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二十一回 功成出山门,城前显神通

二十一回 功成出山门,城前显神通


  平平静静的度过了几个月,许成林修为稳稳地攀登到了煅体六层。煅体五层突破到六层的那一刻,许成林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灵气炼体。
  灵气外溢透体而出带出身体的杂质,这就是灵气炼体。这灵气炼体的过程伴随着奇痒与疼痛,让许成林吃了不小的苦头。
  九华书院煅体六层以下弟子禁止外出,一是为了便于低阶弟子的管理,一是为了低阶弟子的安全考虑。一旦修为到了煅体六层,九华书院便不再禁止弟子出山门。
  许成林的修为已到煅体六层修,他已经具备了外出山门的资格。接近一年的时间,他一直是在山上度过。一颗年轻躁动的心早就压抑不住了,趁此机会许成林正好外出放松一下。
  花费了十几天时间巩固境界,在此期间他还学成了几个小法术。一切结束之后,许成林拜访了百炼堂的堂主周云,表达了自己外出的意愿,堂主欣然答应了。
  在百炼堂的众多师兄师姐的祝福下,许成林踏上了外出的道路。一路几转,来到了半山腰的半路亭。望着几月不见的半路亭,许成林不禁产生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前几个月到这里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凡俗顽童。今日走出这里之时,自己已经是一名真正的修行者了。”
  抛开心中想法,许成林走前几步,在半路亭跟前停下。
  “百炼堂弟子许成林欲要外出,还诸位师叔现身一见!”
  许成林朗声开口,对着前方抱拳一礼。
  半路亭之前空无一人,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咦,竟然是你小子!真是了不起,短短时间竟然修炼到了煅体六层。”
  一阵灵光在半路亭前闪现,王薪与另一名修士的身影出现在半路亭前。
  闻听熟悉的声音,许成林不禁抬头,略带惊喜的喊了一声王师叔。
  王薪上下打量着许成林,嘴中不禁啧啧称奇。
  “真是不得了,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几个月不见竟然有煅体六层了,不错不错!”
  许成林不敢骄傲,向着王薪行了一礼。
  “师叔谬赞了!”
  王薪摆了摆手,淡笑着看向许成林。
  “不要妄自菲薄!在同期的小家伙们中,你的修为境界已是名列前茅了。但你也不要骄傲自大,煅体期只是打基础的阶段而已,修炼速度快一点慢一点影响不会太大。”
  许成林虚心点头记下这些话,王薪还待多说,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王薪,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啰嗦?别人的进境如何是别人的事,你自己管好自己就好了。”
  说话之人是与王薪同来的另一名凝气期修士,他抱肩而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守门的活,我早就做的不耐烦了。赶紧登记赶紧放行,交完了差事我还要回去修炼。”
  凝气期修士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仿佛多说几句话就是浪费他的时间一般。
  王薪斜睨了旁边的凝气期修士一眼,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口。
  “许小子,第一次自己出山门吧。多的我也不跟你说了,这是书院弟子第一次外出需要知道的东西,都在这了自己看吧。”
  王薪抬手拿出一块白色玉简,顺手丢给了许成林。
  许成林接住玉简,王薪的声音再次传来。
  “先不忙着看玉简,把身份玉牌给我吧,我为你登记一下。”
  许成林依言拿出身份玉牌,双手递给了王薪。
  接过玉牌查看一下之后,王薪便将玉牌递给了旁边的凝气期修士。那人拿着许成林的身份玉牌打量了一下,接着手上一道灵光射入了玉牌。对着半路亭轻轻一晃,一道细微灵光从玉牌上发出射向亭台消失不见。
  这名凝气期修士将玉牌丢给许成林,同时不忘提醒了他一句。
  “好了,可以下山了,记得早些回来。红尘万千景色虽好,但莫要耽搁了修炼。”
  许成林点头应是,向着二人抱拳一礼方才告辞离开。来到山脚下,许成林拿出身份玉牌对着书院牌坊晃了晃。牌坊上的九华书院四字一阵闪动,射出一道金光在不远处勾勒出一道光门。收起玉牌,许成林三步化作两步,窜入光门中消失不见,随后光门也是缓缓消失。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许成林随手拿出王薪给的玉简。玉简中记述着是宗门附近的地图,以及外出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看着玉简之中的地图,许成林愣住了。虽然知道九华书院离着自己的家乡很远,但从没有想到竟然远道如此地步。
  北沧大陆与中洲大陆已经算是很近了,但两个大陆之间还是相隔着遥远的距离。玉简中的地图并不完整,只是北沧大陆的一部分。隐约可分辨出,九华书院位于北沧大陆的最南边,与许成林的家乡中洲大陆隔海相望。
  见此情景,许成林放弃了回家乡看望一下的打算。无其他原因,就是因为两地距离太远了。许成林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无知少年,当初连玄灵带着他都飞了好多天。凭着自己的本事想跨海回家乡,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算了,有周围的详细地图,就在附近游历一番吧。”
