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十六回 炼器之法古自有,初次尝试豪气生

十六回 炼器之法古自有,初次尝试豪气生


  炼器之术的出现,解决了修行者人手一件趁手兵器的问题。早期的修行手段简单直接,对炼器的要求并不高,炼器手法也是简单至极。世间学说发展的经历,都是先有需求,为了满足需求后来才有方法猜想与建立理论。经过猜想验证建立理论之后,最后再应用于实际不断改进发展。随着修行界的蓬勃发展,各种各样功法如雨后春笋一般,相应的出现了与功法相匹配的特殊法宝。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些特定、特殊的炼器方法也随之产生。炼器的方法变得丰富多彩,炼器与修行的关系也变得密不可分。各种各样炼器手法百家争鸣,理论说法百家齐放,一时间炼器这门技艺变得博大精深。后修行体系经历劫难几近衰亡,炼器未再有高度发展,但相应传承依旧保留着。
  修行界依照修为划分为若干境界,相对应的其手中所使用宝物,依照威力也是划分为若干个等级。就目前而言,修行之人所使用的宝物划分为四个等级,法器、灵器、法宝、灵宝,四个等级的宝物威力逐级上升。修行者煅体阶段只能使用法器,凝气修为可使用法器与灵器,法宝与灵宝两类只有跃凡以及之上修为才可以使用。当然这只是一般的情况,修行界存在时间不知有多少年,一些世间罕见的事情在这里一点也不稀奇,越级使用宝物的方法当然更是并不罕见。只是有所得便会有所失,这些越级使用宝物的方法,不是有损自身就是有损宝物。
  《古今人表》的“九品量表”之中,分为上(上智)中(中人)下(下愚)三等。在每个等级中又分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以及下上、下中和下下三等,这就是后人分三六九等的来源。依照这个道理,宝物分三六九等,炼制宝物的人也应该分三六九等。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宝物的等阶会因为手法、材料、炼制时间以及天时地利等各种因素而不同,与人的关系不大。故而修行界的炼器师并没有等阶的明确划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叫做炼器师……
  平日所说的法宝并不是跃凡修士使用的宝物,法宝只是对四个等级宝物的一个统称。法宝之中最常见的就是所谓的制式法宝了,它是指某个门派之内统一发放的标准配备宝物。一般而言,制式法宝多与自己门派功法法术相合,炼制方法也是相对简单明确。九华书院以培养剑修闻名修行界,于是宗门的制式法宝便是锋利异常的剑形法器了。
  九华书院最好的炼器师在主峰后山,但百炼堂内的众多炼器师也都是好手。无论是进行炼器还是学习炼器,百炼堂都是最合适的地方。百炼堂如今的堂主周云,是人们公认现阶段最出色的炼器师。他的炼器之术是百炼堂公认最高,修为亦是如此。周云是一位凝气修为的中年人,他为人和善,从不轻看任何一个修士,对于门中弟子提出的各种炼器方面的问题,也是不吝进行解答。
  许成林初得炼器之法,根本摸不着头脑。他能够将炼器之法学会,正是靠了百炼堂众人孜孜不倦的讲解。许成林很是感激这些人,对这位周师叔更是心怀感激。然而这位周师叔从来不在意这些虚名,他时长将一句话挂在口头。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能人师而不为者,非君子也。只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教给的东西毕竟有限,以后能达到怎样的境界还与自身努力有关。”
  世间之事皆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大抵的过程都是由简单到复杂,最后再由复杂重归简单。本着从基础开始的原则,许成林将第一件炼制的法宝瞄准向了宗门的制式法宝。九华书院的制式法宝品阶不高,只是达到了法器级别而已。之所以没有提高它的品阶,也是有将它作为炼器师试手之作的意思。宗门制式法宝制式法器的炼制方法,百炼堂讲解的很详细。许成林虽是充分的理解了,但真正操作起来仍是遇到了重重困难。
  法宝的品质高低,首先由其炼制所需的材料决定。最简单的法宝,所用材料当然也是简单。宗门深潭下的寒铁一块,外加部分百炼钢相互融合制成寒铁锭,这就是九华书院制式法宝所用的材料。这材料融合是炼器的第一步,只是这第一步就花费了许成林接近三天的时间。
  看似简单做时难,这就是许成林此时的感受。寒铁质地坚硬且奇寒无比,要将之熔化还要不损坏本质,这一点就十分困难。熔化的寒铁掺入百炼钢,这一步看似简单却内含玄机。百炼钢多了,材料整体质地偏软;百炼钢少了,材料整体质地则是偏脆。如何让材料硬度与韧性兼备,是需要一个特定比例的。
