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395回 对微生掌门的一点敬意

395回 对微生掌门的一点敬意

“看在微生掌门的面子上,你们云海天宫之前对这片洞天碎片所做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清辉淡淡地说道,“若不是这处洞天碎片对我意义非凡,我也不会和你们这些小辈争抢。”
  
  靳天泊站在自己的白云独去来之上,脚下的白云一片片延伸开来,将他的身影衬得虚无缥缈起来。
  
  因为灵机禁制被破坏,整个洞天碎片的玄气顿时四处奔流起来。
  
  那个被云海天宫人工造成的小岛轰然炸开,海水迅速涌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清辉站在空中,目光深邃,一只大手猛地探出,从那个看不见有多深的漩涡之中抓出了一大滴深黑如墨的液体。
  
  楚离月接过这滴液体,才发现它并不是黑色的,而是蓝色,只是这个蓝色太过浓郁,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黑色一样。
  
  她能够感觉到这滴深蓝的液体中蕴含着浓郁的玄力,更有着一种深奥的大道气息。想必这就是这片洞天碎片中的灵机载体了。
  
  控制了这滴液体就等于掌握了这片洞天碎片。
  
  楚离月并没有犹豫,她催动玄力,将这滴液体吸收到了自己的眉心玄窍之中。
  
  紫焱坐在玄窍洞天上空高悬的大日之中,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十来岁的俊秀少年。眼圈周围那道紫红色的线条给他增添了几分灵动的韵致。
  
  感觉到浓郁的水之玄力,紫焱眉间露出淡淡的喜色,双手在身前做出了几个手势,一股金色火焰从身边的大日之中延伸出去,围绕着那滴深色液体旋转起来。
  
  楚离月双目微闭,神情从容,也许是因为她也修习了海潮清音功法的缘故,炼化这滴液体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完成了。
  
  玄窍洞天之中,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多了一些氤氲雾气,地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湖泊江海,天地间多了无数灵动气息。
  
  因为水之玄力的增加,洞天之中的草木也更加青翠动人,连那些庞家私兵种植的植物也都更加生机勃勃了。
  
  楚离月睁开眼睛,凤目中水光流转,而目光所及之处,整个洞天碎片的玄气都变得温顺有序起来。
  
  靳天泊在心中叹息一声,不仅这个可能和天玄宗有渊源的神秘男人实力高深莫测,就是这个长着一双火焰翅膀的女人实力也不可小觑。
  
  当初他炼化这处灵机的时候,足足用了十二个时辰,而这个女人却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这说明她玄力充沛,而且对于玄力的使用也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他素来被称为大陆第一人,今天却遇到了两个实力这么强大的对手,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在靳天泊想要告辞的时候,清辉又开口了:“说起来你也是我的晚辈,既然我拿了这处洞天碎片,就给你一些补偿吧,免得微生掌门在天有灵,说我欺负他的后人。”
  
  他略一沉思,就对靳天泊问道:“你修炼的是微生掌门的森罗流光诀。”他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陈述。
  
  靳天泊心中一惊,这样的眼力已经不仅仅是见识广博,更可能是关系密切。这人和他们的祖师到底是什么关系?
  
  清辉对着靳天泊招了招手:“我这里有森罗流光诀的完整功法,你要不要?”
  
  一直神情淡定的靳天泊这一下也面色大变。
  
  森罗流光诀是云海天宫最难修炼的功法,但是也是等级最高的地级功法,可惜在一千多年的流传过程中因为各种原因有了不少缺漏和衍误。
  
  他是硬生生靠着自己的悟性对森罗流光诀做了修改,改成了自己的流光轻云功法,虽然等级降低了威力减弱了,但是却圆满了许多。
  
  如果能够得到森罗流光诀的完整功法,不仅他的修为可能再有突破,整个云海天宫的实力也可能会得到极大的增强。
  
  靳天泊毫不犹豫:“前辈有什么要求?”
  
  清辉微微一笑:“我并无什么要求。只是对微生掌门的一点敬意而已。”
  
  当初在无数人都指责他是人族叛徒,连大师兄都用一脸震惊和失望的表情看着他、小师妹红着眼睛一语不发的时候,只有微生尘站出来,以天玄宗掌门的身份来将那些来势汹汹的各种修者拒之门外。
  
  微生尘身躯并不伟岸,平素都是笑意满满的圆脸那时也露出了难得的峥嵘。
  
  清辉还记得他掷地有声的言辞:“夜影帝君乃人族自由之功臣!各位对于夜影帝君的污蔑就是对我天玄宗的侮辱!若有谁敢继续侮辱我天玄宗,就是我天玄宗上下六千名弟子共同的仇敌!”
  
