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八回 磕磕绊绊交流难,如梦方醒心急误

八回 磕磕绊绊交流难,如梦方醒心急误


  俗语有云万事开头难,老一辈的经验教训大多是没错的。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许成林在修行之路上几乎是原地踏步。说起来这也不奇怪,他只是个识些字的少年而已,你还指望他一飞冲天?书中讲的修行常识,许成林大部分可以读懂,但书中记载的功法,任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像什么感应天地灵气,聚气凝神,化虚为实,灵力贯通周身等等,许成林每个字都认识,但这些字连在一起,他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自己一个人躲在屋里琢磨了一个多月,却连功法的眉目都没摸到,还是出门找人请教一下吧”
  许成林叹了口气,心中感到颇为无奈。
  许成林的住处相邻有几处小院,只是这些院子大多是空的。唯一有人居住的院子,主人也是深入简出难见人影。心知这位邻居不喜人打扰,许成林也没有冒昧的去拜访。
  修行之事并不是一味的闭门造车,必要时候也需多与他人交流,这是玄灵在来的路上教导过他的。许成林生性勤于思考,但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这次无奈的外出拜访,可谓是难倒了他。
  登门拜访,空手而去是不礼貌的。还未到宗门发放灵石的时候,初入修行界的许成林可谓是一穷二白,只有些充饥用的灵食、灵果作为见面礼。
  小院门前栽种着几从花草,门前一尘不染,显然小院的主人是一位心思细腻的人。
  许成林站在门前好半天,将与院子主人见面的情形在脑中模拟了无数次,这才下定了决心敲响了院门。
  敲了几下院门见无人应答,许成林便开始对着院子里面小声喊道。
  “有人在家吗,我是隔壁院子的邻居,特来拜访的!”
  未几,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在屋中响起。
  还请稍等片刻!”
  许成林听到屋中人的回答,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
  “看平日的情形,这个邻居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不怎么善于交际。院中的是一位师姐,也许会好打交道一些吧。”
  如是想着,随着脚步声逐渐接近,小院院门在吱呀声中缓缓打开了。
  透过半开的院门,许成林见到了一名十四五年纪的少女。少女脸上稚气未脱,衣着朴素,头上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简单的将一头黑发,用一只玉簪别好。
  许成林见少女开门见人,急忙上前见礼。他略微有些紧张,说话的语气也是磕磕绊绊。
  “这位师姐好,我是隔壁院子刚来的许成林,此次特来拜访。”
  少女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许成林,不禁皱了皱眉。她是个清冷的性子,不是很善言谈。
  “我入门比你早些,叫我萧雨师姐即可。”
  萧雨的声音很是好听,但这语气稍显的生涩。除了自我介绍之外,萧雨竟是没有了下文。
  许成林识相的叫了一声萧雨师姐,但见萧雨没有了下文,自己又不禁尴尬了起来。千种万种见面的场景,许成林都已经想到,但他没想过这种见面的场景。两个不擅交际的人遇到一起,相互之间报了姓名之后便冷场了。
  三四息的沉默,许成林心中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最后还是厚者脸皮,将手中的东西略微举了一下。
  “萧雨师姐,不知道方不方便请师弟到院中一叙。”
  萧雨这时才反应过来,接待客人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她的脸上不由泛起了红晕。向着一旁让了让,默让了许成林进屋。看到许成林手中拿着的东西,萧雨好看的眉头又是轻轻的皱了一下。
  萧雨不擅言谈,但不代表着她不聪明。俗语有云,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日里不来走动的邻居,此次主动登门还带着礼物过来,想是必有所求。进到院中,萧雨仍是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许成林。
  许成林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勉强开口。
  “不知师姐如今功法修习的如何了?”
  萧雨闻听此言,眉头不禁皱的更加厉害。
  “哪有一上来就问别人功法境界的,难道不知道这是忌讳吗?”
  心中如是想着,萧雨的脸色也是有些变冷。
  许成林此时也是满脸的无奈,随便问人家功法境界,这确实是忌讳,但他也是没办法啊。
  “这师姐不是个健谈的人,不直接问出口,很难将话题说到功法上去啊。”
  萧雨见到成林脸上的无奈,联想到先前他说的话,顿时是恍然大悟。吐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弟可是在功法上遇到了什么问题?”
  萧雨的眉头舒展,露出一个微笑的看向许成林。
  “是!是!是!师姐猜的没错,我正是有功法上的问题要请教。”
  听到萧雨答话,许成林急忙点头应是。
  “果然不出所料,刚入门的弟子,一般都会在功法上遇到问题。自己也是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能帮一下还是帮一下的好。”
  想到此处,萧雨看向许成林的目光不禁柔和了几分。
  “不知师弟是在功法第几层遇到了问题?”
  萧雨的声音依旧有些生涩,但听在许成林的耳中,却是少了些许生疏感。
  闻听萧雨问话,成林显得有些尴尬,沉默的摇了摇头。
  见到许成林摇头,萧雨楞了一下。刚要开口询问,许成林便神情低落的摇了摇头。
  “功法我一点都没有看懂。”
  萧雨听到成林的回答,脸上顿时精彩了起来。
  “师弟难道没有去听闻道堂的讲解?”
