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凤焚天:逆天废材小姐 > 你个二白 八

你个二白 八

你个二白八
  
  一秒记住,覃思被白景天的话说的眉毛都竖起来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让白童生死由命?你还是他的长辈呢!”
  白景天眼睛里浮起了笑意:“作为白童的族人和长辈,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护着他。”
  她这么一说,覃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来对方之前所说的那种话,都是担心他不在意白童的生死而已。
  白景天接过小小的白鸟,双手在白鸟身上抚摸了几下才说道:“白童比其他同伴成年晚了不少,是因为他长期不在摩天峰,所以受到周围环境影响,与摩天峰上的同伴生长周期有所不同。不过他也已经到了成年的时候——我看他之前应当是受到了某些外来力量的刺激,于是引发了成年的变化。”
  “如果你没有不顾一切保护白童的决心,最好还是让我把他带回摩天峰。虽然到了摩天峰他可能还是有危险,但是至少他如果出了意外,还能够安葬在我们祖先的身边。而如果是在你身边出了意外,他就会灰飞烟灭,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丝痕迹。”
  白景天看着覃思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覃公子,我希望你认真地想一想再给我答复。”
  覃思皱着眉头上前,将白童从白景天的手中抱了回来,这样的动作对于他这个贵胄公子来说,已经是非常无礼的表现了。
  白景天抱着白童一口一个白童出了意外会如何如何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虽然他确实看到了白景天的真身是一头雪羽天冠雉,也确实听说过白童有一个叔曾祖族长名为白景天,但是白童如今昏迷不醒,谁知道这头鸟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别有居心?
  白景天看出了覃思的警惕,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着覃思点头笑了起来:“很好,希望覃公子能够始终如一,保护好白童。”
  说着,他举起手将一个东西向着覃思丢了过来:“用这个,就能帮助白童顺利成年。”
  覃思一怔,已经抬手将那个不到手指肚大小的黑色圆珠接到了手中。
  “别忘了找个安全的地方。”白景天叮嘱了一句就化作一头巨鸟冲天而起,在了暗沉的天空中飞驰而去。
  覃思望着手中那颗圆溜溜光华流转的珠子,一时间有些茫然。这个珠子怎么帮助白童顺利成年呢?
  手中的白鸟闭着眼睛,体温还是有些高,不过看起来经过白景天的手之后略有好转,覃思心里的担忧也少了几分。
  既然白景天提醒说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覃思想来想去也只有回到神京覃家才行。不过没有了白童,他只靠着护身玄光的话,飞回去恐怕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就不知道白童能不能等到了。
  覃思皱着眉头思考到底是在这附近找个山洞布下阵法还是返回覃家的时候,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世子,好久不见。”
  听到这个声音,覃思心中一喜,抬头一看果然是楚离月!
  楚离月还是一身红衣,手中抱着小黑虎,对着覃思点头问好。
  覃思本来就有事要找楚离月,这会儿看见了楚离月,更是想到楚离月如今修为大进,将他用最快的速度送回覃家对她来说应该很容易才对。
  他还没有开口,楚离月就笑道:“清辉说,想请你和白童到我家里坐坐。世子可愿一往?”
  黑虎从楚离月的胳膊上坐起身来,一脸严肃地对着覃思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覃思心念一转,猜到楚离月夫妻应该是早就看见了白景天和自己交谈的情景,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出现,邀请自己去他们家也正是想帮自己一把的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楚离月家更安全的地方吗?
  “多谢。”覃思想明白之后,也不客气,对着楚离月和黑虎点头致意。
  黑虎瞬间变成了清辉的模样,袖子一卷,就将覃思和他们一起带回了虚空浮陆之中。
  只是眼前一花,就已经换了天地。
  浓郁的花香从窗外飘进来,覃思坐在楚离月他们的小楼一楼大厅中,神色略有些茫然:“这是……”这里显然不是神京楚家的风格,整个房间都用原木制成,偶尔有些饰品也是精巧多过豪奢。更没有什么侍从仆人,只有清辉和楚离月两个人坐在对面。
  身下的家具十分奇怪,像是美人榻,却又和美人榻完全不同。像是兽皮裹着棉花一般,坐上去软绵绵的,让人总有一种想要斜靠着的冲动。
  不过覃思心中惦记着白童,好奇心也退居其次了。
  “帝君大人,楚家主,你们知道白童这是怎么了吗?”覃思心中焦急,略一审视四周就开口直入主题。
  楚离月看了看清辉,清辉说道:“那只大白鸟不是说白童要成年了吗?”
