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六百零二回 佛魔一念悚人心 ...

六百零二回 佛魔一念悚人心 ...


    一直以来,关于佛尊的传说有许多,每一种传说都非常的不可思议与震撼人心。[就上比^^奇^^中^^文^^网]
   
    相隔久远的岁月,人们几乎真的将这些传说当做了传说,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
   
    相传,佛尊有大毅力,曾以身化魔,又以大毅力及大智慧斩去魔身,悟得佛魔只在一念间,最终彻底斩除自身魔障,成就无上道果。
   
    佛尊心系天下苍生,曾不断转身轮回,化身千万,救苦救难,积累无量功德,成就功德不灭法身。
   
    佛尊曾入杀道,化身修罗,后以杀归佛,开创无上伟力!
   
    佛尊曾身化大妖,教化众妖,普度众生……
   
    佛尊法身万千,有魔、有佛、有仙、有圣、有妖等等……
   
    总之,佛尊伟力无穷,功德无量,不可超越,为古往今来众生之楷模。
   
    “你说,眼前的神道力量不是佛尊所有还会是何人?”王道徐徐说来,无比凝重地道。
   
    “佛尊为古往今来最惊艳者之一,他拥有无上伟力,万千妙法。我想,若是有一位帝尊将自身的神道力量剥离体外而不散,形成一片神道力量的海洋,这个人非佛尊莫属……”
   
    王道再次说。
   
    无痕愣了愣,随后感到震惊,最后点了点头,表示或许没错。
   
    “你说的固然有可能,或许是有某一位帝尊以无上手段将自己的神力驻存在此地,而这位帝尊也很有可能是佛尊。这些我们无法想象,神道的奥妙也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或许帝尊真的能够做到吧!”
   
    “但是,帝尊为何要这么做?他这般将自己的神力抽出体外驻留在此有何意?”无痕说道,他似乎与王道的看法不同。
   
    闻言,王道摇了摇头,帝尊之意他岂能揣摩地到?不过……任凭怎么想,佛尊似乎都没有将自己神力剥离体外驻留在此万古岁月的理由。
   
    “你……难道你想的跟我不一样?”王道惊愕,看向无痕。
   
    “唉,你仔细看看周围的地形,这里的一切……”无痕叹了一口气,指着周围说道。
   
    王道看去,周围茫茫一片,全被仙霞之光所充斥,天地精气沸腾,宛若仙境,视线根本穿不透。
   
    不过,王道手段颇多,并不影响什么,他仔细地看着,看了良久,他皱眉。
   
    “这里好像就是一片海呀,没有什么区别!”王道奇怪地说道,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这周围就是一片海岸,中间是神道力量所化的汪洋大海。
   
    “那我问你,按理来说,神力是离体是不可能还保持在液体状态而不散。那么假设……这些神道力量并未脱离佛尊法体呢?这说明什么?”无痕道。
   
    闻言,王道身躯巨震,瞳孔骤缩,他下意识地后退了数步。
   
    “什么?你……你是说……我……我们是在佛尊体内?这整片天地,诸圣坟墓包括道之世界……只……只是佛尊体内开辟的一片世界,是三千大世界无尽小世界之一?”王道面色发白,颤抖地说道。
   
    若这一切如同无痕所讲,那……自己算什么?都不算做真正的宇宙中的生灵,自己只是佛尊体内诞生的一个生灵,一直像是青蛙一样从未离开过那片井口。
   
    啪!
   
    当啷!
   
    接着,无痕一巴掌拍在王道脑壳上,发出一声当啷巨响,火星四溅,像是打铁一般。
   
    “尼玛,你真特么能想,想多了吧?”无痕没好气地说,这家伙太没悟性了,简直就是孺子不可教也。
   
    王道被无痕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吓了一跳,顿时恼怒:“那你丫的到底什么意思?”
   
    “你特么的什么时候这么蠢了,人家猪都比你聪明。”无痕无语,刚才纯属对牛弹琴。
   
    “卧槽,尼玛的你倒是说啊,我倒要听听你今天能够说出什么花儿来。”王道顿时不乐意了,这家伙纯碎是打击报复。
   
    无痕转身,并没有再与王道计较什么口舌,他指着整片地域,说道:“这片海域茫茫无边,以我的神识也无法查看到边际。并且,我猜测,这片海洋要比陆地大许多,或许,我们所在的这片陆地不过是一点儿边角罢了。”
   
    “或许,这里应该是整片神道力量的海洋,我们所站的这片陆地可以忽略不计。好比一碗水,我们所站的陆地不过是碗的边沿罢了,这里不过是被放大的画面,或者是是我们的躯体太小了。”无痕道来,王道专心致志地听着,他越听心中越悬,面色越来越凝重。
   
    无痕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岂能联想不到什么?
   
    “这里的虚空为何那般坚固?我从前纵横星空,就是在一些秘地之中都没有见过如此坚固的虚空。”
   
    “这里为何如此繁盛,仙霞之光充斥,圣光漫天,还有一股更加莫测的帝尊神力充斥。诸如凰血神金等传说中的神材有时遍寻星空都找不出几块来,五彩九头灵芝等神药更加的如凤毛麟角,为何这里处处都是?难道这里真的是九天之上坠落下的一片世界?”
   
