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65回 华歌远之妻

365回 华歌远之妻

无力地睁开眼睛,楚离月觉得自己全身无一处不疼,就像是被人将所有骨骼拆散然后重新组装了一遍一样,到处都是尖锐的刺痛。
  
  她用力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这个动作都艰难之极,因为只要她略有动作,身体的各处就开始更加剧烈地疼痛起来。
  
  抑制着昏迷的冲动,楚离月一点点打量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污沾满,完全分不清原来的真实颜色,一块块破裂的布条粘在身上,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被人用鞭子重重抽打留下的痕迹。
  
  不过,头顶上的绣花罗帐倒是十分华丽豪奢,看起来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微微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罗被,虽然已经沾染上了血迹,但是也能看出来质地精美,绣工精致,不是凡品。
  
  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啊,楚离月都忍不住要爆粗了。
  
  她之前明明是在镇守山陵墓中,和清辉一起去寻找机会取回头骨,怎么会突然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床上,而且还被人打得遍体鳞伤?难道她不知不觉中了别人的暗算,被人活捉了?
  
  楚离月慢慢催动玄力,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这一下,她更是不由大惊。
  
  她现在是成珠一阶!她的玄珠元魂是一株清媚香!
  
  这不是她,不是楚离月,而是别人的身体。楚离月慢慢举起一只手,放在眼前仔细观看,才确定这真的不是自己的手。
  
  她的手虽然也是细腻柔白,得到了玄力滋润之后,更是变得莹白如玉,可是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她也不曾放弃练习刀法和各种冷兵器的用法,所以手指上还是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但是这只手没有。
  
  一点儿茧子都没有,柔嫩无比。
  
  想起这具身体的玄珠元魂居然是清媚香,楚离月当然明白为什么这只手这么娇嫩了。
  
  因为这位根本就是和那些贵女一样,把人生的最高目标定为嫁给一个好男人啊!清媚香能够让女子气质清华、体态柔媚、自带幽香,比楚离月在天元帝国见到的那些贵女使用的驻颜养容的那些元魂高档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够靠着这种玄珠元魂,都修炼到成珠一阶,也算是一个人才了。
  
  楚离月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慢慢地坐起身来。破烂的衣服已经紧紧粘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动作,扯动了刚刚愈合的伤口,一些伤口再次流出血来。
  
  她咬着牙抬起脚,踩向床前地毯上的绣鞋,这时候,房间侧面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体态修长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披散着一头半干的漆黑长发,露出一张清雅的脸庞,秀眉如同刀裁,星目暗含冰冷。一身白色中衣将他的躯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连脖子上的扣子都扣得紧紧的。
  
  楚离月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和他是什么关系,只能默默地收回脚,放在了被子里。
  
  “李月月,你还真是命大。”男人赤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无声无息地向着楚离月走了过来。
  
  一种莫名的恐惧从楚离月心底升起,让她情不自禁地向后缩了缩身体,这个动作再次牵扯到伤口,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不由咬紧了下唇。
  
  这是原主的恐惧吗?
  
  这个男人,看起来容貌秀雅,气质温和,可是楚离月就是能感觉到他温和表面下的阴冷和狠戾。
  
  他坐在床边,伸出手拨弄着自己的长发,漫不经心地用玄力将头发蒸干,才转过头来对着楚离月冷冷一笑:“豹筋厉丝鞭下,三十鞭还没死的,你是头一个。”
  
  楚离月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悄悄地垂下了眼睛不敢接口,生怕一个字不对露出破绽被这个危险的男人除掉。
  
  “李月月,你记住,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当初跟你说好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答应得好好的,报酬也已经送到了你们李家。现在你居然改变主意,开始对我用那些龌龊伎俩?”
  
  男人的脸越逼越近,几乎贴在了楚离月脸上,他那双眼睛里的阴狠毫无遮掩,似乎随时都能把眼前的女人撕成碎片。
  
  “你最好想想清楚,我不是非要你这个妻子,可是你们李家却不能失去我这个女婿。你信不信你今天死了,明天李家不但不会为你出头,还会把你的姐妹们送上来给我挑选?”男人阴冷的声音像是一把把小刀,可惜的是如今的李月月已经换了人,再也不会被刺得心血横流。
  
  男人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楚离月:“既然三十鞭打了,一天不能抹药,你也没有死,那就老老实实地听话,做好我华歌远的妻子,不要再贪图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楚离月听到“华歌远”这个名字,差点猛然抬头去看那张脸,可是却还是忍住了,只是用完好的双手紧紧捏着身体两侧的被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华歌远看到她的动作,以为她是不得不接受命运,于是冷冷哼了一声,就抬脚走了出去。
  
  他一出门,楚离月就无力地躺倒在了床上。
  
  华歌远!居然是华歌远!妈蛋,她怎么会突然变成了华歌远的妻子什么李月月!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明明清辉特意将蜃华珠给她佩戴在身上,完全能够抵御迷离空玉草的迷幻效果,为什么她还是突然跑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什么世界?像蜃华珠里一样的幻境?还是穿越时空回到了当初清辉他们那个时代?
  
