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一千三百一十四回 邪法?

一千三百一十四回 邪法?



    随着宁浅雪三人以及宁啸坤和战神莫沧海突然的飞掠而起,更多的人反应了过来,亦是跟随着他们飞了起来。

    玄清、玄木自然不必说,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眼睁睁的开着宋立死在自己面前的,那样的话他们根本没办法同已经死去的端宇交代。

    沉鸢、九儿平时的玩心很重,但是遇事却十分的果决,没有丝毫的犹豫。

    谷幽兰看也不看旁人,心中虽然也十分的焦急,但却没有失去冷静,心中暗道一声自己这个皇兄不是那么傻吧,明知道那一剑会使得自己气息耗尽,还会释放?不过心中拿不定主意,跟随在宁浅雪三人身后,同样朝着关云河扑去。

    而明策城的众将以及杜天远、勾不悔、秦厉等人,也受到情绪的感染,气势汹汹的朝着关云河攻击了过去。

    半空之上,关云河感觉到无数的人携着无数的杀意朝着自己奔涌过来,先是一怔,不禁下意识的朝着下方望了一眼,不过很快,嘴角便闪出以一抹笑容,又是恢复如常。

    这些人看似气势汹汹,其实对自己有着一定威胁的就只有莫沧海一人而已,但是莫沧海身受重伤,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实力,至于其它人,也就是他一招的事,所以他并不惧怕。

    修炼到他这个阶段,也根本不是能够凭借人数能够对付得了的,徒增伤亡而已。

    “哈哈,这么多人愿意为你去死嘛?有趣,着实有趣,没有想到在这区区星云锁域能够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为了让它更加的有趣,我打算先杀了你,再对付他们,那样的话我能看到这些蝼蚁们痛苦的表情。”关云河轻笑一声。

    话音一落,身若虹彩,突兀的蹿出,在众人的眼眸中留下一道美丽的虹桥,几乎瞬间,便来到了宋立的身前。

    其速度,要比那些奔着他攻过来的众人快上了不知多少倍。

    “去死吧……”关云河喝道,轰然蓄力,狂风涌动。

    在他面前,现在的宋立就如同一只他随便就能够捏死的蝼蚁,刚刚宋立斩下的那一剑虽然惊天动地,让他惊惧不已,但是现在看来,那一剑也是可笑的,也正是那一剑让他气息耗尽,随自己处置。

    不作他想,嘴角的冷笑抹去,取而代之浮现在他面庞的是一抹阴狠。

    当他快要将拳风轰出的时候,他脸上的那一抹阴狠,更是变为了得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始终是一脸痛苦的表情,脸色苍白的宋立,猛然间抬头,在他那苍白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丝嘲讽之意:“实力强有什么用,脑子不好使,不还是得死。”

    宋立的话音一落,只见宋立身体周围的气息陡然变化,骤乱的气息,好像正在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规律涌动着。

    几乎瞬息之间,混沌之气遍布在宋立的身体周围。

    “怎么回事?”关云河大骇。

    这诡异的气息正是此前宋立与他对战时候散发出来的气息,他当然知道,这气息就是宋立所修炼的气息,如此这般的朝着宋立的身体内涌动着,岂不是意味着他会重新获得力量么。

    “怎么回事?你难道不知道气息耗尽之后,还可以恢复的么?”宋立轻笑道。

    关云河听罢,心中不禁暗骂,这不是废话么,谁不知道修炼者在真气耗尽后,只要不死,便可以逐渐恢复,可是即便恢复也是要一点一滴恢复,哪会像现在这般疯狂的朝着宋立体内聚集。

    真气恢复?突然之间,关云河心中先想到了真气,也便明白了,这完全是因为宋立所修炼的并非是真气,而是这种奇异的气息,所以耗尽之后,恢复的状况也与真正修炼真气的人也不同。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气息存在……”关云河大骂道,心中也知道他完全是中了宋立的诡计了,刚刚他苍白的面孔,差一点在半空中支撑不住,甚至于刚刚故意施展出他自己都无法全部驾驭的一剑,导致气息耗尽,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即便突然间气息恢复,即便自己措手不及,可是他仍旧做不到一击必杀,这么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疑问出现的同时,一个让他惊惧不已的感觉出现,也恰好回答了他的这个疑问。

