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08回 你蠢,你才蠢

308回 你蠢,你才蠢

三百零七回 你蠢,你才蠢
  
  一百多名侍卫簇拥着楚辕向着楚家领地最荒凉的西北角疾驰而去。.36z.最新最快更新
  
  楚辕的父亲是老镇国公的嫡长子、世子楚熿。
  
  因为与楚辂一支的旧怨,楚熿倚仗身份,处处打击压制楚辂兄弟,逼得他们两个毫无出头之日,只能投身军队做一个下层军官。而楚辂父母更是被欺负得自杀身亡。
  
  结果谁也没想到,资质平平的楚辂居然会在二十八岁迈入成珠境界。不过十年,他就成为了成珠七阶的高手,后来更是在两军阵前悍然突破,进入八阶,将北漠国国师黎难斩杀马下。
  
  挟绝顶修为和赫赫战功,楚辂回京述职之时,直接将镇国公世子提到父母坟前一刀砍掉了头颅,血祭之后又将世子的头颅提到了卧病在的老镇国公面前,一把砸到了老镇国公脸上。
  
  老镇国公又是恐惧又是愤怒,吐血而亡。
  
  敢于站出来反对楚辂的族老被楚辂一招镇山岳压得趴在地上,筋骨粉碎。
  
  所有曾经对楚辂一支做过什么的镇国公一系,全都被楚辂悍然斩杀。据说那天晚上,镇国公府中血流成河!浓烈的血腥味在十几天后仍然凝聚不散。
  
  偏偏楚辂放过了所有他认为从来没有冒犯过他家人的镇国公嫡系,包括老镇国公的庶子们,包括镇国公世子的嫡子嫡女。
  
  在之后楚辂成为镇国公、执掌楚家的日子里,他对待楚辕和楚晓颜这对兄妹,说不上亲热,但是也毫无打击排挤之意。
  
  就像对待所有楚家族人一样,毫无例外。
  
  甚至当楚辕兄妹被一些试图通过欺负他们来讨好楚辂的小人欺凌的时候,楚辂还公事公办地将那些人按照楚家家法毫不容情地进行了处罚。
  
  不过,楚辂在世之日,老镇国公和楚熿的遗体都未曾进入楚家始祖峰上的碑林,而是被安葬在楚家西北角最偏僻的荒凉之地。.36z.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这是楚辕对于楚辂最恨的一点。死了都不让进入祖坟,这怎么能让他们在地下安眠?人都死了,恩怨也就此勾销,为何还要逼得他们飘零在外呢?
  
  楚辕早就想好了,他成为家主、镇国公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祖父和父亲的骨骼棺椁迁入始祖峰的碑林之中,让他们能够回到祖宗亲人的身边,享受后人的香火祭祀。
  
  所以昨天他就派人去查看祖父和父亲的坟墓,开始计划迁坟事宜。不料去的人回来报告说,两人的坟头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扒开了,漏出了大洞,墓碑上还被人浇上了黄白之物,他们费了很大功夫才擦洗干净。
  
  楚辕怒火勃发,气得一掌将屋子里的多宝格拍得粉碎。不管是谁,做出这种污辱祖父、父亲的行为,都必须承受他的怒火!
  
  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带着自己的近身侍从们匆忙赶向坟地,去检查坟地的现状。
  
  一行人放马疾驰,半个时辰多一点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楚家领地中最荒凉的地方,土地贫瘠,环境恶劣,山势险峻,不适合居住和种植,所以最后成了乱坟岗一样的存在。
  
  无数大大小小的坟头遍布各处,更多的则是浅浅挖了一个坑就裹着席子丢下去的。甚至还有一些完全没有遮掩的尸体就这样曝尸荒野。如果不是楚家专门在附近建了义庄,雇了人在这里巡逻看守的话,估计大部分死者都要被流浪的野狗吞食入腹了。
  
  楚辕一眼望去,整个脸就沉了下来。每次想到祖父和父亲这样身份的人,居然埋葬在这样的地方,他的心中就如同一把钢刀在不停搅动。
  
  昨天来过的侍从官将一行人带到了地点,其实不用他带路,大家也能一眼看出来。虽然也是葬在此处,可是老镇国公楚钺、镇国公世子楚熿的坟墓却和其他矮小的坟头截然不同。
  
  青砖拱墓,墓高数丈,外面垒着青条长石,一般的风雨或者野狗都无法对坟墓造成破坏。
  
  只是现在两座大墓上都露出了一人大小的洞口,虽然墓碑已经清洗干净,但是楚辕一想到侍从官说过的被人浇上了黄白之物,眼神中的火焰还是熊熊燃烧。.36z.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跳下马来,楚辕将缰绳一甩,大步走到了坟墓面前,首先对着墓碑深深叩头:“祖父,父亲,孩儿不孝,这么多年任由你们留在这里,如今更是让人公然破坏了你们的安眠”他刚毅的脸上露出了悲戚的神色,额头贴在坟前冰冷的土地上,久久无法抬起。
  
  作为一个孙子、一个儿子,连先人的安眠都无法保证,他实在太不孝顺了。
  
  楚辕身后,所有侍从官和侍从们都单膝跪地,低头不语。
  
  良久,楚辕才站起身来,走到坟墓背后的大洞旁边,目光如刀地落在那个黑魆魆的洞口上。
  
  “可曾派人入内看过?”他沉声问道。
  
  侍从官连忙回答:“还没有。”楚辕不来,他哪里敢做主让人下去墓中?
  