  覃思将方才白景天给他的那个黑色圆珠拿出来给他们看:“这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清辉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那只大白鸟是害怕你中途放弃白童,所以才给了你这个吧。”
  “吃了它,你就会和白童真正的生死与共了。”
  以前覃思和白童的契约自然是以覃思为主,覃思如果死了,白童也会死去;可是白童死了的话,覃思只会受伤。
  如果吃了这颗珠子,白童如果死了,覃思也会随着死亡。
  覃思有些诧异,白景天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过是白童成年而已,可能会有危险,但是还不至于吓得他把白童抛弃吧?
  清辉取出了一团氤氲雾气小球:“白童如今昏迷不醒,不过其实神魂还是清醒的,只是无法与外界交流而已。我可以将你们两个的神魂都投入蜃华珠之中,你们就可以无碍交流。等你们商量好了出来,再来解决白童的问题。”
  覃思先是一喜,然后又担心地说道:“可是白童如今还在发烧,我怕他的肉身受到伤害……”
  清辉摆了摆手道:“无事,放入我的洞天之中,时间可以暂时停留不动。”
  这一下覃思大喜,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问问白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白童真的需要自己帮助的话,他就是真的吃了这颗珠子,用自己的性命保住白童的性命,也是值得的。
  覃思握紧了手中的黑色圆珠,郑重起身对清辉行礼致谢:“如此有劳帝君大人了。”
  清辉并未起身,而是含笑说道:“你这一礼,我倒也受得。”
  覃思还未多想,就被清辉一推,整个人就飘了起来,进入了蜃华珠之中。
  楚离月斜着眼睛看清辉,覃思不了解清辉,楚离月可是了解的。清辉这般作态,绝对是有什么东西背着覃思的。
  清辉被她看得不由笑了起来,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说道:“怎么?我这不是给覃世子牵红线配姻缘吗?”
  楚离月愕然:“什么?”白童成年和覃思的因缘有什么关系?她心思一动,想到了什么,“白童……是个男孩子啊……”
  “我当然知道。但是有了雌雄同命丹,可就不一样了。”清辉薄唇勾起,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
  覃思可不知道清辉心中在想什么,他已经落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
  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建筑物高得耸入天际,外墙上的琉璃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高楼之间连接着悬空的轨道,层层叠叠。
  有的轨道上站着行人,根本不需要走动就被轨道带着前行。
  有的轨道上则漂浮着一个个马车一般的交通工具,虽然没有马或者异兽拉动,却能够看见其中坐着一个或者几个人族,轻松自如地驱使着这些车辆在轨道上空飞行如电。
  覃思惊讶了一会儿,猜测这些应当都是用玄晶发动的玄器。
  他知道蜃华珠中的世界是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构建出来的,想来这便是夜影帝君观临三千世界而看到的一个世界吧。
  因为他这一身长袍广袖金冠玉簪的打扮,不少人从空中向着他发出叫声、口哨声,让覃思不由有些尴尬。
  不知道夜影帝君将白童的神魂丢到了哪里,他还是赶快找到白童,把事情跟白童说清楚,看看白童怎么选择吧。早点把正事办完,就能够呼唤夜影帝君将他们两个带回去,让白童早点醒过来,顺利完成成年的过程。
  只是不知道白童会在哪里……
  覃思刚想着这个问题,突然就闻到了一种非常特别的香气。
  像是花香,又像是麝香,但是却比他以前闻到过的那些最顶尖的香料都更加好闻。这股香气钻入鼻尖,瞬间就沁入了他的五脏内腑,让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有一种顺着这个香气找到本源,将那个散发香气的人狠狠抱住吃掉的感觉……
  覃思猛然一震,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向着香气传来的方向走了十几步!
  这让他无比震惊。
  这是什么香料,居然能够让他失去控制,毫无意识地就自己走了起来?如果是在生死关头,他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遍了!
  覃思修炼的是神魂攻击,所以在控制自己的神智方面远远超过同等修为的修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厉害的香料。
  他警惕地停下了脚步,催动体内的玄力,神魂全心抵御着香气的吸引。
  就在覃思努力抵抗的同时,天空中那些飞行的车辆像是下雨一样全都降落了下来,车辆中一个个身影飞奔而出,向着同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自行轨道上的行人们也毫无例外,全都不顾轨道还在运行,从十几米高的轨道上向着下方就跳,有的人甚至因此摔伤倒地。
  但是只要能动的人,全都向着同一个方向跑去。
  负责维持交通秩序的自动机器人发出接连不断的警报声,却根本没有一个人在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