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五百七十四回 无极宗主的下落

五百七十四回 无极宗主的下落

    砰砰砰
  
      疯老与水无痕二话不说,对着墙壁就磕了三个响头,砰砰作响
  
      旁边王道与雪羽公子、银血皇狮等看的直蒙,这两人是要闹哪出啊就连水无痕这么严肃的人怎么也这样莫非两人伤到了真灵,脑子乱了,还是眼神儿不好
  
      “喂,我说你们两个往哪拜呢”王道问。
  
      听闻,水无痕与疯老的躯体立刻变得僵硬起来,他们有不好的预感
  
      “这师尊在哪”疯老黑着一张老脸问,他心中的那股不妙的感觉越来越盛了
  
      果然,王道听到他的话语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断地看向他师尊的金色骸骨。
  
      “本公子没猜错的话,他就是你们所谓你的师尊。”雪羽公子指着金色的骸骨说道。
  
      闻言,疯老与水无痕当即呆住了,如同被万千雷电击中,双目瞪得滚圆。
  
      他们不可置信地指着金色的骸骨,手指颤,嘴唇哆嗦着
  
      “你说什么”良久后,疯老以无比尖锐的声音大声问道,那眼神如同要吃人一样。
  
      王道悻悻地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这的确就是师尊,纵横上古无敌的强者。”    水无痕当即笑了起来,实在忍不住了,而疯老却直接傻掉了
  
      这这
  
      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被这小子给忽悠地多么凄惨,简直就是将自己当猴儿耍了
  
      “吼”
  
      疯老怒吼一声,自身上爆出一股狂野的气息,要将王道收拾一顿。
  
      “慢着”
  
      “臭小子,给我过来,看老夫今天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刚才确实是师尊救了你,还有,你仔细感应一下自己的修为,还有你的伤势,这一切都是谁赐予你的”王道很认真的说道。
  
      听闻,疯老又一次愣住,他这才冷静了下来。自己与水无痕先后被黑袍人重伤,可现在不仅伤势痊愈,就连修为都已经频临突破,尤其是自己,距离阴鼎二层只是隔着一层很薄的窗户纸了,轻轻一捅便会破开    他又一次转身看向金色骸骨,脸色充满了凝重与疑惑
  
      “这怎么可能你前辈他不是已经”疯老狐疑道,他没有称呼师尊,因为他现自己知道真相后,实在叫不出口。
  
      “我也不知晓具体原因,但是我既已代师收徒,那你就是师尊的弟子。别的我骗了你,可是我教你的那段真言总没错吧你是如何破入阴鼎之境的”王道很认真又严肃地问,听到疯老没有喊金色的骸骨为师尊,他很不满意。
  
      他到现在已经将他师父告诉他的那段话领悟了一些,也后悔他将师尊留给自己的真言泄露了出去,不过幸好对方是疯老,还不算大错。
  
      道乃天成,实无法授,法无高下,一切法都是有缺,是不圆满的疯老听闻,沉默了片刻后,毫不犹豫地对着金色的骸骨磕了三个响头,最后喊了一声师尊。
  
      王道拜别了他的师尊,离开了碧水寒潭。
  
      对于他师尊为何会突然出手救了自己,王道也想不明白。或许真的如同雪羽公子所说,师尊还有残灵未消散,也或许是施展的法身经过多年真的生了某些变化
  
      又或许是这片寒潭有秘密,才导致师尊
  
      虽然有诸多猜想,他们也知晓了碧水寒潭有诡异,但并没有下去探究,他们心有忌惮,即便是雪羽公子也是如此。
  
      雪羽公子走了,他好不容易将银血皇狮从王道手中夺去,小家伙很粘人,拽着王道的衣角不肯离开。
  
      最终,在雪羽公子的暴力之下,他不得不跟着离开。
  
      王道很是遗憾,看着小兽走前那不舍的眼神儿,让人有些心酸。虽然小家伙将王道的许多收藏都给吃光了,可他觉得很值。
  
      然后,王道带着水无痕与疯老来到他父母的房间外面,一道光华闪过,自虚空裂开了一道光门。
  
      月紫妖、水莲月等出来迎接,“爹”
  