    “你对我做了什么,让我体内的真气在极快的流逝?”关云河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朝着宋立问道。

    宋立笑而不语,继续吸收着那些刚刚凝聚起来的混沌之气。

    正如关云河预料的那般,从那惊天动地的一剑开始,一切都是宋立故意表现给关云河看的。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宋立知道,正常的情况下,宋立根本无法杀掉关云河。

    宋立可能能同关云河拼个平手,甚至全力之下,凭借混沌之气的诡异和强大,能够略占上风,但是也绝不可能杀掉关云河,最好的结果无非就是关云河自知不敌,施展身法逃掉,到了渡劫期这个阶段,若是对方一心想跑,没有绝对压制的实力,那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况且,对方可不止关云河一人,还有一个同样是渡劫期六层的强者呢。

    所以,宋立突发奇想,设了这么一个局,其目的就是吞噬掉关云河体内的气息,将其斩杀。

    想要吞噬掉对方体内的真气,对于别人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对于宋立来说,却是可能的,原因就在乎混沌之气的强大和不同。

    混沌之气除了本身强大外,还有一点都是混沌之气一旦被身体所吸收,即便释放出去,重新化作五种不同的气息,但是只要他心念一动,这些气息会马上凝结,重新汇聚在自己体内,可以说修炼混沌之气根本就没有气息耗尽这一说,因为一旦耗尽,又能够马上恢复,区别就在于,气量越大能够释放的招式便能够越强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宋立敢于触犯忌讳,释放远远超出自己修为所能够承受的一招,其实他早就知道,那一招只能存在一瞬,根本没有什么实质的攻击能力,出现一瞬间的招式,根本杀不了渡劫期强者,无论它多么强大。

    而且在宋立心念之下,混沌之气重新凝聚,但凡宋立周围的一切五气,皆是朝着宋立体内聚集,即便是存在他人体内的气息也不例外,这是混沌之气凝聚的规则,作为天地本源力量,任何生物都很难抗衡的了,除非他体内的真气要远远超过将要凝聚起来的混沌之气,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人的实力要超出宋立不少,才可能抗拒这样的气息吞噬。

    当然,并非朝着宋立身体周围聚集的气息,都能够凝聚成混沌之气,其实真正能够凝聚成混沌之气的仍旧只是原来已经成为混沌之气存于宋立体内的那些气息,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从关云河体内抽离出来的真气也只是因为混沌之气凝聚法则,朝着宋立体内汇聚而已,不可能被宋立真正的吸收,可是即便如此也已经足够,

    宋立流失了体内的气息能够马上回复,但是关云河却不能,宋立要的便是这个结果。

    “啊,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奇异却又邪恶的术法……”感受到自己体内真气的流失,关云河的声音近乎于咆哮,他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因为自己的真气真的会被宋立吞噬到体内,宋立会因此提升修为呢。

    吞噬他人的气息,化作己用,这种术法在他看来就是邪恶的术法。

    也怪不得他会这么想,宋立本来还不足三十岁,就有着如此修为,本就让他生疑,加上突然间又来这么一下,他当然会下意识的以为宋立之所以年纪轻轻就有着如此修为,肯定是因为不断的吞噬他人真气,化作己用,才修炼的这么快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莫沧海以及宁浅雪以及他们下方跟着他们一同向着这里飞掠过来的众人都停住了脚步,没有任何一个人明白,眼前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此前还气息耗尽的宋立,现在身上的气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而关云河身上的真气好像已经频临到耗尽的边缘了。

    风水轮流转,只不过这转的太快。

    即便是莫沧海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暗叹一声,自己这个师弟,现在居然连自己也看不透了。

    苏坦亦是大惊失色,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了,怎么就变成眼前这样的情况了,关云河不是上前准备击杀掉气息耗尽的宋立么,可是居然没有得手,反倒是自己的真气快要流失殆尽了。

    “难道是吞噬他人气息之法么,这家伙怎么会懂这种奇异可怕的功法?就算是有,这吞噬气息化作己用的过程也太快了些吧。”苏坦愕然道,下意识的也以为这是宋立释放的某种邪恶功法。

    “不行,关兄体内真气已然耗尽,得救他才行……”还没等苏坦再深想,关云河体内的真气已经全部别抽离了出去,他第一个反应便是出手相救,只不过他现在出手哪里还赶得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