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三十七回 楼外怒心起,光暗总相依

三十七回 楼外怒心起,光暗总相依


  余下来的几轮拍卖,许成林再也没有参与。东西虽好,但那些都不是他最需要的。好吧,这不是真实情况。真实的情况是,许成林身上的灵石不够了。
  剩余几轮拍卖之物,价值比之先前更加珍贵,甚至出现了传说中千年灵药。许成林看着这些珍稀之物,眼馋不已,也是痛心不已。但无奈他的身价不足,谁让他先前花大价钱拿下了五行道书。依照现在情况,就算他没有买下五行道书,凭他的身家也是难以买下其中的一样。财侣法地,这修行四要之中,将财排在首位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古人诚不欺我啊!”
  在许成林的眼馋心痛中,交易会悄无声息的结束了。负责拍卖的老人,干净利落的宣布了交易会结束。大厅之中的群修,也是随着交易会的结束一哄而散。为防被人跟踪,许成林混在了出门的人群中。趁机改变了一下自己气息,许成林大模大样的出了万珍楼。
  自从修习了神念剑之后,许成林的神识远超普通修士。强大神识感应之下,他自是知晓有人在紧盯自己。修士多是靠着神识追踪锁定,一旦气息变化,追踪锁定便会失去功效。许成林在改变气息之后,自是消失在那些盯梢人的神识之中。
  出了万珍楼,许成林躲在暗处小心的检查着自身情况。发现没有被在身上种下标记,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未过几息,华服修士带着两名黑衣修士从万珍楼中疾步而出。
  “可恶,竟然让那家伙跑了。”
  华服修士咬牙切齿,心中极为不甘。
  “徐兄莫要动怒,此人相貌与气息我等都记在心中,只要他出现在方圆十里的范围,我等必可第一时间找出。”
  一名黑衣修士出言安慰,同时不忘查探着四周的情况。
  “那就劳烦诸位了,事成之后,徐某必有重谢。”
  华服修士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对着两人诚恳的一抱拳。
  “徐兄客气了,我等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徐家。”
  黑衣修士也不居功,客气的抱拳回礼。
  许成林变回常用的武者容貌,看着三人一边交谈一边走远,他从阴影之中缓缓走出。望着远去的三人,许成林心中一片阴沉,将三人的相貌深深印在心中。
  “徐家,好个徐家。这事我记下了,有机会将以前的账也一起算了!”
  驱散了心中的阴霾,许成林走向远方。
  稍作伪装,许成林穿过几条街市,来到了一间偏僻的客栈之中。客栈之中生意冷淡的很,掌柜此时正在厅堂之中打着瞌睡。一枚黑色玉简啪的一声摔在柜台之上,客栈掌柜瞬间惊醒。看了眼黑色玉简,客栈掌柜急忙起身行礼。将玉简递还给许成林,接着引领着他来到一间装饰普通的房间。
  这世间有明就有暗,元海城有着万珍楼的明面交易,在暗中也有着未知名势力组织的暗市。暗市虽为地下势力,但与万珍楼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万珍楼消费灵石超过两千,便会有人暗中送出暗市的信物。没错,这黑色的玉简正是暗市的信物之一。
  暗市只认信物不认人,接引地点也是时常变化。每次万珍楼交易结束之后,玉简之中便会显示出下一个暗市的接引点,来人可在接引点等候。为了安全起见,每个接引点都会有一名接应人带领进入暗市。
  未等候多久,一名脸带笑脸面具的白发修士缓步走入屋中。
  向着许成林一抱拳,自称笑脸使者的修士冰冷开口。
  “让贵客久等了,我便是此次的接应之人,贵客可称呼我为笑脸使者。”
  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同样抱拳回礼。
  “这暗市还真是谨慎,每次接引人竟然都不一样。”
  许成林不是第一次来到暗市,记得上次过来接应人是一个带着哭脸面具的修士。哭脸面具自称哭脸使者,那是一名的语气和善的修士。
  没有理会许成林的微微出神,笑脸使者再次开口。
  “依照规矩,请贵客再次出示信物以确认真伪。”
  许成林再次拿出黑色玉简递了出去,笑脸使者接过玉简,一反手拿出一块黑色玉盘。玉盘之上纹路遍布,中心留有一个方形凹槽。伸手将玉简嵌入到玉盘中心的凹槽内,咔嚓一声二者合二为一。一股黑色光华从玉简之上倾泻而出,沿着玉盘纹路包裹玉盘。少顷之后,笑脸使者取下玉简,递还给了许成林。
  “贵客请跟随与我。”
  笑脸使者语气有了些许缓和,带领着许成林向着屋外走去。
  笑脸使者与客栈掌柜交谈几句,掌柜便带着二人转向后房来到了一面墙壁之前。笑脸使者伸手对着墙壁打出几道法诀,墙壁之上一阵光华流转显现出一幅玄奥的纹路。纹路中心有着一块圆形的空缺之处,显然那里是缺少着重要的组成部分。使者将黑色玉盘摁在纹路的空缺处,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啵的一声轻响,屋内莫名震动了一下,墙壁之上出现了一道旋转的银色光门。
  “贵客请跟随与我,此次传送目的地就是暗市所在。”
  许成林点了点头,依言跟上笑脸使者。
  二人迈入光门之中,墙壁上的旋转光门啪的一声碎裂开来。破裂的碎片在空中便消失不见,黑色玉盘也是黑光一闪消失不见。几息功夫,二人来到了一所洞穴之中。身后的旋转光门无声的消失在空中,一道黑光飞射向笑脸使者。黑光在他面前破碎露出玉盘,使者顺手将玉盘收了起来。
