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第一神 > 第355回 这是我的东皇剑!!!

355回 这是我的东皇剑!!!

万众瞩目之中,一个黑衣白发少年,从万山之间踏出!
  
  他的脚步虽然慢,但是很稳,而且一步都没有停留,足以见他此刻前来赴死的勇气!
  
  “天命,你这是何必……”叶少卿看到他了,他的眼睛里五味杂陈。
  
  回应他的,是李天命炽热的眼神!
  
  “活了这么多年,我都没听说过,徒弟给师尊以命换命,叶少卿,你运气不错。”
  
  宇文太极放下东皇剑,驻在地上,就这样和万众一起,看着李天命,一步步走到他的眼前来!
  
  没人想得通,这弱冠少年,到底哪里来的胆量!
  
  他现在面对的,可是暴怒的东皇宗主,而李天命,杀了他的儿子!
  
  “少宗主……”
  
  宗老们痛苦的闭上眼睛。
  
  “天妒英才!”
  
  “真是胆魄冲天之人,我这把年纪都佩服,但,正因为是这种气魄,让他现在必死无疑!”
  
  “少宗主之死,我们都有责任!”
  
  这便是宗老们最纠结的事情。
  
  第二次勇赴生死局,而且,这一次更是毫无生还可能,谁人不服!
  
  多数长辈扪心自问,恐怕都做不到,正是如此,方才目光颤抖。
  
  包括云霄剑派的人,包括司空剑生!
  
  自然,也包括目光血红的君念苍!
  
  “李天命,你是个人物,我佩服你。”这句话,来自目光冷漠如上苍的宇文太极!
  
  “别废话了,我已经来了,你放开他!”李天命站住脚步,以弱冠之年,和宇文太极对峙而立。
  
  他和叶少卿对视了一眼。
  
  叶少卿知道他为什么而来,无非就是继续拖时间,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
  
  “着什么急呢,你死之后,我自然会放了他,东皇宗这么多人给你作证。”宇文太极阴冷一笑。
  
  然后,迈开脚步,走向李天命!
  
  “你这卑鄙之人,还有信誉吗?放开我师尊,我都敢来这里,你怕什么?”
  
  他声音很响亮,为的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听见!
  
  “很好。”宇文太极都笑了。
  
  他确实没必要谨慎,毕竟,他想要杀的人,已经到了眼前!
  
  故而,他抽出了锁链,让叶少卿恢复了自由,但是其身上的创伤,仍然让他行动困难,这时候只能挣扎着站起来!
  
  他在侧面,目光汹涌的看着宇文太极和李天命!
  
  他已经留意到,脚下的大地产生裂纹,甚至,这苍茫大地,已经开始细微的地震!
  
  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看到,随缘峰的方向,已经血光滔天!
  
  而这一刻,宇文太极陡然出现在李天命眼前,他举起东皇剑,直接放在李天命的头顶上!
  
  沉重的东皇剑,在李天命的头顶上,压出了一条痕迹!
  
  那东皇剑的重量,足以让李天命,双腿颤抖!
  
  一时间,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气,根本不敢看!
  
  五劫轮回之体,却来以命换命,李天命这种结局,谁人不惋惜!
  
  无人不敬佩他的气魄,但,他必死无疑!!
  
  “临死之前,恐惧吗?颤抖吗?”
  
  宇文太极目光狰狞,嘴上却在阴笑,那是何其的痛快!
  
  “就凭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颤抖,你不数一下自己多少岁吗?”
  
  “若是我到你这年纪,现在的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杀了我,是你的悲哀和耻辱,我可以死,但是你宇文太极,不配让我怕你!!”
  
  他头顶东皇剑,目光炽热如烈火,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哈哈!”
  
  宇文太极忍不住大笑。
  
  “真是有趣,我看出来神都输在什么地方了。你可真是个奇人啊。”
  
  “只可惜,在年幼的时候,落在了我手里。”
  
  他在大笑的时候,目光却如此的凶煞。
  
  “算你运气好,不然,三年之后,我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李天命抬起头,在东皇剑的重量上,站得笔直!
  
  头顶上虽然有压痕,但奇怪的是,以东皇剑的锋芒,竟然至今都没有擦破他的皮!
  
  李天命这是一种轻蔑的眼神!
  
  说实话,当宇文太极得到东皇剑归来之后,连宗老们都只能在其脚下颤抖,而今却有一个他眼中的孩子,以轻蔑的眼神审视他!
  
  甚至还说,三年后,一只手都能捏死自己!
  
  何其可笑?
  
  他不但怒了,而且怒火滔天,李天命每一句话,都让他产生和他以言语上纠缠下去的想法。
  
  但,他想起了儿子。
  
  “圣城,神都!”
  
  “你们看到了吗?”
  
  “爹,完成了第一步的夙愿,当上了东皇宗主!”
  
  “接下来,以这五劫轮回之体的逆天奇才之血,祭奠你们兄弟!”
  
  “爹,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
  
  “等我带领我们宇文一族,征服东皇境的之后,等爹作古之后,我去黄泉,给你们赔罪!!”
  
  “若有下辈子,一定让你们兄弟,尝尽人间,荣华富贵!!”
  
  当他眼睛滴血,举起东皇剑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少宗主!!”
  
  东皇宗上下,见识了宇文太极的凶狠,成千上万人,目光流泪,看着李天命仍然以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
  
  “宇文太极!是你自己害死了儿子,别赖在我头顶上!”
  
