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江山 > 二八二回 段氏 下

二八二回 段氏 下



    听说两个老鬼这么快就来了,段思廉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但很快调整过来道:“快才请。{{}}”说着捎下头上的貉掸冠,露出底下的软脚帐头,一脸无奈的对宋佳道:“小王拿这两个老顽固,实在毫无办法,他们总觉着上国,要谋夺下国什么似的口劳烦上使再将大宋的耍求,讲给他们听听。”

    王陛和陈恬换个眼色,大宋朝堂混出来的人,玩心计向来一个顶仁,怎么看不出,这是段思廉早就设计好的。

    于是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不一会儿,两个头戴高冠的紫袍老者进来,杨太师哈哈大笑道:“年纪大了,腿脚慢了,让主上和上使久等了。”

    高相国微笑着行礼,什么也没锐。

    “来的不晚,请坐吧。”段思廉一摆手,内宦又奉上两个蒲团。

    两人坐下来,正好与王陛陈悟相对,段思廉独生上首,侄成了超然者,他缓缓对两名权臣道:“上使方才巳轻道明了来意,是询问一个叫依智高的下落,你们可听过这个人啊?”

    王比同时暗叫道,一脸好人像的段思廉,果然不是个善茬啊!

    不过想想也是,天天跟这些老鬼斗,只要不是傻手,都能练戍特。{{}}

    “这个名宇很熟悉啊。”杨太师捻绥道:“相国,你怎么看?”

    “是。”高智升道:“才些印象。”

    “依这个姓,很特别的。”杨允贤缓绥道:“我记得滇东三十七部里,才一个依部吧。”

    “想。”高智升点点头道:“是才这么一个。”

    “那这个依智高,会不会是依部中人呢?”杨允贤问道。

    “依智高不是依部中人。”陈格没心精听他们在这儿说相声,出声打断道:“他是我大宋广南西路广源州的蛮族首颌,四年前造反称帝,祸害我大宋广南两路,所造杀孽无数。{{}}

    后来朝廷调集大军将其剿灭,但只在他的伪皇宫里,技到一具穿龙袍却面目全非的尸体。”

    “之后数年他销声匿迹,但朝廷始终没才放私对他的追查。”说到这,陈恬目光如刀地望一眼那高相国道:“经过我们反复追查,发现他躲在一个叫特磨道的地方。但因为一直没才攻下广源州,所以朝廷一直没能对他动手。”

    “特磨道,那不正是依部的封地么?”段思廉一脸吃惊道。

    “我们不管它是哪个部族的她盘,只知道依智高躲在那里。不过个年初,依智高的族弟依宗旦,在朝廷连年请剿下,巳轻率广源州的蛮族投降了,朝廷铃于打通了通往滇东的道路。”陈恬七真三假道:“如今我朝大将杨文广、萧固等人,毛轻集结大军,随时准备进剿。”顿一下,他望向被唬得面无人色的大理君臣道:“但我大宋乃礼仪之邦,大理并非我们的属国,更非敌国,故而官家派遣我等前来,请贵国帮忙捉拿此人…或者,开放滇东边境,我们自己动手。{{}}”

    一番话说得众人都暗暗擦汗,包括王珪在内:,心说小陈啊,你也太能吹了吧。朝廷确实屯兵边境不假,可哪里做好动武的准备了?”

    但这会儿,他可得帮陈恬圆着,侦在大理国君臣塑向自己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这下事恃大条了。,大理国君臣心虚的对望着,他们起先只知道大宋军队在蜀地集结,想不到在东面也集结起了军队”为了个依智高,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么?恐怕是要假道伐航,攻取大理吧?!,一、”一、,一、p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隔阂从来都是相对应的。就像大宋对大理不甚了解一样,大理对大宋也不甚了解。现在派出再多的探手,也只能发现,大宋确实在两面边境聚集军队,却发现不了,宋朝只是虚张声势。

    陈恬正抓住这一点,根根的威胁了一下大理君臣,把主动权握在手里。见三只大理狐狸的表恃,巳经不像起先那么从容了,他又加码道:“据查实,依智高和大理国的关系匪浅,当初他的父亲被杀后,他正是靠大理的力量,夺回广源的。{{}}”

    “断无此事!”段思廉没想到,这大宋哥使与那好好先生似的正使截然湘反,竟是个咄咄逼人的根角色。连忙矢口否认道:“我大理从不管他国之事,更不要说是大宋境内的广源州了。”顿一下,他望向那高智升道:“相国,是否是依部才檀自行动?”

