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74回 她为什么看不见我

374回 她为什么看不见我

当听到小龙女和杨过的“一百六十年”之约时,华歌远绷得紧紧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几下。
  
  楚离月为了将这个故事披上一层和玄元大陆力量体系相似的外衣,也是十分用心了。
  
  “然后呢?”华歌远见她靠在墙壁上,语气微弱,半天没有继续说下去,禁不住追问。
  
  楚离月慢慢抬起眼皮,对着华歌远笑了笑:“能不能给我一杯热水?”
  
  华歌远明知道她是故意吊自己胃口,可是这个故事确实碰触到了他的内心,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一对师徒恋人的结局。
  
  似乎如果他们能够历经险阻最终走到一起的话,那么他和师尊之间的那些磨难也都可以一一克服。
  
  他目光凌厉地盯着楚离月看了好大一会儿,看到对方只是笑微微地不说话,终于还是拂袖而起,召唤下人进来服侍楚离月去沐浴更衣。
  
  莲华殿——就是华歌远所居住的地方的名字——的下人似乎早就习惯了他们这位夫人时不时出现的惨状,一个个垂首不语,只敢手脚利落地做事,连大声喘气都不敢。
  
  楚离月知道自己算是暂时度过了这一关,只是不知道这个无法用常理揣测的华歌远,最后会如何对待自己。
  
  一直到她沐浴更衣结束,华歌远都没有进来找她,楚离月知道他这会儿绝对牵肠挂肚,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曾按捺不住,这让楚离月不由地对华歌远的自控能力深为赞叹。
  
  不过想想华歌远暗恋海音帝君数百年,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想必在这个过程中,早就无数次地提高了他的自控能力吧。
  
  楚离月不敢太过试探华歌远的底线,收拾干净之后,她首先服用了侍女送上的丹药,头上的伤口很快愈合,身体上的不适感也减轻了很多,她马上就出门来到正殿去拜见华歌远。
  
  华歌远并没有坐在正殿的椅子上,而是站在大殿门口,背负着双手遥望着远方,不知道在看什么。
  
  楚离月轻轻地走了过去,不等她行礼说话,华歌远就甩了甩衣袖,向着门外走去。
  
  向前走了几步,楚离月讶然发现,眼前的世界完全变了。
  
  之前走出莲华殿,就能看到被海水和阿含树包围的定海峰。整个世界阳光明媚,生机盎然,飞瀑清泉,百鸟鸣唱,花香缥缈,绿意氤氲。
  
  可是现在走出大殿门口,眼前却是一片阴暗,头顶是似乎永远都不会消散的厚重云层,铅灰色的云层中还点缀着大大小小的黑点,距离地面很近,近得仿佛触手可及,让人倍感压抑。
  
  一身白色中衣的华歌远披散着长发,不知道是哪里吹来的风,冷冷地几乎要沁入骨髓,将他的头发吹得向后飞起,露出他那张变得邪魅疯魔的面孔。
  
  楚离月跟在他的身侧,用眼角余光观察着四周,竟然觉得华歌远现在的面孔和风格,和这个突然晦暗一片的世界分外协调。
  
  华歌远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平台前方,楚离月这才看出来,周围的一切似乎仍旧是定海峰,只是这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树木流泉、花鸟瀑布,变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峰。
  
  站在原本应该是瀑布位置的平台前方,眼前也看不见巨大的阿含树,脚下的海水仍在,只是却变成了一片乌沉沉的漆黑水面,水面上是浓浓的黑色雾气。
  
  华歌远的目光投在遥远的黑色海面上,声音嘶哑:“后来呢?”
  
  楚离月再也不敢拖延,十分认真地讲述了杨过如何发现玉蜂身上的刺字,如何和小龙女经过了一百六十年的分离之后,再次相逢的场景。
  
  华歌远的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离月站在他侧后方,也不敢贸然开口,生怕惹得他突然发作一巴掌打死自己。
  
  “真好。”良久,华歌远才轻声说道,“她只收了一个弟子。”
  
  呃,您老的关注点真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啊。不过,这也证明,华歌远对于清辉,真是嫌弃透了,清辉你知不知道你以为和你感情很好的大师兄,早就恨不得你不曾出现呢?
  
  华歌远这是觉得,如果海音帝君只有他一个弟子,也许他们在这定海峰上,也可以像小龙女他们师徒在古墓中一样朝夕相处,产生那种谁也无法替代的感情?
  
  “为什么她的眼睛里总是看不见我呢?”华歌远似乎是在问楚离月,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于公,她关心的是人族的安危和未来;于私,她在意的是小师弟和小师妹。而我,永远都不曾进入她的心底。”
  
  楚离月感觉到华歌远身上开始散发出那种死寂毁灭的气息,心头狂跳,这人一旦发疯,她可是首当其冲啊。这一次再来一巴掌,谁能保证他还能控制好分寸,只打伤不打死?万一她死了就会导致现实世界的死亡,那她可真是冤枉透了。
  
  咽了口口水,楚离月用最冷静最权威的语气说道:“阁下应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吧?”
  
