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585回 摆脱束缚

585回 摆脱束缚

因为已经将自己所有的肢体收集完全,清辉此刻的举动比之前追踪黑暗种子的时候要轻松了许多。但是背负着楚离月,清辉还是小心地激活了自己的天赋符文。这样就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护楚离月的安全。
  
  虚空符文是每一个虚灵族人一出生就已经具备的天赋能力。
  
  被所有种族强者视为畏途的虚空,对于虚灵族人来说,只要达到一定的修为,就可以如同自己家的后院一样,轻松穿过。
  
  楚离月虽然曾经去过两次暗族的领域,可是却都是神魂瞬间到达,根本不曾经历过横渡虚空的过程,所以这个时侯就十分好奇地抱着清辉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东张西望地看着。
  
  虚空中时而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光明,被完全的黑暗力量充斥;时而光线明亮,和某个星辰洒下的光辉擦肩而过;时而卷起巨大的玄力风暴,方圆千百里之内都被强大的玄力波动占据,无数无形的玄力波动如同最锋利的利刃,横竖交错,一不小心就能够将强大的修者砍成碎片。
  
  而是有时候,又能看见巨大的黑暗漩涡,漩涡中央是吞噬一切的漆黑,周围数千里之内没有任何星辰、玄力、物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这可怕的漩涡吞噬。
  
  清辉显出虚灵族的真身,银白色的头发和眉毛伴随着时有时无的风向飘动,经常会吹到楚离月的脸上。楚离月干脆伸手拨弄着他的头发,这些银白色的毛发看起来十分坚硬,摸在手中的感觉却带着几分柔韧温暖。
  
  不管是遇到什么情况,清辉都不曾有任何慌乱。从上一次追踪黑暗种子之后,他体内的虚灵族天赋就仿佛一下子全都觉醒了,无数前辈先祖横渡虚空的经历和记忆都涌入了他的脑海。
  
  虚空之中会有什么,如何应对,都不再是只能依靠本能做出的判断。
  
  也正是从虚灵族先祖的记忆中,清辉才发现了一个十分隐蔽而且美丽的虚空浮陆,才会突然生出了将那块浮陆作为他和楚离月专有的家的念头。
  
  他从小就没有家,后来才会把定海峰当成自己的家。可是事实证明,定海峰上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家人。
  
  在千年的沉睡之中,他的神魂曾经一直被黑暗包围。直到他遇到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魂,看着那个自强坚韧的少女一步步向着自己的人生目标前进,看着她把自己当成伙伴、当成最重要的人,不知不觉地就对着这个少女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如今,他也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即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那些对于过去的憎恶和仇恨,似乎都被一个温柔的手轻轻擦拭而过,虽然并未消失,但却只留下一层沉淀后的深重。那些曾经如同双刃剑一般,想要杀死敌人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种种痛苦的锋利和尖锐,却都被温暖的胸怀轻轻拥抱融化。
  
  清辉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他和所有虚灵族人一样,都是畏惧孤独寂寞的。只是他更幸运一些,终于在经历了黑暗之后,拥抱了那团炽热入骨的火焰,获得了新生。
  
  单手向后轻轻搂在楚离月腰背上,清辉纵身跃入了一个虚空漩涡之中。
  
  无数符文在他的身上闪动,瞬间绽放出令人目眩的光芒,在空中连接起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图案。
  
  楚离月微微眯眼,觉得那个图案看起来像是一个古老的文字,可惜的是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字。
  
  而在这个古老的字符图案出现之后,原本无比狂暴的虚空漩涡一下子就静止了,清辉背负着楚离月轻松自如地穿过了长达数十里的虚空漩涡,来到了另一片虚空之中。
  
  一个个光点在虚空中闪烁,犹如天幕中的繁星。
  
  而清辉俯身飞行,姿势从容,自由自在,飘逸洒脱。
  
  楚离月甚至有一种这里是深海,而清辉就是深海之中居住了千万年的大鱼的感觉。
  
  银白色的大鱼,背负着红衣的少女,在深沉的大海中自如遨游。
  
  楚离月嘴角含笑,一只手搂着清辉的脖子,另一只手却抓住了清辉背在背后的那只大手,轻声哼唱起来。
  
  “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
  
  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
  
  凝望你沉睡的轮廓,
  
  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
  
  执子手,吹散茫茫烟波。”
  
