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校怪谈之冥婚异闻 > 九十三回 :死女人

九十三回 :死女人


      张黄的脸色立即就沉下去了。“没钱?你钱包呢?拿出来我看看。”一边说着,他就开始对竹雨铃动手动脚了。
  
      竹雨铃死死的护住怀中的背包。她头摇得就和拨浪鼓一般,“真的没有……”
  
      “切!拿来!”张黄拉住背包,就将竹雨铃往旁边一拽。背包落在了他的手中,而竹雨铃则跌倒在了地上。张黄很快就将背包里面的钱包给翻了出来。他拿出钱包后,就将背包扔给了竹雨铃。
  
      “嘿嘿,我看看啊有多少。”张黄开始兴奋的翻起了钱包。
  
      竹雨铃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想要将钱包给抢回来。可是柔弱的她,哪里会是张黄的对手,张黄抬手将她一推,竹雨铃就朝着旁边倒了下去。张黄将钱包里面的800块钱全部都拿着出来,然后将空钱包丢给了竹雨铃。
  
      “切,居然才这么点。”他骂骂咧咧的,就朝着教室外面走去。
  
      竹雨铃这下子是真的急了。“我求你了,这是我这一月的生活费,你不能够全部拿走。”她拽住了张黄的衣服,哭喊道。
  
      张黄烦燥的就想将她推开,但是竹雨铃拽得太紧了,他推了一下没有推开。这时,竹雨铃已经死死的抱住了张黄的腰。她一边哭一边说:“你不能够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怎么不能这样了?你都是老子的女人了,你的钱当然也是我的了。我说你,没有生活费了,不知道出去做兼职吗?就知道哭哭哭,没用的废物!”张黄骂道。
  
      “求你了,你不可以拿走那些钱。我……”竹雨铃拼命的摇头,她只想将自己的生活费要回来。
  
      “滚开!”张黄生气了。
  
      “你拿走了我的生活费,我今天吃什么?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竹雨铃哭声越来越大了。
  
      “我管你吃什么。你一个女人害怕没吃的吗?我说你窝不窝囊?你随便找个男的,让他请你吃饭不就行了?不会吗?大不了你陪他睡一觉,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的。”张黄一边扯着竹雨铃的头发,想将她从自己身上弄开。一边口出污言,说着畜牲不如的话。
  
      “你……你说什么啊?我可是你的女朋友!你怎么可以这样?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当初,你强行和我发生关系的时候,你的那些承诺呢?你怎么能这样……”竹雨铃哭得撕心裂肺,她这回是真的伤心了。
  
      听着她的哭声,张黄更加的烦燥了起来。“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你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被我睡和被别人睡有什么区别?你个大傻叉。”张黄狠狠的扯着竹雨铃的长发,用力的往后面扯去。
  
      “啊!”竹雨铃疼得惨叫一身,抱住张黄的手就松开了。张黄抬起脚就踹向了竹雨铃的肚子,同时骂道:“死女人!”
  
      竹雨铃被踹翻在了地上,她捂住肚子,疼的卷曲了起来。
  
      张黄扬长而去。
  
      身后,响起竹雨铃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张黄拿着800钱走了后,就叫了一群兄弟到外面大吃了一顿。这一顿下来,800就变成了300块。接着又有一个在外面混的绿头发说道:“黄哥,我看的今天意气风发,要不要出去玩两把呀?”
  
      “嘿嘿!”张黄咧嘴一笑。然后摇了摇头,“不了,我钱不多了。”他这个人虽然混蛋,但是却从来不赌博。
  
      绿发一听笑得更加灿烂了。他猥琐一笑,然后抬手拍了一下张黄的肩膀,亲近的对他说道:“黄哥!就因为钱不多不才要去玩两把啊。兄弟我知道和好地方,包你赢的。”
  
      “嘿!赌博哪里有稳赢的啊?”
  
      “真的!就上次小疯子,你认识吧?就是上个我们一起喝酒的那个爆炸头,那个小瘦子。他……”绿发说着重重的拍了张黄一下,神情十分的激动,眉飞色舞的说:“一个晚上啊,就一个晚上。”
  
      “呵呵……”
  
      “我说你可别不信。”绿发指着张黄的脸,来了脾气,继续唾液横飞,“小疯子可是一个晚上赢了三万块!三万块啊哥。就第二天早上,小疯子拿着那些钱,请哥几个大吃了一顿。然后……嘿嘿!”他给了一个你懂得的笑容。
  
      这时,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说道:“就这几天我看到那斯,身边跟着一个细腰大胸的妹子。妹子那叫一个漂亮性感。我就说了,那个妹子怎么瞎了眼跟了他,原来他赢钱了啊?”
  
      “可不是!细腰大胸算什么。你……我说你们,玩过日本女人没有?那才叫……”劈哩叭啦的说了一大堆,绿发到最后说得是越来越激动。
  
      几个男生听了,尤其是刚上大学的几个男生,一个个都心神向往。最后包括张黄在内,还有另外三个男生,一起跟着绿发去了一家地下赌馆。
  
      梦想总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才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张黄和另外三个男生,就输光了所有的钱。那个绿发又趁机告诉他们,这里可以借贷的。输红了眼的张黄等人,现在就只想翻本了。于是,他们又一人借了五百。五百块很快又输光了,于是又借。又输、又解。输了,还借。
  
      三个小时后,一个带着眼睛,西装革履,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出现在了他们几个面前。那人笑得十分和蔼可亲。他说:“几位同学,你的已经每人欠债五千块了。那个……不如给家里面打个电话吧。”
  
      “五……五千块?”张黄等人直接懵了。
  
      “呵呵,没错,五千块。”
  
      “这……没有搞错吧?”
  
      “没有搞错。”
  
      “怎么办?”几个男生面面相视。五千块,对于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来说,可不是什么小数字。他们中只有一个家境不错的男生站了出来,“行,我给我哥打个电话,不就五千块吗?我哥有的是钱。”
  
      “爽快!”
  
      最后那个男生的哥哥,给这个赌馆的经理打了钱,他才被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