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24回 做个毽子踢着玩吧

324回 做个毽子踢着玩吧

清辉搂紧了楚离月,将目光从毫无战斗力的潜在情敌身上挪开,给了怀里的女人一个单纯无比的微笑,然后才转头对着覃思点了点头:“覃世子,久仰久仰。看在线阅读就上网【】”
  
  楚离月暗中用手肘碰了碰清辉:你够了啊,这是个老实孩子,你别欺负他了。
  
  清辉刚才的语气也太敷衍了,一点诚意也没有。不管怎么说,覃思一直坚持用尽全力来保护楚离月,只是这份心,楚离月就觉得值得自己尊重。
  
  她翘起嘴角对覃思介绍:“这是我的”
  
  清辉笑眯眯地抢着说:“我是她的男人,清辉。”
  
  覃思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楚离月,却见她凤目含情,对着身边的高大男人瞪了一眼,看似嗔怪,却没有出言纠正,心中就知道这男人说的是真的。
  
  他露出了一个优雅的笑容,挺直了腰背对着清辉拱了拱手:“能够有楚家妹妹这样的女子陪伴终身,清辉兄实在是令人艳羡。”
  
  他再怎么说也是四大世家之一的覃家世子,从小接受最顶尖的教育,还不至于在这种时候失态。
  
  清辉低头看着怀里的楚离月,嘴角的弧度加大:“那是自然,这辈子能够遇到离月,是我的福分。”
  
  楚离月感觉到两个男人之间诡异的气氛,连忙转移话题:“那个黑莲的主人还在不在?”
  
  头顶上盘旋的火凤身上金光缭绕,但是地宫上空那朵黑色莲花竟然已经无声消失。
  
  楚离月抬手收回了火凤,将方才的情景详细地讲述给清辉听。
  
  一听到那个骨架的情况,清辉的神色就冷了下来:你是说,你在那个骨架身上感受到了冥骨和我的生机的气息?所以才会怀疑这地宫之中镇压着我的部分身体?
  
  对。我怀疑那个骨架是有人刻意的,虽然目的还不清楚,但是那个黑莲主人对于骨架的庇护十分可疑。网.36z.楚离月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总共才有多少冥骨?就算是把之前他们搜集的资料中,几个国家的权贵一起搜寻的冥骨加起来,估计也就是刚刚够组成一具这样大小的骨架。
  
  楚离月不相信这世间有这么巧的事情,很大可能这具骨架就是用那些人搜集的冥骨拼凑而成的。
  
  清辉的神色有些凝重:冥骨蕴含死气,而我的身体蕴藏着无限生机,生死相交,以生机推动死气,死气刺激生机,使得冥骨生长出血肉,逐渐生成一具全新的身体。这样的思路绝对可行。
  
  楚离月也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就是说幕后黑手找那么多冥骨和你的身体,就是为了培养出这样一具身体?这样的身体有什么好处?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清辉目前也没有答案。
  
  但是,他可以留下来去寻找答案。
  
  就在此时,一块玉符从空中飞落下来,坠入了覃思的手中。
  
  覃思满面惊喜地接住这枚传讯玉符,输入玄力,果然听见了老木头淡然从容的声音:“留在原地等我。”
  
  暗暗地松了口气,覃思心里绷紧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他回头对楚离月笑道:“楚家妹妹,我师傅马上就到。”老木头在这地宫中值守将近百年,对于地宫之中的情况了若指掌,他来了就基本上等于安全了。
  
  果然,不到一刻钟,墙根的黑影中伸出一根树枝。
  
  楚离月看了看覃思,覃思已经迎了上去。
  
  那根树枝向着地下扎了下去,很快深入地下,然后抽长树身,向着上方蔓延生长,不到几个呼吸就长成了一棵大树。
  
  大树的树身裂开,走出来一个童颜鹤发的老人,正是一身本色粗布衣袍的老木头。
  
  老木头对着覃思和楚离月招了招手:“你们两个真是能惹事,快点过来。网.36z.”
  
  覃思一听,不由愕然回头,却看见刚才那个声称是楚离月男人的清辉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用目光询问楚离月,楚离月却对着他摇了摇头。覃思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而是带着楚离月大步走到了那棵凭空出现的大树之下。
  
  老木头推开了树身上的门,覃思和楚离月一起走了进去。
  
  看起来逼仄的树身里,居然是一个宽敞的房间,和之前楚离月见到老木头时候的茅屋内部几乎一样。
  
  老木头走了进来,把门一关,坐在了地板上的蒲团上,手指捏了个法诀。楚离月根本没感觉到任何动静,就见他甩了甩衣袖:“下次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覃思看了楚离月一眼,两人一起对着老木头行礼认错。
  
  老木头也不为己甚,只是说了句“下不为例”就将他们赶了出去。
  
  推开门,果然是从老木头的茅草屋里走出去的。
  
  蹲在房顶的小白鸟见到两人同时出现,发出了一声得意的鸣叫,从空中飞下来向着覃思扑去。
  
  覃思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伸出大手来迎接白童。
  
  白童喜不自胜,猜想自己天才般的撮合行动起到了作用,他们公子终于要摆脱二十八年老处-男的悲惨处境。
  
  他终于也要有一个温柔高贵美丽大方的女主人啦啦啦啦!
  
