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路过总裁家 > 54回 甜甜笑意

54回 甜甜笑意

    第二天
  
      太阳本想悄悄地爬起来,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早就开始喧闹了,它觉得自己的存在好像已经不大重要了,人家追的不再是它,而是钱!
  
      从前,夸父追它,现在夸父的后代已经对它视而不见了。太阳可能起来出个勤,然后到了晚上就回去睡觉去了。
  
      云清看着落地窗外的一树一景,到处都是车子,还是赶着去上班的上班族,她不急不慢的站在这里等着电话。
  
      也不知道陈依依啥时候才回到,她一回来自己就可以去楼下接她了。
  
      “砰砰砰”的敲门声把云清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惊讶了一下,然后立刻跑过去开门了。
  
      “云清,我回来了……。”
  
      陈依依看起来很疲惫,她黑眼圈重得像是被人揍了一样。
  
      “依依!我还在这里等着去楼下接你呢!”云清说。
  
      “别说了,你那手机谁知道打不打得通,万一打不通我还不是白忙活,我还是自己上来吧。”陈依依进门就把两个大包扔到了地上。
  
      云清给她递了一瓶矿泉水,陈依依想也没想就喝了,可是喝了几口觉得不对劲啊?
  
      “云清妹子,你怎么喝矿泉水了?”
  
      “矿泉水挺好喝的。”
  
      “额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敢碰烧水壶。”陈依依嘴角一扯,怎么还这么怕啊?
  
      没过多久,陈依依就把那一整瓶矿泉水给吞了。
  
      云清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平时见陈依依柔弱的一口水恨不得切成几口来喝,怎么现在“咕噜咕噜”就直接把整瓶水给喝了?
  
      陈依依脸突然一红,她刚刚是不是把自己完美无瑕的形象给破坏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漂亮了?”陈依依问。
  
      “十八一枝花,依依你当然漂亮了。”云清说。
  
      陈依依眯了一下眼睛,云清你到底是不是说实话?
  
      过后,陈依依又觉得这句话好像是实话啊!不过,怎么这么扎心?十八是一枝花,她现在已经不是十八了,那岂不是昨日黄花?
  
      噗!陈依依这才发现云清其实挺心黑的!
  
      云清正在给她收拾东西,她发现陈依依的两个大包里都是吃的,不过怎么看起来像是土特产?
  
      “依依,这些吃的好像馊了哎!”
  
      “什么!啊啊啊,快快快放到冰箱里去啊!”
  
      “哦。”
  
      云清不急不慢的把这些瓶瓶罐罐摆放到冰箱里,也不知道这些东西还能不能吃。反正,云清是不大喜欢吃的。她向来不大吃奇怪的东西,因为容易闹肚子。
  
      陈依依先是去洗了个澡,然后就趴着睡觉了。
  
      云清给她盖了下被子就出来了,今天感冒好点了,不过还是流鼻涕,她也不知道要不要去公司。要不,还是打个电话给沈总吧。
  
      她又拿出了手机,按下了沈总的电话。
  
      “沈总,我的感冒还没好。”
  
      “恩。”
  
      “我还能再请一天假么?”
  
      “不能。”
  
      哦,云清苦着一张脸。不过她也没有怪沈总,毕竟人家公司也有公司的规定,她也不好意思再请假了。
  
      “等会我让秘书去接你。”
  
      “啊?我自己坐地铁过去就好了。”
  
      “你记得我家路?”
  
      “去你家?”云清又问。
  
      电话那边的沈总“嗯”一声,云清记起来了她答应去给人家扫一个星期的地的,怎么现在忘记了?
  
      还好还好,沈总没有说什么。
  
      云清挂了电话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她没有打开声音,因为她怕吵到陈依依睡觉了。看着无声的画面,她像是在吃一碗没有放盐的粥。虽然无味,不过好歹也能吃的下去。
  
      陈依依睡得很好,而且根本不知道云清已经出去很久了。她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依依,我去沈总家。晚上再回来,自己照顾自己哦。
  
      陈依依甩甩头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也没有看错,怎么可以这样啊,云清你跟沈总走的近就算了,怎么现在还到人家家里去了?
  
      唉,算了,反正沈总好像对云清也是挺好的!陈依依干脆回去蒙头睡了,梦里甜甜的,要什么有什么。
  
      沈总家别墅
  
      云清下了车,秘书也跟在了她身后。他好像因为昨天没有见到云清而觉得有点奇怪,他问:“云小姐,昨天怎么没见到你啊?”
  
