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肥宅修仙记 > 三十七回 南城风云 7

三十七回 南城风云 7


  所幸她就是木系灵力最多,她又试了几次,终于找到了诀窍,手中出现了一粒直径不过一厘米的浅绿色药丸。
  又多做了几次,直到每次动手都会成功,她手里已经有几十粒各种颜色的药丸,看起来和糖豆一样,五颜六色,深深浅浅。
  颜色深得灵力多一些,颜色浅的少一些。
  大佬也是有一颗少女心的,沐浅汐从空间里翻出个空瓶子,全都塞了进去,光是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轰”
  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沐浅汐一怔,发现天色突然变暗了许多。
  她抬头望去,只见乌云迅速向中间聚集,阴沉沉的像是要从天上掉下来。
  这天明显阴的不正常。
  不说中午的时候太阳那么大,就是现在,除了这个镇子以外的地方,天上一片黑云都没有。
  沐浅汐突然明白了什么,这云,怕是冲她来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冲她瓶里的药丸来的。
  修炼本就是逆天改命,为天理不容,以往她小心翼翼,从没动过天地间这么多的灵气,可今天,天道怕是不会放过她了。
  要凉,她还没成仙呢,不想渡劫啊!
  来不及思考更多,乌云已经聚的够多,云层间闪烁出电光,沐浅汐将瓶子扔回空间……撒丫子就跑!
  这地里的粮食可不能糟蹋了,她还想带回去呢!
  亏沐浅汐这个时候还有爱惜粮食的意识,不过老天可不知道。
  它一看目标居然敢跑,更加生气,也不再酝酿乌云了,直接下了一道雷,朝着沐浅汐劈了过去。
  “轰隆隆”
  正在小镇里搜集物资的其他人都往天上看去。
  “怎么突然打雷了?”
  “这有啥,这个季节就是这样,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
  “倒也是。”
  大家都暂时找了房屋躲进去,也有人往打雷的地方看。
  祁硕三人和沐浅汐分开后没多久,就找到了车,听到雷声后,也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钻了进去。
  “我怎么觉得这雷有些奇怪呢。”王林趴在窗台上说道。
  “哪里奇怪?”
  “嗯……”王林绞尽脑汁的想着形容词,“就是觉得这雷有点吓人。”
  祁硕嗤笑了一声,“瞧你那怂样,还怕打雷,浅汐都不……”
  祁硕一顿,笑容淡了下来。
  浅汐应该,或许,大概,不怕打雷的吧。
  毕竟是大佬来着。
  沐浅汐怕吗?
  她当然怕啊!
  她怕死啊!
  这雷还一直追着她跑。
  一直追一直跑,她又没有急支糖浆!
  沐浅汐累的呼哧呼哧净喘粗气,也没少在心里吐槽。
  怕惹得天道更不高兴,她不敢再用灵力,只能用肉体跑,可她一个肥宅,哪有什么锻炼经验,没十分钟,就双手拄着膝盖,昏昏欲倒,眼睛都看不清前面的路。
  “轰隆”
  一道雷直接炸在她脚边,沐浅汐本就要歪倒,这一下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犹如一条对生活失去了梦想的咸鱼。
  见她终于不跑了,天道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忤逆它的人都会是这种下场!
  乌云剧烈的翻滚着,像是看破沐浅汐已经没有力气再反抗,决定给她来个厉害的,让她尝尝外焦里嫩的感觉。
  酝酿了半分钟左右,一道碗口粗的雷率先落下,电光火石间,不偏不倚正中沐浅汐的天灵盖!
  然而,如天道期待中的场面并没有发生。
  待雷光淡去,坑里的小姑娘一九完好无损,连根头发丝都没被烧焦,皮肤也依旧白皙分明。
  什么情况???
  天道自这方天地形成之初就存在了,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事,居然有人不怕天雷?
  不信邪的天雷觉得肯定是刚刚自己劈歪了,它换了个姿势,劈里啪啦落下几十道天雷,将沐浅汐周围十米内都覆盖在了里面。
  可别说目标人物了,连她周围的土地一寸也没伤着。好像那些雷下去之后,就凭空消失了一般。
  乌云变化的更加剧烈,天道能感受的到,那个破坏这个世界规则的人依旧存在着,而且气息均匀,完全不怕它的雷!
  这不是欺负道吗!
  呜呜呜,天道又随机扔了几道雷下去,像是在对她说“你给我等着”,随即便卷着乌云跑了。
  天空再度恢复平静之后,一直闭着眼坐在坑里的沐浅汐突然吐了口血,小脸皱成了一团,揪着衣服痛苦的倒在地上。
  嘤嘤嘤,这天雷果然不是什么容易吸收的东西,差点她就爆体而亡了。
  幸好穷途末路的时候,她想起功法里说世间万物皆有灵气。
  只是她没想到,天雷里满满的都是精纯的灵气,一点杂质都没有,所以被吸收的雷才会完全消失。
  可她一次性吸收这么多无疑也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沐浅汐只觉得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血缓缓地从她七窍中流出,她能感受到湿濡的感觉,手脚也开始不受控制抽搐起来……
  好痛苦,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雷劈死算了……沐浅汐失去意识前只有这一个念头。
  *
  乌云来的快,散的也快。虽然一滴雨没下,雷声却不绝于耳。
  不仅处于雷区中心的桃源镇里的人觉得奇怪,就连离这不远的基地也感受到了异常。
  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是打旱雷,没多在意。
  白未尘主仆此时正在A区的某间休息室里。
  外面奇怪的雷声他们自然也听到了。
  一开始,他们也以为是这个季节正常的天气现象,可到了后来几十声雷瞬间落下,要是再觉得正常,他们恐怕就不正常了。
  白墨正好站在窗边,看见了从天而降数十道雷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只觉得浑身毛孔竖起。
  “少爷,这……是天雷吗?”
  这种雷像极了他以前在藏书阁看过的渡劫时才会出现的天雷。
  这么纯正浓郁的雷元素,哪怕他们离这么远也感受到了。
  不过书上写得渡劫,都是一道雷接着一道雷的落,撑得住九道就可得道飞仙……可不是现在这样的。
  白未尘端着茶杯的手一顿,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些烦躁,清冷淡漠眼神的望向飘着淡香的茶水。
  “不是自己的事,少管。”
  白墨:“……”
  得,你少爷还是你少爷。
  白墨不说话了,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吩咐。
  休息室的门忽地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