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注视深渊 > 19.就是还有五天

19.就是还有五天


  那个东西离开,在船尾留下了一滩黝黑淤泥。
  属于深渊气息的漫出。
  “海底来客……”炽神自言自语。
  透明桥揽着惊魂未定的闻香坐下,轻声安慰。
  “我没事……”闻香牵强笑了笑:“只是刚才有些慌,现在已经好了。我去联系卡莲他们。”
  “不用了。”透明桥瞧向一侧海面:“他们在那。”
  顺着目光望去,闻香看到了几百米外与她们平行的木船。
  或许相距本就不远,只是薄雾遮挡,看不到彼此。
  她又回头望向身后,薄雾正渐渐远去。
  海面依旧死寂,但没了雾海中带给人的压抑与迷茫。
  “那边的是你们吗?”
  君莫笑发出消息。
  “嗯。”透明桥回复。“准备吧,我们靠近望海崖了。”
  漂泊在海数个小时的他们终于即将脚踏实地。
  最难熬的永远是99%的时候。近乎度日如年,实则十几分钟后,他们望到视野尽头,海平面出现的一点突起。
  望海崖逐渐在眼前放大。他们看到了褐色海滩上的玩家们。
  海滩上的玩家们也看到了他们,略微掀起一阵骚动。
  当他们距离海滩不足百米时,沙滩上已经出现数十名相互传讯召来的玩家。
  “我居然忘记这一点了……”见俨然被好奇的玩家围观,透明桥略略扬眉。
  “看到有玩家坐船回来玩家间肯定要沸腾的。”炽神回复,然后看了眼几米外牧苏等人的船只。
  牧苏骚包一脚踏在船头,挺胸傲立,无风吹动衣角发梢。
  爱出风头的他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情节。
  “到岸后快速混入人群散开。”透明桥快速在聊天组里说一句。
  闻香惊愕:“我们不和他们接触吗?”
  “我想减少些麻烦,人太多的话不利于我们挖安全屋。而且也不好解释。”
  “可牧苏很显然没看到……”
  到现在为止他也没在聊天组凑热闹就说明了这点。
  “没事,他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透明桥颇有深意发出这一条消息。
  炽神侧目,不解她为何对牧苏抱有信心。
  一分钟后,木船微微一震,搁浅在沙滩上。
  其余人还好,站立船头摆造型的牧苏脚下一个不稳,风度全无挥舞着双臂一头拍在沙滩上。
  “意外!只是意外!”牧苏匆忙蹦起,带起大片沙泥乱飞。
  “我不认识他,只是碰巧坐一艘船的。”君莫笑捂住脸,装不认识牧苏快步钻入人群。
  另一边的透明桥三人也趁着场面混乱,迅速挤进人群混作一团。
  这些玩家或许记住透明桥等人的名字,但在乱哄哄中完全无法分辨各自头顶名称。等场面稍稍恢复时人早就不见。
  只有牧苏与卡莲被他们拦截下来——或者是他们根本没打算要跑。
  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不属于这里的两条木船开始退离。有脑袋灵活的玩家冲入海水想要拉住它,却慢了半拍,只能望着两条小船相伴渐行渐远。
  海岸边,几十名玩家将牧苏围住,并从空地上源源不断有玩家来到沙滩,好奇围来。
  这些整日在沙滩捡垃圾,不敢出海的乐色佬见居然有陌生人乘船归来,内心的震惊无法言喻。
  “大家不要挤,一个一个问,签名人人有份。”牧苏带着公式化的温和笑容说道,试图抚平这些热情玩家。
  卡大莲则挽起袖口,在那边呼喝着挥舞拳脚赶走靠得太前的玩家。
  她似乎逐渐将闻香的教导曲解了……
  场面稍静时,一名玩家率先问询:“你们从哪里来的?”
  牧苏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另一人问:“那几个人是你的同伴吗?”
  “他们是我的几位劣徒,生性顽劣,让诸位施主见笑了。”
  回答两个问题,问询声又渐渐嘈杂,玩家往前挤来。卡大莲窜出来连打带踢将他们赶开,清出一片空地。
  或许凑巧,一名青年被挤出踉跄跌到牧苏身旁。
  卡大莲鼓起嘴就要冲上来清理他。
  “诶,这个不用。”牧苏轻声拦住他,然后做作的问他。“既然你能跌出就算与我有缘,你有何事想问?”
  名称叫lnan的男玩家几分不好意思问询:“你的称号是什么属性啊。”
  牧苏:“我这称号啊,是能看出一个人的过往,你信不信?”
  从语风来看牧苏要换个梗玩了。
  lnan摇头:“不信。”
  牧苏:“掘墓人,可不就挖掘一个人的过往么,你说有没有道理?”
  lnan:“还真有点。那您说说,我的过往是什么?”
  牧苏微眯起眼:“你啊……只有一个亲生父亲,对不对!”
  lnan拍掌:“对!还真没说错!”
  牧苏:“怎么样?诶要是不对,有几个你就往外说,别怕打我脸。”
  lnan忙摆手:“没没没没,我就一个,就一个亲生父亲!”
  牧苏大喝:“准不准!”
  lnan点头:“准!太准了!”
  牧苏又道:“然后第二件……你是你爸妈认识后有的你!”
  lnan忙不迭答:“对!对对!”
  牧苏摊手:“怎么样吧?”
  lnan:“他们恋爱后就有了我了。”
  牧苏:“要不仔细想想?免得事后说我不准。”
  lnan:“甭想,不用想。肯定是认识后才有的我的。”
  牧苏冥思苦想:“第三件……你是你妈生的!”
  lnan一拍手臂:“这不废话吗!”
  牧苏:“我说的对不对吧!”
  lnan:“嗯,倒是真没说错。您再接着说说?”
  牧苏斩钉截铁::“再然后,你……要不有哥哥要不有弟弟或者是姐姐和妹妹,要不然就是独生子!”
  lnan大惊:“嘿,真神了。我还真有一弟弟。”
  牧苏又道:“你弟弟比你小!”
  lnan:“对!”
  牧苏:“你弟弟向你爸爸叫爸爸!”
  lnan:“嗨,他也得能叫别的啊。”
  牧苏:“你弟弟他叫我爷爷,对不对”
  lnan:“太准——
  他一推牧苏
  lnan笑骂:“去你的吧!”
  ……
  峭壁上,透明桥四人遥望向下方沙滩。
  若隐若无交谈声被海浪吹来。
  “牧苏在和他在说什么?已经过去这么半天了。”闻香费解。
  她更费解的是其余玩家一声不吭,有序不乱。
  “总不能是在说相声。”透明桥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