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545回 悲凉的心

545回 悲凉的心

楚离月想起当初程夫人以血手的身份出现的时候,曾经专门警告过她,让楚离月弄清楚虚灵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然后再决定是否要和一个虚灵族在一起。似乎楚离月和清辉在一起之后,就一定会因为清辉的虚灵族身份受到伤害。
  
  在楚离月成为楚家家主的那个晚上,程夫人曾经借着伏海露那具人造身体,对她袒露心声,讲述了程夫人和楚辂的故事。
  
  最后,程夫人说,程夫人不希望有一天楚离月经历和程夫人一样的痛苦——眼睁睁地看着爱人为了救自己而死,也不希望有一天听说楚离月为了救清辉而死。
  
  程夫人似乎十分笃定,只要楚离月和清辉在一起,就一定会经历这样的关口。
  
  现在,清辉更是说,程夫人甚至知道将虚灵族强者用阵法分尸镇压就能得到超常的生机和力量!
  
  不管能够飞升或者长生不死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说法至少说明,程夫人对于清辉当初被陷害分尸的真正原因有所了解。
  
  而楚离月把从安世鸣这里了解的信息梳理一下,大概情况就是:
  
  安世鸣立志为了人族兴盛,绘制大陆堪舆图,寻找各种生机充沛之处,认为那是大陆的灵眼。当他完成了这项大工程之后,玄元大帝甚至亲自邀请他前去会面。
  
  但是在会面过程中或者之后,安世鸣得知了一些令他十分震惊混乱的消息,比如大陆之下孕育着“天地灵胎”,而且还和“人族气运”息息相关。
  
  也许当时,也许后来,玄元大帝决定将清辉这个虚灵族培养起来,分尸镇压,来实现当初他和安世鸣说过的目标。
  
  楚离月倾向于认为,当时玄元大帝并未提起将谁镇压的事情,只是讲了一些天地灵胎、人族气运的内容。
  
  但是后来,人族惟一生还的英雄夜影帝君背负着奸细的罪名而死,被分尸镇压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安世鸣作为一个史官,绝对不可能不关注这样的大事。他必然要去搜集资料,调查事件的真相。
  
  当他发现夜影帝君的肢体居然被分别镇压在之前他确定的五处灵眼之后,他是不是会非常震惊?
  
  这显然不是一个巧合。
  
  也许“天地灵胎”、“人族气运”这八个字就是当时刚刚发现真相之后,安世鸣心情矛盾复杂之极,翻出了之前没有继续记录的手札,在那种心情下写下来的。
  
  楚离月只是猜测,却无法确定当初安世鸣不提和玄元大帝的会晤情景是因为保密还是因为震惊;也无法真正确定这些字是安世鸣什么时候写的。
  
  但是安世鸣发现了清辉被陷害的真相应该是没有错的。
  
  “英雄何辜”、“史笔自封”这八个字已经和另一面的八个字不是一个时间写的了。
  
  这八个字笔力沉重,一笔一画之间都十分稳定,可见安世鸣当时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做出了选择。
  
  也许夜影帝君的死对于整个大陆和人族都有无限的好处,但是作为一个英雄,夜影帝君有什么过错,为什么要背负这样的恶名去死?
  
  可是安世鸣又不能站出来将这个真相揭开,因为这涉及到人族未来的命运。
  
  而这种明知真相却不能将其留在史书上的行为,让安世鸣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史官的良知。
  
  秉笔直书、不隐恶、不讳言,哪怕是被穆天子砍头都不肯更改一个字的安家传承,在他这里已经断了。
  
  所以他决定封存史笔,改变传承,安家子子孙孙再也不得从事史官职业。
  
  而因为某种原因落到了安世鸣手中的冥骨盒子,安世鸣知道那是夜影帝君的身体部分,根本不愿意打开使用,他希望有一天夜影帝君还能够回来把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取走。
  
  也许,他也已经知道了清辉的特殊身份,寄希望于虚灵族不老不灭的特殊生命状态,能让清辉有一天重返人间。
  
  这大概也是安世鸣将这一页代表自己心情态度的纸撕下来放在冥骨盒子里的意思吧。他用自己的态度表示了对这种行为的不满和自己的歉疚。
  
  楚离月将自己的猜测对清辉讲了一遍,清辉基本认同她的说法。不过对于他来说,安世鸣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就算是安世鸣的大陆堪舆图可能激发了玄元大帝的某些想法,他也不会对安世鸣有什么仇恨。
  
