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1433回 风云起

1433回 风云起

王道在闭关,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枯坐,他的闭关很简单,每天散步,游玩,看风景,整个人沉浸在了一种轻松惬意的状态中。
  
      偶尔,他灵机一动,会站在湖边发呆,领悟一些东西。
  
      这些天来,他脑海中有许多天地奥义莫名涌现出来,被他逐一吸收炼化,道果日益精深。
  
      到现在,他的一身道行已经让人看不透了,浑身像是环绕着千层万层的迷雾。
  
      当日·神魔炉一战时,他突破合道,缩地成寸大神通跟着升华,演化到了中阶地步,而其他神通虽说有进步,但并没有跨越性的突破。
  
      现在,身上的几大神通逐渐有蜕变的极限,时而在体内发光,自行流动。
  
      尤其是剑道世界,最是凶猛,这几天王道体内的锋锐之气几乎掩饰不住,自然勃发,导致南宫仙儿都不敢靠他太近。
  
      对于这一切,王道都没有刻意为之,保持着自然发展心态。
  
      有时候在南宫仙儿修炼之时,王道心情落寞,会拿出蓝焰仙剑来,坐在一旁轻轻地抚摸着,就像是在抚摸着少女的容颜般。
  
      “颖儿,你还好吗?”
  
      “这些天来我没有修炼,相反在有意无意地忘记一身术法,进入心思空灵之境。前几年修为被封,一身术法不能动用,渐渐地,似乎让我触摸到了舍法之境的边缘。我隐隐感到,我的境界似乎要进入到另外一个天地了。”
  
      “颖儿,等着我,不会太久的。王道哥哥很快会到人凰祖殿去接你回来……”
  
      他抚摸着剑身,喃喃轻语着。
  
      不知何时,南宫仙儿从修炼状态中醒来,出现在他背后。
  
      少女如今一身道果也是精深无比,异族的逃亡,令她所获匪浅,随时能破入中阶合道之境。
  
      以她目前的气息来看,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你又在想颖儿姐了……”
  
      少女走到他身边,缓缓蹲下身子,完美的娇躯勾勒出惊人的曲线,柔和地看着他。
  
      微风吹来,吹起王道胸前的两缕白发,他苦涩一笑,眼底满是沧桑。
  
      “你别多想了,颖儿姐不会有事的。”
  
      南宫仙儿安慰道。
  
      “连虎子都能在那妖灵手下活下来,颖儿姐可是比虎子的修为强太多了,尽管当时她身受重伤,但以她的莫测手段来说,不可能……”
  
      “仙儿,别说了……”
  
      王道突然开口,他不想再听下去,不想勾起对于当日·的那一幕回忆。
  
      当时,在他感知中,颖儿的生命波动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不敢探查,怕得到令他难以接受的结果,进而辜负了少女闭眼之前的苦心,再次入魔道。
  
      三天之后,一个令王道惊喜的消息传来,道源天珠内的分身在炼化了许多真仙血液后,浑身气机已经澎湃到了一个顶点,已经无法控制,就要破入盖世法第五层了。
  
      此次分身的积淀之深,连王道都动容,身上那种一力震八方,与天地撼锋的气势强大的无法想象。
  
      仙光环绕,道源天珠内,分身的一身血液在滚滚沸腾着,气息如龙,滚滚攀升。
  
      轰!
  
      一声巨响,有股无可匹敌的气息弥漫开来,分身的身上仙气蒸蒸,霞光氤氲,磅礴的气势撼击天地。
  
      这部仙道经文的无上威能似乎才开始显化,让王道看的都心惊不已。
  
      盖世法第五层初期的境界很快稳固住了,且气息还在攀升,精气神已经沸腾到了顶点,浑身都在进行升华。
  
      不过过去很久后,分身的境界始终留在第五层初期之境,并没有继续突破,只是道果稳固如山。
  
      分身走出道源天珠后,便找地方去渡劫了。
  
      “怎么样?”南宫仙儿问道。
  
      王道笑道:“不错,虽然境界慢了些,但短时间内会再次突飞猛进。只是可惜,天凡谷的盖世法只修神力,不修术法,分身的手段难免要单调些。不过仅凭那不朽神力,也足够纵横了。”
  
      ……
  
      逆天一族的那神秘青年立身于一座山巅,负手而立,风采绝世。
  
      “大人,接下来欧阳大人是否会做出些过激的事情来?”神秘青年身边,一名逆天一族的皇族血脉青年问道。
  
      “银炎,你猜魔君现在在做什么?”神秘青年平淡地道。
  
      那逆天一族的青年一愣,没想到这位大人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沉吟了下后,他开口道:“自神魔炉一战后,魔君以强势打破桎梏,问鼎天下至强高手之列。自那之后,又只身入异域,想必道果又有精深。他的境界突飞猛进,想必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所突破。此时,他应该在培养势力或者游历什么的吧?”
  