  清辉总是说他们的大师兄如何温文尔雅,长袖善舞,人缘极好,楚离月也一直把华歌远想象成一个温润书生、谦谦君子的模样,可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一回事好不好?
  
  华歌远虽然相貌秀雅,表面上十分温和,可是在他靠近这具身体的时候,这具身体本能的恐惧说明,他根本不是个什么君子。能让自己的妻子怕成这个样子的男人,会是一个温润君子?
  
  而且,听他的意思,这具身体的伤势根本就是他让人打了,或者亲自打了李月月三十鞭,而且还一天不许抹药!
  
  这种行径就不仅仅是恶劣这么简单的了,对自己的妻子这样做,简直就是一种扭曲变-态。
  
  而且,楚离月从他身上感觉到了血腥气,虽然不是特别浓烈,但是却非常危险。就是那种如果你一句话说错,他都有可能一把掐死你的感觉。
  
  楚离月的头都要大了。
  
  不管是幻境也罢,还是穿越也罢,好歹像是上次那样,用她自己的身体和身份啊。现在这种修为和身份,她怎么和华歌远相处?万一一不小心就被他给杀掉了,在现实中她是不是也就会随之死掉了?
  
  正在苦恼之时,屋门再次打开,华歌远拿着一个小瓶子走了进来。
  
  他冷冷地把瓶子丢在床边的柜子上:“去沐浴,然后抹药。”看到楚离月不动,他冷哼了一声,“怎么?要我亲自抱你去沐浴?”
  
  华歌远的眼神在方才他走出来的侧门上兜了一圈,落在了艰难地坐起身的楚离月身上,面色莫测:“看来我的娘子身体不适,是否需要为夫效劳?”
  
  楚离月连忙摇头。
  
  看着楚离月的动作,华歌远的眼底浮起一片阴影,冷哼着坐了下来。
  
  楚离月忍着痛,一点点踩上了绣鞋,又慢慢伸出手拿起了柜子上的药瓶,一瘸一拐地向着方才华歌远沐浴后出现的那扇侧门走去。
  
  这里应该是沐浴的地方吧,希望不要走错。如果错了,就装作太害怕的样子,应该能蒙混过去。
  
  提心吊胆地走到侧门前,楚离月觉得背上一直好像有一道冷冷的目光,似乎想要直刺入她的心口。加上伤口的疼痛,让她的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慢慢拉开侧门,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白玉地板,镶嵌着玄晶的巨大灯盏,雕刻着花纹的金色墙砖,怎么看怎么一股土豪之风。不过也确实很华丽。
  
  一大一小两个汤池毗邻,都冒着腾腾的热气。
  
  楚离月走到小池边上,慢慢地滑入水中,热水浸泡的舒爽感觉、衣服和伤口脱离的感觉夹杂在一起,不知道是疼还是爽。
  
  血色在水面上蔓延,楚离月咬着牙脱光了衣服后就站了起来。她不敢多泡,怕伤口发炎。用旁边的干净布巾擦干了身上的水渍,从玉瓶中摸出药膏,一点点涂抹在自己身上。
  
  背后看不见,她只能尽量凭着自己的感觉,忍着疼反手自己一点点涂抹。
  
  不过,药膏的效果倒是真的很好,擦上去之后,疼痛立刻减轻。擦完药膏的时候,最开始擦药的地方,伤口都已经开始愈合了。
  
  把一切料理完毕之后,已经用了将近一个时辰。
  
  楚离月穿上了早就在这边柜子里准备好的女式中衣,催动玄力蒸干了自己的长发,才慢慢地走了出去。
  
  华歌远仍旧坐在床边,只是手中多了一本书,斜靠在床背上,垂着眼睛正在看书。
  
  如果第一眼看见华歌远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模样,楚离月一定会觉得,清辉对他的形容是非常准确的。
  
  可是她已经见识到了华歌远不为人知的一面,知道了他真正的面目,就再也不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听见楚离月的脚步声,华歌远放下了手中的书,嘴角勾起一个毫无温度的弧度:“算你识趣。李月月,你只要乖乖的,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我就会让你活着,并且拥有华歌远之妻的名分。”
  
  他向前倾身,毫无征兆地将双手插入楚离月的两个腋窝之下,轻而易举地把她举起来放到了床里面。
  
  楚离月换了身体,虽然意识仍在,可是反应却完全跟不上,只能白着一张脸任由对方像摆布一个洋娃娃一样把她放在内侧,推倒在枕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