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主宰 > 1787回 一帝平乱·世

1787回 一帝平乱·世


  
      东皇世家的家主及一众长老在惊恐中,全被那瞬间扫来的漫天金光给吞噬了,只来得及发出短暂的惨叫声,便纷纷化作灰烬。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那被掷出的青铜棺椁并没能救得了他们的性命,他们错估了仙帝之威。
  
      青铜棺椁还在想着王道飞去,在漫天仙帝力量的包裹中,它竟发出呜呜的声音,隐隐罕有诵经声。
  
      这很诡异,若是一般的棺椁,早在被仙帝力量包裹的瞬间便炸开了,怎可能无恙?
  
      可王道此刻看去,这口古棺气息古老,通体散发蒙蒙青光,此时在仙帝力量的压迫下,上面竟莫名显化了一道道黄金纹络,十分的繁复与深奥。
  
      除此之外,它上面还刻画有许多画面,有一道道宏伟磅礴的身影,如圣、如魔、如仙,这些人都在以奇异的方位跪着,口中吟诵出一段段经文,像是进行某种祭祀。他们的穿着粗犷,四周是一副原始景象,给人一股开天辟地的荒凉之感。
  
      一群神圣、仙魔祭祀,可想而知那场面有多么的宏大与壮阔了。
  
      “怎会有这样一口棺?”
  
      王道正心中奇异,忽然发现青铜棺椁在他的仙帝力量压迫下,发出刺目的光,然后有一段又一段悲凉的经文响彻出来,让人听着无比的悲痛。
  
      “是……下葬的古经?”
  
      王道终于反应了过来,这口棺椁来历很大,恐怕是久远的时代专门葬下一些难以埋葬的强大生灵的。
  
      这世间,生灵强大到了一种地步,下葬会非常的困难,比如古仙王、古仙帝等,这种存在若是殒落,他们的躯体还在的话,将难以葬下,非一些特殊的棺椁与下葬仪式以及特殊的风水之地才行。
  
      否则,天地间根本就无法葬下这种生灵。<>
  
      轰隆隆!
  
      正在王道吃惊之时,那青铜棺椁的光芒越来越刺目,竟是散发一股磅礴之威,他的仙帝之力在顷刻间尽数粉碎。
  
      青铜棺椁眨眼就到了面前,上面的气息已然惊天动地,让王道都心惊肉跳起来。
  
      怎会如此恐怖?
  
      一口棺椁而已,可威能竟然比肩仙帝层次了。
  
      这当中葬的究竟是谁,东皇世家怎会有这样一口棺?
  
      来不及多想,那散发惊天动地威势的青铜棺椁已经撞击而来,乾坤都在粉碎,甚至,王道想要以自身修为压制回去已然做不到。
  
      因为,这堪比仙帝一击。
  
      这便是之前东皇世家想要阻挡王道脚步的最后手段。
  
      咚!
  
      王道一掌横推出去,爆发恐怖威势,与青铜棺椁散发的力量相碰撞。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传出,东皇古城巨震,若非这里有东皇留下的阵纹,这座古城早已灰飞烟灭。
  
      喀!
  
      王道的掌力与青铜棺椁撞击,僵持片刻后,古棺巨震,棺盖剧烈震动着,居然开启了一道缝隙。
  
      透过缝隙,王道看到了里面一口小棺,称之为内棺,里面真正葬送着棺椁主人。可这口小棺的棺盖也在颤动,在打开。
  
      随着内棺与外棺的棺盖都在开启,里面顿时爆发了一股不可想象的帝威,滚滚如潮,压盖古今。<>
  
      王道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内管里面的……一张面孔,脑中如天崩地裂,乾坤崩塌。
  
      不好!
  
      一股危机感缭绕在心头,王道暗呼不妙。
  
      轰轰轰!
  
      青铜棺椁内爆发的浓郁帝威势如破竹,击碎了王道的仙帝力量,横扫九天。
  
      噗!
  
      王道被一股气机扫中,口中喷血,骇然倒退,他整个人如同呆滞。
  
      一直退到很远的地方,他才站稳脚步,心中泛起了滔天骇浪。
  
      ‘喀’的一声,青铜棺椁并没有追来,原本打开的棺盖自行复原,盖了回去,刚才爆发的滔天帝威以及宏大的诵经声、炽盛的道纹等等也随之瞬间消失不见了。
  
      “怎会如此?”
  
      王道整个人的脑海如闷雷滚滚,一片空白,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口青铜棺椁已经自行飞起,牵动着上面缠绕的一条条粗大锁链,飞向东皇世家的后山禁地,落在一处地下深处,再次沉眠起来。
  
      “里面……”
  
      王道自语,脑海中一直在浮现刚才棺盖打开的一刻,里面的那一张面孔,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
  
      东皇世家之祸已经铲除,家主东方旭龙以及一众长老,全都被王道镇杀。
  
      接下来,他并没有大开杀戒,也没有灭掉整个东皇传承,这毕竟是人族帝尊的传承,灭掉的话,对将来因果甚大。<>
  
      至于东皇世家会由谁来当家,或者会被哪个旁系取而代之,这个就不是王道关心的问题了。
  
      他回到了神朝,道之世界的局势已定,剩下的一些异族残留不足为惧,但道之世界之外,人族的其他星域,还有几个禁忌之族在横行,他必须出去走一趟。
  
      “叶玄他们回来后,你们全都闭关,将状态调整到巅峰,等我回来。”
  
      王道对颖儿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她一头雾水,但也没有多问,点头答应了。
  
      他前脚刚走,上官媚儿、上官少凡、金翅大鹏、小龙王等人击退围攻他们族中的异族实力,匆匆便来了,却扑了个空。
  
      ……
  
      王道带着壮壮行走在星空,清除还在人族领域内的异族势力。
  
      仙帝出行,八方颤栗,所有大敌皆在弹指间灰飞烟灭。
  
      人族的亿万生灵,无不跪伏朝拜,高呼仙帝之名。
  
      轰!
  
