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七百五十八回 轩辕恪的帝尊术...

七百五十八回 轩辕恪的帝尊术...

    董家小姐驾驭莲花台强势杀来,宝剑挥舞间,千万道绝杀之光将这片天地斩成了一块块,到处都是狂暴的虚空之力。[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    .  )
  
      绝杀之光无匹,这是心魔经的力量,绝情、绝性、绝杀一切阻挡,犀利而冷酷。
  
      王道眸子开阖间闪烁锋芒,躯体一震,手中的方天画戟仿佛活了过来,天地间突然出现一片血海,到处有神魔的尸体沉浮,恍若地狱。
  
      嗤嗤!
  
      他全力演化乱天诀,锋芒划过虚空,划出道道玄之又玄的气息,顿时天崩地裂,乾坤不稳,像是要坍塌颠覆一般。
  
      法则与电蛇乱舞,每一道都能劈死大片的阴鼎大能,恐怖滔天,犀利绝世。
  
      叮叮当当!
  
      铿锵!
  
      绝杀之光与乱天诀相撞击,发出富有旋律的金属之音,天地间仿佛有人在弹奏一曲战歌。
  
      突然,董家小姐手中的剑光变得无比犀利,威能暴增。
  
      噗噗……
  
      绝杀之光的威能徒增数倍,斩开了诸多杀光与电蛇,直刺王道眉心。
  
      见此,王道露出一抹冷笑,他大喝一声来得好。
  
      锵!
  
      方天画戟如同一道闪电刺出,亿万道杀光在此时化作了实质,将这一片天地都打爆了。
  
      董家小姐变色,但此刻想要撤招已经来不及,她一咬银牙,全力一剑刺向王道。
  
      轰!
  
      烟雨漫天,土浪千万层,天地被打得都要颠覆了过来。
  
      方天画戟的尖端与剑尖相击,火花一片片,烧红了半边天穹。
  
      董家小姐只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粉碎了她的诸多绝杀之光,玉臂几乎要断裂开了。
  
      她的身形不受控制地爆退,王道紧追不舍,步步紧逼,身体前行间与虚空极速摩擦。擦出大片的火花。
  
      “给我撒手!”王道爆吼一声,神体金光暴涌,异相漫天。
  
      同时,金刚不坏战体与力之法身两大神通被他演化出来,一种种大神通叠加,恐怖的力量毁天灭地,风云不断。
  
      董家小姐露出惊容。她一咬银牙,大片的如同冰雪般的绝杀之力自娇躯涌出。极为浓郁,刺穿天地八方,抵抗王道的可怕力量。
  
      但还是没用,王道的力量太强了,势如破竹般将她的绝杀之力粉碎,手中宝剑弯曲,几乎要化作碎片。
  
      她再也坚持不住,宝剑一震,差点儿脱手。
  
      王道的方天画戟无坚不摧。刺破了大片虚空刺向董家小姐的心头。
  
      锵!
  
      就在方天画戟即将刺入对方血肉中时,董家小姐脚下的莲花台的光芒徒盛,十二片花瓣极速转动,迸溅出一缕又一缕犀利的光芒将方天画戟给震了回去。
  
      王道大骇,那是一件什么宝器,怎会挡得住方天画戟的威能?
  
      董家小姐看着王道冷笑,然后爆退。
  
      哧!
  
      一道枪芒刺破九天。直袭王道后心,轩辕恪杀来。
  
      王道剑眉一挑,雄浑的力量灌入方天画戟,一个转身猛地砸去。
  
      轰隆隆!
  
      方天画戟随着王道抡动瞬间涨大,化作了万丈之巨,如同一根通天神柱刺入云端。
  
      看起来有一座山岭那么粗大的方天画戟硬是被王道给抡动的弯曲起来。像是一根钢鞭一样,崩碎了天上的大片云朵,打爆了万里长空。
  
      轩辕恪一看不好,来不及爆退,他只能全力迎接王道的恐怖一击。
  
      霸天诀被他全力演化,一股狂霸无匹之意要战尽九天十地,打碎八荒虚界。
  
      神枪化作万丈之巨。锋锐的枪芒直刺天穹,最后刺在了王道的方天画戟的尖端。
  
      锵!
  
      这一刻,天地寂静,风云滚滚,狂暴之力不断暴涌,大地被打沉了,这里莫名地出现了一片汪洋,浪涛冲天。
  
      可这么狂暴的一副画面却没有任何声音,变得无比寂静与压抑,看起来更像是一副无声的画面。
  
      因为狂暴的能量,滚滚的浪涛,呼啸的狂风都不及那一声宏大的金属交击之音响亮,它们被这道声音给盖过了。
  
      而神兵交击的声音实在太大,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看起来犹若静止不动,火精的温度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会让人感到清凉,而声音大到一定地步会让人听不到声音。
  
      此为物极必反之理!
  
      画面无声,风云不止,狂风不止,咔嚓一声,轩辕恪手中的神枪在方天画戟的巨大力道之下,被砸裂了,然后猛地弯曲。
  
      ‘噗’的一声,轩辕恪喷出一大口血液,脸色苍白,手臂变得无比麻木。
  
      他心中骇然,对方的力量达到了何种地步?太可怕了,以自己从小淬炼的强悍体质依旧无法承受。
  
      砰!
  
      风雷卷动,如同擎天柱倒塌,方天画戟不断下压,轩辕恪再也支撑不住,连同手中的神枪一下子被震飞了出去。
  
      噗……
  
      王道踉跄后退,他喷出了一口血液,殷红带绿,那一丝绿色很淡,很森然与诡异。
  
      这是诅咒之力!
  
