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三十六回 五行道书出,霸道行径现

三十六回 五行道书出,霸道行径现


  交易会进行到第八轮,少女端上来的玉盘中,盛放之物有些让人不知所谓。老者捏起玉盘中的一块玉简,玉简之上五色流转瑰丽无比。
  “此物为传功玉简,玉简之中记载着从初级到高级的五行法术。所有法术合称为五行道书,此本道书来历非常,乃是由数千年前有名古修士东极散人整理得出。东极散人与万法仙宗颇有渊源,故而其五行法术使用的是圆转如意。五行道书是他发现自己晋升脱俗无望,花费十余年研究整理出的法术合集。道书包罗万象,既有五行法术又有法术修炼心得,还有五行奇珍的辨别寻找之法等等不一而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功法只保留煅体期到凝气期的部分,至于跃凡部分的功法可能是遗失了吧。”
  说到这里,老者有些唏嘘。缓了缓情绪,老者继续开口。
  “此本功法虽是不全,但万珍楼得之不易,故而底价一千二百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灵石。”
  跃凡期修士花费十余年整理出来的法术合集,不说里面的法术,单是道书里面的法术修炼心得也是价值不菲。一层大厅的修士纷纷心动,就连楼上的房间之人也是动了心,场面一时有些混乱。东西是好东西,但这价钱着实也不低。一千二百块中品灵石,相当于十二块上品灵石,这不是一个小数目。真正出得起这个价格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至少大厅里的修士能出得起这个价格的几乎是没有。
  “一千三百灵石!”
  “一千五百灵石,诸位道友,如无意请不要和在下争抢,此物在下志在必得。”
  话音是从二楼东南角房间之中传出来的,与此同时一位华服修士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
  “是徐家之人!”
  下方有认识此人的修士,立即高呼出声。
  刚刚还是热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竟是无人出价。这也难怪,徐家是这元海城一霸,此人已放出言语,谁人敢公然得罪。至少这大厅之中就没有修士敢在此时出价,也有可能是觉得出价时机不合适吧。
  “诸位道友,还有人继续出价吗?现在价格是一千五百中品灵石。那好,一千五百灵石一次,还有加价的吗?”
  老者没有理会那华服修士,望向下方笑着开口。
  “李老,您就别再耽误时间了,这东西就这个价了,不会再有人出价了!”
  华服修士面带不耐烦之色,神色十分不悦。
  “呵呵!话不要说的太满,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得最终结果。”
  老者回以一笑,显然对华服修士的话不甚在意。
  “多谢诸位道友了,此物我势在必得,望诸位道友成全,我元海城徐家必有重谢。”
  服修士微笑着向着众人一抱拳,但那笑容之中藏着几分危险的意味。
  威胁,这是隐晦的威胁,也是赤裸裸的威胁。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个东西我要定了,无论如何都会得到它。
  “一千五百灵石两次!”
  老者仍是没有理会华服修士,自顾自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他娘的!徐家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一千六百灵石!”
  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从三楼之上传了出来。
  “谁?站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不拿我徐家当回事,敢和我徐家争抢此物。”
  华服修士抬眼打量着三楼,想要寻找刚刚开口之人。
  “有没有更高的?没有的话,那一千六百灵石一次!”
  老者似是当这些全没发生,仍旧云淡风轻的说着话。
  “哼!一千七百灵石。”
  华服修士面色不善的扫了老者一眼,同时不忘愤怒的开口。
  “一千八百灵石!年轻人怎么火气如此大,某家非要和你争一争不可。”
  四楼之上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没有任何掩藏,显然根本不惧徐家的势力。
  “你们,好好好,两千灵石,如果还有出价更高的,我就让给他了!”
  华服修士被气的不轻,直接将价格提高到了两千灵石。
  两千灵石,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这本残缺功法来说,两千灵石可以说是超过其应有的价值。虽是跃凡期修士整理出的法术,但是这法术也只是在煅体到凝气期使用,两千灵石已经是高价了。两千中品灵石,这是华服修士所能够接受的最高价格了。
  场面一时间再次静了下来,三楼、四楼包括一层大厅都没有人再出价。华服修士有些得意,虽说这两千灵石花的有些多,但至少东西和面子双丰收。正待华服修士得意之时,一个声音使他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两千两百灵石!”
