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19回 神识之战

319回 神识之战

被像是长辈又像是兄长的守陵人调侃,覃思的脸不由红了一片:“打不过。网.36z.”真的打不过。那片火海金莲,就算是他落入其中,也只有被焚烧成灰的下场。更不要这眼下楚离月眼看又要突破了,自己就更不是对手了。
  
  覃思隐约能够猜到楚离月的突然突破可能和大陆山河珠有关。
  
  他曾经见过一次,师傅对着大陆山河珠发呆了很久,最终还是无奈叹息。这个宝物注定不是师傅能够得到的。
  
  师傅那样的修为和心性,还对大陆山河珠如此在意,可见这东西不仅仅是一个上品灵器那么简单。
  
  楚离月有此福缘,平日积累深厚,此时突破,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个时机选择得不太好……覃思的脸上浮现出愧疚,幸亏这次闹剧就此结束了,他也可以把楚离月安全带出去,没有出现什么遗憾。
  
  “哎呀,这现在就打不过,以后有你吃苦的时候了。”有人凑过来对覃思挤眉弄眼。
  
  “那有什么,只要能在**上降服了她,再厉害的女人也会变得温柔似水……”又是一个自己觉得经验丰富的,“想当初我还没上山的时候,**里多少花魁都恨不得倒贴钱跟我过夜……”
  
  覃思红着脸推开这些突然爆发出可怕属性的守陵人,他从来没想过这些平时内敛寡言的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别乱,我们只是世交兄妹的关系。”覃思低声道,“别让人家听见了,姑娘会生气的。”
  
  “生气嘛,哄一哄就好了。”有人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教导覃思,免得他老了也像他们一样,“关键是你有没有这个想法,想不要想要这样一个媳妇?只要你想,叔叔今天就好好教你几手。”
  
  覃思连连摆手:“谢了谢了,我不需要,不需要。”
  
  他一边推着这些突然露出奇怪面目的守陵人回各自的房间里继续休眠,一边不停地回头看向楚离月,生怕楚离月突然清醒过来,听见这些让人羞愧的话。.36z.最新最快更新
  
  楚离月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包括之前阴陵卫的出现,也包括覃思和这些人的交谈。她并未对这些人的话产生什么不满,就看方才这些人面对阴陵卫的时候,明知道自己没有太有效的手段,但是为了保护她还是选择了直面战斗,她就只有感谢对方的道理。
  
  但是此刻,她的心思却并未集中在这里,而是放在了木三十身上。
  
  她看着木三十好不容易穿过了甬道,来到了之前白童打开阵法的地方,伸手从阵法中去除了维持阵法运转的玄晶,使得阵法停止运转,让阴陵卫突然失去了依靠,全都化作黑烟返回了墙壁之中。
  
  所有人都觉得这次因为白童调皮引起的闹剧已经结束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楚离月心底却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危机感。
  
  仿佛地底深处某个可怕的巨兽睁开了眼睛,把目光投向了他们的方向。
  
  面对这种危险的感觉,楚离月没有选择退却。
  
  毫不谦虚地,她的实力是在场者之中最强的,这个时候不去试一试阻挡这个可怕的存在,等到这个存在真的降临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必然会死伤惨重。
  
  方才这些素不相识的守陵人能够站出来保护她,现在她自然也要尽其全力来保护他们。
  
  楚离月的神识奋力向上一跃,大陆山河珠在她的玄窍中大放光华。
  
  得到了大陆山河珠的支持,楚离月的神识轻松笼罩了整个地宫。
  
  在地宫深处,一个强大的意识沉沉苏醒。楚离月的神识轰然降临,与他正面相对。
  
  无声的咆哮从地宫深处传出,直接向着楚离月的神识撞来。
  
  大陆山河珠的白光向上绽放,将楚离月的神识护在其中,与无形的攻击硬生生地拼了一计。
  
  楚离月神识震荡,感觉到有些晕眩,而对方显然也受了不的伤害,气势大减。
  
  忍着心中的不适,楚离月无师自通,神识一动,金色火焰凭空升起,一片火海携带着雄厚的玄力向着地宫深处落去。
  
  紫焱坐在高高的玄珠之中,手对天托起,无数金色火焰在玄珠周围熊熊燃烧,看起来更像是一**日了。
  
  这些金色火焰从楚离月的神识之中而来,向着那个存在的意识而去,穿透了一层层防御,却根本没有对地宫建筑造成任何损伤。
  
  这就是楚离月方才顿悟的玄力应用。
  
  覃思将那些添乱的守陵人推回了他们的房间,回头一看楚离月,不由大惊。楚离月站在原地,一股浩大无垠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这股气息扫过覃思身上,覃思顿时有一种被人从外到里看得清清楚楚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他被师傅认真看着的时候才会有。
  
  覃思心中生出感慨,再次意识到自己和楚离月的实力将会拉开很大的距离。
  
  但是就在此时,楚离月的嘴角却开始突然流出了鲜血,丝丝缕缕的血丝从她娇艳的唇边溢出,滑过她嫩白的肌肤,沿着她修长的脖颈,流入了楚离月那件天青色大氅领子里。
  
  覃思不知道她出了什么问题,只能在她身边焦急地看着,手中抱着白玉君子琴,随时准备应付任何危险。
  
  突然,楚离月身上散发出强烈的玄力波动,整个广场上的护罩顿时像走马灯一样,闪烁着各种颜色。嗡嗡嗡的阵法运转声越来越大,终于砰地一声,整个防御护罩居然被炸开了!
  