    “这里为何被称为诸圣坟墓?而浑天大圣又为什么说我们想多了,其实这里就是一个地方,一片坟墓?为什么说当年处于如日中天的浑天大圣突然消失,他对我说那是他的大限已到?又为何说这里是他们诸圣的最终归结之地,而不是我这位圣人的归所?”
   
    “而又为何我轰开了一座座诸圣大墓,里面却没有圣尸,没有圣兵,只有诸圣圣道本源?”
   
    “又是为何万圣不朽丰碑之上那一个个著名的人物,生前分明无比辉煌过,而你们却大部分都没有听说?”
   
    无痕说的很快,对着王道接连发问,字字如雷霆炸响,令王道幡然醒悟,若醍醐灌顶。
   
    “因为……这里是……一颗……丹田?”王道下意识地说,眸子中一片震惊与骇然。
   
    “没错,因为这里是一颗丹田,是佛尊的一颗丹田世界。”
   
    “故此,这里的虚空坚固异常,这里宝物遍地。而浑天大圣等人才是你说的那般,是佛尊体内开辟的一方世界所诞生的生灵。或许因此,他们先天不足,有限制,寿元也迥异于常人。”无痕非常肯定地说。
   
    “所以,浑天大圣那般强势的大能才有显现出落寞与颓废,甚至凄凉感……”王道心中的震撼若一万天雷炸开,若宇宙崩灭,若开天辟地的神音隆隆不断,他再一次惊骇地说道。
   
    “是!”无痕肯定了他的说法。
   
    这里的虚空坚固那是因为此为佛尊的丹田,佛尊法力无边,若神灵般,他的法体哪怕圣人也无法伤害丝毫,丹田自然无比坚固。
   
    此处宝物遍地,那是因为这里是佛尊体内开辟的一片世界,这片世界已经成长至近乎完美,可与外面真正的世界相媲美。
   
    这就好比整片宇宙一般,在开天辟地之初,宝物遍地,资源丰富。而佛尊的法身就相当于一个宇宙,他开辟出了三千大世界,无尽小世界,同样会诞生诸多资源,如同真实的宇宙一般。
   
    由佛尊的本源所滋养,这片天地异常繁华与肥沃,诞生了各种不可思议的神材,灵药等。
   
    并且,之前无痕说过,那些神材当中的精华能量似乎比自己在帝尊传场地所得到的那些要差一丝,但并不影响它的效果。
   
    因为帝尊的这片世界近乎完美,但终究还是有缺,或者说存在的岁月不及宇宙中的世界,因此,这里的神材比起外界的那些要差一丝。
   
    诸圣大墓当中没有圣尸,没有圣兵,那是因为诸圣本就是这里的一部分,他们是佛尊的本源所造,死后自然再次化作了佛尊的本源。
   
    没有圣兵是因为诸圣殒落之前本就心灰意冷,并不在乎圣兵,随便丢弃在这里的某个角落。
   
    诸多圣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过,那是因为大部分圣人多没有到外面的世界过,故此,世人不知。
   
    神道力量能够化作一片海洋,并没有散作天地灵气,那是因为这里本就是佛尊的一颗丹田,一片世界。
   
    而王道的大光明一体纯阳法身一直在没有天理的突破,或许是因为佛尊的圆满佛道影响着他,故此才有了当下的反应。
   
    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疑问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因为这里是佛尊的丹田。
   
    为什么说是佛尊的一颗丹田,而不是其法身其他方位所开辟的一方世界?
   
    因为这里有诸多神道力量,而修士体内何处能够贮存如此多的力量?自然是丹田。
   
    王道现在的丹田也开辟了两百多万里,他的一身精华,所有功力都聚集在那里。
   
    里面有一颗道丹悬浮,光芒万丈,丹田中的灵气氤氲,精气沸腾,几乎充斥着大片的丹田。
   
    这不就是如同眼前的景象一样吗?
   
    王道对自己的丹田再了解不过,当无痕做出一碗水的比喻之时,他便想到了。
   
    “佛尊的丹田,这……佛尊的丹田为何会在大世界中?”王道依旧没有从震撼当中回过神儿来,知道了真相,他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佛尊他……他老人家……殒落了么?”王道不由得这般猜测,莫非佛尊如同佛王一般,丹田被人挑出,本人殒落了?
   
    “据你们所说,这位佛尊古来才情惊艳,堪比先贤,要说殒落,不大可能。但是……元古、太古、上古发生了太多神秘的事情,我也不好说……”无痕说道,他本应见证这一切的,却因为当年被人暗算,肉身被毁,元神一直在道源天珠内沉睡,对一切都不知晓。
   
    “不对,这颗丹田完好无损,这里也没有外力所充斥,且生机旺盛,帝尊的神道力量似乎没有丝毫流逝……这……这……这颗丹田是活的……佛尊他是要做什么?”
   
    突然,无痕眸子骤缩,他顿感毛骨悚然,浑身发凉,尖叫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