  小白鸟一落到覃思手中,覃思的脸立刻变得狰狞起来。他一把握住小白鸟长长的尾羽,猛地用力一拽,揪下了一根雪白的翎羽,递给了身边的楚离月:“回去做个毽子踢着玩?”
  
  楚离月笑眯眯地看着小白鸟拼命挣扎,发出凄厉的惨叫。
  
  白童瞪圆了眼睛望向楚离月,目光中满是乞求:女主人救命啊!公子发疯了!不感谢媒人鸟,居然还家暴啊!
  
  “毽子?那怎么也要三根才行啊。”楚离月纤长的手指把玩着雪羽,那根羽毛在她的五根手指之间来回翻转,轻盈地几乎要翩然飞去。
  
  白童“喳”的一声炸了毛,拼命地挣脱了覃思的手掌,猛地冲向了高空。
  
  天啊,说好的温柔美丽的女主人呢?为什么比覃小思还凶残?
  
  心有余悸的白童在空中不停盘旋,最后捡了个最高的房顶蹲了下来,屁股上火辣辣的痛。
  
  覃思挑了挑眉毛,冲着远处的白童露出一个凶残的笑。看到白童一个哆嗦,飞起来换了一个他看不到的地方躲藏,他才转头对楚离月说道:“三根看来是拿不到了。不过一根雪羽也能够在很多炼丹和炼器配方之中起到一些作用了。”
  
  雪羽是白童身上最精华的地方之一,十年时间才能长出一根,然后被白童用心温养炼制后,成为白童最厉害的武器之一。
  
  拔一根也就算了,拔三根白童真的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哭了。
  
  楚离月笑着摇头:“只是开个玩笑,吓吓白童而已。”这次还要感谢白童闹出来的这一堆事情,虽然惹了一堆麻烦,但是最后却让他们发现了那个可疑的骨架和黑莲主人,这次地宫之行绝对是值了。
  
  她将雪羽收入自己洞天之中,和覃思道别,带着自己的侍女们回到了覃夫人和覃氏的精室。
  
  看见楚离月回来,覃夫人的目光几乎热情地要喷出火来。两人去了这么大半天,可见一定是十分投机。看来这次相看是要有一个好结果了!
  
  看着落落大方的楚离月,覃夫人十分满意,怎么看怎么高兴。
  
  楚离月现在已经明白了覃夫人的心思,本来对于这种为儿子操心找媳妇的妈妈她就没有什么恶感,再加上覃思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思路三观和她不同,但是本性善良,处处以保护者自居,所以楚离月对于覃夫人也多了几分亲切。
  
  覃氏见她们两个相处得这么融洽,心中也十分欣喜,觉得自己这次任务能够完美成功,可以帮助丈夫除去一个心头大患。
  
  三个女人在屋子里对坐,言笑晏晏,气氛十分热络。
  
  晚上,她们仍旧回到山下小镇客栈中住宿,楚离月从宝囊中找出来一套蓝宝石镶嵌玄晶的珠宝首饰,让人装了盒子,给覃夫人送了过去。
  
  这套首饰华美端庄,非常适合覃夫人这个年龄的女子佩戴。而且其中镶嵌的玄晶能够首饰上缩微的阵法运转,可以不停吸收玄气,滋润佩戴者的身体,令其延缓衰老。
  
  覃夫人送给楚离月的手镯她不好退,只好选择了更加珍贵一些的首饰作为回礼。
  
  覃夫人一心以为覃思和楚离月两个人萌生情愫,所以楚离月才送来首饰讨好自己,拉近关系。看着那套明显是精心为她挑选的首饰,覃夫人乐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楚离月一晚上也没睡好,因为清辉一直没有从地宫中返回。
  
  他开始的时候还通过神魂契约和楚离月聊了几句,说自己已经潜入了地宫核心部位。
  
  清辉当初在天玄山生活了数百年,最初入山的时候,玄元大帝还未曾逝世,海音帝君还曾经带他上元元峰去拜见玄元大帝。所以元元峰的布局建筑,他十分了解。
  
  根本不需要任何地图和指引,清辉就非常迅捷地找到了当初玄元大帝起居的寝殿。
  
  而且,他也感知到了自己的身躯主干就被镇压在玄元大帝寝殿之下。
  
  他告诉楚离月之后,就开始去寻找自己的肢体,然后就再也没有和楚离月。
  
  楚离月担心之极,因为那里不是其他地方,而是玄元大帝安眠之所。谁知道玄元大帝会不会突然从棺椁里坐起身来,啪啪啪给清辉这个不孝徒孙几巴掌?
  
  直到天色发亮,晨光熹微,清辉才返回到楚离月的身边。
  
  他的面色有些疲惫,但是神情却多了几分从容。
  
  成了。他身体的主干,已经被他彻底融合,他的实力已经恢复到全盛期的六七成。
  
  那个骨架你见到了吗?楚离月问道。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