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462回 不一样的你

462回 不一样的你

一秒记住,为您。看出了楚离月的心痛和犹豫,清辉抓着楚离月的手把她向前拉到了自己怀里,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腰间,俊美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楚离月反手握住了清辉的手:
  
  清辉也听见安玟岫和楚离月的对话,知道那就是当年安世鸣亲自绘制的大陆堪舆图,还曾经引起他的师祖玄元大帝的重视,亲自接见了安世鸣呢。
  
  楚离月说道,
  
  清辉恍然大悟:
  
  他眉眼带笑,将楚离月拥入怀中:
  
  楚离月凤目斜睇,神情无奈中带着宠溺。这人真能掰,如果说注定的话,那就是她从一开始被清辉选中,将她跨越时空带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注定了。从肉身到神魂,从零开始的修炼,然后安排她去取大日紫曜真火元魂,不都是他的手笔?
  
  后面这些难道不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清辉被楚离月这样的神情看得全身发热,情不自禁就抱紧了她吻了下去。
  
  他一边吻着楚离月,还一边在心中用自己的神魂拨弄着楚离月的神魂。
  
  清辉已经很久没有动用这种手段了,那是他没有自信和安全感的时候,试图控制楚离月的办法。然而自从两人相知之后,只是单纯的接吻已经让两人心神沉醉,再也无需用神魂压制引导楚离月的神魂,让她痴迷沉溺。
  
  可是今天楚离月突破到了藏珠境界,修为大增,神魂也越发凝实,加上刚才楚离月那种神情,实在是勾得清辉心中无法控制,恨不得把她吞到肚子里,这会儿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和她进行更深入的接触。
  
  神魂和神魂的融合,危险是远远超过肉身结合的,因为需要对对方毫无保留的信任,也需要对方毫无抵抗的接纳。
  
  然而清辉并没有一丝畏惧,他知道在楚离月心中,和他一样都对彼此的感情毫无保留,没有任何杂念。
  
  像是天才的乐手拨弄着心爱的琴弦,神魂的和鸣引发了两人身心的剧烈震颤,那种从头顶到脚趾全都盛放的愉悦,让两人都情不自禁地抱紧对方,陷入了令人沉溺无法自拔的欢愉。
  
  等到楚离月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清辉怀里,头顶上是清辉的暗影领域中特有的星光,身下是柔软的地毯。
  
  清辉的头埋在她的肩膀上,手臂搂着她的脖子,感觉到她醒过来,轻轻吻了她一下:
  
  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她在一起,从肉身到神魂,完全结合在一起。
  
  她就彻底属于他了。
  
  楚离月感觉到自己全身无力,那是一种舒服到懒洋洋全身一个指头都不想动的感觉。她哼了一声,声音却带着一种令人发酥的柔媚,让她闭上了嘴巴。
  
  清辉笑了起来,薄唇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为什么用神魂传输也能听出她那种慵懒的情绪?楚离月懒洋洋地靠在清辉怀里,决定不再开口了。
  
  清辉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倒是让楚离月无言以对了。
  
  过了半天她才反驳道:
  
  怎么没有?那个尉迟磐看着离月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清辉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小狐狸吧,大概现在还是有点孩子气的争宠,但是谁敢保证他哪天突然就想明白了呢?毕竟离月的体质对于所有兽族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只不过如今离月的修为大涨,那些兽族用理智压制了自己的本能而已。
  
  至于其他人,比如那个覃家的小孩,比如其他有各种想法的贵族子弟,或者天元太子,他们就算是从利益出发,也都想要娶一个这么强大的女人回去镇宅护家啊。
  
  他才不会给任何人或者兽机会。
  
  清辉将所有情敌和潜在情敌过了一遍,十分傲娇地说道,
  
  楚离月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两个人腻歪在一起说了一堆幼稚无比的情话……直到靳岑言从下面走上来,楚离月才发现自己最想说的事情还没有说出来。
  
  楚离月和清辉从暗影领域走了出来,靳岑言看见两人,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的眼圈有些发红,可能是刚才和伏海露说话的时候哭了?
  
  “多谢楚家主。”靳岑言对着楚离月深深一礼,楚离月连忙伸手去扶。刚才安玟岫也是一躬到地,如今靳岑言又来一遍,今天是怎么了?
  
  靳岑言不管楚离月“不要多礼”的阻止,深深躬身行礼。
  
  “如果没有楚家主,海露这会儿还不知道是什么境遇。”靳岑言想起伏海露所经历的一切,至今仍旧感到深深的后怕。
  
  只不过是一次口角,伏海露就几乎失去性命。她是如何被人活生生抽出神魂,硬生生塞到不属于自己的肉身之中的?在这期间,她经历了多少恐惧和痛苦?白光灿竟然敢把她当成一个容器,利用她来为自己所谓的长生铺路!
  
  “还请楚家主告诉我,那个血手是什么人!到底是谁操纵了这一切,让海露经受这样的痛苦和折磨!”靳岑言挺直了身躯,像是一把出鞘的长剑,杀气四溢。
  
  楚离月从未见过靳岑言这样的面貌,倒是颇为欣赏他的这种态度,至少他没有被伏海露如今幼女的模样吓住,也没有顺水推舟提出退婚要去追求“素娘”,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总是令人欣赏的。
  
  “血手当然是血手组织的老大。”楚离月看着靳岑言,“不过她也只是一个执行者,她的头上还有更加可怕的主使者。我想,你今天已经看见了很多,应该也有一番自己的猜测才对。”
  
  伏海露可是华歌远送来的,楚离月更是已经当中指明了他暗族灵帝的身份,只要靳岑言不是一个傻瓜,自然会猜到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是谁。
  
  靳岑言眼中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双拳紧紧握了起来,剑眉狠狠皱在一起:“果然是他!那个从天玄宗堕入暗族的人族败类华歌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要干什么?”
  
  楚离月冷冷勾起嘴角:“他虽然没有说,不过我猜他是想要给死去的海音帝君重铸一具肉身,让海音帝君的神魂驻入其中,从此再也不会死亡。”
  
  靳岑言的眼睛睁大了。
  
  他原以为华歌远是想要自己长生不死,才会通过这种方法,用别人的神魂来做实验,等到这种方法成熟无误了,才会自己使用。
  
  没想到华歌远居然是为了海音帝君。
  
  靳岑言的眼神中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一个徒弟堕入暗族还惦记着给师父创造肉身、复活师父,这样的行为好像是应该被人赞颂的吧?更何况那个被复活的对象,还是玄元大帝的独生女,曾经为人族自由牺牲性命的海音帝君?
  
  他一时有些转不过来。这样的目的似乎比什么毁灭世界、踏平人族、统治大陆要正义多了……
  
  楚离月也不说话,看着靳岑言脸上的表情一言不发。
  
  楚离月在心中问清辉。清辉那么在乎海音帝君,更是一直为了海音帝君是为了就他而死耿耿于怀,如果海音帝君能够复活,他是不是很高兴?
  
  清辉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才说道:
  
  他自嘲地笑了笑:
  
  楚离月握紧了他的手,心疼地说道:
  
  清辉是被人算计暗害,为什么不能回来复仇?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死,只是被镇压了而已!
  
  清辉柔声问道。
  
  是的,对于楚离月来说,清辉是不同的,哪怕他真的是死而复生回来报仇,楚离月也觉得理所当然。
  
  所以对于华歌远来说,孟莲实是不同的,哪怕为了她做出再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也觉得都是应该的。.,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