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校怪谈之冥婚异闻 > 二百一十二回 :人血沐浴

二百一十二回 :人血沐浴


      宫奈奈微笑的走了过去,打听道:“大爷,今天您有看到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来过这里吗?她穿着病号服,身上全是血……”
  
      大爷摇了摇头,“没有那样的人。”
  
      宫奈奈有些失望,她说了声“谢谢!”后,就准备离开,到别处看看。
  
      身后响起了大爷苍老的声音。“你说带血的病号服?刚才我去扔垃圾时,好像在前面的垃圾桶边看到过。”
  
      她回过头来惊喜的望向大爷,“那个垃圾桶在哪里?”
  
      “前面!”大爷抬手一指。
  
      宫奈奈道谢后,就朝着前面跑去,她在一条小路的旁边,看到了一个垃圾桶。果然,在那个垃圾桶的旁边,躺着一件血淋淋的病号服。就在宫奈奈盯着病号服看的时候。
  
      身后响起了一个大妈的骂声。“也不知道是谁那么不要脸,将我媳妇的一件衣服偷走了。我今天晚上才晾的,水都还没有滴汗呢?我媳妇刚买不久的,简直黑心。也不知道是哪个小蹄子偷走了,偷别的的衣服,出门被车撞!”
  
      宫奈奈回头看了她一眼,大妈轻蔑的哼了你声。用像看小偷一眼的眼神看着她,尖着嗓子质问道:“不会是你偷的吧?”
  
      “呵……”宫奈奈冷笑一声,她对大妈说:“我身上的衣服虽然都不怎么贵,可也不至于偷别人穿过的衣服。”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哟哟,我看你长得漂漂亮亮的,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她简直无语,自己说话难听了吗?也懒得和这样的女人纠缠,她脚也没停的继续朝着前面走去。不过,那个女人说她媳妇的衣服被偷了?那就一定是千夜清水偷走了吧?
  
      思及至此,宫奈奈立即倒了回去。她来到骂骂咧咧的大妈面前。大妈见她回来了,突然愣了一下。“怎么?你……”
  
      宫奈奈从钱包里面抽出100毛爷爷出来,递到了她面前。“你儿媳妇被偷的衣服是什么样,什么颜色的?”
  
      大妈双眼发亮的接过了毛爷爷,“大红色,一件针织裙子,可厚实了,暖和。”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前面的女孩要问这个,不过看在钱的面子上,她还是愉快的回答了。
  
      “知道了。”这一回,宫奈奈没再听到大妈的骂声了。
  
      之后,宫奈奈只要是见到了人,就会上去打听。有没有见到一位女孩子,她身穿着红色的针织裙子,那上面还滴着水。
  
      很快,宫奈奈就从一个小伙子那里,听说了千夜清水的行踪。“那个女孩子,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感觉她精神有问题,所以我特意跟在后面看了一会儿。”
  
      “她后面被一个老光棍给带走了。”小伙子猥琐的笑道。
  
      “带去哪里了?”宫奈奈立即问。
  
      “家里呗,现在肯定已经,嘿嘿嘿……”他一双贼眼在宫奈奈身上扫来扫去。“对了,那个女孩子是你什么人啊?要不要报警啊?”
  
      “不用了。你告诉也那个男人家在哪里?”
  
      “我带你去吧?”小伙子讨好的道。
  
      “不用,你告诉我就行。”
  
      “还是我带你去吧!那里不好找!”说着,他就要去拉宫奈奈的手。宫奈奈拉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小伙子怒了,“你……你怎么打人呢?”
  
      “谁让你动手动脚的。”宫奈奈面如寒冰,眉宇间隐约有些怒色。
  
      这时,一个圆脸女孩走了过来。她笑嘻嘻的道:“美女,我带你去吧。你只要给我10块钱就好了。我和你说,阿德可是出了名的流氓,你要是跟他走,他还不知道将你带到哪里去呢。”
  
      小伙子瞪了她一眼。
  
      宫奈奈冲女孩点了点头,“好,我给你10块钱,你带我去。”
  
      圆脸女孩就乐滋滋的带着宫奈奈走了大约五分钟,来到了一个残破的楼房前。她一抬手指着上面就说:“那个老光棍,就住在上面的阁楼上面。你…自己去吧。不过……小心点啊。”她朝着宫奈奈伸出了手。
  
      宫奈奈给了她10块钱,然后就上去了。
  
      来到阁楼时,她发现门没关,轻轻一推,门就开了。一股子霉味扑面而来。宫奈奈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阁楼十分窄小,一个巴掌大的客厅,旁边是卧室。卫生间似乎是在卧室里面的。
  
      里面十分安静,像是没人的样子。
  
      不过,宫奈奈还是听到了水声。
  
      她走进了卧室,一眼就看到卫生间里面的光景。一个全身**的女孩子,正坐在一个大大的浴盆里面,洗着身体。宫奈奈惊讶的看到在她的旁边,躺着一具男人的尸体。
  
      而少女用来洗身体的水,居然是殷红的血液。宫奈奈一步步的朝着少女走去,走进了后,她才发现在少女的后背上,长着五颜六色的瓢虫。那些瓢虫比之前少了不少,颜色也更黯淡了。
  
      “千夜……清水?”宫奈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少女猛的回过头来,见到是宫奈奈,她笑了。“原来是你啊!”
  
      “你……这是在干什么?”她惊颤的指着盆子里面的血水问道。
  
      “洗澡啊!”
  
      “用血洗澡?”
  
      “嗯。”千夜清水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笑着问宫奈奈。“你看到了没有?我背后的虫子,比以前要更少了。只要坚持用新鲜的人血洗澡,我就可以好了。”她仿佛十分的高兴。
  
      宫奈奈听了她的话后,心情十分的复杂。“可是我觉得,你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
  
      千夜清水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止,她悲惨一笑。“或许吧。可是这又怎么样呢?你有试过背上长满了这种恶心的虫子吗?我真的恨不得,每一个夜晚,我都想将我的皮给撕下来。”
  
      “好恶心啊!好恐怖啊!妈妈都不敢看我。家人都因为这个而抛弃了我啊!3岁的弟弟对我说,姐姐你去死了算了吧!呵……”她落下了泪来,情绪有些激动的道:“为什么我要变成这样?”
  
      “既然鲜血又用,我又为什么不夺取他人的性命,来救我自己呢?”她理所当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