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四回 聚散别离总有时,初知修行遇良师

四回 聚散别离总有时,初知修行遇良师


  书生的话说完,学堂中得人除了夫子都愣住了。学仙法求长生,这几个字让他们联想到许多,特别是仙人们的传说。没待他们几个少年反应过来,学堂夫子便谦恭的走上前去。与进来的六人一阵低语后,夫子一一指向身上有着光芒的六人。
  什么是修行,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许成林却是知道一些。许成林很好学,同时他的奇怪想法也很多。正是因为他的诸多奇怪想法,才支持着他不断地学习。
  在某次翻阅学堂的杂记时,许成林就见到过书中对仙人的描述。书中的描述多有不详,但许成林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想象做出了总结。修行之道虚无缥缈博大精深,而踏上这条道路的人,俗称为修行者,也就是他们现在说的仙人。
  许成林见到学堂前的几位仙人,互相交谈了几句什么。接着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飘起飞向其中的那名年轻书生。青年书生呵呵一笑,单手一招将他引到了面前。
  同样的情况也是出现在王小安、陈墨恒、陈洛雪、西门峰、石不转五人的身上。六个少年站在几人的面前,都是有些局促不安。他们知道自己被仙人们选中了,接下来则是关系以后命运的时刻。但他们也是意识到,离别也是离着几人不远了。想要学习仙法,就要跟着仙人们离开,离别必不可免了。
  年轻书生面向僧人,微微一笑。
  “无念大师,这次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土灵根就不跟贵寺争夺,这个小家伙我就收下了!”
  “阿弥陀佛,玄灵施主的人情,贫僧自是感怀在心,他日必当缬草相还”
  无念双掌合十,向着玄灵躬身一拜。
  玄灵一笑,却是躲了开来。他转身看向所有人,对着几名修行者一礼。
  “外出一趟有此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诸位道友,宗门事务繁忙,玄灵在这就不久陪了。”
  几个人楞了一下,但随即便释然了。修行者向来珍惜时间,行程匆匆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几人面带笑容,对着玄灵一一道别。玄灵拉上许成林,就要向着学堂外走去。只是许成林没有动,反而是目不转睛看向几个同伴。
  玄灵停下脚步,温和地看向许成林。
  “小家伙,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他日修炼有成还有再见之日,走不走你要自己想好啊。”
  许成林在五个少年和学堂中所有人的脸上扫过一遍,深深的记住了所有人的面庞。
  “有朝一日,我还会再回来!”
  硬生生的将眼泪含在眼中,许成林紧咬着嘴唇快速转身,朝着学堂外跑去,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夫子对于这六人的行为,没有丝毫的阻拦。许成林明白夫子是默许的,同时也是夫子在暗示他们跟着六人走。不管别人怎么样,有朝一日他许成林一定会回来,有些事情是需要弄清楚的。
  玄灵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和赞叹,随后跟着走出学堂。刚一出门口,呛得一声一柄飞剑凌空出现。飞剑盘旋一圈,在玄灵面前停下。
  “诸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话音一落,玄灵一把拉起许成林,化作一道金光依附到飞剑上。飞剑上金光流转,嗖的一声划破虚空消失不见。
  “好一个剑出九华,不愧是剑道正宗,在如今还能保留如此神妙的剑术,难能可贵!”
  见到如此精妙的法术,明桓不禁赞叹道。
  “玄灵值得一战!”
  天龙门林战神情肃穆,难得开口说话。
  众人一阵惊讶,修行者们之间流有传闻,能被天龙门认为值得一战的人,可以说少之又少。每个被天龙门认为值得一战的修行者,都是实力超群之辈。林战说完,身周晶莹的蓝光激荡,迅速覆盖全身。单手抓住王小安肩膀,蓝色波光蔓延到他的身上。王小安喉咙哽咽,目光环视将一张张面孔记在心中。
  “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我,我还会回来的。大家记得来找我,我会回来的……”
  在哽咽声中,王小安的身影被一片蓝光遮挡,最后化作一道蓝光射向空中消失不见。
  剩余四人没有再急着离开,各自看向自己面前的少年。四个少年也不是蠢笨之人,相顾左右,目光留恋的看向学堂的所有人,随即西门峰与石不转,走向了明桓与无念。
  彩衣仙子清心与道真对望一眼,身上亮起绿色与紫色光芒。在场剩余的是一对兄妹,哥哥陈墨恒身上是紫色光芒,妹妹身上是绿色光芒,两人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不肯放松。
  紧紧地抿住嘴,最后陈墨恒望向了彩衣仙子清心。
  “替我照顾好妹妹,不然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们算账!”