      神秘青年淡然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大人,难道不是这样吗?”
  
      这名为银炎的青年好奇的问道。
  
      “你当年说过,要在合道之后,与他一战,现在如何?”神秘青年说。
  
      银炎听后,不禁苦笑:“如果与此人功力相当,哪怕他速度无双,凭借我族玄妙神功,也能与其一战,甚至将其重伤。可如今……,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青年一代,除了大人与欧阳大人外,估计少有人能与他一战。哦,还有那神君……有些不好说。”
  
      “神君不简单,虽然那一战中,他被魔君压制的黯然无光,可却不能小觑此人。世间奇才虽不少,但逆天之才也就那么几个,神君便是其一。”
  
      神秘青年说道。
  
      “欧阳飞雪……他或许真的急了……”
  
      他再次说道。
  
      “欧阳大人他似乎要……下定决心了……”
  
      银炎一边看着神秘青年的脸Se,一边小心翼翼地说。身为逆天一族的皇族血脉,身份何等超然,何时会有这等低三下四、察言观Se的表现?
  
      连这种身份尊贵之辈都要如此小心谨慎地说话,可想而知,面前的神秘青年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不错,他是要下定决心,他知道我已经不会留着他了,为了活命,为了与我抗衡,估计在近期他就会彻底走上那一条路。”
  
      神秘青年说。
  
      “可……”银炎欲言又止。
  
      “你在担心我?呵呵,欧阳飞雪以丹宝经为基础,将他的无相功改进,威能更进一层,深不可测。他自以为如此便能逃脱命运,殊不知,还是徒劳。如今,更是要踏上那条路,也逼我作出选择。”
  
      “可惜,他在我面前永远没有还手的机会。”
  
      “只怪……他命不好……”
  
      神秘青年抬头看着云间浮动的雾气,轻轻说道。
  
      ……
  
      神秘青年的话仿佛应验了,过了一天之后,许多黑袍人出动,在中心大世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而欧阳飞雪更是亲自出手,各路强者皆不是敌手,就连许多老一辈人都惨遭毒手。
  
      与此同时,人们不可思议地发现,欧阳飞雪的实力在极速攀升,他变得越来越可怕,魔威滚滚,霸道无匹。
  
      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有四五个青年强者的势力被摧毁,造成了人心惶惶,许多修士开始逃命,可中心世界这么大,这里人这么多,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逃得了?
  
      第二天,有更多的黑袍人出现,当中不乏一些实力无限接近高阶合道的强者,一路血杀,愁云惨淡。
  
      这惹出了许多老一辈人物,并且有几尊德高望重,修为深厚的大贤者,他们的实力无限接近高阶合道之境。并且,多年的积淀,导致这些老怪手段繁多,深不可测,一时间竟是杀的许多黑袍人大败而归。
  
      可紧接着,有十几个体质特殊,血脉强大之辈出现,力量狂暴无比,让这些活了漫长岁月的老前辈都变Se。
  
      这些人不是活人,而是曾经死去的人,被欧阳飞雪掘墓后,以特殊手段操控了,仅凭肉身之力具有高阶合道的威能。
  
      在中心世界中,这么一股力量几乎不可抗衡。
  
      于是,最后那些实力强大的大贤者们都殒落了。
  
      连续三天下来,中心世界中的血腥味道弥漫出去很远,猩红的血液到处都是,许多修士心中透着股绝望。
  
      “唉,作孽啊,作孽啊……”
  
      有人哀嚎着。
  
      “太可怕了,听说在昨天,连星光族的星羽都惨遭欧阳飞雪的毒手,那简直就是一尊魔头……”
  
      “还不止呢,昨天下午连黄金巨灵神也遭遇了毒手,那魔头太强大了,现在青年一代中,几乎无人是他的一招之敌。”
  
      “你们大概还没听说吧,今天早晨连路易大贤者都遭遇毒手了,并且是欧阳飞雪亲自出手的。”
  
      “什么?此话当真?路易大贤者可是一只脚跨入了高阶合道之境的强者,可以说高阶合道之下,近乎无敌,且大贤者手段玄妙无双,神通莫测,就算对上一般的高阶合道,虽不足以取胜,但也可立于不败之地。”
  
      “太不可思议了,那欧阳飞雪的实力在这三天中,竟是突飞猛进,这样下去,他该达到怎样恐怖的地步?”
  
      “唉,别说了,如今中心大世界中,高阶合道之上的强者不能降临,没人能对付得了那魔头,我们还是抓紧逃命去吧,希望早点儿逃出中心世界,不然,小命难保啊。”
  
      “该死的,恐怕只有神魔炉一战中,一举登临巅峰的魔君才能制服得了他了。可魔君自从那一战后,像是蒸发了般,估计早已离开了……”
  
      “唉,魔君……”
  
      提到魔君两个字,所有人心中感到一阵复杂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