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1726回 出手之人

1726回 出手之人

    整个人族一片愁云惨雾,所有生灵都慌了,短短半个月,居然连失三城。
  
      须知,那可不是真正的城池那么简单啊,而是三座星域。
  
      这何等的惨烈?
  
      此时,那三座星域的虚空中,正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尸体,血海滔天,泛着大浪。
  
      原本,壮阔的星空无数生命星辰,此刻也都暗淡了许多,更有一些直接被打残了,星体残骸到处都是,漂浮着,弥漫着凄惨的气息。
  
      这里,已经被无数的敌人大军所占据,人族生灵,大部分都被屠杀了,除此之外便是叛族者,以及被抓获等待被奴役,沦为肉食的俘虏。
  
      一名壮汉浑身肌肉凸起,很夸张。但他的身上,却被缠着数十条粗大的锁链,被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
  
      “不!”
  
      他目眦欲裂,嘶吼着。
  
      噗的一声,一名躯体高大的异族人口中,鲜血四溅,一副享受的表情。
  
      那些血液,是人族的一个小女孩儿的血,刚才被这名小山般高大的异族人一口吃了,他的獠牙上,现在还沾染着鲜红的血,以及一些细嫩的碎肉。
  
      而那个小女孩儿,便是铁笼中那人族大汉的子女。
  
      待得那个异族魁梧的生灵细细咀嚼了下后,满脸都是回味的表情:“人族的血肉,久违了,只有一百年前在边疆抓住了一个女子,吃了之后,本座便忘不了这种味道。太诱人了……”
  
      此人说道。
  
      “你们不得好死,老子跟你们拼了!”
  
      哗啦!
  
      那大汉的眼睛都红了,此刻暴起难,锁住他的数十根锁链哗啦啦地摇动着,要冲出这座铁笼。
  
      啪!
  
      一记鞭影闪过,只见那大汉下一刻就跌落了回去,皮开肉绽。
  
      啪啪……
  
      又是几鞭子抽来,打得大汉身上血肉飞溅,出阵阵如野兽般的低吼声。
  
      他的一身修为被封印在体内,如何能挣脱得了这座特殊材质的铁笼?
  
      “哼,要不是你的躯体还算结实,需要你这种奴隶来铸造边疆巨城,早就沦为本座的肉食了。”
  
      那异族生灵说道。
  
      他阔口獠牙,相貌狰狞,看不出什么种族,似乎有一丝巨人族的血脉。
  
      啊……啊啊……
  
      人族的大汉疯狂了,“你们不得好死,我人族不可辱,他日定会将这些耻辱百倍地偿还给你们。”
  
      “哈哈……百倍?”
  
      “嘿嘿,真是嘲讽啊,亿万年前,你人族便是我等强族的肉食,被我等祖先如圈养着,随时待在。亿万年后,同样的事情又生了,这便是宿命!”
  
      “呵呵,人族史上又一张耻辱页啊……”
  
      旁边几人出大笑声,很张扬与得意。
  
      噗!
  
      就在他们得意间,铁笼巨震,血液横飞,竟是那大汉一头撞死在了铁笼上。
  
      “该死!”
  
      “混账!”
  
      “罢了,给他苟活的机会不知道珍惜,便赐他一个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生的下场吧。”
  
      最后一人懒洋洋地说道,拿出一面宝镜,催动后,竟是将天地间,那大汉刚才散掉了元神碎片给找了出来,然后出一束光彻底湮灭了。
  
      这一做法,简直太狠毒了,不给那大汉丝毫的生机可言,唯一的一点儿痕迹也被磨灭在天地间。
  
      诸如这样的一幕,还在许多地方正上演着,被俘虏的人族,丝毫没有尊严可言,彻底沦为了鱼肉。
  
      甚至,有些人连自尽都做不到,生不如死。
  
      ……
  
      “为什么会这样?”
  
      神朝中,王道有些震怒地问源洪。
  
      人族就算整体实力不如异族,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中,连失三城,加上几年前丢失的那一城,共有四座了。
  
      “异族到底出动了多少精锐,人祖古界呢?难道没有出动我人族的精锐力量?”
  
      王道说,含着怒火,因为他知道人族被侵占的星域,那里的生灵会多么的凄惨。
  
      “人族古界已经出兵了,但谁都不知道对方会动手如此之快,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源洪小心翼翼地说,他很少见到王道火,此刻心中也是犯嘀咕。
  
      “都查到了什么消息,赶紧说来。另外,西面边关的那一座城是如何破的?哪一族在攻?”
  
      王道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问道。
  
      源洪内心苦涩:“神主,时间太短了,现在我们所知道的消息有限。西面边关那里还没有什么消息,初步估计,需要三天时间才行。至于南面边关连失的两城,据说是蒙奇族与他们的附庸势力出手了。”
  
      “也正是他们近乎全力的攻击,才让得我人祖古界失算,派出去的精锐也都机会被全灭了。”
  
      闻言,王道眼中寒光闪烁,这完全是不按规则出牌。
  
      “蒙奇族?”
  