      这一天,王道出手,击穿寰宇,灭掉了禁忌之族虎蛟族,威震八方。
  
      半月后,他在一处星空,见到了狂圣、中年人尊等人祖古界的一众强者,狂圣与中年人尊都资质绝顶,这些年已经攀升到了恐怖的地步,成为星空中一方巨擘。
  
      尤其是狂圣,他的疯魔战意越加玄奥,几乎要打破人尊的极限了。
  
      他们在浴血战斗,杀的星空都黯然了。
  
      王道出手,仙帝之威扫过,镇杀了此方大敌。
  
      狂圣与中年人尊见到王道后,哈哈大笑,一副无比欣慰的样子。人族诞生了一尊仙帝,也算是将来有了一丝希望。
  
      半个月后,王道见到了拳头、祖龙、小虎、小雪等人,他们在与两大禁忌之族血战,打得此方星空都残破了。
  
      这几个怪胎一个比一个的妖孽,联合在一处,几乎将那两大禁忌之族以及无数敌兵打得败退不已。
  
      在这里,王道再一次出手,迅速将那两大禁忌之族的底蕴粉碎,镇杀了他们族中的顶尖强者。
  
      “大哥……”
  
      “姐夫……”
  
      见到王道过来,众人都兴奋地过来打招呼,就连一向酷酷的不怎么爱说话的小虎,都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王道的仙帝果位。
  
      “小雪、拳头,你们长大了……”
  
      “祖龙,这……便是龙之始祖的神器?”
  
      与几人交谈了片刻后,王道让他们都回去神朝闭关,将状态调整到巅峰,等他回去。
  
      一个月后,王道找到了爹、娘,及无痕、非吾,看到他们在这里大战一群异族强者,周围已是一片尸山血海,杀出了一条百万里血路来。
  
      王义天夫妇的太阳、太阴之力融合,恐怖滔天,非吾的封天棺,无痕的苍天一族血脉神通,在这里硬是阻住了无数敌人大军。
  
      王道在此出手,横扫一切敌,杀的对方顷刻间溃败退走。
  
      “爹、娘……”
  
      王义天夫妇见王道成为仙帝后,自是喜不自胜,可更令他们高兴的却是见到了壮壮这个孙儿,夫妇二人都十分开心,拉着壮壮说这说那,反而将王道这个仙帝儿子晾在了一边儿。
  
      “小子,不错……”
  
      无痕走来,拍了拍王道的肩膀,一副欣慰的表情。
  
      意思是,不愧是我无痕教出来的徒弟,没给我丢脸。
  
      王道同样告诉众人,回去神朝闭关,调整状态,等他回来,让得众人一头雾水的,但也没有多问。
  
      仙帝出行,镇压世间一切敌!
  
      这场风靡整个人族的劫难,在半年之后,被王道一人平复掉了。
  
      此时,在人族的领域内,很难再见到异族的影子,就算偶尔有个别人异族,也都在到处逃窜,生怕被人族的修士见到后围杀。
  
      渐渐地,人族残破荒凉的星空开始恢复过来,有些势力出现,重建山门,开宗立派。
  
      但这些宗门内,都很一致的,除了祖师爷的雕像后,他们还在祖堂内另外雕刻了一尊雕像,放在了最尊敬的一个位置。
  
      那个雕像,是人族帝君!
  
      帝君,自然是王道,他以前的名号为魔君,但现在成就了仙帝果位,人们便给他取了这么个道号。
  
      每天,人族中都有人高诵帝君之名,歌颂功德,并焚香祷告,奉若神明。
  
      帝君,一人平动·乱,开太平,拯救黎民于水火,功德无量,已然成为了人们心中的神,地位超然,无可取代。
  
      这一天,王道在星空一处神秘的地方,见到了重伤的青云与金燕凤,两人的伤势很重,此处又是一处大凶之地,伤上加伤,情况不是很妙。
  
      王道出手,为两人疗伤。
  
      嗷!
  
      “老子又活了……”
  
      “啊哈哈,见到你小子成为了仙帝,哥哥我心中甚慰啊。”
  
      “唉,老弟啊,别怪以前哥哥对你苛刻,哥哥我可都是为你好啊。没有以前我这个兄长对你的严厉,哪会有人族如今的帝君?”
  
      青云这家伙伤势刚恢复,又开始不着调儿了起来,搂着王道的脖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咦?这是我大侄子,哈哈,不错,不错,终于长大了,实力也可以,有你大伯我当年的几分风采……”
  
      “壮壮,别理他,这就是个神经病,过来让姑姑看看……”
  
      金燕凤也醒转过来,美眸生辉,笑嘻嘻地道。
  
      本书来自//.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