  心中如是想着,许成林向着北方走去。在地图中记在,那里是离着宗门最近的大城—元海城。
  换下九华书院的服装,一袭青色长袍穿在了身上,十三四岁的少年自有一番风采。运起新学不久的轻身术,许成林向着元海城赶去。
  轻身术,顾名思义能够使自身体变得轻如鸿毛,方便赶路的法术。一个小法术,但却是非常实用。凝气以下修为不靠灵石补给,难以驾驭飞行法器,故而轻身术成了低阶修行者赶路的必备法术。
  五日过后,许成林来到了元海城之外。在城外不到三里的距离,许成林解除了法术步行走向城门。为了不被凡俗之人看出修行者的端倪,故而他在距离城门不远处停下。
  宗门门规中明文记录,非必要不得在凡俗显露修行者身份。虽然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深意,但许成林还是照做了。
  从远处走到城门前,许成林依照顺序排队入城。只见城门两侧的士兵手执长枪夹道站立,最前方坐着一名城门官,向着入城的人们收取着过路费。许成林随着队伍前进,路过城门官时异状突生。
  城门官慌慌张张的从椅子上跌坐下来,对着许成林便是俯首拜下。
  “凡夫俗子不知仙师驾到,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闻听此言,城门两侧的官兵也是俯身便拜,排队入城的人群也是一阵混乱。
  看着拜倒在身前的众人,许成林下意识的想要躲闪。
  “算了,被认出就承认好了。只是他们,是如何识破我的伪装的?”
  心中存着这样的想法,许成林倒也是干脆。他温和的一笑,伸手扶起了城门官。
  “我自认为掩藏的很好,不知你是如何认出我来?”
  “小人肉眼凡胎,怎可识破仙师的法术。不敢欺瞒仙师,是此物提醒的小人。”
  城门官嘿嘿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块圆形玉璧递到了许成林的面前。
  许成林心中好奇,伸手接过玉璧。玉璧在城门官手中平淡无奇,但一接近许成林便震动了起来。许成林心中恍然,怪不得自己会被发现。
  “此物名曰震灵佩,附近店铺便有出售。此物别无它用,就只能感应修行者的存在而已。”
  城门官讪讪地笑着,一脸谄媚的向着许成林解释。
  望着震动不已的震灵佩,许成林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暗中默运起了敛息术,身上的气息逐渐消失。只见震灵佩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归于平静。
  “这,这怎么可能?”
  城门官见到此番情景,心中不禁惊愕。
  几个月下来,他也是见到了几个修行者。但没有一个修行者,能够逃的开震灵佩侦测。
  “这震灵佩也不是百用百灵嘛!”
  许成林脸色平静,但语气中却是透漏着骄傲。许成林笑着看向城门官,将震灵佩随手抛了过去。
  “接着!”
  城门官惶恐的接住玉璧,向着许成林深施一礼。
  “仙师法力高深,真是令小人大开眼界!”
  城门官的话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好,总之许成林听得很受用。他心中的骄傲与自豪,不由得浮现在了脸上。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的小露一手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许成林呵呵一笑,随手将一块碎银子丢给了城门官。
  “修行者也好世俗人也罢,规矩不可破。拿着,这是我入城的过路费。”
  城门官接过银子,急忙又惶恐的将碎银子归还。
  “仙师大驾光临已是看得起我元海城,岂敢收仙师的过路费。”
  许成林见此情景,也没有过多的勉强城门官,摇了摇头收回了银子便离开了。
  还没待他走出多远,城门官又是火急火燎的追了上来。他在身上一阵摸索,从腰间摸出一块翠绿玉简,递到许成林面前。许成林没有接过玉简,反而疑惑的看向城门官。
  城门官挠了挠头,对着许成林赔笑道。
  “仙师有所不知,元海城现已入住不少仙师。近几日正巧要开启一个什么坊市,这玉简便是信物。城中仙师发给我们震灵佩,一是为了防止我们冒犯仙师,另一个原因就是借此机会,广邀众位仙师共聚坊市。”
  闻听此言,许成林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九华书院玉简中介绍,坊市就是建立在凡俗间的修行者聚集地。在坊市之中,可找到不少修炼用的资源。
  “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坊市开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心中如是想着,许成林接过了玉简。
  “这事让你费心了,可惜我这没什么东西打赏你的。”
  许成林如今虽是修行者,但对待凡俗人却一如既往的和气,完全没有身为修行者的觉悟。
  城门官听到许成林的话,心中既感到温暖也感到惶恐。在他见到的修行者中,没有一个人像许成林这样和善客气。
  “能和仙师交谈已是小人无上荣光,岂敢收仙师馈赠。”
  许成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着城门官笑了笑,收起玉简走进了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