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69回 回忆
穿着烟紫色衣裙的少女抬起头来,对着空中的华歌远露出了一个笑容:“大师兄,你怎么来了?”她的目光落到华歌远身边的楚离月身上,微微睁大了眼睛,“这位是……”
  
  这就是那个背叛出卖了清辉一次又一次的小师妹孟千凝?
  
  楚离月按捺下心中的情绪,仔细地打量眼前的少女。
  
  说实话,楚离月对于这个小师妹的存在是隐隐有些忌惮的。在无数影视作品中,小师妹总是师兄们的心头宝,更少不了师兄x师妹的标配。
  
  而以清辉的机警聪敏,居然会被孟千凝出卖了两次,不得不说,这个小师妹在他心中的地位绝对非同一般。
  
  只是楚离月从来不愿意降低自己的身价和格调,和一个死去的人争枪毫无意义,也太看低了清辉的品行。
  
  过去的一切就静静地埋在时光的灰烬之中,她只要和清辉共同拥有现在和未来就足够了。
  
  如今有机会看一看活生生的小师妹,楚离月自然不会错过。
  
  趁着孟千凝问到自己身份的时候,楚离月抬起了头,落落大方地给了她一个微笑,目光光明正大地落在了孟千凝的身上。
  
  这是一个清丽如烟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脸颊还带着几分稚嫩,眼中却已经有了一缕清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刚刚哭过,眼圈还略微发红。
  
  华歌远显然也注意到了孟千凝的眼睛,他下了白莲花,拉着楚离月向着孟千凝走了过去:“这是你的师嫂李氏。娘子,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小师妹孟千凝。”
  
  楚离月再次对着孟千凝露出微笑,目光却一点儿都不错地观察着孟千凝的神态。
  
  清辉不是说小师妹是因为暗恋大师兄才帮着大师兄暗算他的吗?那么,孟千凝在看见华歌远的妻子的时候,总会有些情绪异常吧?
  
  可是让楚离月奇怪的是,孟千凝根本没有任何嫉妒或者难过的痕迹,而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原来是师嫂啊!”
  
  孟千凝小步迎上前来,对着楚离月盈盈下拜:“见过师嫂。”
  
  楚离月连忙弯腰去扶,即使如此,华歌远仍旧握着她的手不曾松开。
  
  “一直想去拜见师嫂,可是大师兄却说师嫂身体不适,所以才没有敢去打扰师嫂静养。”孟千凝起身说道。
  
  楚离月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确实像是身体怯弱的模样。孟千凝脸上带着关切,上下打量着楚离月:“师嫂可是天生身子弱?既然来了,就和大师兄到我那里坐一会儿,歇个脚、喝杯茶吧。”
  
  华歌远握着楚离月的手,对着孟千凝点了点头:“那就叨扰师妹了。”
  
  在孟千凝打量楚离月的时候,楚离月也一直在暗中观察孟千凝,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她对“华歌远妻子”有什么敌意和抵触,包括孟千凝和她身体之间的距离、肢体之间的碰触、眼神的交汇,都没有任何细节可以证明孟千凝对她有什么不喜。
  
  这就很值得寻味了。
  
  是清辉看错了吗?他明明说过,他亲眼看见孟千凝在背后望着华歌远的眼神,深沉复杂而又夹杂着被努力压制的激烈情感——堂堂一个帝君,眼睛总不会花掉看不清楚吧?
  
  那么,就是此时的孟千凝还未对华歌远产生特殊的感情,依然只是把他当成单纯的师兄对待?
  
  看着华歌远一路握着楚离月的手,什么时候都不肯松开,孟千凝虽然眼圈仍旧有些发红,嘴角却露出了调侃的笑容:“大师兄对师嫂真是珍惜得很,一直要握在手心里。”
  
  “大师兄成亲这都快半年了,除了那日拜见师尊之外,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师嫂呢。”
  
  孟千凝走在楚离月的另一侧,笑着说道:“我看不是师嫂身子不好,是大师兄不舍得放师嫂出来,只想着把师嫂藏起来自己天天看吧?”
  
  华歌远伸出手指对着她点了点:“好呀,你现在是长能耐了,连师兄也敢打趣了!”
  
  孟千凝根本不怕他,隔着楚离月对他做鬼脸,引得华歌远不由笑了起来。
  
  楚离月把这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华歌远在孟千凝面前,还真的是一个温柔亲切的如玉君子形象,完全就是最最标准完美的大师兄。如果在清辉面前他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也难怪清辉会那样描述他呢。
  
  孟千凝的住处是一座海上树屋,就建在阿含树上。
  
  一根足足有八车道宽的树枝从旁边的空中延伸到定海峰旁,三人踩着重重藤萝编织而成的吊桥,像是踏着一个清新的梦,先后来到了阿含树枝上。
  
  刚刚踏上阿含树枝,一股无形的力量就从楚离月的脚底传了上来。
  
  这股力量虽然突如其来,而且充沛浩大,可是却十分平和,毫无危险和攻击的气息。
  
  这股力量顺着楚离月的双腿向上慢慢涌动,带来了一种十分温暖舒适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温热的水中一样,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就连楚离月的神魂都产生了同样的感觉,好像是吃了什么十全大补的灵丹一样,十分惬意。
  
