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十四回 百炼堂中任务难,恰逢其会因缘起

十四回 百炼堂中任务难,恰逢其会因缘起


  一个月之后,许成林终于从百炼堂中走了出来。他的神情疲惫至极,脸色也是十分的憔悴,但是心中却有着淡淡的自豪。百炼堂的这个任务,曾经被无数人接取过,但从未有人能够完成。归其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个任务初始报酬不高,但花费的时间却很长。花费时间与酬劳不成正比,所以没人愿意完成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任务。后来任务的报酬提高了,但任务量也增加了,故而导致这个任务空有高报酬而鲜有人接取。能人之所不能,如何让他不自豪。更让他欣喜的还在后面,完成任务后他不仅得到了不少灵石,还得到了一枚珍贵的传功玉简。
  走在回小院的路上,许成林还在回想着这一个月内的经历。掌握销金锻玉之后,许成林终于知道了他要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很简单,只是从废料中回收法可利用的材料而已。任务内容很简单,但任务量却是大的可怕。不知是积攒了多长时间,各种废料已经被堆成了两座小山。
  “怪不得中年师兄强调,这个任务耗时太长有点得不偿失。原来真是这样的,师兄诚不欺我啊!”
  许成林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收拾了一下复杂的心情,许成林开始对这些废料进行分类回收。
  需要回收炼器材料虽多,但种类并不是很多,多以精铁、精铜和其他一些矿石为主。通过半月的学习,许成林对于炼器材料也是有了些了解。就目前所见材料,多是一些熔炼的金属为主。传说中真正用于炼制法宝的金属材料,都要经过修士本命真火进行淬炼,祛除材料中杂质浓缩其精华。
  就比如说铁精此种材料,可用于炼制法宝的主体,也可用于配料。而炼制铁精,则需要修士用本命真火淬炼精铁。修士本命真火威力不同,所炼制的铁精纯度也不同。普通铁矿石呈现黑色,经过百炼成为精铁后变为纯白色,纯白色的精铁经过本命真火淬炼之后,则会呈现出泛着点点白光的蓝色状物质。每种材料中其实都是存在着杂质,杂质含量不同,则材料呈现的形态也是不同。许成林在这些材料堆中,并没有见到传说中经过本命真火淬炼的材料,见到最多的是一些杂质含量过多的各色矿石。其实这也正常,经本命真火淬炼的材料珍贵无比,能在这里见到那才是奇怪。
  不同于炼丹对火焰的要求严格,炼器对火焰要求不是太苛刻。百炼堂最不缺少的便是火井,漆黑的井体内部流淌的通红火焰。这火焰其实也不普通,乃是九华书院沟通地脉开采出的地火。地火经过火井壁上的灵石法阵加持,火焰温度变得更加炽热。
  同种材料被许成林一一挑选了出来,一股脑的投入到了火井之上的大鼎之中。和炼丹用的鼎不同,熔炼材料用的鼎并没有鼎盖。鼎身下部和丹炉相差无二,留有一个与内部相通的出口。材料熔化成了液体,可从鼎身下部的出口流出。
  在火井火焰的炽热高温下,鼎中的金属、矿石逐渐熔化成液体。这些金属液体经过一系列的流转,最终从鼎炉下方的出口流出。见到有液体流出,许成林急忙拿着一个容器将液体接住。待液体流尽,冷却之后,一块块成型的材料便熔炼完成。
  回收可利用的材料,熔炼只是最简单的手段。对于一些法宝碎片的回收,则需要更加复杂的手段。法宝多是由许多种不同的材料,加上阵法禁制炼制而成。故而将他们一一分解,是极其困难的。法宝本就是为了坚固耐用,所以分解法宝碎片,并提炼出某种材料更是极为不易。
  从法宝碎片中回收材料,首先要破除碎片上的阵法禁制,只有这样才可以使材料回归原本属性。其次要判断碎片的材质,决定采用何种方法进行熔炼,只有用对了方法才能成功地进行熔炼。凡事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破碎阵法禁制谈何容易,必须采用特殊手法才能对禁制进行剥离。至于碎片提炼,就更不简单了。不同的材料提炼方法不同,想将材料一一提炼而出,是一个费时费力的活计。
  就这样日以继日的忙碌着,各种可利用的材料,悄无声息之间已是被许成林清理的七七八八。眼见回收可利用材料任务即将完成,许成林心中越发的高兴,手下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突然间,一点红色的微光映入了他的眼中。看着这点红色的微光,许成林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这一个月的时间,许成林见多了各色光芒和各色金属,不知为何为会被这一点几不可见的红光吸引。古语有云,事反常态必有妖。许成林也是如此的认为,于是他三下两下,便将这点红色的微光从废料中挖了出来。
  闪着微弱红光的东西,是一块灰色不起眼的吊坠。这吊坠是一个葫芦形状,上有着几道深深的划痕,串联吊坠的红色丝线也是损坏。不知道为何,如此不起眼的东西,许成林却是看了心中一动。
  三下两下扯掉了吊坠上的红线,将灰色的吊坠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起来。这个灰色的吊坠非金非木,似是某种玉质材质,不时地微弱红光从其上一闪而没。吊坠表面的雕刻,因为几道深深的划痕,被破坏的有些看不清楚。若不是刚刚还闪着红光,一定会被许成林当成废物处理掉。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东西总想把它留下。这个东西看来已经损坏了,投入鼎中不如我自己留下。私自留下这个东西,应该不算过分。重新修补一番,把这个东西作为此行的纪念好了。”
