呵呵,仙子误会了,我等并无想法”萧青风悻悻地道,其他人亦是表示这是一个误会,他们没有想要动手。
  
      “哼”颖儿冷哼一声,转过头看着王道。
  
      她知道,王道现在似乎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她没有出声打扰,只是在尽自己的努力默默地支持他。
  
      “第十种人身宝藏,开,还是不开”王道心中踌躇不定,他感觉若是放弃第十种人身宝藏,那种灵异的感觉将会立刻消失,但又不甘心。
  
      王道闭目沉思,同时额头宝光烁烁,在阻止一股莫名的力量侵入灵魂。
  
      “咔嚓”
  
      “轰隆”
  
      一道宛若天雷闪电般的声音,接连又响起浩大轰鸣,仿似天塌地崩了。
  
      这座九天神玉山体完全裂开了,可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景象。
  
      “这这是什么”碧云狂惊叫,感觉有东西刮在了他的脸色。
  
      “血”萧青风怪叫道,他脸上也有,那居然是血。
  
      “怎么会无缘无故有血”
  
      众人惊疑,抬头望向那道裂开的缝隙,本应有亮光投she进来,可并没有,聚目望去,外面显得很昏暗,天上血红,密密麻麻的雨点下着。
  
      “是是血雨”
  
      人们都看清了,天空中下着血色的雨,很压抑,那雨水呈现黑红之色,透着一股邪气。
  
      “呼呼”
  
      一阵阴风刮过,几滴血雨洒落进来,上面似乎还沾着几丝毛。那是青色的毛,显得幽森,部分已经被血雨染红了,青红之色在这昏暗的空间中格外的惊悚。
  
      “好凉”金翅大鹏怪叫一声,有一团青色混合着血雨的毛落在他脸上,顿时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他浑身刹那冰凉,脚底寒气蒸蒸直冒,脸色瞬间绿,有邪气侵体。
  
      “那那是什么,有有生灵”萧青风口齿不灵地说,声音颤抖,瞳孔收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