  陈墨恒的脸上严肃认真之极,一点也不像少年的模样。毫无气势的威胁,但清心却听出了其中的郑重之色。清心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有着些许触动。修炼不知几许载,感情早已淡漠的她,今日心境竟有了些波动。妹妹陈洛雪双眼湿润,一滴滴眼泪如珍珠落玉盘,双手死死的抓住陈墨恒。陈墨恒看着柔弱的妹妹,伸出手替她擦去脸颊上的泪痕。
  “哭没什么,机会难得。离别只是短暂的,我会去找你,也会找到大家。”
  陈洛雪哭的更厉害了,陈墨恒拉着妹妹的手走到了清心的面前,将妹妹的手交到清心手中。清心默无作声的轻轻点头,似乎在回应陈墨恒。
  “好好照顾好我她……”
  陈墨恒咬唇艰难的开口,随即他狠心转头走向了道真。明明只是几步的路程,陈墨恒却似走了许久。他身体崩的很紧,肩膀也在不停地颤抖。他努力假装听不到妹妹的哭泣,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头。直到走到道真跟前,陈墨恒身体仍是在不断地颤抖着。
  “世间聚散总无常,山川且能相撞,何况人呼?他日修炼有成再见不难”
  看着陈墨恒强忍住的泪水,道真轻声出言安慰,另外三位修行者也是点着头。
  “阿弥陀佛,道阻且长,与其空留恋,不如早归去”
  僧人无念叹了口气,轻轻地说了一句。
  “无念大师此言有理,与其空留恋,不如早归去,是时候离开了”
  清心看着自己牵着的陈洛雪,轻声的说着。话刚说,完几人身上光芒突然强盛。在学堂众人双眼一睁一闭之间,地面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只余划破天空的四道异彩光芒。
  青年书生带着许成林率先离去,飞剑迅捷的飞出几十里。直到白云村变成一个黑点,飞遁的速度才慢下来。一把放大的飞剑从金光中显现而出,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放大的飞剑上显露出来。
  “小子,忍得够久的啊。怎么样,现在没人了,哭出来不丢人”
  玄灵嘿嘿一笑,看向许成林。
  “才不!有什么值得哭的,反正我们还会再相见!”
  许成林强硬的说着,但是双眼中流连的泪水却是出卖了他。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几次口又忍了下来。
  “呵呵,我叫玄灵。你称我一声前辈就好了。”
  玄灵笑着看向许成林,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
  “玄灵前辈,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们,其他人就不能修行吗?”
  许成林抿了抿嘴唇,看着玄灵试探的问道。
  玄灵抬起头来,望向了远方。
  “有灵根人才能修行,村子里除了你们几个,就再也没有人有灵根了。我们用引灵珠测试了方圆十里的有灵根之人,只发现了你们几人。金黄两色代表你有这金、土两种属性灵根,而我九华书院也是需要金、土属性灵根的人。”
  “若是这样,那为什么不一起,将我们六个人一起带走。石不转似乎也有你说的土灵根,为什么没有一起将他带走”
  许成林见到玄灵回答了他的问话,于是继续开口发问。
  “来之前我们做了一些约定,每人只能带走一人。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带走其余五人的,门派出身丝毫不比我差。你的五个同伴灵根更要比你好,将来你要多努力才是。”
  听见玄灵似乎只是回答了他一个问题,许成林仍不肯罢休,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玄灵。见到许成林的模样,玄灵微微一笑,接着开口。
  “本来石不转的土灵根,更加适合我们书院的功法。但我们从夫子那了解了你们的性格,他的性子太敦实,和我们书院的功法不和。九华书院以剑术称雄,剑术多变注重灵活,即能光明正大也可诡异多变,故而习练者不能是性子敦实之人,反而是你更加的合适”
  许成林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原因。玄灵似又是想到了什么,盯着他继续说道。
  “我们门派虽然重视性子,但其实灵根和先天资质也很重要。性子再好,没有灵根修行也是不可能的。世上凡人多不胜数,有灵根者万中无一,能修行的灵根更是稀少。五灵根最差,四灵根次之,三灵根常见,双灵根较为罕见,单属性灵根不多见。其中还有变异灵根,重灵根,仙灵根,空灵根等等……”
  玄灵说的兴起,有着滔滔不绝之势。
  “光是说到灵根就要说上许久,更别说还有其他许多需要学习。修行是一个知识积累,悟性开发的过程......”
  玄灵滔滔不绝的讲着,许成林也是孜孜不倦的听着。二人一讲一听,俨然就是一副夫子教育学生的场面。
  “修行界并不安全,或者说哪里都不安全。修行界相对于世俗之中,更危险罢了。踏入这个世界,意味着危险也意味着机遇。需要事事小心,又不能事事放不开。这个度如何把握,全靠你自己来忖度。”
  玄灵的最后几句话声音有些凝重,许成林也是很认真的记下。见到许成林的模样,玄灵心中很是满意。
  “后面的路还长着呢,你先休息一下吧”
  见到许成林疲惫的模样,玄灵微微点头对着他说道。话一说完,玄灵双手掐诀,飞剑上的光芒凝实了几分。一道薄薄的光幕形成,飞剑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分。许成林看着飞快后退的景色,不觉得更加的疲倦。恍惚之间,渐渐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