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十一回 时长方知修行难,外事堂中得契机

十一回 时长方知修行难,外事堂中得契机


  许成林得到王树声的相赠,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口气硬是修炼到了煅体三层。
  看着手中因为灵气尽失而碎成粉末的灵石,许成林脸上露出可惜之色。
  “煅体期二层突破三层,不只是吸收干净了两块下品灵石,还搭上了一条青金灵鲫。那三层突破四层需要吸收的灵气,更是一个庞大的数量了。”
  灵鱼所富含的灵气量,已经是相当于十颗下品灵石了。突破二层到达三层,总共用了十二三颗下品灵石,这对许成林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数目。
  “若是没有王大哥的灵鱼,单是突破到煅体三层就要花费一年多。又到了领取灵石的日子了,不管如何,还是先将灵石领回来再说吧。”
  心中如是想着,许成林向着发放灵石的地方走去。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长龙,熟悉的胖子,熟悉数量的灵石。望着手中的三颗灰扑扑的下品灵石,许成林的脸上,再没有了上回领取灵石的欣喜,反而脸上挂着淡淡的忧愁。
  忧愁?是的,就是忧愁。现在的他,正为下个月修炼用的灵石而发愁。上个月有三颗下品灵石,再加上王树声相赠的灵鱼辅助,这一个月才平安度过,甚至是修行境界又是提高了一层。现在已经煅体三层,修炼消耗的灵石应该比上个月更多。许成林脸皮再厚,下月也不可能再继续接受人家的救济了。
  领完灵石,许成林便往自己的小院走去。路过排成长龙的队伍,他见到队伍中人的脸色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领灵石的人会有喜有忧了。可不是吗,灵石宽裕的人或没有灵石的人,平白得三块灵石当然欢欣。然而那些急迫需要灵石或者手头不富裕的人,即便得到三块灵石也是杯水车薪,脸上当然是愁云满布。
  “算了,与其自怨自艾,还不如想些办法度过这个月。”
  许成林一边叹着气,一边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眼见自己的住处就在眼前,许成林突然一拍脑门醒悟了过来。
  “笨啊!怎么把外事堂忘记了。在那里有不少任务可以接取,应该有获取灵石的途径。”
  想到这里许成林又是急忙转向,取道向着外事堂匆匆赶去。
  几个月下来只顾着修炼,许成林竟然忽略了外事堂这个重要的地方。当初王薪带着他到过外事堂,并且还见过那里的管事孙师叔。想是最后孙师叔对着自己说的话,许成林也是明白了过来。想是那位孙师叔,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还会回到外事堂吧。
  走进外事堂,映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外事堂依如许成林先前所见,门前两名守卫,屋内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交任务处整齐的拍着长队,任务玉碑前聚满了前来接取任务的人,孙师叔的柜台前面一如往昔的冷清。
  看向打着瞌睡的孙师叔,许成林想起了先前对老人说过的那句。
  “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他脚步轻缓的上前,对着老人行了一礼。为怕惊醒老人,许成林只是见了个礼,便转身向着任务碑走去。
  “嗯?别忙着走呀!让老头我看看是哪个小子,很久没有人这样有礼貌了。”
  孙师叔半睡半醒,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和许成林说话。
  许成林转过身,见到老人已经睁开双眼。老人的神态虽是慵懒,但双眼确是精神异常。许成林不敢怠慢,急忙恭敬地喊了一声孙师叔。
  缓缓地从摇椅上坐直了身子,老人上下打量着许成林。
  “哦,我想起来,许成林是不?”
  “正是小子,许成林见过孙师叔。”
  许成林面带惊讶之色,想不到只是匆匆的见过一面,这位孙师叔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
  “很好,很好,尊老知礼,还没有被修行的残酷侵蚀了本性。”
  孙师叔点了点头,微笑着看向许成林。
  “我以为你一个月之前就该来了,没想到你硬是撑了三个月才过来,怎么样?这三个月不轻松吧!”
  孙师叔呵呵的笑着,仿佛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正如师叔所说,这三个月真是不轻松啊。前两个月还好说,这第三个月如果不是有他人相助,相信我早就停下修炼了。”
  说到这里,许成林满脸苦笑。
  “哈哈哈,修行哪有不苦的,如果修行简单容易,那长生岂不是来得太容易了?”
  孙师叔哈哈的笑着,许是笑的有些急,他不禁咳了几声。
  “哎,年轻真好啊,想不到就是三个月不见,你已经是一个煅体三层的小修士了,不错不错。其他人在这个时候,顶多就是煅体二层而已,你已经很好!”
  孙师叔打量着许成林,忍不住笑着赞叹道。
  “师叔谬赞了!”
  “不必自谦,光是在引气入体这一环节,卡住一两个月一点都不稀奇,更何况是修炼到煅体三层了。”
  “这次来外事堂是来接任务赚灵石的?”