  可惜的是,他辜负了微生掌门的好意,一路杀出了天玄山,尸横遍野的事实成了他确实是人族叛徒的证据,微生掌门只能对外宣布将他逐出天玄宗。
  
  当时的清辉也曾经怨恨微生尘,可是后来等他冷静下来,才理解了微生尘的一片用心。
  
  当初微生掌门是想庇护他的,后来的情势改变,微生掌门也不得不这样宣布,这种做法未尝没有提醒他隐藏行迹不要再回天玄山的意思。
  
  后来他再次落入了大师兄的手中,也不知道微生掌门最后如何了,更不知道为什么天玄宗会变得几乎无人知晓,而云海天宫却说是微生掌门的传承。
  
  既然现在遇到了微生掌门的弟子后人,他也不妨将微生掌门的森罗流光诀传下去,也算是对得起当初微生掌门对他的一片心意。
  
  清辉招手唤过来靳天泊,伸出食指轻轻在他眉心一点,一篇完整的功法就流入了靳天泊的脑海之中。
  
  靳天泊一看开头就知道这确实是他们云海天宫的森罗流光诀,而且还是最原始最正宗的完整版本。
  
  他神情庄重地站在云层中,对着清辉深深躬身行礼:“多谢前辈传法之恩。”这套功法对于云海天宫的价值,要比这处秘境重要多了。
  
  清辉对着他挥了挥手:“你去吧。”
  
  靳天泊对着两人行礼,也不再逗留,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
  
  清辉拉起了楚离月的手。楚离月既然已经掌控了这处洞天碎片,心念一动就已经来到了当初他们进入这里的地方,一步迈了出去。
  
  站在陵墓中,楚离月抬手一招,眼前奇怪的雪峰海水就化作了一片闪烁着水光的海蓝色碎片,投入了楚离月的眉心。
  
  海水倾泻在楚离月的紫曜洞天,整个洞天下了一场大暴雨。
  
  无数大大小小的海生物都随着雨水落入了紫曜洞天之中,它们找到了新的一方完整洞天,惬意地摇头摆尾、四处游走。
  
  疾雷龙兽落在了大海之中,庞大的身躯猛地潜了下去,张着大嘴吞吃了一群素鳍醉鱼,发出了一声嚎叫,引得天空乌云急剧凝聚,雷光闪烁起来。
  
  整个紫曜洞天都变得更加生机勃勃了。
  
  楚离月收了洞天碎片,清辉已经再次化作小小黑虎坠在了她脚下的阴影中。
  
  眼前的景物再次发生了变化,只是这一次,楚离月却突然觉得玄窍一动,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人在暗中看着她。
  
  并没有转头去寻找,而是偷偷地放开神识,却根本找不到什么踪迹。
  
  楚离月看着眼前再次出现的白色台阶,在心中暗暗和清辉说道。
  
  清辉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虽然没有找到,但是以他们如今的修为,绝对不会无端端产生错觉。一定是有什么存在在暗中观察她,只是对方隐藏的非常巧妙而已。
  
  楚离月沿着台阶向上走去,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无数台阶,而且因为她身上的暗族气息,在这里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算是迷离空玉草也因为蜃华珠而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她脚步稳定,节奏不急不慢,心中却在猜测着会是什么人在偷窥她。
  
  华歌远在她身上留下的暗族标记,始终是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让她心中十分忌惮。
  
  如果华歌远急着知道她的行踪下落,想要快点拿回东西,说不定就会用某种暗族的秘法来窥探她的行为。
  
  如果让他发现了他们正在镇守山大墓之中,华歌远会不会勃然大怒,然后做点什么?
  
  台阶上白雾缭绕,仍然看不见台阶的尽头是什么。
  
  楚离月一边和清辉说话,一边继续前行。
  
  在她的背后,一片白雾突然扭曲变形,化作了一个人形模样,长发披散着,双手举起,五指成爪,猛地扑向了楚离月的后心。
  
  这双手虽然是雾气凝成,却能够看见惨白的手指、尖锐的指甲,仿佛是森森白骨,从地下爬出来,带着寒冷入骨的气息,似乎只要碰到就会化作寒冰。
  
  在这双白骨般的手前方,也真的有无数寒冰在空中凝聚出现,雾气急剧旋转,一片片微小之极的雪花居然开始出现,向着下方飘落。
  
  楚离月感觉到身后的森冷寒气,以及那种隐隐的杀机,头也没回就是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