  覃思面色大变。
  
  他之所以带楚离月来这里切磋,就是因为这里的防御护罩极为坚固安全,不会产生玄力外泄,引发地宫中的玄力漩涡。
  
  如今护罩爆炸,楚离月身上这么强烈的玄力波动,简直是必然会引发玄力漩涡出现的。
  
  他虽然还没有进去过地宫,但是却知道地宫之内面积广阔、处处危机,谁也不知道玄力漩涡会把人带到什么地方。
  
  果然,随着防御护罩的消失,广场上的玄气开始以楚离月为中心慢慢旋转起来。
  
  覃思苍白着脸大步冲了过去,玄气已经像是一条河中的漩涡一样,他刚刚举步就被无形的漩涡推动。
  
  顺着漩涡的方向,只是几步就来到了楚离月身边,覃思用力抓住了楚离月的大氅,想要叫醒她,又怕打断了她的突破引起玄力反噬,可是如果不叫醒她任由她这样下去,她就会被玄力漩涡传送到地宫中不知名的角落!
  
  “唉!”覃思狠了狠心,用力拽着楚离月的大氅,大声叫了起来,“楚妹妹!楚妹妹!”
  
  就算是被反噬,好歹性命还在;如果到了地宫中,那可就不一定能活着出来了。
  
  见楚离月没有反应,他干脆凑得更近了:“楚离月!楚离月!你快醒醒!”
  
  漩涡的转动突然加剧,楚离月身上强烈的气息将覃思向外推去,他拼命握紧大氅,却被越来越急的漩涡旋转拖得向一旁歪去。
  
  覃思一咬牙,整个人向前一扑,双臂紧紧抱住了楚离月的腰,伏在楚离月耳边大叫起来,还用上了他们覃家的音攻之法:“楚离月,快醒醒,你再这样下去就要被玄力漩涡随机传送走了!”
  
  楚离月听见了覃思的话,但是却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因为她已经和那个可怕的意识展开了神识战斗。
  
  大陆山河珠在楚离月的玄窍中绽放着明亮的白光,得到它的帮助,楚离月的神识像一片浩然朝阳向着敌人压了过去。
  
  对方的意识也不甘示弱,浩大的意识像是一潭不见波澜的深渊,却奇怪地包含着生机与死气这样一对矛盾的气息,无声却深沉地迎了上来。
  
  两股强大的气息寸步不让地冲向对方,猛烈的撞击让整个地宫都开始摇晃起来。
  
  这个时候,楚离月已经将全部精力用在和强敌对抗上,哪里还有心思管得上覃思的什么危险?如果让这个可怕的意识向着这个方向过来,也许她还能活着,可是覃思和那些守陵人恐怕就全都是一个死。
  
  大陆山河珠在玄窍地底旋转起来,山川河流的影像在白光中轮流闪现,楚离月身上的气势不住攀升,向着那潭深不见底的水面压了过去。
  
  艳阳普照,大地同春,深沉的水面上萦绕的死气开始不停消散,盎然的生机在明亮温暖的日光下缓缓蔓延开来。
  
  原来那像是冬日玄水冰寒的水面,居然开始慢慢升温,有着变成春日碧水的趋势。
  
  庞大的意识开始退缩,它的存在就是生死之间平衡的产物,不管哪方有所消长,都会使它面临消失的危险。和这样一方炽烈大日对抗,还要隐隐和这方天地对抗,对它来没有一点好处。
  
  覃思紧紧抱着楚离月的腰肢,身上的衣袍被急剧旋转的玄气漩涡拽得直直的向后方飘扬,连头顶的发髻都已经散乱。
  
  他哪里顾得上自己的仪表,只是低着头在楚离月耳边大喊,试图叫醒正在突破的楚离月。
  
  可是楚离月只是紧闭双眼,似乎对他的叫声毫无感觉。那双蝴蝶羽翼一般的长睫就那样垂在面颊上方,投下一片的阴影,沉静得让他心中发慌。
  
  而且,更令他心惊的是,楚离月那双嫣红樱唇嘴角的血流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多。
  
  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擦去了那缕还在殷殷流淌的血丝,脸上显出了担忧的神色。这可怎么办啊!
  
  随着那个不明意识的退却,楚离月身边的漩涡越来越大,覃思抱着楚离月的双臂也越来越用力,就算是真的没有办法阻止,楚离月被玄力漩涡传送走的话,他也一定要跟她一起!
  
  想到这里,覃思心念一动,怀中的传讯玉符就飞了出来,向着地宫外面飞了出去。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半刻钟的时间,木三十刚刚从甬道中走回来,就看见广场上卷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覃思抱着那个女孩消失在了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