  看着许成林脸上还没消去的愁容,孙师叔已经猜测出了许成林此行的目的。
  “正如师叔所言,弟子修炼煅体三层,再想继续修炼下去,需要不少的灵石来支持。无奈弟子囊中羞涩,只好想办法先赚些灵石。”
  许成林双手一摊,神情说不出的无奈。
  “嗯,财、侣、法、地,这四样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重要的。就目前而言,财对你们这样的低阶修士更重要。财是什么?对于凡俗来说就是金钱,对于我们修行者来说就是灵石和天材地宝。有些时候,我们和凡俗人是没什么区别的。”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半个多时辰就这样悄然溜走。
  “瞧我,这都忘记时间了。人老了话就是多,不知不觉已经耽误了你半个多时辰了。”
  孙师叔如同一个平凡的老人,满脸和蔼的看向许成林。。
  “孙师叔讲的全是曾经的经历,传授的更是宝贵的经验,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许成林也是回以一笑,向着孙师叔抱拳感谢。
  “你小子不必恭维我,现在的我,也只能对着你们这些小家伙说说罢了。我看这样吧,也不白浪费你时间。”
  孙师叔笑着,从怀中慢慢掏出五块颜色各异精巧的玉简。
  “来,这几个小东西,就当作陪我聊天的报酬吧。”
  孙师叔将五块玉简递到了许成林面前,一脸笑眯眯凡人看着他。
  见到五块精巧的玉简,许成林心知此物不简单,于是伸手接过,拿出其中一块细心地打量着。
  “孙师叔,这是?”
  未待许成林问完,孙师叔便微笑着进行解释。
  “这五块玉简,是任务玉简。任务碑上发放的任务,每一个任务都会有一块任务玉简,当然大型的任务会有许多任务玉简。而我给你的这五块任务玉简,却是有些特殊。他们不仅报酬丰厚,任务表现好的话还能得到点特别的奖励。”
  许成林望着孙师叔,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任务会交给自己,还有什么是特别的奖励。
  许成林心直口快,于是便直接问了出来。
  “敢问孙师叔,这几个任务为何会交给我?”
  “哦?想不到你小子还挺多疑。也好,谨慎一些也没什么错误。先前不是说了吗,当作你陪我聊天的报酬啊。修行,修到最后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难得碰到一个没有被腐蚀人性的人。更是难得有人原意陪老人家我聊天,老人家我高兴。这几个理由够吗?”
  孙师叔满脸笑意的看向许成林,只是这笑意多少有些打趣的意味。
  看着孙师叔的表情,许成林皱眉不已。孙师叔的话,许成林显然是不信的。玄灵的叮嘱他时刻不忘,无利不起早,他人的善意未必真实,必有所图。
  仿佛是看透了许成林的内心,王师叔难得的无奈摇了摇头。
  “小子,你有什么是值得我图谋的?年纪轻轻的老是皱眉做什么?有什么过不去的?防人之心不可无,但也是要分时候的,宗门内长辈鲜有人会对你们不利,出了宗门就另当别论了。”
  “是呀,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图谋的,自己只是一个小修士而已。”
  想到这里,许成林心头释然眉头舒展开来。
  许成林向着孙师叔深深的施了一礼,孙师叔则是笑呵呵的点着头。
  “小子的灵识不够,还不能看出任务玉简上的内容。不知师叔可否给小子讲一讲,这几块任务玉简的内容?还有,那所谓的特殊奖励又是什么?”
  许成林捧着手里的五块任务玉简,对着孙师叔躬身一拜。
  孙师叔一笑,单手在空中轻轻一划。只见许成林掌心的五块玉简缓缓飞到他的眼前,玉简按照绿色、黄色、白色、蓝色、红色排列成了一行。
  “这五块玉简分别是灵植园、炼药坊、神符堂、千机阁和百炼堂发布的任务玉简。至于那特殊奖励,则是很诱人的。”
  孙师叔对那特殊奖励卖了个关子,许成林则是轻轻挑了挑眉。
  “是什么样的奖励,让这老人家都这样神秘?”
  仿佛看透了许成林的疑问,孙师叔嘿嘿一笑给出了答案。
  “五块任务玉简对应五门修行技艺,特殊的奖励就是可以学到相对应的低阶技艺。”
  许成林双眼中泛起了亮光,脑中更是轰的一声。五块任务玉简所对应的任务,竟能学习相对应的五种修行技艺。
  孙师叔给的五块任务玉简,似是为了让他初步了解这五种修行技艺,让他选择以后的修行道路的方向。修行技艺的敲门砖,这是何等珍贵的东西?毫不客气地来说,这就是修行步入正轨的一个契机。
  许成林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压制下激动心情。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孙师叔却是摆了摆手。
  “小子,修行界技艺众多,掌握一种就足以在修行界混的风生水起。自古便有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究竟要研究哪门修行技艺。”
  许成林打量着手中的任务任务玉简,将任务玉简郑重收起。
  “回去仔细考虑考虑吧!”
  孙师叔说完话便不再搭理许成林,又坐回竹椅。许成林也是知趣,对着孙师叔行了一礼,然后悄然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