      水无痕父女相见,自是有一番感人。
  
      原本水莲月以为水无痕会生不测,终日很消沉,当然这一切都埋在她心中,化作了一股力量催促着她前进,有朝一日要报仇。
  
      但此刻见到水无痕毫无损,无比的开心。
  
      “谢谢你”水莲月对王道很认真地说出这三个字,她是自内心的感激,尽管她很不喜欢他,但是这件事情真的很令他感激。
  
      随后,王道请月紫妖推算了下无极宗主等人的下落,这是一个隐患,他必须清除。
  
      “我尽力一试”月紫妖说道,声音还是那般的动听。
  
      在大半天之后,月紫妖脸色苍白,娇躯踉跄地自一个房间中走出,额头还有香汗未消。
  
      王道急忙上前搀扶,递给她一枚恢复元气的灵丹,服下后,月紫妖的玉颜才好了许多,但仍旧有些微虚弱。
  
      “我没猜错的话,无极宗主应该在无极峰的山腹下”月紫妖说道。
  
      “为什么是猜”王道不解地问,以她的能量可以清楚的推演出来,何须猜呢
  
      “无极宗主实力太强,我只能模糊地推演出。但是我推算到了神武帝国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现无极宗主的下落,唯有在无极峰山底下有股很强大的波动,但仿佛沉眠了。因此,我猜测”月紫妖缓缓道来
  
      “不用猜了,应该就是那里”王道说,能够藏在无极峰底下,除了无极宗主外应该没有别人,只是
  
      听月紫妖的话,那里好像不简单的样子。
  
      “不若我为你提升下实力如何实力高了你的能力应该会更强吧”片刻后,王道对月紫妖说道。
  
      他手中天地灵物颇多,在短时间内,直接将月紫妖堆到开藏巅峰甚至天凡也不是不可能的。
  
      “咯咯不用了,我的天赋虽然不及你,可若全力修炼,也不止目前这等境界。我的情况有些特殊,你就别操心了”月紫妖咯咯一笑,说道。
  
      见此,王道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拿出了一个玉瓶,里面装有天地造化乳液,还有一些丹药等送给了月紫妖。
  
      尽管她不需要,但她父亲与扫地老人应该用得着。
  
      这些天地灵物让月紫妖父女惊呼,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传说中的神物,太珍贵了。
  
      在此停留了一些时间后,王道他们要离开,临走前王道邀请月紫妖父女以及扫地老人前去天云宗,但被拒绝了。
  
      “很抱歉,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地方,但我真的很喜欢,你就算租借我些许时日吧”月紫妖眨动着明媚的大眼,笑嘻嘻地看着王道说。
  
      “呵呵,不用麻烦,直接送你了,不然总感觉有点金屋藏娇的意思。”王道微微一笑,说道。
  
      听闻,月紫妖俏脸微红,轻轻地用粉拳捶了他一下。
  
      水莲月与晴儿跟着王道他们回到了天云宗,这几日,神武帝国还算安静。由于无极宗明面上的实力被王道全灭了,全国各处开始散生机,人们的日子也开始好转起来。
  
      天云宗内,一处地方散惊人的波动,彩气氤氲,那是天行太上长老即将突破了,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原本计划要到诸圣坟墓走一趟的,结果出了太多的事情,暂时只好搁后,这是无痕的意思。
  
      “你这一天时间跑哪去了”回去后,青云与金翅大鹏正在为王家的子弟们洗髓授经,见到王道回来忍不住地问道。
  
      这么几天的时间,王家的子弟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基异常深厚,精气蒸腾。
  
      小家伙们一个个等着闪亮澄净的大眼看着王道,兴奋地与他打招呼。“唉,出去了一趟,经历生死一劫”王道叹息一声说道,他并没有什么隐瞒。
  
      “什么”青云两人大惊,王道话语简短,但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一听就知道很凶险。
  
      “王道哥哥你没事吧”王莺儿刚好走来听到王道这一番话,关心地问道。
  
      “表弟你不要紧吧”王凤、王龙、王玉等人也走过来问道。
  
      “究竟生了什么”青云两人问道。
  
      “现在没事了,是那些黑袍人,来了许多可怕的人物”王道简单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只是将自己化身成魔的事情给略过了。
  
      “丫的,那个无耻的魂淡居然那么强大”听完王道说的后,青云有些吃惊,他们指的自然是雪羽公子。
  
      王道与众人说了几句后,回到了房间中。
  
      他盘膝端坐,静静地思考着一些什么。
  
      “师尊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救了我之后,我的力量又蜕变了一次”王道皱眉思索,刚才醒过来的时候,他就现了自己的力量又蜕变了一次,战力大增。
  
      但随后无痕告诉他,他的师尊的确殒落了,神魂俱灭,没有一丝残灵遗留。
  
      闻言,王道不免心中沉痛,对于今天生的事情更加的令人迷惑,既然师尊已经彻底殒落,又为何会出手救自己呢
  
      良久后,王道甩了甩凌乱的思绪,既然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他开始思索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的神体固然有问题,可若是能够掌握那几尊神魔虚影的力量后,我的战力将直追阴鼎大能。”他心中暗想,当时处于无意识状态,他并不知晓自己是怎么控制的那几尊虚影致使战力大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