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518回 自爆
方天画戟斩破虚空,在黑暗的虚空之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空白痕迹,瞬间冲过了已经遁逃到了数十里外的墨尘身上,激起了无声的黑雾爆裂,向着远方延伸而去。
  
  奔逃中的墨尘感觉到背后的恐怖压力,那种仿佛整个天地都坠落下来的威势让他想也不想就向前一扑,化作一大片黑雾四散开来。
  
  然而在这凌厉而霸道的一斩之下,蔓延向周边的黑雾却同样无法幸免。
  
  那道被方天画戟斩出的空白痕迹,远远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巴掌的宽度,但是实际上的宽度却何仅于此?虚空中数十丈距离的黑暗玄力都被一扫而光,所有挡在这条路线上的存在也都被清除得一干二净。
  
  墨尘散开化作的黑雾,根本没有剩下一点痕迹,完全被这凌厉的一击彻底消灭!
  
  青衿站在原地,想要扭头去跑,可是一双脚却根本不听指挥,似乎被固定在了虚空之中,根本无法动弹。
  
  她根本不是一个胆小的性格,相反,在她纤细精致的表面上,隐藏的是一颗好胜冒险的心。否则青衿根本无法在暗族危险林立的环境中,从一个普通的暗族成员一直修炼到公爵的程度,这期间她所经历的战斗已经无法计算。
  
  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身份神秘的兽族还是将青衿吓住了。
  
  她的修为还不如墨尘,只是墨尘的性格十分宽宏,根本不像是一个暗族,倒像是那些以感情为重的人族一般,所以在她的刻意交结之下,他们两个的关系以及两个部族之间的关系都十分融洽。
  
  墨尘之所以能够对青衿如此宽宏,固然有他的性格原因,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自己有能力稳稳地吃住青衿,不怕青衿对他有什么恶意或者暗算。连两人交颈同眠的事情,墨尘都敢做,丝毫不怕青衿偷袭自己,而青衿也确实有过心动却不敢下手,就是知道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偷袭墨尘恐怕也很难保全自己的性命。
  
  可是这样的墨尘就在她眼前,被这个兽族一斩就彻底湮灭了!
  
  青衿心中剧痛,愤怒和恨意从心底急剧升起,可是当对方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睛转过来看着青衿的时候,她的所有情绪却都被那种从本能里突然萌生出来的极端恐惧压制了下去。
  
  那双眼睛里似乎有无限柔情,又似乎有无限冰寒。
  
  青衿神魂中的恐惧疯狂滋长,在这双似乎漠视一切的眼睛面前,她心中满满的都只有一个想法:逃!逃得慢了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念头仿佛很多,可是事实上却只有电光火石的一瞬而已。
  
  青衿的神魂核心中突然冒出一片黑雾,一滴浓郁的黑暗玄液从黑雾中缓缓滴下,猛然爆裂开来!
  
  用自己的五十年修为凝成的这一滴黑暗玄液,是青衿留给夜阑公爵的。在关键时刻爆发,折损自己的修为,瞬间提高自己的战斗力,可以用于逃跑,也可以用于拼命。
  
  此刻,青衿的选择是逃。
  
  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她的脑海中突然现出了墨尘那张阳刚的脸,现出了只有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墨尘脸上才会出现的惫懒笑容。
  
  在这个时候,方才被恐惧压制的那阵剧痛竟然卷土重来,而且势头更加猛烈,让青衿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那颗神魂核心都仿佛被人用尖刀不停狠狠穿刺一样,痛得让人想要躺在地上打滚嚎叫。
  
  那个面对自己的小脾气总是笑着包容、明知道自己的小心机也只是伸手摸摸自己的头顶裂开嘴巴傻笑的墨尘,就这样彻底消失了吗?
  
  身体似乎有了自己的意志,原本准备逃跑的动作却临时改变成了向着那个可恨的兽族飞扑而去。
  
  神魂核心中的黑暗玄液,她用了数百年时间才积攒下来十几滴而已,在这一瞬间被青衿狠狠引爆,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黑暗玄力细雨,将无数力量输入到她全身的每个角落。
  
  随着自己力量的攀升,青衿觉得自己的勇气和决心也越来越坚定。
  
  在这个时刻,她才发现这个没有了墨尘的世界是如此面目可憎!如果不是今天自己贪心作祟,非要拉着墨尘来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会失去本来已经被自己握在手中的宝贝!
  
