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好相公 > 1142回 铁罗

1142回 铁罗

次日,秦天并没有起的很早。
  
  他在军营舒服的睡了一觉之后,等太阳已经日照三杆才终于起来。
  
  吃过早饭后,他才终于带着狂魔军向段纶的军营赶去。
  
  段纶的军营就在扬州城外。
  
  他们到的时候,里面的将士已经在操练了,嘶喊之声不绝。
  
  而段纶他们已经在等着秦天了,不仅在等秦天,而且他们还等的有点不耐烦。
  
  “都督,这个秦天莫不是不来了?”
  
  “都督,这个秦天是不是害怕了?”
  
  “都督啊……”
  
  段纶的人不停的询问,把段纶都问的有点厌烦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将士急匆匆跑了来:“都督,秦天来了。”
  
  听到秦天来了,段纶这才哼了一声:“好,来了就好,来了,我就让他付出代价。”
  
  不多时,秦天他们带着狂魔军进入到了军营。
  
  对于狂魔军的到来,段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他并不准备对秦天动手,毕竟秦天是钦差,他若对秦天动手,李世民肯定不饶他。
  
  所以狂魔军来与不来都没有什么关系。
  
  “秦天你终于来了。”
  
  秦天耸耸肩:“说的好像我不来似的,段都督相邀,不来能行嘛。”
  
  说着,秦天看了一眼那些训练的府兵,道:“不错,不错,段都督练兵还是可以的,有气势。”
  
  秦天的话是在称赞段纶,但听起来有点随意,因此就显得有点是在讽刺的感觉了。
  
  段纶一听这个,呵呵一笑:“这么说来,你是觉得你的狂魔军比我的兵马厉害了?”
  
  “不敢,不敢,就是比你的厉害。”
  
  秦天的话能气死人,段纶顿时怒不可揭,道:“既然比我的厉害,那可否让我瞧瞧你的狂魔军到底有多厉害啊。”
  
  这个时候,段纶手下的其他武将也都很不屑的望向了秦天。
  
  “就是,就是,我们倒要看看你的狂魔军有多厉害。”
  
  “哼,不过是小小的狂魔军而已,竟然敢这般张狂吗?”
  
  “就是,就是,有本事拉出来练练。”
  
  “…………”
  
  这些人很是愤慨,秦天却十分平静,道:“想怎么练练啊,是比试一下,还是找一些木桩演练一下啊?”
  
  比试一下,就是真刀真枪的比试,演练的话就简单,只要找一些道具就行了。
  
  一般演练,都是用的道具。
  
  秦天说完,段纶便哼了一声:“都是打仗的男儿,谁还把流血不曾,就真刀真枪的比试一下吧。”
  
  秦天耸耸肩:“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到时候段都督可别后悔。”
  
  说到这里,秦天又加了一句:“我狂魔军的唐刀和陌刀队和锋利,一刀砍下去,能把人砍成两半。”
  
  唐刀和陌刀是唐军很厉害的兵器,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配备的,至少,地方各藩王以及都督那里,都是没有任何唐刀或者陌刀的。
  
  甚至长安城的很多兵马都没有,只有在打仗的时候,朝廷的那些常备军才会配备陌刀。
  
  秦天的狂魔军要巡按全国,所以朝廷才给他们颁发了唐刀,以及陌刀,让他们增强战斗力。
  
  秦天这样说完,段纶的脸颊忍不住就抽搐了一下,他自然是知道陌刀队和唐刀厉害的,他的这些普通的刀,只怕根本就不是唐刀的对手,被唐刀直接砍断了,那算什么啊?
  
  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就这样收回去,未免有点丢人。
  
  念及此,段纶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这有什么,难道我还怕你,就真刀真枪的干。”
  
  秦天点点头:“好,这个自然没有问题。”
  
  话罢,狂魔军出列,段纶这边,也很快出了两千兵马,这也是段纶为了好看一点,他若是出的兵马多了,恐怕就要被人笑话了。
  
  双方兵马对峙,随着战鼓雷鸣,声声嘶喊声后,双方随即冲杀而来。
  
  段纶的兵马其实也不算弱,他们杀来之后,接着就向狂魔军劈来,狂魔军这里,立马拿出唐刀来挡。
  
  只见双方兵刃碰到一处之后,只听得啪啪声响,段纶的那些将士的兵刃应声而断。
  
  那些人看到自己的兵刃就这样断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神色。
  
  这样锋利的刀如果劈到了他们身上,会是什么情况?
  
  只怕真的能够把他们劈成两半吧?
  
  震惊,不安。
  
  宋甘和段纶看到这些之后,脸色也顿时变的紫青起来。
  
  “都督,这样下去不行,还是停手吧。”宋甘一看情况不妙,便让停手,要真的把他们的将士给杀了,那对他们来说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为了练一个兵,他们投入的东西还是很多的。
  
  段纶眼眉凝重,本来还想通过自己的兵马教训一下秦天,没想到秦天的狂魔军这样厉害,他是有点不甘心的,可他也知道真的杀下去,自己的人肯定不是秦天对手。
  
  那个时候,丢人恐怕就要丢大了。
  
  “好了,我看这场比试没有必要了。”
  
  段纶说了一句,秦天投来疑惑的目光。
  
  “怎么没有必要了?”
  
  “我们双方的兵刃不同,这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就算你狂魔军赢了又如何,这样的比试就算了吧。”
  
  段纶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秦天见段纶知难而退,心里觉得好笑,不过都是大唐的兵马,他也真不想见血,点点头后,道:“既然段都督不想这样比试,那就算了。”
  
  说罢,秦天挥手,随即双方兵马各自退了回来,只不过,狂魔军退回来的时候,很是得意,士气旺盛,而段纶的兵马,则显得有点失落,不少将手都垂头丧气的。
  
  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很厉害,可今天跟狂魔军交手之后,他们才发现他们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双方兵马退去,段纶是仍旧不肯善罢甘休的,教训秦天不行,他还要想办法替自己的儿子报仇。
  
  “不动刀枪是不动刀枪,但比还是要比的,要不我们各找一人,出来单挑如何?”
  
  听到要单挑,秦天更是不惧,道:“单挑,自然可以,不知道段都督要派谁上场啊?”
  
  段纶摆手,随即一名魁梧男子站了出来:“我铁罗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