  甚至于他对于玄元大帝都没有太多恨意。
  
  哪怕真的是玄元大帝主使,让海音帝君将他哄骗着,最后等到他修为足够的时候杀死来供养那个什么天地灵胎。
  
  因为他对玄元大帝并没有太多感情,他虽然见过玄元大帝,但是却也不过是对师尊的父亲的尊敬而已。
  
  其实,仔细想来,清辉甚至对于华歌远、海音帝君和孟千凝都算不上是什么恨意如海了。
  
  想起他们,他只是觉得悲凉、寒冷,觉得荒谬。那些留给他美好记忆的一幕幕画面,在别人的眼里竟然是完全不同的色彩。
  
  华歌远看见的是海音帝君的偏爱,感受到的是嫉妒的痛苦;孟千凝看到的是什么,清辉不知道。而海音帝君看见的是什么呢?是自己的徒弟修为飞速提高的骄傲,还是养料日益茁壮的满足?清辉甚至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
  
  曾经,在被迫沉睡的千年之中,清辉的仇恨都集中在了华歌远身上。
  
  他一遍遍回想当年的每一个细节,具体到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反复斟酌。感谢他自己超凡的记忆力,给他提供了无数能够消磨时间的资料。
  
  清辉推演一切,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大师兄华歌远。然而他不知道华歌远如此狠毒对他的原因。
  
  在那些黑暗和仇恨之中,他一次次地想象着有一天自己离开那个冰冷的陵墓,重新站在阳光之下,站在华歌远面前的时候,要如何去报复华歌远,如何将华歌远碎尸万段,神魂粉碎。
  
  可是如今再看见他们,发现这一切竟然是他最敬爱亲近的海音帝君在背后策划的时候,清辉突然觉得这一切真的很没有意义。
  
  他突然抱住了楚离月:
  
  虚空之中,有风暴,有空白,也有漂浮的小型陆地。那里太过危险,不适合普通生命生存,但是对于他们虚灵族来说,却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楚离月的修为再高一些,达到灵珠境界,清辉就可以放心带她横渡虚空,到一个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打扰的浮陆中去生活。
  
  周围的虚空就是最好的屏障,没有什么人能够贸然打扰他们的生活。
  
  楚离月勾起了嘴角,微笑着回答:
  
  如果他不愿意再和这些人打交道,那么她就陪着他去虚空浮陆。什么楚家家主、什么镇国公,什么反对暗族联盟,也都不过是为了让他在和华歌远对抗时多几分胜算罢了。
  
  清辉遥遥望着东南无涯海的方向,淡淡说道:
  
  随着他的身躯越来越趋向完整,他的实力也大大提高,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当初的巅峰状态,对于身体其他部位的感知也越来越清晰。
  
  清辉的头部在镇守(首)山陵墓中,心脏在斐夜城镇压万骨大阵对抗海族,左手臂在大雪山慕清溪坟墓中,身躯在玄元大帝陵墓中,双腿在祁云国风波园镜湖之下。
  
  他的右手臂被人分成了无数块,大概是当初那些人瓜分的后果,在暗影的追查和他自己的寻找中,基本上已经拼凑齐全。
  
  如今只剩下双足,清辉能够感受到无涯海中传来的气息,正是他自己的肢体生机。
  
  楚离月关切地问道。
  
  虽然清辉并未说明是什么人,但是楚离月自然也知道,除了海音帝君之外,已经不会有别的人了。
  
  虽然很奇怪,但是华歌远突然表现出了尽释前嫌的姿态,而且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他留下那句“告诉小师弟我对不起他”,听起来好像是突然顿悟了一样。让人实在是摸不清楚头脑。
  
  以他对海音帝君的那种执着程度来说,楚离月不敢相信他不会再改变主意。万一海音帝君突然发现,她早就爱上了华歌远,两人干柴……噢,一拍即合,然后华歌远突然又对她言听计从了,那他们肯定要去无涯海的灵眼处去设置埋伏对付清辉的。
  
  既然已经决定,楚离月和清辉也未曾当面向安宏南告别,只留下了手书说了一声,就离开了祁云国。
  
  至于安家,楚离月都已经将暗族清理干净,祁昱骁如今又是必须保住安珑轩,没有心思理睬安宏南,安家已经有了恢复的空间。其它的,楚离月又不准备负责。
  
  高空中,巨大的黑虎拍动翅膀,背着红衣少女向着东方飞行。
  
  楚离月躺在黑虎背上,手指无意识地揉搓着身下柔滑的皮毛,脑子里却在黑暗古树的传承中寻找关于“天地灵胎”的资料。
  
  黑暗古树的记忆中,他从诞生开始,世界就全都是黑暗的。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个浩大恐怖的气息出现,然后黑暗就被劈开!刺目的光亮降了下来,整个世界都随之改变。
  
  当时的黑暗古树已经是暗族的强者,他怒而奋起,和其他五个同时赶来的暗族强者一起围上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古怪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