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序终之战 > 四十六回 盗贼与海贼

四十六回 盗贼与海贼


  八年前比尔吉沃特某个荒岛……
  凌晨的低月洒白了整个海岸,其中一艘中型不起早的陈旧船只正停在海边,而船上、岸上的人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大约五分钟后从海平面纷纷探出了鱼鳍和鱼刺等等怪异海底生物,但是在鱼鳍和鱼刺的下面竟然挺着一个鱼人模样的头,显然这艘可疑的船只等的就是鱼人族的人。
  这些鱼人个个种类不一,但是却个个身强力壮牛高马大的。只见他们手里拉着一根海草编制而成的绳子正在拉着什么大东西上岸,没一会一个半径约两米高一米多的雪白贝壳被拖上了岸边。
  “货我们带过来了,我们要的东西呢?”其中领头鱼人对着船上的人类说道。
  而船上的那个人类神情严肃认真的打量着这个鱼人,似乎在观察他有没有说谎,那粗糙黝黑的皮肤给人一种老练的感觉。
  船上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鱼人货物在船上要他验货,而那个鱼人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老道的打量了一下后就跟了上船。
  随着船上的老练大叔揭开帆布,一大堆长方体的银黑色金属浮现在那鱼人的眼前。
  见到这一幕的鱼人似乎并没多大感受,他就那样认真的看了几下货物购物再打量了几下那个船长似的人然后就示意自己的鱼人手下搬贝壳上船,同时船长也示意手下的人搬货给他们。
  ……
  “合作愉快约翰船长…”负责殿后的鱼人首领道别后便转身一跃消失在了大海之中。
  天色已经逐渐明亮,那艘船只也开始杨帆准备起航,而隐约中可以看见的船帆和旗帜竟然是海盗的图案。
  在众人准备起航的时候突然一个船员传来了一声叫喊“大事不好了约翰船长,那个大白贝不见了。”
  听到叫唤后的约翰船长立马冲进船体仓库,却发现仓库一览无遗,大白贝、宝物等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妈的!狗屁畜生鱼人!”说完后约翰立步怒步急的有上甲板指挥船员往海底开炮,而以鱼人的游泳速度早已经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
  约翰船长漏出一脸阴深老道的表情低沉的命令道:“把船停在岸边,派几个兄弟到岸上传播我们跟鱼人交易的事。”
  “海畜生…”约翰船长不屑的自言自语道。
  而另一方面,那个负责大喊大叫的通报船员把宝库的们关上点上了一根蜡烛,外衣一脱竟然还是个帅气的年轻小伙子,可在他上衣一脱之后他的身体竟然开始若隐若现。
  “哒!”只见他打了一个响指,原本空无一物的仓库竟然开始逐渐浮现宝物,显然是被这个船员用什么手法骗过了约翰并掩盖了宝物。
  这个小伙子在贼窝里十分冷静,怕不是老手。而整船的宝物中最让他注意的莫过于耗费大量人力搬进来的大白贝壳了,他更是毫不犹豫的直接过去试图撬动这个贝壳。
  在一番手段用尽无果后这个小伙子开始思考了起来,没一会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拥有让周围环境变得透明的小伙子决定只把贝壳变透明来窥探里面的宝物,可在贝壳变得透明后他却愣住了。
  在他眼前的贝壳里面竟然睡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而且在这昏暗的光线里还能隐约看到她那冰晶如玉的皮肤与那倾国倾城的容貌。
  而这一刻,在比尔吉沃特群岛见惯万千女人的年轻人竟然被贝壳里的女子迷住了,那种震慑灵魂初次见面就好像有了一种彼此前世今生都是夫妻的感觉。
  在这个年轻人正在发愣的时候一道和他年纪相仿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不远处传来:“哟!能使物体透明化的魔法,是米尔兰族的遗孤吗?不过我记得比尔吉沃特岛上也就只有那个人见人恨的盗贼派克了吧。是吧老弟?”