  “贵客,暗市交易隐秘为上。此面具可以防止他人查探,离去之时归还即可。”
  笑脸使者随手拿出一张面具,递给了许成林。接过面具戴在脸上,许成林对着笑脸使者微微点了点头。
  “暗市就在此处举行,您可沿着道路自行前往,我就不再不叨扰了。”
  笑脸使者向着许成林一抱拳,往后退了几步身形缓缓消失在许成林的眼中。
  许成林打量着洞穴所在,只能看出此处应是地下的某处人为开辟出的洞穴。
  “这暗市也算是神通广大,每次举办的地方竟然都不同。”
  一念思及此处,更多的想法便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先前的传送阵占地面积不大,应该是属于短距离传送阵。此处应该还是在元海城附近,只不过是不知道在元海城的哪个方向的地下罢了。付出巨大收获定也是不小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巨大的利益谁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去付出。”
  抛开多余的想法,许成林径直向前走去。穿过一条不长的甬道,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广场。分明是在地下,但广场之中光线却是瑰丽异常。广场顶部垂落着根根钟乳,钟乳之上散发着点点荧光,正是这些荧光点亮了广场中的光明。这广场是由一个溶洞改造而来,面积不大,只有方圆数百米而已,当然广场也不需要太大。不同与万珍楼,暗市的规模要小很多,相对应的所需要的场所也是不大。
  稍微适应下广场的光线,暗市的全貌便映入了许成林的眼中。在场人数不是很多,只有数十人而已。这些人的修为也是高低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是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发声。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各异的面具遮挡着自己的容颜。
  许成林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注目,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让他都觉得毛骨悚然。这也难怪,突然让一群人集体注目,任何人都会不舒服,更何况是一堆带着怪异面具的陌生人了。见来人并不是暗市的主持者,这些人又是刷的一下移开目光,自顾自的做起自己的事情。许成林默不做声的走进人群,加入到了等待的大军之中。过了片刻,又有三人进入到暗市,同样遭到了许成林先前的待遇。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广场之中响起了鼓掌之声。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位带着修罗面具的修士。他的身后跟着六人,仔细看去皆是带着笑脸面具的笑脸使者。
  “欢迎诸位贵客到来,在下鬼面。在场人数到的差不多了,传送光门现已关闭,没来到的客人,只好等下一次了。好了,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暗市交易吧。”
  鬼面的声音十分柔和,让人听了犹如如沐春风亲切无比。到场之人听到鬼面的声音,有的人心生亲近之感,有的人露出警惕之色,各种反应不一而足。现场之人的种种反应,都被鬼面一一收在眼中。鬼面点着头并未说任何话,只是将那些神智清醒的人一一记住。
  “好厉害的精神引导,这暗市无缘无故施展神识攻击是为何?”
  许成林作为清醒中的一员,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是精神引导。面具下脸色微变,双眼不着痕迹的向着四处扫视。当他发现周围清醒人并没有动手的打算,许成林也是息了随时出手的打算。许成林来暗市的次数少,这是他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况。而看那些人的反应,这样的情况显然不是第一回发生了。
  “看来这暗市也不是什么善地,没有一点保命的本事,栽在这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的警惕性更是加强了几分。
  精神引导其实也是神识攻击的一种,虽不会对人的神识造成冲击性伤害,但使对方神识陷入某种迷乱境界。能让人不知不觉之间影响人的情感,这精神引导不可谓不厉害。
  啪啪啪三次击掌,那些迷醉在声音中的人突然间被惊醒,心神恍惚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了,暗市的规矩我应该提前说明一下。但我鬼面向来不喜啰嗦,这里是暗市,规矩和交易会差不多,只要你们不要做的太过分,我是不会随意插手的。”
  鬼面缓缓说完一番话,随即等待着场下人的反应。
  在场众人有人点头,有人沉默。见没有人提出异议,鬼面轻轻的点了点头。双掌轻击两下,一位笑脸使者从身后走出。笑脸使者手按腰间,从储物袋中个拿出一方玉盒,递到了鬼面手中。
  “斥灵玉,上等布阵材料,诸位上眼!”
  鬼面手托玉盒灵力一震,啪的一声玉盒打开。一块黑色透明玉石,出现在众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