      云清:“我昨天生病了,所以就跟沈总请了个假。”
  
      秘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说沈总昨天怎么有点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因为你生病了。”
  
      云清耸耸肩,她可不认为沈总频频走神和她生病有什么关系。秘书的话,像是一阵过堂风,终究是过了就是过了。
  
      二楼
  
      两人都没有看到沈总,秘书指了指三楼,说:“书房。”
  
      云清明白了,沈总可能在书房里办公呢。她蹑手蹑脚的走上去,也害怕打扰了他。
  
      秘书坐在二楼刷手机,他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可能已经忘记自己身在何方了吧?
  
      云清礼貌的敲敲门,然后就听到了沈总的一声“进来”,她走过去,然后又坐在他对面。
  
      “沈总。”
  
      “今天我爸要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沈总抬头看向她,淡淡的说。
  
      “知道了沈总,我会把地板打扫干净的。”
  
      “你,真的这么喜欢扫地?”
  
      “韩少说,能给你当保姆那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虽然,我并不觉得有多浪漫。”云清又说。
  
      沈总嘴角挂着的笑意忽然就没了,像是流星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云清对他的表情变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反正,沈总就是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人。
  
      沈总忽然又认真的看着她,问:“那你愿意给我当一辈子的保姆么?”
  
      云清觉得好恐怖,她使劲的摇摇头,说:“我不要!我以后要离开良齐市的,你还是请其他的人吧。”
  
      沈总:“其他的人我都觉得他们没有你这么好,你就不打算考虑一下给我当一辈子的保姆?”
  
      云清:“那你可以找夏美小姐啊,她不是说很想照顾你一生一世么?这么免费又勤快的劳力,别人求还求不来呢!”
  
      终于,她这下才发现沈总沈总原来笑起来竟然这么“难看”,好像还有点危险!
  
      她悻悻的收回了视线,现在只能看向窗外。她发现花园里的藤蔓是那么好看,还有一朵朵娇艳的小花在旁边开着。
  
      沈总:“我不跟你绕圈,我爸来了你就说你是我女朋友,懂?”
  
      云清心想,你女朋友?那我干脆从这里跳下去得了!
  
      “沈总,我不干!我明明和你就不可能,你怎么能这么骗人?再说了,我不愿意!”云清又说。
  
      “你当真不愿意么?那好吧,本来我还想送你几本书的,看来这下是不用了。”沈总说。
  
      云清的眼神里分明是带了一点幽怨,可是就算她再次书,她也不能骗人啊!再说了,她读书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成为一个品德兼优的人么?现在却要背道而驰,那岂不是违背了她的愿意?
  
      云清摇摇头,还是不肯。
  
      “我现在接手的这个公司是我爸的,他本来是想让我过来这边把公司给卖了,可是又听说我在这边有个女朋友,所以想让我留下来继续经营公司。”沈总又说。
  
      “那你也可以找其他人做你女朋友啊,我又不是最好的选择。”云清说。
  
      “可是,你要我去哪里找一个和这张报纸上一模一样的人来?”
  
      沈总丢给了她一张报纸,上面彩色画面就是她牵着沈总手的图片!
  
      呜呜呜,云清觉得可郁闷了。也是啊,谁让她一个害怕就抓住了沈总的人,而且还被人偷拍到了!
  
      “万一我把公司卖了,整个公司的员工都要换掉。也就是说,天耀公司七百多位员工都要失业,你自己想想吧。”沈总又说。
  
      云清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七百多人的工作都跟她的一个决定有关?她头一回觉得自己身上的负担这么重,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她现在不为也不行了。
  
      她苦哈哈地看向了沈总,而沈总也是在打量着她,他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他总算是看到了她脸上有这么多丰富的表情变化。
  
      “那好吧,我就假装一下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卖掉天耀公司。”云清说。
  
      “不是要装一天,是要装一个月。我爸会过来谈生意,大概会待在这里一个月左右。”沈总又说。
  
      “一个月?”
  
      怎么觉得一个月听起来像是一年?云清笑得傻傻的,她有什么资格笑得出来么?
  
      沈总把她手上的报纸拿回来放在一边,然后又继续处理文件了。
  
      云清不想坐在这里,她自己走到书架旁站着看书。想想天耀公司这么多员工,云清觉得自己牺牲一个月也是值得的。而且,陈依依还在天耀公司上班呢,她也不想陈依依失业啊。
  
      算了,用她一人换七百多人的工作她觉得已经很划算了。不就是给人家当一个月的女朋友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啊。一个月过去以后,她还是她,沈总还是沈总啊。
  
      这么一想她心里就好多了,她捧着一本书很快就看得入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