    “应该不入”高智升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我回头就写信查问此事。”

    “自然是要查的。”段思廉统声道:“让他们老实交代和那依智嵩溺关系,若是容留此人,必须马上交出来,否则等着灭顶之灾吧。”

    “是。”高智升应一声道。

    “要用多长时间?”陈格问道。

    “是啊,总得给宋使一个期限吧。”段思廉道。

    “一个月。{{}}”高智升道。

    “太长了。”陈格摇头道:“来回十天就够了,我只要个准信,才还是没才。如果相国觉着拉不开恃面的话,交给我大宋动手即可。”

    “十天就十天吧。”高智升额头见汗,呵呵笑道:“无需上使动手,无需上使动手。”

    “不用我们动手最好。”陈格点下头道:“但用我们动手时,也绝不会合糊。”

    一场难称价快的会谈,算是告一段落。王堪和陈恬起身告辞,除了王宫,回到自己的侍卫中厚,王址直摇头道:“仲方,你可真敢说,就不怕牛皮吹破了,没法收场?”

    “才什么办法,诈让大宋朝没实力?”陈格两手一摊道:“好在大理国的君臣各怀鬼胎、一盘散沙,也没胆量跟大宋硬抗。”说着苦笑一产道:“大家手里都是一把烂牌,来不了硬的,只能尔虞我诈,看诈柞过谁了。”

    “王埋道:“会不会告诉我们,依智高跑了?”

    “那高智升肯定希望这样,但段思廉和杨允贤肯配合他么?我看不见得。”陈格摇摇头道:“其实说白了,如果大理国这君臣三人一条心,咱们是真没办法。”

    “他们会不会,兄弟阔于墙外梆其侮,?”王堪问道。

    “不会的。”陈格很肯定道:“王公,这三家看似平分秋色,三足鼎立,但实际上,如果没才外力打扰的话,最后的结果,八戍是高家胜出”…杨家和段家是才世仇的,高家只要不轻举妄动,两家早晚会打起来。到时候无抡谁胜谁负,白蛮的实力都会大打析扣,乌蛮就成了最强的。到时候无论是挟天子令诸侯,还是取而代之,都看高家的心意了。”

    “想。”王坯点头赞道:“说得好。”

    “这一点,咱们外人都能看明白,段氏和杨氏不会不知道,但杨氏好容易走到今天,岂会善罢甘休?继续向段氏俯首称臣?显然是不可能。所以咱们的出现,对杨家来说,实在是一场及时雨。他们肯定想借机把高氏废掉,好专心和段氏争霸。”在洱诲行船夜,杨义贞那番估,就把他们的这一想法,暴露无疑了。

    “对于段家就更是如此了,高、杨两家都凯舰着他们的王位,不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谋划一番的话……。”陈格面无表恃的分析道:“等到我们一走,他就只能坐看局势进一步账坏了。你说,他们能一条心么?”

    “不能。”王坯被说服了,笑道:“那咱们就等上十天看。”

    ,一、r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理皇宫里。

    当着宋使的面,段思廉是称王的,但宋使不在时,就改回皇帝了。

    他望着两名权臣道:“宋使的话,你们都听得分明,为了个依智高,和大宋朝对着干,值么?”

    这话当然是说给高智升听的,他依旧不紧不慢道:“如果依智高只一个人,我立刻把他抓了交给宋使。可他在特磨道休养生息这几年,聚拢族人达五六千,其中可战之士竟达两千余人,再加上依部的七八千依兵,这就是将近万人啊口而且是彪悍善战的依兵,依扛在万夫莫开的山寨中,陛下打算出多少兵清剿?”

    乞”段思廉看看那杨允贤。后者侦道:“这才何难?咱们三家各出一万兵,打他个出其不意,就不信依部能为了个依智高,和我们血战到底。”

    这确实是个可行之计,但对高氏的打击太重了……不仅依部要恨死高家,其余的部族也不会再信任一个出卖他们的首领。

    人心散了,队伍怎么带?这是高智升最大的苦恼…”乌蛮三十七部从人数到彪悍程度,都不是白蛮可比,哪怕杨氏和段氏联合起来,都不是对手。可为什么统治大理的一直是白蛮,而不是乌蛮呢?答案就在这三十七部,山头林立、各怀心思,遇到事恃无法拧戍一股绳,自然无法形戍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