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天 > 一千五百八十二回 谁是蝼蚁

一千五百八十二回 谁是蝼蚁

     1582回      这两个修士身上携带的物品有限,楚言只能大致推断个大概。
  
      但是更多的细节,却是没有办法获得再多。
  
      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有修士和地下魔人勾结起来了。
  
      并且地下魔人并没有被铲除。
  
      孔仙斩杀的魔人,很可能就只是最接近地表的那些。
  
      真正强大的魔人,并没有出现。
  
      地下深处的魔人,就比如刚刚被楚言斩杀的那些,只要有一个出现在地面上,那么带来的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这些信息,回去之后,都要告诉孔仙。”
  
      楚言心中正沉吟着,猛然之间,心头一动,抬起头来,顿时就见到远处一道银色光芒,如流星划破天空,直射而来。
  
      于此如此,巨大声响,层层推进,先入珠落玉盘,片刻之间,就好似狂潮震荡,霹雳连珠,连带着大片虚空,震颤出密集的裂纹,瞬息之间,就迫至楚言的上空。
  
      “找到你了。”
  
  银甲魔人望向楚言,脸上满是阴森的笑容。
  
      见到银甲魔人,楚言脸上的神色,也渐渐收敛起来。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这个银甲魔人,和他之前斩杀的地下魔人,完全不同。
  
      这个银甲魔人不仅身上的盔甲更华美,样貌更接近人类,更重要是他只是悬停半空,就给人一种神鬼难测的感觉。
  
      “人类修士,无论你今天是误闯这里,还是早有预谋,你都准备迎接这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吧!”
  
  银甲魔人狞笑连连。
  
      此时他目光一扫,已经看出楚言是天心境一重的境界。
  
      对于这个境界的修士,他有自信可以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
  
      “哦,那就试试啊。”
  
  楚言表情漠然,点点头,“过会儿别哭着求我。”
  
      “还敢嘴硬!白骨猎魂枪!”
  
  银甲魔人猛地龇牙一笑,发出一声咆哮,手臂挥舞,顿时之间,整个虚空都被撕裂,猛烈跳跃。
  
      破裂的虚空中,一杆鲜血淋淋,白骨打磨而成的长枪探了出来。
  
      立刻之间,似铁似血的神光,将周围照得一片血腥。
  
      四周空气之中,也满是浓烈的鲜血味道。
  
      伸手握住长枪,银甲魔人稍微一动,就朝着楚言刺出数万下。
  
      暴戾的枪影,混合在一起,发出好大声响,好似滚滚洪流,朝着楚言攻杀而来。
  
      整个地下空间,此刻都仿佛被枪影塞得满满,没有一丝一毫的逃生的缝隙。
  
      恐怖压迫,叫人呼吸都要停滞。
  
      脚下大地,上下起伏,不断破碎,楚言却好似大地生根,一动不动,抬头望向半空。
  
      下一刻,他眸中绽放出夺目精芒,手腕一转,斩炎在手。
  
      刹那之间,烈火熊熊,烧得四周空气如金蛇狂舞。
  
      “极怒剑意!”
  
      猛地挥斩而出,血色刀芒,仿佛撕开了时间的长河,仅一瞬,就飞跃半空,和白骨枪影剧烈碰撞。
  
      空气和虚空,此刻在刀芒摩擦之下,全都燃烧起来,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仿佛战鼓齐鸣,旌旗摇晃。
  
      凌厉刀芒,笔直惊天,横扫一切,化作刚烈之神,此刻随着楚言一刀横扫,打得枪芒连连爆炸,仿佛是漫天长长的鞭炮,此刻噼里啪啦,齐齐爆炸,炸得混芒乱射,一片混沌。
  
      “什么?”
  
  银甲魔人大吃一惊。
  
      原本他以为以他的实力,镇压一下天心初阶修士,会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但是没想到,这个天心修士,竟然一瞬之间,爆发出如此惊人力量。
  
      下一刻,更让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在漫天枪影劈开一道缺口后,楚言不退反进,凶悍无比,悍然直接杀入枪影最深处,最源头。
  
      不断逼近那白骨长枪,全身浩浩荡荡的灵气冲天而起,天地变化,神通真谛,都在楚言周身展现出来。
  
      万道枪影,不断打破,不断爆炸。
  
      楚言摧枯拉朽,直冲源头的白骨长枪。
  
      全身冲天灵气,席卷八荒,仿佛是战天之神,从虚空中猛步跨出,要对所有的邪魔,进行镇压。
  
      白骨长枪这一刻都好似产生出恐惧的情绪,嗡嗡颤抖,渗出的鲜血,越发粘稠。
  
      银甲魔人眸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身子猛地一颤,回过神来,脸上表情,顿时变得震怒、羞恼。
  
      “区区蝼蚁,也敢造次!万古地魔,碎裂乾坤!”
  
  一声咆哮,银甲魔人掌心凭空涌起一个漩涡,紧握白骨长枪,猛地一抖。
  
      稀里哗啦!    白骨长枪表面,顿时被抛洒出多得无法形容的血水。
  
      一眼望去,就像是装满鲜血的车队,此刻被打翻了一般。
  
      转瞬之间,鲜血就在半空汇聚成一条血河。
  
      血河滚荡,澎湃,不断蠕动,转身之间,就从里面涌现出来无数地下魔人,汇聚成千军万马,朝着楚言进行攻杀。
  
      这些地下魔人,虽然都是鲜血凝聚而成,但是这一刻,它们的出现,却好像是世界上穷凶极恶的源头,降临当场,要将楚言撕成碎片。
  
      “哈,区区蝼蚁?”
  
  半空之中,楚言放声大笑,眸中厉芒如刀锋一般锋利,“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接住蝼蚁这一拳。
  
      血祭大法!怒龙盘绞杀!”
  
      轰!    刹那之间,楚言手臂,暴涨百倍,冲击得周围空间,全都深深凹陷,发出钢铁被扭曲的轰鸣。
  
      五指成爪,一抓迎着鲜血魔人大军抓去。
  
      刹那之间,一股帝王的威严,从楚言这一招中升腾出来。
  
      天威煌煌,堂堂正正,打得天旋地转,法则沉沦。
  
      这个世界上,恐怕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将武技发挥到如神通一般的地步。
  
      立刻之间,所有鲜血魔人,都被横扫,炸成漫天血水,当空乱射,好似仲夏暴雨,倾盆而下。
  
      咻——砰!    银甲魔人手中的白骨长枪,这一刻在剧烈震颤之后,剧烈蓬炸,化作震荡齑粉,滚滚弥散。
  
      爆炸的冲击,震得银甲魔人身子倒飞数里,手掌和半条手臂都又麻又疼。
  
      望向前方,银甲魔人又惊又怒,眼中满是惊讶、疑惑、不解、愤怒、羞恼的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爆喝,从漫天混沌血雾中传来。
  
      声音方向不明,但是却振聋发聩,好似皇帝圣旨,天神审判。
  
      “接我这一招!太乙离火刀!”
  
      嗡——    嗤啦!    血光顿时就如同幕布一般被撕开。
  
      百丈光刃,通天彻地,洞穿万物,灭绝世间,朝着银甲魔人当头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