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校怪谈之冥婚异闻 > 一百零九回 :张黄死了

一百零九回 :张黄死了


      老师很生气他迟到了,教训了一顿后,就让他回到座位上考试。昨天自己在教训完黑衣人后,就将这个罪魁祸首给忘记了。宫奈奈握紧了手中的圆珠笔,心中想着待会再找他算账。胆敢算计自己,一定要让他受到双倍的惩罚。
  
      考试到了尾声的时候,有同学们陆陆续续的交卷了。交完试卷的同学们,就离开了教室。很快班上就只剩下十几个同学了。宫奈奈做完最后一道题目,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后,就准备起身去交试卷。
  
      就在这时,张黄从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宫奈奈望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张黄手上根本就没有试卷。这是怎么回事?正疑惑着,就听到老师在叫张黄的名字。
  
      “张黄,你的试卷呢?”老师盯着张黄,神情有些不悦。
  
      说来也奇怪,张黄居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当着老师的面,直直的走到了窗户面前。
  
      宫奈奈手握着试卷,神情疑惑的望着他。
  
      “张黄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老师这次愤怒的喊道。
  
      张黄突然回过头来,望着老师笑了一下。这笑容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老师,我要去死。”
  
      “什么?你说……什么?”老师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宫奈奈却听得明明白白的。张黄居然说要去死!宫奈奈震惊的望着他,突然觉得背脊发寒。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宫奈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要张秀泽的座位,张秀泽早已交卷离开了。
  
      “砰!”突然一声巨响,张黄居然用自己的头撞碎了玻璃窗户。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脸流了下来,有种说不出来的骇人。
  
      “啊!”有女生惊叫出声。
  
      老师的脸色彻底的白了,他提高了嗓音,颤抖的喊道:“张黄,你……你在干什么?”
  
      宫奈奈也是一脸惊讶的望着他。
  
      张黄突然就爬到了窗户上面。这所大学的窗户可没有铁护栏。这里可是三楼,张黄的举动无疑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就连宫奈奈的脸色也白了白。她终于发现问题的所在了,这个张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思及至此,宫奈奈脸色微微的变了,莫非……
  
      “再见了,大家。你们千万…要小心……地狱短信。”张黄露出了一抹决别的惨笑,然后就直接跳楼了。
  
      一时间,教室里面寂静无声。
  
      “啊!他……他跳下去了。”一个女生惊恐的喊道。
  
      老师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不已。再过一年他就可以退休了,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完了,全部都完了!
  
      接下来,教室就陷入了混乱之中。再后面的事情,宫奈奈就不知道了。
  
      一直到回到宿舍里面,宫奈奈脑海里面还在回荡着张黄临死前的那句话。“千万要小心地狱短信!”他为什么会那么说?难道真的是她回来了吗?就算真的是她回来了,以张黄的为人,又怎么好心提醒大家要小心地狱短信?
  
      不、张黄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分明挂着诡异的笑。也许,真正说出这句话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想到这里,宫奈奈不禁打了个寒颤。
  
      白猫的眼睛一直落在宫奈奈的身上,见她脸色惨白,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白猫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宫奈奈面前,“奈奈姐,你怎么了?”
  
      宫奈奈猛然一惊,抬起头时见一身素白的白猫,正皱着眉头担忧的低头凝视着自己。她这才叹了口气,就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白猫。“今天中午,我们班上面死了一个同学。”
  
      “哦?”
  
      “跳楼死的。”
  
      “自杀啊!”白猫并没有太惊讶的样子,她神情淡淡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宫奈奈的脸颊,因为她觉得一定不是这么简单的。
  
      “那个人在临死前,就像是被鬼附身了一般。走到窗户旁边,用头撞碎了玻璃。然后……”宫奈奈并不同情张黄,只是那件事情太过于诡异。
  
      “看来,那个人生前一定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了。”白猫笑嘻嘻的说。
  
      “嗯。”宫奈奈点了下头。
  
      白猫一双眼睛乌黑的发亮,她笑眯眯的盯着宫奈奈,说道:“只要没有做过坏事,就不用惧怕任何鬼神。因为绝大部分鬼,其实比人要好太多了。真正可怕的是人,人若狠毒起来,可比鬼要可怕十倍的。”
  
      “是啊!”宫奈奈点了点头,可是心中的不安却并没有减少。
  
      白猫也许是看出来了,她说:“奈奈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宫奈奈没有想到白猫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心中多少有些感到。宫奈奈微笑的对白猫说:“谢谢你。”
  
      “嘻嘻!”白猫很开心的笑了。
  
      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里面,4班十分的平静。大家已经逐渐的忘记了张黄的惨死了。宫奈奈不由得想,人心果然是很残酷的。昔日同班的同学跳楼自杀,既然转眼就被忘记了。
  
      这天是星期六。
  
      在一个大厦前面,一个身穿红色短裙的少女,突然停下了脚步。她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那上面显示有一封未读的短信。夏茨月有些手指轻巧的点开了短信。当看到发信人的时候,她脸色是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手中的手机更是掉落在了地上。
  
      “不可能,怎么会……”夏茨月倒退两步,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手机。突然之间,她觉得背脊发凉,总感觉周围有一双阴恻恻的眼睛盯着自己。夏茨月惊慌失措的四周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美女,这是你的手机吗?”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
  
      夏茨月被吓了一跳,她此刻就如同受惊了的小白兔。夏茨月看清眼前的少年后,这才惊魂未定的点了点头。“是……”
  
      “还给你。”少年微笑着将手机递了过来。
  
      夏茨月吓得一个激灵,犹豫了一下后,她在少年疑惑的目光下接过了手机。
  
      少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