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罪仙界 > 十五回 战筑基

十五回 战筑基


  这仙殿看上去不大,中间的距离却一点不近,在路上齐真便在思考。
  王朝将自己设为叛逆?可王朝是怎么知道自己前来仙殿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掌柜的怎么样了,还有老李头!
  一想到这,齐真停下了自己的步伐,扭头开始往回跑。
  魏家兄妹正沿着齐真的方向前进,一抬头就看见齐真又跑了回来。
  齐真也不知道哪里是哪里,这仙殿看着不大,实际却是一环连着一环让人分不清方向,看到魏家兄妹,齐真急忙凑上去问道
  “太子殿下,敢问出去的路怎么走?麻烦指下路”
  看到齐真回来只是问路,饶是魏天羽见多识广也是有些傻眼,转眼一想,也多了个心思,对着齐真问道
  “敢问齐兄,前方可是发生什么事?为了如此着急出去,这仙殿可是仙人传承”
  齐真一脸的着急,急匆匆的说道“前面我也没看,我着急出去是因为......哎呀你快点告诉我出去的方向”
  魏天羽还要问什么,魏灵曦却伸出手指,指向后面的一个方向,齐真见状双手抱拳道了声谢便慌忙的跑了过去。
  魏天羽不解的看着妹妹,刚想问什么就被魏灵曦打断道
  “好了哥,咱们也跟着出去吧,这仙殿我老觉得哪里不对,要仙决咱们可以找他啊,你不是说他是筑基修士么,这么年轻的筑基修士,背后肯定有人指点,咱们去求求他师尊不就好了,我是真觉得这里有些阴森森的”
  魏天羽看了看自己的妹妹,也不知是被她影响还是如何,身上突然也觉得有些不自在,想了想说的也对,反正这仙殿也不会跑,大不了回去调兵再一探究竟。
  思索完毕便跟着妹妹一起走出了仙殿,等到所有人都走出了仙殿,曲逍遥面无表情的凭空出现在仙殿中央,掐指算了两下后,同样一甩袖子消失不见。
  循着魏灵曦指的方向,齐真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发现了一道散着亮光的门户。
  感觉这就是出口,便一头扎了进去,眼前跟着一花,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周围已经变成了一副冰天雪地的塞北模样。
  齐真这才松了口气,可没等齐真仔细查探,耳边便传来了一阵阵喊杀声。
  齐真有些诧异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杆霍字大旗立在几公里外。
  脑子之间有些转不过来,明明前面自己还跑了几百里路,怎么一眨眼就遇到塞北军了。
  可看到几百人正在冲杀,便提起速度朝着那边赶去……
  老李头所在的位置,一名宦官背着双手,对着面前的塞北军说道“杂家不想与塞北军起冲突,可霍将军为何要窝藏朝廷叛逆,莫不是要造反不成?”
  听到声音,军阵裂开一道缝隙,霍大刀从中走了出来高声道“陈公公,我老霍对王朝可是忠心耿耿,你可别瞎扣这种大帽子给我”
  看到霍大刀出来,陈公公冷哼一声“我扣帽子?那为何阻拦我捉拿李二狗,这可是皇上亲手下发的谕旨,你还说你没有抗命!”
  霍大刀无赖的一笑“嘿嘿,陈公公,你说皇上下旨,可老霍可什么都没看见啊,空口无凭的就要抓我兄弟,这上哪也说不通啊”
  陈公公闻言面色一冷“那可别怪杂家下手重了!”说完身形一动朝着塞北军冲了过去。
  霍大刀看到陈公公冲了过来,面色凝重的伸臂一挥“列阵,迎敌!”
  塞北军几百人站位一变,对着陈公公同样冲了过去,一时间喊杀声不断。
  陈公公看着冲过来的塞北军,眼中冷光一闪,双手连连捏动几个手决,对着冲过来的塞北军一推,一阵墨黑色的阴风朝着众人吹去。
  霍大刀见状,眼中精芒一闪,高声道“给陈公公看看我们的军魂!”
  话音一落整个人如同融入了军阵一般,一柄血气巨刃出现在塞北军的上空,对着阴风一刀劈下。
  阴风就好似雪遇到阳光一般,整个缓缓消失不见,陈公公见状不怒反笑“好好好,霍大刀你当真是冥顽不灵”
  霍大刀不耐烦的一摆手“墨迹什么,要打就打,不打滚蛋,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陈公公阴笑了一声,整个人如同液体一般渗透到地底,不见了踪影。
  霍大刀见状这才松了口气,带来的弟兄太少,哪怕召唤军魂也只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
  陈公公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修士,万一出点什么意外这些兄弟可算是白死了。
  可霍大刀刚解开军阵,陈公公的身影便悄然出现在塞北军的后方对着老李头狠狠一掌拍下。
  霍大刀扭头正好看见,一阵血气上浮大喊道“阉人,你敢!”
  陈公公听着霍大刀的喊声,脸上露出一抹不屑,手中的动作更是快了两分的朝着老李头拍去。
  正在这时,一道巨兽虚影在陈公公的后方出现,齐真终于赶到。
  陈公公感觉到后方的杀机,本来对着老李头拍下的一掌换了个方向,对着身后的攻击拍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掀起道道烟尘,陈公公蹭蹭蹭的往后退了三步,警惕的看向烟尘之处。
  待烟尘消散之后,陈公公看到站在老李头前方的齐真后如同见鬼了一般惊恐的说道“你,你怎么可能就筑基了,不可能不可能的”
  说完好像明白了什么,嘶吼道“是仙迹,你得到了里面的传承!”
  齐真理都没理陈公公,看着并无大碍的老李头,终于放下了提着的心,这个世界上,能让齐真在意的,也就这几个老家伙了。
  本来等死的老李头看到齐真出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挤出一些笑容“回来了,怎么样有收获没”
  齐真想要回答,一想后面还有个人,便对着老李头说道“李当家的你等会,我忙完了再给你讲”
  随后看着陈公公不解的问道“敢问这位公公,我和李掌柜犯了什么罪,您恨不得立马把我们杀了,就算是犯罪,总该有个审理的过程”
  陈公公两只眼睛扫动了一下,也不言语,整个人又像融化的水一般想要融入地面。
  可就在陈公公马上融入地面的时候,一柄血气巨刃凌空劈下。
  陈公公的身体,踉跄的从地面挤了出来,噗的一下吐了口血,显然刚才的这一击让他受了不轻的伤。
  霍大刀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我说你小子,看上去那么精明个人,怎么这时候犯浑呢,管他什么事,先打残了再问不行么?”
  说着指挥天空上的血气巨刃又一下下的朝着陈公公劈砍着,齐真见状,叹了口气,身形一动也跟着冲了过去。
  趁着陈公公抵挡巨刃的时候,左臂一拳锤向陈公公的后腰。
  陈公公感受到后方齐真的攻击,想动手抵挡,可双拳难敌四手,只得抵挡上方的血气巨刃,硬抗齐真这拳,再想逃跑。
  但陈公公没想到的是,一股巨力传来,只觉得后腰一疼,便整个昏了过去,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