  清亮的少女声音在清辉耳边响起,和原唱相比,多了几分飘逸潇洒,少了几分缱绻清冷。低声的吟唱,却仿佛敲打在清辉心中某个角落,让他的嘴角也不禁翘了起来。
  
  那一刻,他好像心有灵犀,一下子就明白了楚离月的感觉。
  
  迈入虚空之中之后,清辉有一种回到熟悉的世界的感觉,加之全身肢体都已经补全,所以他的心情、肉身和神魂都达到了一种轻松自由的高度,顿时产生了一种摆脱了束缚迈入更高层次的感受。
  
  而这种感受显然是通过他和楚离月之间更加紧密了一步的神魂契约感染了楚离月,让她也产生了类似的感受。
  
  用力握紧了楚离月的手,清辉双脚轻轻摆动,像一条大鱼一样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离,让楚离月轻声笑出声来。
  
  清辉向前一跃,指着前方的一个光点说道:“就是前面。”
  
  随着他的话音,两人已经飞速接近那个光点。随着他们的接近,楚离月才发现那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光点,而是漂浮在虚空中的大片陆地。
  
  这就是虚空浮陆。
  
  这片浮陆周围飞舞着无数无形的玄力波动,实力不足的过客来到这里就会被一下子砍成碎片。
  
  只是在清辉面前,这些玄力波动并没有什么威胁。
  
  而在浮陆的另一边,则有一个巨大的虚空漩涡在不停旋转,它所占据的面积至少有千百里,这片浮陆正在漩涡之外,才没有被吸入其中。
  
  清辉背着楚离月越过浮陆周围的重重险阻,终于落到了这片虚空浮陆上最高的山峰上。
  
  之前在远处看着这片浮陆是一个光点,现在楚离月才明白那个光点竟然是一个类似太阳的存在,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因为距离地面并不是特别遥远,所以光度和热度与太阳也相差无几。
  
  清辉将楚离月从背上放下来,揽着她的肩膀,嘴角带着笑意,什么也没说,等着楚离月自己的反应。
  
  楚离月站在峰顶极目远望,看到的是满目碧绿,百花齐放,无数奇异的花草树木在这片浮陆上尽情展现着自己的身姿。
  
  山脚下一条河水犹如衣带,从绿叶中间穿过。
  
  放开神识,整个浮陆方圆不过百里,尽在楚离月的感知之中。
  
  楚离月发现这片浮陆气候温暖,草木繁盛,更有一些本土的鸟兽繁衍生息,除了没有人族之外,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气息,更有不少美景,令人移不开眼睛。
  
  “你怎么会发现这里的?”楚离月睁开眼睛,眼神中还带着惊叹的神色,“这么可怕的虚空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美丽的地方,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清辉在第一次独闯虚空之后激发的种族传承中的记忆,他的一位先祖曾经偶尔经过这里,发现了这片与众不同的虚空浮陆,曾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后花园,经常来这里欣赏美景,休息放松。
  
  当清辉正式确认他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苦难都是孟莲实从背后推动的时候,他对于自己心目中的家——定海峰的生活,以及他过去记忆中那些所谓的幸福一下子就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幸福突然变成了虚伪和欺骗,最敬爱的那个人居然是这样的嘴脸。
  
  他突然再也不想和那个人有任何交集,更不想看见听见那些丑陋。他想要一个只属于他和他的爱人的家,一个没有任何欺骗的家。
  
  就是在那个时候,清辉突然想起了这个特别的虚空浮陆,想要将这里当成他和楚离月专有的家。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虚灵族的天赋,就算是帝君修为也很难轻松跨越虚空中的种种危险,来到这片虚空浮陆之中。
  
  “喜欢吗?”清辉从背后搂紧了楚离月的腰,将下巴贴在她的肩膀上,轻声问道。
  
  楚离月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喜欢。”
  
  自从清辉主动修改了他们之间的神魂契约之后,楚离月就能够更加准确详细地感觉到清辉心中的情绪波动。在这个时候,清辉心中的期待和向往,更是毫不掩饰,楚离月哪里不知道他对于家庭温暖的那种执着和眷恋?
  
  就算是清辉把她带到什么穷山恶水之地,只要有清辉在身边,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无法忍耐;更何况这里风景如画,处处都那么美丽,这样一个隐秘的世外桃源,只属于她和清辉两个人——夫复何求?
  
  清辉也真切地感受到了楚离月心中的愉悦和关切,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楚离月不禁呆住了。
  
  她见过清辉真心的笑容,当时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调高了一个亮度。但是这一次,清辉的笑容不仅仅是真心,更充满了放松自如的感觉。就像是曾经束缚他的那些东西都被他扔到了角落里,完全抛弃了过去背负的沉重和痛苦,成为另一个被阳光笼罩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