  已经化作一团浓郁黑雾的青衿以一种超越极限的速度向着那个握着方天画戟昂然而立的男人狠狠扑去。
  
  青衿全身的玄力急速运转,吸引着周围黑暗虚空中不断游走的玄力向着她扑过来,俨然形成了一个漩涡。这个漩涡向前飞速冲去,目标就是站在虚空之中的高大男人。
  
  就算是死,也要拉着这个凶手陪葬!这是现在青衿心中越来越清晰的一个念头。
  
  如同自虐一般,她的脑海中一次次地回放着墨尘在逃离的路线上被一斩湮灭的场景,冲向前方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越来越大的玄力漩涡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前方。
  
  高大男人的目光微微一闪,似乎闪过一丝赞赏,又或是一缕讶异,可是对于这个声势浩大的玄力漩涡却根本没有留手之意。
  
  他终于抬起了右手,手中的方天画戟划过一道玄奥的曲线,似乎整个虚空中所有的黑影都向着他的戟尖汇集。
  
  随着那些黑影的汇集,青衿舍身凝成的那道漩涡飓风开始慢慢无法吸收到任何黑暗玄力。而位于漩涡中心的青衿已经开始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拉扯巨力,似乎要把她撕成数片。
  
  青衿全力抵抗着四周传来的力道,但是身边那些已经被她吸引过来的玄力却如同被风吹散的乌云一样,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四方逸散而去。
  
  当青衿冲到对方近前的时候,方才声势赫然的漩涡已经只剩下她自己化成的一个丈许大的漏斗形状了。
  
  几乎不需要正面较量,青衿已经知道自己注定失败的结局。然而,这个素来狡诈的女性暗族公爵,在这一刻却丝毫没有产生退缩的念头!
  
  一团黑色漩涡带着决然冲到了高大男人的面前,青衿甚至不等对方出手就已经将自己的神魂核心中仅存的五滴黑暗玄液全部激发引爆。
  
  黑雾猛然翻腾起来,像是海面上突然掀起的巨浪,又像是黑暗中突然钻出的巨兽,向着稳稳站在原地的高大男人狠狠扑去。
  
  自爆!
  
  青衿自忖公爵程度的自爆,就算是灵帝也要退让几分。
  
  这个男人太自大了,他竟然任由自己靠近,那么就让他尝尝自大的后果吧!
  
  青衿发出一声狂笑,声音却传不出去太远,听在面前男人的耳朵里,像是哭又像是笑:“一起去死吧!”
  
  对面的高大男人只是挑了挑眉毛,左手轻轻抬起,无数黑影从他的脚下突然钻出来,像是一条条巨蟒钻天而起,就在青衿自爆的瞬间飞速缠了上来。
  
  黑雾漩涡被这些黑影闪电般缠成了一团,原本极速旋转的漩涡顿时静止了下来,保持着漏斗的模样固定在了男人面前。
  
  青衿绝望地发现,她虽然引爆了自己所有的黑暗玄液,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玄力漩涡,可是如今这一切竟然被对方轻易阻止。现在的她,就连自爆也只进行了一半——黑暗玄液自爆了,可是它们化成的那些精纯玄力却被那些莫名出现的黑影死死固定在原地,动也不能动。
  
  而青衿自己,更是感到自己化身而成的黑雾也被固定在漩涡之中,只能在一个小范围活动,根本无法突破黑影的禁锢。
  
  “该死!”青衿怒声喝道,“你想对本公爵做什么?”
  
  要杀就动手,为什么要将她禁锢在这里?青衿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过到了极点。墨尘死了,她才发现了自己对墨尘与众不同的心思。有生以来第一次冲动决绝地想要做一次傻事,一个全灵族知道后都会嘲笑她的傻事,居然都做不到……
  
  “一个小小的公爵也敢在本帝君面前耀武扬威?”对面的高大男人脸上浮现出笑容,只是这笑容却分明是冰冷残忍的,“你们的连玄亲王就是死在本帝君手下,而你,应该感到荣幸,能够和你们的亲王大人同样的死法。”
  
  黑雾在黑影固定的包围中猛地一抖,反映出青衿心中的震惊。方才她就看到了混沌黑莲已经黯淡无光,猜到了那位亲王殿下可能已经陨落,没想到这就遇到了杀死亲王殿下的真凶。
  
  如果早知道……青衿心中苦涩,黑雾静静地漂浮在漩涡中心的位置动也不动了。
  
  “还有你!”
  
  随着男人的一声断喝,方天画戟猛然劈下,扫开了一大片虚空,露出了大片的空白。
  
  一团黑雾砰然炸开,两缕黑雾向着远方落下,落入了茫茫灵云之中。
  
  “你们两个,识趣的都给我过来,否则我绝不介意将你们扫出混沌中心,扫入外面的黑暗玄力之中。”高大男人淡淡说道,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强烈的语气,可是在场的几个暗族公爵却没有一个敢忽视他的威胁。
  
  两缕黑雾在地上略一盘旋,一前一后向着高大男人面前飞了过来。
  
  黑雾落地后,现出了两个人影。
  
  一个是瘦削苍白的夜阑公爵,另一个赫然却是硬朗阳刚的魁梧大汉——墨尘公爵。
  
  青衿在黑影凝成的漏斗中不能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外界的感知。他们原本就不是必须用眼睛才能看见的种族。
  
  “看”到墨尘公爵出现,虽然身影单薄模糊,明显是受了重伤,但是却并未死去。青衿心中不但没有喜悦,反而充满了冰冷和自嘲。
  
  她怎么会以为墨尘没有任何后手,怎么会以为墨尘会为了她的愚蠢搭上自己的性命?事
  
  实证明,最愚蠢的就是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