  萧雨声音不大,却是将许成林点醒。闻道堂三个字,如同一道霹雳在他耳中响起。
  “自己只顾着钻牛角尖了,竟然忘记了诸事不懂闻道堂的说法”
  许成林苦笑着拍着自己的额头,暗道自己糊涂了。
  萧雨看了看许成林的反应,似乎明白了什么。
  “师弟莫不是没有去过闻道堂?”
  萧雨古怪的看向许成林,心中却已经笑了起来。
  许成林摇了摇头,想也没想便做出回答。
  “还没有去过。”
  萧雨闻言,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没去过闻道堂,那是哪位前辈指点你修行?”
  许成林将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连连称没有。看到许成林的样子,萧雨不由轻轻一笑。
  “师弟,你是太心急了。没有前辈引领,也没有去过闻道堂,你怎么会明白功法的奥妙,莫非你认为你能无师自通不成?”
  许成林脸上一红,萧雨说的没错,的确是他太心急了。这一个月许成林完全是在钻牛角尖,越是看不懂功法越是要研究。到后来发现事不可为的时候,他的心性已经大乱,哪里还会认真的翻阅书籍。哪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完全是本末倒置,非但没有事倍功半反而成林事半功倍。想到此处,许成林不禁叹了口气,暗中反思,行动之前应该考虑清楚才对。
  萧雨修行也有数年之久,每年都听说有些新入门弟子,会犯一些莫名的可笑错误。以前她总是不信,今天终于算是见识到了真实的例子。人啊,有时就是这样。有时越是在意的东西,越是得不到,越是在意的事情,越是因为太在意而频频犯错。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思之不得,辗转反侧。
  毫无疑问许成林就是这样,他越是的在意,无形中背负压力越大,最终导致自己在修行之始太过激进,从而做出本末倒置的可笑之事。
  “师弟,不必苦恼了,相信你的问题,到了闻道堂自然会迎刃而解”
  萧雨没有嘲笑许成林,反而是微笑着出言安慰。
  见这位师姐没有出言嘲笑自己,许成林也是真心感谢。他站起身来,向着萧雨躬身施礼。
  “多谢师姐解惑,此番如不是碰到师姐,师弟还不知道要纠结到什么时候。”
  萧雨见此连忙闪身,并没有接受许成林答谢。
  “师弟不必如此,想是师弟即便遇到的不是我,他人也会为你解惑。”
  说是这么说,但许成林怎会当真。他将带来不多的灵食、灵果递向萧雨,脸上满是郑重之色。
  “此番多谢师姐,许成林身无长物,还望师姐不要嫌弃。”
  许成林送出的东西对于萧雨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入门不久还没有真正修行的人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再说了,为了一点区区小事,她怎么好意思收别人的礼物。
  她刚想要说些推辞的话语,但见到许成林态度坚决,最后只好勉强收下。萧雨明白许成林要强的性子,这件小事对自己算不得什么,对许成林也许意义重大,如果自己执意不收谢礼,说不定会让许成林内心愧疚,影响二人日后的正常交往。
  许成林告辞萧雨后,便依照书中记载的地点去向了闻道堂。在闻道堂盘桓了数日,他终于将功法中的疑问一一弄清。闻道堂的前辈,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着许成林的问题。并将功法中一些要点,一一告诫了他。许成林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学堂的生活,但他知道这里是修行界,这样精细的讲解,也许只有这一次,以后的路都要靠自己走了。
  修行是时间的积累,岁月的沉淀,资质的比斗,努力的拼争,也是头脑的较量。修行道路上起步晚,会产生不小的差距。但排除资质的影响,拥有聪明的头脑和勤奋的态度,都可以将差距补上。因为本末倒置,使得许成林的修行起步,比同时入门的其他人慢上一个多月。但以他的头脑和勤奋,追赶上他人也不是太困难。但是这件事却是为许成林敲响了警钟,自己这点知识、见识,放在修行界连屁都不是。他前些日子是自以为是了,以前在学堂学习都是学什么会什么,再加上一路上玄灵的讲解,许成林便把修行看的简单了。认为修行如同学堂学习一样,跳过了基础,直接学习功法。
  一些灵食灵果,对于入门不久还没有真正修行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许成林却是坚持送出,一是为了感谢萧雨的解惑,另一个便是要让自己牢记住这个教训。
  “修行不简单啊,以后自己不能再大意了。”
  感慨之余,许成林的脑海中回想起玄灵对他说的一句话。
  “不要有任何大意,我不想有一天看到你陨落......”
  对啊,自己以后不能大意了,修行过程疏忽大意,弄不好是会要人命的,自己不想过早地陨落就要谨学慎行。
  万事开头难,走过最初的艰难,这条路便开始有了方向,纵然是前进的方向不是坦途,也有了走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