  一层的大厅,赫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一次性加价二百灵石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让人吃惊的是在两千灵石的基础上再次加了二百灵石。所有人都吃惊地望向声音的来源,叫价的是一名黑脸大汉,华服修士也是吃惊地打量着黑脸大汉。
  这黑脸大汉不是别人,正是改头换面的许成林。跃凡期修士整理出的法术合集,许成林自然是心动不已。但他看重是法的修炼心得和五行奇珍辨别寻找方法,其中最看重的就是五行奇珍的辨别寻找方法。他的通天灵葫想要修复好需要大量的五行精华,而这五行奇珍之中正是蕴含有大量的五行精华。
  收集五行材料来修复通天灵葫,可谓是缓慢至极,所以他将想法打到了五行奇珍之上。五行奇珍,顾名思义,是由五行灵气凝聚成的天材地宝。凡是沾上天材地宝这几个字,肯定是难以得到且价值不菲。想要得到五行奇珍,那定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能够有这辨别寻找之法,自己收集五行奇珍的途径就又多了一条,为此花费两千多灵石也是值得的。
  华服修士吃惊不小,在他看来一个散修断不会拿出如此多的灵石。散修多是贫穷,此人竟然能够面不红气不喘的喊出两千两百灵石的价格,着实让人吃惊。
  “难道此人不是散修?而是某个修行家族或势力组织弟子,或者说是修行家族或势力组织之人伪装前来?”
  华服修士想到此处,再次打量了许成林几眼。
  “此人绝不是修行家族或者势力组织的人。这小子的确一副标准的散修打扮,能拿出这么多灵石,说不定是杀人夺宝所得,或者是另有机缘发了一笔小财。”
  念头在心中一转,华服修士一咬牙喊出了两千三百灵石的价格。
  “亏了,亏了,这次亏了。这笔亏空一定要从这小子身上补回来。”
  想到此处,华服修士开始阴沉的打量向许成林,心中默默地算计着什么。许成林似有所觉,仰起头看着华服修士嘿嘿一笑,接下来的一幕让华服修士几欲崩溃。
  “两千五百灵石,再加价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小子我劝你再考虑考虑,得罪了我徐家之人不会有你好果子吃,你确定要出两千五百灵石?”
  华服修士脸色阴翳,看向许成林的目光带上了些许冷意。
  “我管你是谁?买完东西我就离开,天大地大,你还能找得到我不成。”
  许成林不无嘲讽看向华服修士,似是对得罪徐家不甚在意。
  “你确定自己能够安全的出了元海城?”
  华服修士眼中露出了些许杀气,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此话一出,整个万珍楼瞬时间变得安静了起来,时间也仿佛是冻结了一般。
  “果真是嚣张,那你确定敢动手?万珍楼的规矩,价高者得,难道你徐家人就可以打破规矩?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威胁,万珍楼的前辈就这样任其嚣张,放任不管吗?”
  许成林把头一偏,向着高处一抱拳。话音刚落,一股无匹气势猛的降临。气势在半空气势一分为二,分别落在了许成林与华服修士的身上。
  “万珍楼规矩,交易价高者得。这是任何人也不能破坏的规矩,威胁交易会拍卖者,这是不允许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万珍楼中响起,似是解释似是警告。
  气势一收,二人都是猛地一阵踉跄。先前的凝气修士威压并未消失,在空中盘桓一阵之后,才在所有人的惊惶之中逐渐消失。
  许成林的这一番行为,等于是把万珍楼推了出来。虽然这是万珍楼的规矩,但被人当做挡箭牌推了出来,万珍楼的人是不会高兴起来的。
  “现在交易继续,不知有没有人出价更高?”
  老者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仍旧在面不改色的主持着交易会。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经历了一回两回了,他也是习惯了。
  片刻的安静,无一人应声,老者仍旧按照规矩一遍一遍的喊着价格。
  “好,那么两千五百灵石第三次,如果没有更高的价格,那这五行道书就是这位道友的了!”
  老人喊过三遍见无人应答,于是微笑着宣布了竞拍结果。
  “等一下,我不相信此人能够拿出两千五百中品灵石,我怀疑他虚报价格!”
  华服修士不依不饶,仍旧想着给许成林找些麻烦。
  “哼!狗眼看人低。我拿不出来自会由万珍楼处置,但是若我拿出来又当如何?”
  “哼,口舌之利。你若是能够拿出来两千五百中品灵石,我就输给你两百中品灵石。”
  冲动之下,华服修士张口喊出。说完之后他便觉得有些后悔,自己是鬼迷心窍了,怎么打了这个与自己无益的赌。
  “好,既然如此,在场诸位道友共同做个见证。”
  许成林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起身向着众人一抱拳。
  “好,没问题!”
  一个个声音在万珍楼中响起,华服修士脸上更显难看。
  说罢之后,许成林解下腰间的储物袋。走到大厅中央,开始往外拿灵石。拿出的灵石既有下品灵石也有中品灵石,在桌上堆成了一小堆。老者仔细的看了几眼灵石,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没错,正好两千五百中品灵石。”
  老者双眼微眯,看向不远处的华服修士,那眼中淡淡的嘲讽,另华服修士愤怒不已。
  “小子,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华服修士将一个灵石袋丢向了大厅中央,转身走回屋中。在众多修士的见证下,华服修士不敢不应赌,他丢不起这个人,徐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嘿嘿嘿,多谢了,想不到还赚回了二百中品灵石。”
  得意的笑容配上一张黝黑的脸庞,竟让许成林显得有些猥琐,十足一张市侩的嘴脸。
  老者淡淡的挥了挥衣袖,示意许成林下台。许成林依言照做,拍卖则是继续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