      “他们是如何破开的,我人族可是有强者在边关守着,专门对付他们的那些破城利器。”
  
      王道内心杀机汹涌,对于该族,他一直恨之入骨。在久远的时代,这一族便奴役过人族,以人族为肉食,视生灵如草芥。
  
      现在,他们居然还想着奴役人族,王道怎能不怒?
  
      源洪叹了口气,说道:“神主,据说是蒙奇族的一位老祖出手了,当场便镇杀了我人族守在那里的人尊,然后以神器之利破开了城池。而他们之所以不顾一切代价,也没有等其他几大禁忌之族,是因为他们的那位老祖寿元将尽,需要以众生的血液精华来补充他的寿元,据说还能提纯其血脉。”
  
      以秘术竭取生灵的血液,补充修为,这并不是罕见的事情。可以众生血液精华,延长寿元,提纯血脉,这就有些骇人听闻了,不,简直是闻所未闻,就连王道都没有听说过。
  
      以众生的血液来延长寿元,可以想象,这到底需要多少生灵的血?
  
      “听说,那两座星域中的人族生灵,大部分都是被那个老家伙……活活抽取了血液。有些血脉逆天之辈,特意被留了一丝生机,圈养了起来,等待恢复后,会再次竭取其血液……”
  
      源洪道。
  
      轰!
  
      王道身上的杀意再也遏制不住,冲天而起,星宇摇晃,源洪都被吓了一跳。
  
      “好一个老贼,他什么修为?”
  
      王道怒喝道,眼睛都红了。有这样一个残忍之辈,人族的生灵要受多少折磨啊!
  
      这简直天理不容!
  
      “深不可测,据说是古尊修为,或者……还要更高……”
  
      源洪苦涩地说道,时间太短了,他根本搜集不到太多的消息。
  
      “查,去查,三天之内,我要听到所有消息!”
  
      王道怒吼说。
  
      源洪擦着冷汗,迅离开了。
  
      ……
  
      王道一个人在院落中,期间,南宫仙儿两女来过,见到他心情不好,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之后,王道试着以眉心中的那只神眼推算这次的天机,可渐渐地,他的神情无比凝重。
  
      直到半天过去,还什么都没有推算出来,天机一片混乱,看不清,被无形中一股纱幕遮住了。
  
      “不是这一时代的人,难以推演,果然是个老怪物。至于西面边关的变故,那里有异宝,也无法推算。”
  
      王道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次的始作俑者,修为多半可怕,或许不会弱于他,对于这等强者,还不是这一时代的人,要推算其天机,难上加难。
  
      三天后,源洪到来,带来了许多震撼性的消息。
  
      “神主,那蒙奇族中的老祖,疑似接近仙道的修为,或许他本来就是那一领域的强者,只是生了变故,使得果位遗失了,修为倒退许多,寿元将尽。”
  
      王道没有太过意外,心中早有预料,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蒙奇族看来也有类似于苍天、逆天两族的手段。
  
      “不过……”
  
      源洪迟疑。
  
      王道眉毛一挑,肃然说道:“有话直说。”
  
      “有传言,蒙奇族的那老祖,是……神话时代的人,之所以存活下来,是因为当年该族被封印时,他接受族中强者指点,自斩仙道果位,然后躺在一具古怪的棺材中,残存至今。”
  
      源洪说道。
  
      这一消息极为震撼,王道都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据传,当年天路被封印,当中都是仙道以下的生灵,所以,亿万年后,各大强族复出,才没有仙道领域的强者出现。
  
      当时所有人都知道,仙道领域的强者就算被封印在当中,也逃不过劫难,甚至会引来横祸令得诸神的封印瓦解。
  
      可现在,源洪说的那个传言,很有可能是真的。看来,当年的传说也不尽然。也因此,那人才要自斩仙道果位,苟延残喘于那口神秘的棺材中。
  
      “原来如此,可蒙奇族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么,其他种族是否也有?”
  
      王道皱眉,神情越加阴沉。
  
      “应该不会,据说那是一口极为稀有的棺,举世罕见,才令得那人避过了劫难,存活至今。至于其他种族,就算有类似的手段,也不可能每一族都有,顶多还有这样的一两人,或许一个都没有。”
  
      源洪说道。
  
      接下来,源洪继续说着前几天生的事情。
  
      “你说什么?西面边关不是异域万族破的,是一个叫做魔天族的神秘种族?”
  
      王道吃惊。
  
      因为这个魔天族其他人没有听说过,他却很熟悉,是前段时间爹娘回归后,郑重对他说的那个种族。
  
      正是灭掉了宇宙极南星域的那个产自一片深渊的强大种族,数量众多,且个个强大。
  
      他不禁暗道一声,看来自己的担心果然是有道理的,现在便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