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各怀鬼胎

第三百六十各怀鬼胎

    这几年了,自己在八福晋跟侧福晋之间平衡的挺好。
  
      两人没有哪个有孩子,倒也算是平静。
  
      现在看来这平衡已经快被打破了。
  
      老九这人正跟老十到处给人敬酒。
  
      老九重义气,敬到老八这里,看着他这里原本热热闹闹,现在冷冷清清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忍。
  
      “八哥,弟弟敬你一杯。”
  
      八阿哥见他俩过来,也端起酒杯来,“九弟,恭喜你了,现在除了理蕃院的差事还又增加了个创造字体的差事。”
  
      老九正要说什么,被老十一把拉了过去,“八哥,您在这儿喝着,弟弟们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去呢,这就过去了。”
  
      老八苦笑一声,“行了,走吧,现在我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别叫旁人误会了。”
  
      老十心里就吐槽了,什么你这里不是好地方,说的好像我俩人捧高踩低似的,我俩走的时候你这里可比四哥那里热闹多了。
  
      再者,什么叫做,别叫旁人误会。
  
      谁会误会,哼!四哥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才怪,胤禛就是小心眼。
  
      老十也没听老八继续说下去,不由分说的拉着老九就走。
  
      旁边正要过来的老五算是松了口气。
  
      成,不然自己过去就不好看了,毕竟自己是做哥哥的,到了当弟弟的地方去,太显眼。
  
      这个老九有时候就是太不合时宜,好在老十还算清醒,这时候能拉住了他。
  
      老十拉着老九就往老五那里过去。
  
      俩人给老五敬酒,老五只沾了沾嘴,“行了,你俩酒量大,我可不能跟你们似的,一会儿喝醉了我找谁去,去你们四哥那里敬酒去吧。”
  
      老十又拉着老九往胤禛那里过去。
  
      “四哥,怎么领着弘时这小子来了。”老九一过来就看见了弘时。
  
      几个孩子也起来跟老九老十又见了礼。
  
      老九没等几人行完礼,就一把抱起弘时来掂了掂。
  
      “嗯,比上回又重了,说,你是不是又在家里偷着吃什么好吃的了。”
  
      弘时被他逗得哈哈直乐,最后还是弘晖看不下去才把他接回来。
  
      旁边老三看着这边哼了声,“怎么,我这个三哥是不是不当你们敬杯酒啊。”
  
      老九这会儿也精明了,当即跟胤禛点头示意一下,跑到三阿哥那边去,“三哥啊,你歇着,今天弟弟来给你执壶。”说着就拿下老三手里的酒壶,作势要给他倒酒。
  
      老三反而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捂住杯子,“可不成,三哥我年纪大了,可不能跟你们似的这么喝酒,一会儿再给我喝醉喽。”
  
      旁边老五也说道,“成了,别去闹你们三哥,我俩年纪大,跟你们不能比。”
  
      胤禛就笑,“你俩这样可不地道啊,我这还觉得正当年呢,你俩就说自己年纪大,你俩年纪大,那我咋整。”
  
      老三跟老五面面相觑一会儿,都指着胤禛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是我俩说错话了,这就给你赔礼。”说着就罚酒一杯。
  
      过了会儿,十三也跟了过来,“四哥,弟弟敬你一杯,话不多说,都在酒里。”说着就要喝。
  
      胤禛哪里能叫他喝酒,只见他伸手夺过十三的酒杯来,“行了,你可拉倒吧,你那腿还没好全,吃着药喝什么酒,对了你带着药没,一会儿去后边吃了,别信什么过年过节的吃药不好,要我说,这人病了不吃药才不好。”絮絮叨叨个没完。
  
      胤禛这人待旁人确实是高冷范,待自己亲近的人却是个话痨。
  
      跟胤禛亲近的人都知道。
  
      十三也没有不耐,就坐下来好整以暇的听胤禛唠叨。
  
      那边的十四看着心里就生气。
  
      这人,对个旁人就这么和颜悦色的,对自己这个亲弟弟就从来没个好脸色。
  
      十四在心底哼了声,你不来找我,我也不去找你,这么想着就满大殿的溜达着去找旁人联络感情。
  
      这要是旁人知道十四心里的想法,一准得说他幼稚。
  
      老九跟着老三闹了一通,又转回胤禛这里来。
  
      一听胤禛正跟十三说话,当即拉着老十就走。
  
      老十就在一旁笑他,“你跑什么,四哥又没有跟你唠叨,那不是十三在那听着吗。”
  
      老九硬拉着他不叫他再回去,“你不知道,四哥这个唠叨的功力实在是太深厚了,这会儿看着是跟十三唠叨,一会儿看着咱俩过去,肯定得再跟咱俩唠叨的,他这个唠叨不看人,只要附近一米之内都能无条件感受到威胁。”
  
      胤禛又跟十三唠叨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放他离开。
  
      胤禛跟十三拉了这么长时间,心里的心思也没闲着。
  
      他还得关注着几个孩子,几个孩子虽然没成亲,可是年纪不小了,这会儿也到了人群里敬酒去了。
  
      弘晖今年开年就得成亲,年纪不小了,弘昀虽然跟他一样大,可是毕竟长幼有序,他还得再等等。
  
      再说了,雍亲王府又不是成不起亲,娶不起媳妇,还用不着俩孩子加一块儿成亲。
  
      胤禛就算再怎么低调,在这种儿女成亲的喜事上,那也得多热闹热闹。
  
      看了眼几个孩子,都挺好的,胤禛又往别处去看。
  
      满大殿里热热闹闹的,老八那里一冷清就显了出来。
  
      老九老十现在跟了胤禛,十四就不用说了,本来就不是实心实意的跟着他。
  
      就算大臣也没几个过去的,白白他之前一向那么装好人,装了一顿子,啥都没捞着。
  
      弘晖反而是最忙的,这会儿正带着弘昀跟弘时在一群皇孙里面转悠。
  
      太子虽然是复立了,可是弘皙看着却不似之前那般张扬。
  
      身边也没什么人过来。
  
      弘晖过去略坐了坐,“哥,弟弟来给你敬酒。”
  
      弘皙没有说啥,拿起酒杯跟弘晖碰了一个,一仰头就喝了下去。
  
      “弘晖啊,去旁处吧,领着你这俩弟弟,哥哥这里是是非之地,别连累了你们。”
  
      弘晖冲他点了点头这才领着俩弟弟转身往别处去。
  
      直郡王被圈禁,他家的弘昱跟弘晖几个差不多大,这会儿却只坐在角落里,自己喝闷酒。
  
      弘晖看他这样有些不忍,上去也给他敬了杯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