  “要不是你没管教宇文圣城,他就不会嚣张跋扈,自己寻死!”
  
  “宇文圣城不死,宇文神都更不会死!”
  
  “养不教,父之过,这些都是你自己的罪,你要杀就杀自己,凭什么赖在我头上!”
  
  “还是说,你本就是阴险小人,在你年轻的时候,就会残害兄弟朋友,无恶不作!”
  
  “你儿子的死,都是你的因果报应!!!”
  
  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烧在了宇文太极身上的火!
  
  “你闭嘴!”
  
  宇文太极一剑斩下!
  
  圣之境界的一剑,当头劈斩,有多可怕?
  
  分成两半,那都是起码的!
  
  当!!!
  
  这声音爆发出来,人们就已经呆滞住了。
  
  这根本不是被破开两半的声音!
  
  人们睁大眼睛,震撼看到,宇文太极的东皇剑,还搭在李天命的头顶上!
  
  以东皇剑那锋利的剑锋,竟然连他的头发,都没有斩断!
  
  李天命,毫发无伤!
  
  那一刻,宇文太极简直惊呆了。
  
  他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李天命,他都想问一句为什么!
  
  他这一剑,叶少卿都能砍死,为什么没有砍死李天命?
  
  那是因为,当东皇剑再次碰触到自己的那一刻,那种血脉的共鸣,仿佛两个人之间能说话,能沟通的感觉,便在告诉李天命!
  
  这世界上,没有人,能使用东皇剑,伤害他一分一毫!
  
  从一开始的镇压,他的头发都没断过!
  
  更不用说,太一塔还在自己体内,这双生的两样神物,怎么可能让其中一样,斩杀另外一样神物存在的身体!
  
  宇文太极的力道,全部让东皇剑本身吸收,可见这把剑的神妙,地之圣境都未必能理解!
  
  它就像是是个活物,在血脉共鸣之间,还在安慰李天命!!
  
  “我赌对了!”
  
  “这是我的东皇剑!!”
  
  这是李天命前来赴死的时候,最大的惊喜,最大的收获!
  
  甚至,他看到东皇剑的那一刻,血脉共鸣之间,便有如此直觉!
  
  东皇剑被宇文太极抢走,只配动用皮毛之威力,天底下谁人知道,现在的东皇剑,流着李天命的血!!
  
  所以,这一剑,他没死!
  
  宇文太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收剑,再次一剑,想要贯穿李天命的心脏!
  
  但是,这一剑直接将李天命顶飞了出去,剑道的力量,将李天命顶飞了上千米,而且毫发无伤,平稳落地!
  
  哇!
  
  这一刻,万众喧哗!
  
  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难道是铜头铁臂不成!”
  
  “宇文太极,砍不死他,刺不穿他!!”
  
  震撼席卷,全场沸腾!
  
  更让人安心的是,李天命被顶飞出去的时候,叶少卿和青玄碧火龙已经出现在其身边!
  
  哪怕浑身染血,叶少卿仍然抓住了李天命,直接给扔上青玄碧火龙!
  
  至此,宇文太极仍然在难以置信之中!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神狰狞了十倍!
  
  “有趣,真是有趣!真不愧是李氏圣族万年来,最逆天的后裔!”
  
  “你的天赋,拥有血色劫轮的第二先祖,都比不上你!”
  
  “但是,东皇剑杀不死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碎尸万段!!”
  
  轰隆!
  
  宇文太极和阳魔饕餮、阴魔饕餮,再次冲了上去,瞬间千米距离!
  
  “死!!!!”
  
  他没动用东皇剑,而是简单一拳打出,就已经形成毁天灭地的拳势,镇压在叶少卿和李天命的身上!
  
  很显然,重创的叶少卿和李天命,面对不用东皇剑的宇文太极,仍然生死一线!
  
  他们只能跑,至少,现在宇文太极,没有近距离掌控李天命的生死!
  
  在万众再次惊魂的那一刻!
  
  忽然,山岳之中,一个乱发男子,跌跌撞撞,如同醉酒一般,踏入战场之中!
  
  他的双眼,已经被血色吞没,就像是两座鲜血地狱!
  
  天空之上,无数血色云雾,跟随着他的脚步,笼罩而来,血云翻滚,给万山都染上了血色!
  
  就在这一刻,他的手,放在了胸口的一根贯穿心脏的尖刺上!
  
  在其身边,一只衰老的太虚鲲鹏出现,同样如此!
  
  “宇文太极!!!”
  
  一声炽热的咆哮,在死寂之中,忽然席卷苍天大地!
  
  这个声音,太久没听过了。
  
  宇文太极怔了一下,停手,往那边一看,瞬间看到了他。
  
  然后,他看到,那个双眼如血海般的男子,在万众之前,骤然拔出毒龙刺!
  
  轰隆!!
  
  那一刻,群山万壑,轰然颤抖,随缘峰血劫结界翻滚的时刻,大地之间,无数裂纹崩裂!
  
  那一刻,天上无尽血云,全部汇聚在他的身上,融汇其中!
  
  那一刻,整个血劫结界,发出一声震天怒吼,无数先祖之影,出现在结界之上!
  
  来自他们的咆哮,足以震颤整个东皇境!!
  
  “谁,敢灭我李氏圣族!!!”
  
  在这咆哮轰鸣之间,一个男子,手持一把血色的狰狞战刀,从漫天血雾当中走出来。
  
  一头乱发,早已经被赤血染红,漫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