  在华歌远猛然扭头用能够杀人的目光瞪着她的时候,楚离月仍然保持着从容挺立的姿态:“你知道吗?不同性格的人,对于自己心中隐藏的感情,所采取的态度都是不同的。有一种人,性格冷硬,在对待她最在意的却注定不能在一起的爱人的时候,反而会努力采取忽视和冷落的态度。”
  
  “别人都以为她对那个人毫无好感,甚至十分厌恶,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么在乎那个人,就越是要用力把那个人推得远远的。”
  
  “因为,不这样做,就会给那个人带来更加可怕的灭顶之灾。”
  
  楚离月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华歌远最想听到的话,被她用富有经验和理智的态度说出来,对于他来说一定更有说服力。
  
  她的神态越发从容淡定,似乎她说的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一般。
  
  “你可以想一想,她最开始是怎么对你的?和后来是不是有很大差别?”
  
  废话,如果海音帝君对华歌远不好,华歌远会对她产生这种不伦之情?后来,后来当然有差别了——以前他想要的海音帝君都会给他,可是后来他想要的海音帝君已经给不了了啊。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华歌远的内心某处,他的神情有些怅然。
  
  “小师弟是弃儿,小师妹也是被父母抛弃,师尊对他们关爱备至。可是我呢?”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亲人一个个被兽族活生生当成食物吃掉,在无限的痛苦和仇恨中成为一个孤儿,难道他的遭遇不比她们两个更加悲惨吗?
  
  师尊就是在他人生最绝望的那一刻从天而降,杀死了那些可恨的兽族,将他带回了天玄宗。而且经过测试,他的资质很好,于是亲自收他为徒,带他上了定海峰教他修炼。
  
  甚至连“华歌远”这个名字,都是师尊给他起的,原来的他只是兽族豢养的口粮,随时可能被人提出笼子斩杀切块吃掉,哪里会有名字?
  
  华歌远永远记得第一眼看见师尊的场景:
  
  在永远飘荡着腥臭味道的笼子里,他一脸麻木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也是最后一个亲人被那个负责屠杀他们这些肉粮的兽族挥动利爪,切成几块,血水和肉渣飞溅到他的脸上,他觉得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
  
  就是在这个最绝望的时候,那个兽族巨大的头颅突然冲天飞起,火热的血液喷了他一脸,可是华歌远的心却突然燃烧起来。
  
  他抬起头,就看见了那个从天空中冉冉下降的蓝色身影。
  
  那是他短短十年人生中,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她似乎全身都在散发着光芒,将这个晦暗绝望的世界照亮,也让他的心恢复了跳动。
  
  华歌远用炽热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盯着她,贪婪而渴望地看着她,平生第一次生出了那么强烈的愿望。
  
  他想要和她一样强大,一样翱翔在九天之上,掌握自己的命运。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她就那样直接走过来,手中握着一把滚动着无数水波的长剑,一下子劈开了笼子,一点儿都没有嫌弃他满身的脏污,伸手就拉着他的手,把他拉了出来。
  
  她一个人,一把剑,一只手拉着华歌远,却轻而易举地把这里数百名兽族屠杀一空。
  
  在他们眼里无比可怕的兽族们,在她手下连一剑都挡不住。
  
  跟在她的身边,华歌远觉得自己在做梦,那个早在几年前他就知道不可能出现的梦,居然真的实现了。
  
  后来,她带着他飞了起来。她一点儿也不曾嫌弃他身上的血污,抱着他坐在一头大鸟背上,将他带回了天玄宗,后来更收了他做她的第一个弟子。
  
  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定海峰上的主人只有他们两个。
  
  几乎每一天,他都能和师尊一起用餐、在师尊的指导之下修炼。那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没有任何人和他分享师尊的关爱,师尊细心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直到现在,他还保留着师尊亲手给他缝制的那套中衣。
  
  师尊不爱笑,神色总是一片清冷。他出了定海峰,经常会听到很多人说他们害怕海音真君,因为海音真君身上有一种冷峻严刻的气质,仿佛随时会拍击到岩石上的海浪,一个眼神就能让很多人产生被拍击的是自己的错觉。
  
  那个时候,他心里虽然有些恼怒,但是却从来不曾否认过一个字。
  
  他宁愿这些人都害怕师尊,远离师尊,只有他能够独享师尊那清冷表面下的温柔和关切。
  
  然而,这梦一般的幸福终于在小师弟出现之后,划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