  楚辕向前两步,走到了坟墓边上,探头向内望去。
  
  就在此时,一道黑色光华突然从洞口里射出,在毫无光线的黑暗中,几乎无法觉察。
  
  楚辕发出了一声惨叫,猛地摔倒在地。
  
  侍从官连忙上前搀扶,就听见周围一阵喧哗,两艘飞舟不知何时已经飞到了他们头顶。不等飞舟落地,无数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已经从飞舟上攀着绳梯跳了下来,将楚辕和一百多名侍从团团包围。
  
  楚辕被人护在正中,靠在侍从官的胳膊上,看起来受伤不轻。
  
  从飞舟上下来的士兵足足有一千多人,他们身手矫健,举止利落,神情彪悍,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百战之兵。
  
  被他们包围的一百多名侍从和他们一比,看起来就就像是一群小羊,在群狼环伺中颤抖战栗。
  
  一声冷笑从空中传来,飞舟头上出现了一个穿着国公袍服的身影。
  
  正是多日不见的楚辙。
  
  他虽然仓皇而逃,但是朝廷还未下旨剥夺他的镇国公爵位,所以他还是名正言顺的镇国公。
  
  楚辙从已经缓缓降落的飞舟上一跃而下,多日的憋闷和恨意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楚辕,你个蠢猪!”
  
  就这样的脑子还想当取代他楚家家主和镇国公?连这是一个将他从楚家重兵保卫的内部引诱出来的诱饵都看不出来,带着这么一点人巴巴地赶过来送死。
  
  楚辕似乎醒了过来,他一手捂着头,慢慢地站直了身体,看见了从包围圈外走进来的楚辙:“怎么会是你?”
  
  楚辙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眼神中带着对于楚辕的不屑:“没想到吧?”他环顾四周,看着自己身后的一千名精兵,再看看楚辕身边那一百多个面色发白的侍从,心中的畅快无以言表,“没想到你会落到我的手里吧?”
  
  楚辕叹了口气:“是没想到,没想到你这么蠢”
  
  他站直了身体,将手从头上放下,露出了完好无损的脸。
  
  哪里有什么被人偷袭重伤的痕迹?根本连一根毫毛都没碰掉。
  
  坟墓后绕出来数名身影,却是楚家的族老。他们手中还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正是楚辙安排的藏在坟墓中偷袭楚辕的刺客。
  
  楚辙的脸色变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也看出来了,楚辕根本就是将计就计,用自己当诱饵,为的就是把他给引出来。
  
  所以从一开始,楚辕就已经看出来了他的意图?
  
  楚辙恼羞成怒地喝道:“我蠢?你觉得以你那点人,能够对付我这边的一千精锐?”这可是庞家最精锐的士兵,如果不是看着他正妻和爱妾都是庞家女儿的份上,如果不是小庞氏的父亲为了给女儿报仇苦苦替他求情的份上,庞家还不舍得拿出来支援他呢。
  
  就算是楚辕猜到了这是个陷阱,带来了几名庞家族老,可是庞家的援手中也有好几名成珠高手,人数一对比,还是他这方面的胜利几率更高!
  
  楚辕仰天大笑:“楚辙,你的记性看起来不怎么好呀!你既然做过楚家家主,怎么会不知道,楚家有一支精锐部队,才是天下无敌!”
  
  楚辙心头猛跳。他怎么会忘记?他和楚辕都不停地试图收服这支队伍,可是谁也没成功。在确定自己已经没有可能得到这支无敌战队之后,为了讨好庞家,也为了解除自己的后顾之忧,他还试图将这支队伍送到边疆,借刀杀人,将他们全部灭杀。
  
  那就是他的战神哥哥亲自带出来的亲兵队伍,威震大陆的战神卫!
  
  当初他还是一个凝珠修者的时候,战神卫中已经有十几位成珠高手,比整个楚家的实力都毫不逊色。
  
  如果不是十八铁骑全数跟随楚辂死在了飞雷山的话,庞家哪里有胆量派出精兵来帮助自己对付楚家?
  
  楚辙惊慌地环顾四周,难道今天战神卫也来了?
  
  看看四周没有黑盔黑甲的战神卫身影,楚辙的心才放了下来。他对着楚辕冷笑道:“你以为战神卫不听我的,就会听你的吗?”
  
  虽然如此,楚辙心中却充满了不安,似乎这里存在着某种不可知的危险一样。他无意久留,对着身后一挥手:“上!生死不论!”
  
  只要将楚辕除掉,他还是楚家家主!
  
  就在此时,地面忽然出来剧烈的震动,一阵雷鸣般的响声从远方传来。
  
  楚辙面色大变,他也曾经参军,怎么会听不出来这是骑兵大部队到来的声音?
  
  这个时候能够在楚家领地里纵马驰骋的骑兵,除了战神卫还有什么可能?
  
  果然,雷声席卷而来,不过片刻已经来到了近前。
  
  黑盔黑甲,面具后露出冰冷嗜血的双眼,手中握着全黑的,肃杀冷厉的气势如同海潮,将所有人都淹没在内。
  
  战神卫来了!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