  法宝的外形及坚固程度,取决于炼器中的塑形环节。塑形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说简单是因为,只要将材料敲打出,法宝最合适的形状便可以。说难的是想要敲打出法宝最合适的外形,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塑形过程中可以通过敲打材料排除材料中的杂质,所以此过程反复敲打是必不可少的。
  塑型环节最是考验炼器师的功力,敲打次数过少材料中会混有杂质,影响法宝品质;敲打次数过多就会破坏材料本质也会影响法宝品质。所以,塑型环节所用的时间要依照材料而定,不能墨守成规。许成林初次炼器,不求炼制的法宝品质有多好,只求法宝不要炼制废了就好。他将寒铁锭反复敲打,大约过了两个时辰,终于是将一块寒铁锭敲打成一把剑的雏形。又是半个时辰过后,剑的雏形终于成形剑胚。只是剑胚整体毫无锋利之感,看上去死气沉沉。
  许成林缓缓舒了一口气,微微缓解了一下疲惫。
  “这炼器真不容易,只是前两步就如此困难,后边的一步铭阵就更加困难了。”
  制式法宝所要铭刻的阵法其实很简单,只有一个锐金阵而已。锐金阵许成林并不陌生,他在阵法书籍上见过这个简单的阵法。这个阵法虽是简单,但对许成林来说同样是困难。还是那个原因,他没有铭刻过阵法,在这方面毫无经验。
  许成林手拿特殊材质刻刀,依照阵法书上的记载,一笔一划的将阵法铭刻在剑胚上。当阵法刻画完成后,他心疼的掏出一块灵石激发阵法。随着剑胚上的阵法嗤的一声冒出黑烟,许成林首次铭刻阵法失败了。他咬牙暗骂一声,小心的用刻刀刮掉损坏的阵法重新来过。就在错了改,改了又错,再错再改,再改再错之中,四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之后,许成林终于感到快要成功了。
  拿出灵石接近剑胚上的阵法,许成林觉得手中剑胚一震随即稳定下来。铭刻在剑身上的阵法一阵忽明忽暗的闪动之后,忽的一下消失在剑身上。与此同时,许成林手中的灵石,散发的光芒也是渐渐变暗,随着光芒的逐渐消失,灵石也崩散化为了粉末。虽然早知道阵法铭刻成功之后,为阵法提供灵力的灵石会被消耗掉。但真的看到一块来之不易的灵石消失,他还是一阵肉疼。阵法铭刻成功之后,剑胚不再是毫无锋利之感。此时的剑胚虽然还是朴实无华,但剑刃多了一股锋锐之感,剑身整体散发出一股寒冷之意。
  看着手中的剑胚,许成林有些哭笑不得。原来的三尺剑胚,此时算上剑柄也不过是二尺有余。
  “本来想炼制一把长剑,现在只能炼制一把短剑了。”
  虽是有些遗憾,但许成林心中还是充满欢喜。这是他第一次炼器,虽然过程中错误百出困难重重,但总算是成功了。拿出闻道堂发放的制式长剑,许成林将两把剑轻轻对撞。只听见仓啷的清脆响声,两把剑都毫发无伤。
  “看来炼制的短剑品质还不算太差,至少不在门派发放的制式长剑之下。”
  得到这个结果,许成林心中暗喜。
  看着手中得短剑,许成林心中出现了无数的想法。如今自己修为还是太低,阵法需要刻刀才可以完成,假如是要灵气直接铭刻威力会不会加大;若是将凡火换成本命真火或者其他异种火焰,炼出来的法宝会不会品质更高;在剑身上多铭刻几个阵法,法宝会不会更加厉害;阵法铭刻完成,用灵石引灵时换用高级灵石,会不会使法宝威力更大。
  等等想法,一一在他心底闪现。驱赶出心底的种种想法,许成林重新平静下心情。炼器到这种地步,差不多就是他目前的极限了,其他种种想法只能留到以后来试验。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炼器过程可以说基本结束了。千难万阻都已渡过,这最后一步的蕴灵只要手诀不错就行。许成林将炼制好的短剑放在桌上,双手飞快的按照玉简上所记述手诀掐动起来。待到一套手诀施法完毕之后,一道红光从他手中射向短剑。
  “果然自己修为还是太低了,一套手诀便差点耗光了自己的灵力。”
  擦着头上细密的汗珠,许成林无奈摇头。
  红光在短剑上流转几次消失不见,短剑颜色由原来通体淡蓝变为天蓝色,锋锐气息更加明显。显然蕴灵使短剑变得更加的锋利,这把短剑品质应该超过门派发放的制式长剑了。
  挥舞了几下短剑,许成林心中豪气顿生。莫名的,他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他仿佛看到,有朝一日自己修为足够,炼出自己的飞剑。御剑乘风,扶摇九天,剑锋所指,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