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校怪谈之冥婚异闻 > 五十八回 :十六夜,我一定会救

五十八回 :十六夜,我一定会救


  “我其实早就死了,是冥王救了我,他将我变成了僵尸,他和我说僵尸不老不死。但是……我没有想到,原来连僵尸也会死。”宫奈奈眼中闪过一抹悲伤,淡淡的说。
  十六夜的紫眸里面闪过一抹诧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宫奈奈居然是僵尸,而且自己一直以来也都没有发现。“所以,他有办法可以救你吗?”十六夜连忙问道。
  “嗯。”
  “你要我去找他?”
  “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可以找到他,但是你……你的话,也许可以。”宫奈奈露出了一抹苍白的惨笑。“我没有办法了,除了可以找你帮忙以外,我实在是……”
  “我知道了。”十六夜回道。
  “你……”宫奈奈诧异的望着他。
  “既然找到他你就可以活过来,那我帮你去找。”说完这句话,十六夜就从床下下来了,然后他就走到衣柜前面,将衣柜给打来了。他从里面拿出一套红色的衣服,一眨眼的功夫,衣服就穿在了他的身上。艳丽的红色,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妖孽了。就转身宫奈奈说:“我现在就出去。”
  宫奈奈看着十六夜,微微一笑。“这样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十六夜眉头微皱了一下,“通常一般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是该说谢谢吗?”
  “但是,我不是也救过你吗?”
  “你……”十六夜感觉被宫奈奈的话刺痛了,他偏过头去,眼神里面的神情有些自嘲,又有些悲伤。“你就这么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我只是……”宫奈奈脸上流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她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算了。”十六夜推开了窗户,他回头看了眼一脸悲伤的宫奈奈。心中不由得又不忍心了起来,语气放柔了说道:“我一定会救活你的。”说完这句话后,他就从窗户外面跳了下去。
  宫奈奈看着十六夜消失的地方,脸上露出了一抹放心的笑容。“这样的话,应该就没事了吧。”在她的潜意识里面,认为只要黑帝斯可以赶来的话,他就一定有办法救自己。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什么都可以办到。
  就这么想着,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墓地里面。墓地四周起了雾气。宫奈奈觉得很冷,她抱着双臂走在墓地里面,这里的墓碑大多都损坏了,看上去年月已久。“好冷啊……”
  她就这么走着,内心觉得十分凄凉,也很悲伤,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在她的内心里面居然觉得自己理所当然的会在这里,她只是觉得十分的孤独,很冷。走着有些,她来到了一个墓碑前面。然后宫奈奈在墓碑上面看到了爷爷的名字。宫奈奈抬手抚摸着墓碑,心中无比怀念。眼泪就那样救了下来。
  “爷爷……”
  她跪了下去,在墓碑前面哭了很久。突然在她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声音。“姐姐为什么才来?”
  宫奈奈回头看去,就见宫小夜站在后面,他一身孝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却充满了责怪。
  “我……”宫奈奈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朝着宫小夜走了过去,惊慌失措的想要解释,但是宫小夜却用十分冷漠的表情,连连后退。“都是因为姐姐没有回来,爷爷才会死的。为什么姐姐那个时候没有回来?为什么姐姐那个时候没有回来?为什么姐姐那个时候没有回来?为什么……”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每一句质问都印刻在了宫奈奈的心里面,疼得鲜血淋漓。
  “为什么?”
  “奈奈,你醒醒啊?”
  “为什么?”
  “奈奈!”
  “姐姐你怎么了?”
  “妈妈姐姐她,是不是要……走了?”
  “奈奈!”
  谁?谁在叫她?为什么声音会那么悲伤?她已经回不去了啊。爷爷死了,小夜也走了。家人全部都……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她要去旅行?为什么要和爷爷吵架。为什么无视了小夜伤心的眼神。那个时候她就不应该离开的,如果这里不离开,如果当时不那么任性的话,爷爷就不会死了。
  “奈奈!你别吓我。奈奈!你听得到妈妈的话吗?奈奈,我的女儿,妈妈求求你了,回来!不要离开妈妈,求你了。神啊!你将我的命拿走,将我女儿的命换回来。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次的让我失去女儿?为什么……”
  好悲伤的声音,悲伤的让人想要掉下眼泪。奈奈?是在叫自己吗?妈妈……是谁?妈妈……妈妈……到底是谁?
  “妈妈,姐姐已经……回天无力了,我们还是……还是,将姐姐的遗体……”后面的声音假惺惺的,让宫奈奈听了十分不爽。什么叫做会好无力,她还在这里呢。
  “奈奈,是妈妈对不起你。一个人离开很孤独吧?妈妈总是让你一个人离开,你怪妈妈吗?你一定是怪妈妈的吧?奈奈,我……”感觉有人抱住了她的身体,好暖和,真的好暖和。这样的怀抱,这种熟悉的温度,都让她的心慢慢的远离了黑暗。一点都不想离开,不想消失。她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她要……将一个人送进地狱。所以……不可以。
  “小语,你看到了吗?奈奈的手指动了!”一声惊喜的声音响起。宫奈奈就慢慢的睁大了眼睛。一张悲伤的脸出现在了眼前,眼泪掉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个女人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奈奈……”
  “妈妈……”她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
  “奈奈!太好了。”苏语蓉紧紧的抱住了女儿,还活着,至少现在还活着。她的女儿还没有死,没有从她的身边离开。
  宫奈奈的眼睛清晰的看见,南宫蝶衣眼中的怨毒。她愤恨的望着自己,仿佛在说:“你怎么还没死?为什么你连死都是这么的不干脆?”
  “妈妈……”
  “我在!”苏语蓉握住宫奈奈手,连忙说道。
  “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什么?”
  “梦到了爷爷,爷爷说我不会死的。”宫奈奈艰难的露出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