  孟千凝看见楚离月的惬意神色和明显红润了积分的脸庞,轻轻笑了起来:“阿含树的气息最为中正平和,对于神魂和肉身不谐的人十分有益。嫂子身子不好,难道也是神魂受损?那在我这里多坐一会儿,喝几杯阿含茶就会好很多。”
  
  她看了华歌远一眼,嗔怪地说道:“大师兄也真是的,你们成亲的时候,我明明送了阿含茶过去的,为何你不给嫂子饮用呢?”
  
  对于这种冒失而没有心机的问话,华歌远的反应十分温和,一点儿也不像他在楚离月面前的阴森扭曲:“偌大的阿含树,每年却只有那几小片叶子能够制成阿含茶。如此珍贵,师兄自然是要把小师妹送来的珍藏起来,然后带着你师嫂一起来喝你藏起来的阿含茶呀。”
  
  孟千凝抿嘴笑了起来,嘴角浮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大师兄,只要你舍得放嫂子经常来陪我说话,我保证每次都给嫂子送上最好的阿含茶。”
  
  “只有你嫂子的份吗?那师兄呢?”华歌远做出不忿的样子,引得孟千凝大笑起来。
  
  楚离月再三观察,终于确定这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暧昧关系。
  
  至少现在没有。
  
  当孟千凝提到阿含树阿含茶可以减少肉身和神魂之间的不协调,而华歌远却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时,楚离月心头不由一紧:难道孟千凝都能看出来的东西,华歌远竟然会看不出来吗?不可能!
  
  如果是这么明显,也许她刚刚来到这具身体里,华歌远就已经发现了异常。
  
  楚离月心中狂跳,但是却不能露出分毫不对。事到如今,她也只有咬着牙继续装下去这一个选择了。然后想办法弄清楚离开这个世界的关键是什么。
  
  楚离月在心中宽慰自己:既然华歌远发现了也假作不知,显然暂时不会对她动手,一定是她还有什么用途,那么她短时间内应该没有危险,还有时间去寻找回去的路。
  
  从上往下看,定海峰就像是一道利剑,从九霄高空刺入了深蓝色的海水之中。在定海峰的一侧,巨大无朋的阿含树绿意盎然,伸展着巨大的树枝,几乎将整个定海峰都拢在了怀中。
  
  走在距离海绵数万丈的高空上,海风柔柔吹来。
  
  阿含树上的藤蔓长长短短地垂下来,在这条宽大的道路两侧形成了墙壁一般的绿色屏障。粉色、白色的花朵点缀在绿色的屏障上,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沿着露出原色木纹的光滑大道向前行走,孟千凝在一旁说道:“我自幼身体极弱,肉身和神魂天生契合极低,从出生就不停地处于离魂状态,所以被弃置道旁。幸亏师尊路过,将我抱回了山中,并且在这阿含树上为我开辟了住处,才让我活到了现在。”
  
  说道海音帝君,孟千凝和华歌远的脸上都带上了温暖的神色。
  
  楚离月不敢随便接口,她对定海峰上的事情了解太少,生怕说错了话,不但尴尬,而且还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华歌远握着楚离月的手,沉声对孟千凝说道:“师尊如若在天有灵,也会很高兴看到师妹现在的身体健康如常的。”
  
  楚离月皱了皱眉,她终于弄清了大概的时间了。原来此时海音帝君已经战死,清辉已经是人族第一强者,那么刚才在星海殿中看到的一幕女主角很可能就是慕清溪了。
  
  华歌远又放柔了声音说道:“小师妹方才是哭了?一定是又想念师尊了吧?”孟千凝低头不语。
  
  华歌远叹了口气,转头对楚离月说道:“小师妹被师尊抱回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头病弱的小猫,连哭声都没有,时不时就会昏迷过去,神魂离体。”
  
  这样的病症在凡俗之中确实是不治之症,也难怪孟千凝会被抛弃丢在路边。
  
  “阿含树对这样的症状十分有效,师尊就亲自动手选定了地方,在阿含树上为师妹搭建了房屋。”他嘴角带着回忆的笑容,“阿含树这样的宝物,关系到整个大陆的阴阳平衡,天玄宗所有人都不能随便摘取一片叶子,可是师尊就这样让师妹住了上去。”
  
  “每年只有几片小小的阿含树精华叶片,除了一片交给宗门之外,师尊也都留给了小师妹调理身体。”
  
  三人并肩走在藤蔓长廊之中,楚离月走在正中间,华歌远和孟千凝一左一右。
  
  听了华歌远的话,孟千凝从楚离月的一侧探头出来,对着华歌远伸了伸舌头:“大师兄你羡慕吧?哼,谁让你是个臭男人呢!你要是大师姐不是大师兄,师尊一定对你十分疼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