  许成林心中想着,已经下定决心将小葫芦吊坠留下。
  有一种缘分叫做眼缘,东西不见得多好,但就是看着顺眼,这就是眼缘。缘之一字奇妙无穷,修行界也有着缘法一说。什么是缘?有人说是某种机会,有人说是冥冥的注定,也有人说是某种可能性。但究竟什么是缘,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不可捉摸不可碰触。许成林进入修行界是一种缘,来到百炼堂是一种缘,能在一堆杂物中发现葫芦吊坠也是一种缘。
  “先将这小葫芦吊坠先放入储物袋中,待完成百炼堂的任务后再做处理。”
  如此想着,许成林便拿出了储物袋。但接下来令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储物袋的白光扫在吊坠之上,一道微弱的红光将白光挡了回去。葫芦吊坠没有进入到储物袋中,仍旧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奇了怪了,这东西竟然不能收进储物袋?”
  心中疑问之际,许成林也是思索起来。
  “储物袋收不进去的东西,无非是活物与某些具有灵性的法宝。这葫芦吊坠明显不是活物,莫非是一件有灵性的法宝不成?”
  许成林再次打量着小葫芦吊坠,神情不禁凝重了起来。
  打量了半天,许成林最终不得其法。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修行界广大无边,奇妙之物更是多不胜数,自己见识还是太浅薄了!这葫芦吊坠不管是什么东西,今日我得到就是一种缘分。”
  想到此处,许成林心安理得的将葫芦吊坠揣在了怀里。
  又是整整七日的不眠不休,许成林终于将剩余的任务完成了。他精神疲惫,原地就地而卧,不一会便进入了梦乡。也许是太累了,这一觉他做了好几个梦。梦中许成林梦到了白云村,梦到了自己的伙伴,梦到了与伙伴的分离等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手掌上传来,睡梦中的许成林被疼痛惊醒,只觉得手下有着什么东西,于是下意识的抓了起来。
  望着手中的葫芦吊坠,许成林一阵苦笑。葫芦表面的数道划痕,形成了数道倒刺。这东西在他熟睡之际从怀中掉了出来,又恰好滚落到他的手下。偏巧不巧的在许成林翻身的时候,这几道倒刺划破了他的手掌。看着手掌上的伤口,许成林有些无语。明明不大的伤口,鲜血却是止不住的流,手中的小葫芦吊坠已经被染上了一层鲜血。没有太过在意,许成林将葫芦吊坠放在一旁,找了些清水将伤口清理了一下。
  待许成林伤口清理完毕,他这才想起将吊坠收回。伸手拿起一旁的葫芦吊坠,许成林下意识的想将其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但令其惊讶的是,葫芦吊坠上并没有刚才所见的血迹。许成林以为自己是还没有睡醒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
  “怎么回事?这上面的血迹怎么不见?”
  许成林又是研究了一番,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无奈的摇了摇头,许成林将葫芦吊坠重新放入怀中。伸了个懒腰,许成林向外走去。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将吊坠放入怀中的那一刻,葫芦吊坠突然亮起了血红色的微光……
  功夫不负有心人,百炼堂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许成林经百炼堂检查过后,交了任务拿到了灵石报酬,同时拿着百炼堂给他的一枚传功玉简,步上了回自己住处的道路。
  “这一次花费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完成这个任务。看起来吃亏,实际上得到的远比付出的要多。耽误一些时间,这是值得的。”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的思绪又是想到以后。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炼器之术,看来就是自己修行之路的傍身技艺了。现在为了炼器之术花费了不少时间,但相信这些时间在未来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修炼的资源有了,修行技艺也有了,自己的修行之路这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吧。煅体五层即将达到,不如先将煅体五层冲击上去,再学习炼器之法。”
  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许成林便没有在多做耽搁。望着碧蓝的天空,看向距离自己不远的小院,脚下的步伐不禁又是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