  如那声音主人所说的一样,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是17岁还是俊俏潇洒的派克。
  在听到不知名的声音时派克其实在那一瞬间就回过神了,经验老道的他非常冷静,没有轻举妄动的看着一旁的正准备兽皮套到身上用隐身魔法逃走。
  就在他伸手要抓皮衣的时候一把打弯刀从灯光的死角里飞出来钉在了皮衣上,派克保持伸手的姿势回头看去,而那个声音的主人正走进那烛光范围并露出他的相貌。
  没想到的是那个袒露全貌的人竟是年轻时期的普朗克,而与之不同的是他穿着的是一身麻布和少了顶帽子,而腰间里的那把枪还是一如既往的挂在那。
  普朗克就那样和僵直身体的派克对视同时走到他的身旁拔起那把大砍刀说道:“放心吧,我若是要杀你的话刚才就直接开枪了。”
  “那剩下的就只能是生意了。”此时的派克虽然不明白普朗克的意图但也十分清楚普朗克确实是没有恶意的,他放下了僵硬的手不慌不慢意味深长的说道,丝毫不像一个十五岁的人。
  “哈哈!够爽快!果然是道上的,不过比起生意你这么对我口味的人我更想当个兄弟。”普朗克虽说大不了派克几岁却言语中隐约透露着霸气。
  “兄弟就算了,我跟你不是一路人。直接说吧,要我做什么!?”派克直接回绝。
  普朗克皮笑肉不笑的贴在派克的耳边轻声道:“和我一起干掉那个老东西,这里的宝物就有一半是你的,你知道你没得选择,派克老弟…”
  甲板上……
  片刻后约翰船长回想起那个报信的人(派克)有点面生,多疑的他正打算再回到宝库确认而此时在他落下爬梯的时候被甲板外的一刻子弹打中后整个人就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僵硬在爬梯处,然后连续的14发都精准的射中了他的身体。
  而另一边则是被派克用魔法变透明的甲板,而甲板里面的普朗克正隔着甲板双手拿枪。
  但可怕的是在爬梯处中了14发子弹的约翰船长竟然开始抖动,甲板上传来的微光中可以看到约翰船长正在变成蝙蝠的模样,同时微微张嘴心在呻吟着什么。
  在中第一发子弹莫名其妙定住的时候约翰船长就开始默想:“是浸泡过圣水的子弹,看来已经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只不过这种东西可是封不住我多久的。”
  随着他变形后嘴里呻吟出来类似于超声波的东西马上就掌握了甲板以下的全貌了,而那些宝物和人的位置皆暴露了出来。约翰收到回音后听着正在走过来的二人。“原来是普朗克,藏的可真深啊…宝物也还在,看来那个报信的人用了什么手法掩盖了我人形态的视觉。”
  可就在约翰船长胸有成竹的时候却发现变身的只有头部,身体部位却还是保持人形僵硬在那。他开始疑惑“为什么会这样?我的身体怎么和我断绝了联系。”
  这时已经走到僵硬不动的约翰船长背后时普朗克对运筹帷幄的说道:“是不是很好奇身体没反应了约翰船长大人?”
  约翰船长极想扭动脖子颈椎却卡死的回应:“叛徒!你对我做了什么?”
  普朗克:“光是几颗泡过水的铁珠子又怎么可能对几乎完全体的吸血鬼约翰船长有效呢?只不过现在不行动怕是等你吸了古代血液之后就没机会了。”
  约翰突然睁大眼睛像是被人发现弱点一样惊呼:“你这家伙把圣弹射成十字架的形状打进我体内以此封印我的躯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究竟是谁?”
  普朗克阴着脸平静骇人的说“或许早已不记得六年前在班德尔城某处快乐生活的一家三口了…”
  脑海里不断浮现回忆的普朗克正准备拔枪击杀约翰,就在这个时候约翰船长突然拧断自己的脖子转了过来,嘴里渗着鲜血嘟起嘴正要从嘴里吐出什么,而同时约翰心里正在默念:“以为只剩一个头就奈何不了你们这些‘食物’了吗!?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去死吧!”
  而此刻约翰船长嘴脸青筋暴起一颗尖牙从嘴里以子弹的速度爆射出来,可到头来约翰发他面对着的已经不是普朗克而是头顶的甲板。
  这一切几乎都发生一瞬间,派克的特制短刀从背后连同爬梯一起斩断了约翰的头以至于在发射的同时飞了出去,而那颗牙齿则是直接穿透了三层甲板飞出船体,可见威力之大。
  “怎…么可能,你个报信的到底是什么…人…”说完后约翰船长
  这时正准备开枪的普朗克额头划过冷汗,显然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没想到约翰竟然是如此狠辣可怖之人,心里想着“若不是派克兄弟及时,估计我还真得跟他一起下地狱了……”
  这时的派克走到普朗克的旁边说道:“宝物还是对半分,但现在你欠我一条命了。那家伙还没死透呢,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
  普朗克凝重的看着准备走的派克温馨的提醒了一下:“这个贝壳会给你带来灾难的,兄弟。”
  派克只是质疑的和普朗克对视了一下然后便回到宝库拿出藏在腰间的一次性小型传送晶石,在已经划分好的宝物上的符文图案里使用,然后派克带着大白贝部分的宝物就那样离开了。
  而一旁的普朗克没有理会要离开的派克,甚至不在乎派克是否多拿他的宝物等等,他就站在原地那阴着脸看着手里托表里面的一家三口照片,一滴滴水珠就那样滴落在甲板上……
  这六年间目睹亲人被残忍吃害的普朗克花费了三年收集关于吸血鬼资料和三年的潜伏,终于在今天得偿所愿了。。
  ……
  三日后,比尔吉沃特群岛传开消息。约翰海贼团里的普朗克为夺取船长之位以及建立威信暗杀约翰并暴晒(为了确实杀灭约翰)在船杆上,而同时约翰海贼团改名为普朗克海贼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