      王道的情况很不妙,他需要立刻找个地方以真我之力慢慢炼化这些诅咒。
  
      “呵呵,蛮力还真是不小,但我看你还能坚持到几时?”轩辕恪飘身落在海面,轻笑道。
  
      这里的大地被他们刚才的战斗打沉了不知多少丈,山峰也都被尽数夷平,此处已经化为了一片汪洋。
  
      王道没有说话,甩了甩有些昏沉沉的脑袋,冷冷地看着他。不经意间,他见到了董家小姐手中正拿着一把生锈的匕首在对自己冷笑,匕首上的自己的骨与肉已经变得森绿,看起来就像是腐烂变质了一样。
  
      王道脸色阴沉,怪不得自己的诅咒越来越难以压制,原来此女一直在暗中以自己的血肉施展咒术,影响自己的战力。
  
      想了想,王道拿出了一个酒壶,那是他父亲的酒壶,抬头猛地灌了一口,顿时。一股火辣灼热之力弥漫全身,他感觉诅咒之力减轻了不少。
  
      董家小姐闷哼一声,露出惊容,玉手中的匕首差点儿坠落,上面的血肉在瞬间变得殷红透亮,不再那么的森绿悚然。
  
      她看向王道,不知道对方刚才喝得是什么。怎会抵抗得住自己的诅咒之力?
  
      灼热的酒当中蕴含一股造化之力,抵抗着诅咒的同时。也在修复王道的伤体,他的伤势在渐渐地好转,但是诅咒之力并没有完全驱除,只是暂时压制住了一些,没有那么强烈了罢了。
  
      “小子,你是碧家的唯一一根独苗,难道真的想要碧家绝后吗?碧家与轩辕家相争数个时代,你碧家已经灭亡,这是宿命。你逃脱不掉。我现在生出一丝惜才之心,不想杀你,此时不臣服更待何时?”轩辕恪立于海面,英姿超凡,对着王道厉喝道。
  
      “你给我死来!”王道杀机暴涌,冷声说,提着方天画戟就冲了过去。
  
      “王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莫要不识时务。我跟你的仇怨虽然很大,但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臣服是你唯一的活络。倘若你依旧执迷不悟,这样下去只会让你白白死去。”董家小姐寒声说道。
  
      “你在拖延时间?”王道面无表情地道。
  
      两人之间的仇恨王道再清楚不过,什么没到不可化解的地步。对方这是在拖延时间,让自己的诅咒加深,实力下降。
  
      轰隆!
  
      铺天盖地的金光向着董家小姐与轩辕恪碾压过去,这些金光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犀利可怖的剑气。
  
      剑气无影无踪,快到极致,形成了一片剑道世界。
  
      这是王道以剑道世界与无踪剑气相结合打出的一道绝世攻击,密密麻麻的剑气刚一成形。立刻崩开了海面,海水断流,天地大片的崩碎开。
  
      “哼,雕虫小计!”轩辕恪冷笑一声。
  
      一股危险的气息自他体内弥漫出,在他周围同样形成了一片剑道世界,但要比王道的剑道世界恢弘与璀璨的多。
  
      白茫茫的一片,剑斩诸天,劈碎日月,幻灭星辰,滴水穿穹天等等可怕的异相展开,无比骇人。
  
      这不是一式普通的大术。
  
      “帝尊术?”王道眸子一凝,轩辕恪在施展一式帝尊术。
  
      一柄无形的天剑横亘九天,无处不在,无可躲避,恐怖的剑意充斥在每一个角落,将日月星辰都遮盖了。
  
      砰!
  
      在这式帝尊术下,王道的剑道世界被斩开了,无数剑气湮灭。
  
      “寂灭!”王道轻声道。
  
      轰隆!
  
      金色的剑道世界在破碎的一瞬间,奇迹般地爆发出一股灰蒙蒙的光芒,携带无匹的毁灭气息。
  
      这是另一式天阶大术,与乱天诀一样的恐怖,在其神威下所有一切都要寂静,绝灭。
  
      灰蒙蒙的光所过之处,虚空淹没,海水蒸发,大地化作了一片无底深渊。
  
      “给我开!”轩辕恪大吼,无形的天剑斩落,整片世界似乎都断开了,时间乱了,空间碎了,大片灰蒙蒙的光芒也被绞碎。
  
      “心乱八荒!”董家小姐娇斥一声,一股奇异的力量漾出,天地法则被这股力量搅得混乱不堪,灵气暴动,灰蒙蒙的力量也变得暴乱与涣散。
  
      “灭世!”王道再次低语。
  
      轰!
  
      灰蒙蒙的力量即将破灭之时,徒然生出大片浓郁的幽蓝光芒,梦幻般的蓝光带着一股霸道与疯狂。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令轩辕恪与董家小姐措手不及。他们才刚刚施展了大神通抵抗刚才的灰蒙蒙的力量,刚刚抵消掉,又突然爆发出大片幽蓝的光。
  
      砰!
  
      董家小姐慢了一分,被大片幽蓝的光芒击飞了出去,脚下的莲花台都变得有些暗淡。
  
      轩辕恪异常狼狈地被炸飞出去,浑身多处有血迹,帝尊术被王道给破了开去。
  
      他们骇然,王道的大术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根本没有见到他捏印,为何自己等人化解了一式又有另一式攻来,连绵不绝,速度快到让人反应不及?
  
      这是王道对术法领悟到了一定的地步,将各种术法剖析分解,寻求本质,将所有的法与理相通,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源点,最后熔炼为自己的法,可随心所欲施展的法。
  
      他不需要不断地捏印,变换术法只在一念间,只要没有立刻将他打出的力量彻底磨灭,他就可以隔空变动术法,一招轰出,将有数招齐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