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三十八回 破障现身时,凝气聚集刻

三十八回 破障现身时,凝气聚集刻


  暗市的特色,货物无底价,全靠买主眼力自行定价。当然这个价格也要经过主持者的认可,不然随意叫个价就将货物买去那还得了。暗市出品没有凡品,这是所有人的共识。然而能给出什么价,买到的东西是赚了还是赔了,这些全要靠买主的眼力。可以说这是暗市对买主的一个小小的考验,有身家没眼力被人狠狠宰一刀这也怪不了谁。
  修行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是强者的舞台。没有实力,却有着丰厚的身家,怀璧其罪,总有一天会身死财失。与其让其他修士白白的得到财产,不如先让暗市宰上一刀,既可以让暗市获得利益,又可以为弱者提个醒,这何乐而不为呢。至于那些有眼力有身家之人,暗市则是报着薄利多销的想法。其实这也没错,暗市交易只赚不赔。他们的货物来源不清,怎么得到的谁也不知道,有些东西做的就是无本的买卖,不赚才怪。
  斥灵玉,许成林自是知晓此物。此物不仅可以用作布置阵法,还可以用于炼丹、制符。炼制出的排灵丹,可以治疗走火入魔引起的灵气紊乱。这种东西炼丹不需要多高的品质,然而布置阵法却是品质越高阵法威力越大。平日常见的斥灵玉多为下品或中品,下品较多中品难得。这一次暗市出现的斥灵玉,竟是一块难得的上品灵玉,可以说是布置阵法的上等材料。
  斥灵玉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但鬼面说的上等布阵材料几个字,却是引起了众多修士的哗然。有眼疾手快之人放出神识查探灵玉,一番辨认之后确认无误,张口给出了一千二百中品灵石的价格。识货者急忙跟价,也有急需此物之人对灵玉势在必得。于是,斥灵玉的价格一路飙升。最终定价五千中品灵石,被一位身穿紫衣道袍的面具修士买走。这位修士的伪装极好,除了露在外的面具之外,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就连头发也是掩饰的很好。
  斥灵玉拍卖过后,一件件珍贵物品也是被一一送到了鬼面的手中。此次跟随鬼面到达暗市的笑脸使者共有六位,每位使者保存着一件珍贵物品,也就是说此次暗市交易至少交易六件物品。交易会共同规矩,交易物品越是往后,就越是珍惜。斥灵玉只是排在首位出场,交易价格就达到了五千中品灵石,剩下的其他物品价值可想而知。黑市的交易获利要远远高于万珍楼,如果说万珍楼是靠的交易量获得利益,那这暗市就是依靠交易物的品质获得利益。
  先后五件物品最终交易价格都是超过了先前的五千中品灵石,第六件物品是一株千年灵参,交易价格甚至超过数万灵石。六件物品交易结束,鬼面很满意今日的成果。想是将这些灵石带回组织,自己又可以拿到不少的奖赏了。
  正待鬼面即将宣布暗市交易结束,进入自由交易阶段的时候。一名笑脸使者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广场,打断了鬼面的宣布动作。鬼面似是很讨厌被别人打断,威压毫不客气的向着刚进来的笑脸使者压去。直到这一刻,众多修士才惊骇地发现,主持交易的鬼面竟是一位凝气修士。
  被鬼面威压笼罩的笑脸使者若无其事,竟是神奇般的顶住了凝气修士威压。众多修士又是一阵惊骇,这后来的笑脸使者难道也是一名凝气修士不成。要知道,若不是凭借着特殊的功法、法宝,只有同境界的修士才能够抵御同境界修士的威压。鬼面是一位凝气修士,这后来的笑脸使者显然也是凝气修士。暗市一下出现两名凝气修士,这着实让人吃惊不小。
  怒气发泄完之后,鬼面也是收回了威压。他走离人群几步,放出神识与后来的笑脸使者交谈起来。
  此时不只是众人吃惊,许成林也是吃惊无比。他不是没有见过凝气修士,甚至比凝气境界更高的也见过。九华书院的玄灵境界肯定在凝气之上,这是他百分之百确定的。万珍楼是元海城众多势力联合组建,每次交易抽调两名凝气修士已是难得,这暗市竟然也能够有着两名凝气修士坐镇。要知道,不是什么组织都可以和一个元海城比较的。许成林吃惊地不是此地的凝气修士,他惊讶的是这暗市背后的势力。
  鬼面与笑脸使者交谈了片刻,随即点头接过了他交来一方白色玉盒。虽然隔着面具看不到鬼面的表情,但众修士都感到了一股沉重的气息,皆知鬼面此时的郑重。的确,鬼面现在确实是郑重无比,双手接过玉盒捧在手中,仿佛生怕被人抢走一般。
  捧着玉盒走到众人中间,深吸了几口气,鬼面这才平复下激荡的心情。缓缓的打开玉盒,鬼面没有说话,只是猛地抬头扫视着众人。众人被鬼面看得有些发毛,纷纷疑惑的看向他,确切的说是看向他手中的玉盒。
  玉盒之中别无他物,只有着一枚圆润的白绿两色流转交缠的丹药而已。是什么灵丹妙药能够让凝气修士这么郑重紧张,众人也是好奇不已。少数识货之人看到玉盒之中的丹药已是震惊不已,大多数不识货之人都是迷惑不解。这疑惑只是停留在脑中片刻,一个大胆的猜测便跃然而出。
  “这这这……”
  已是有人难以置信的指着丹药一个劲的口吃,显然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没错,这就是破障丹!是能够让煅体修士突破到凝气期的破障丹。”
  没等识货之人叫出丹药的名字,鬼面却是首先揭露了谜底。
  暗市广场已是寂静了下来,简直是针落可闻。几息过后,突然场面混乱了起来,有人高呼,有人惊叫,有人指指点点,场面一时失去控制。
  “破障丹,这就是破障丹,我的,这是我的,谁也别和我抢,谁也别和我抢……”
  有人陷入疯癫,大声的喊道。
  然而此时没有几个人嫌弃这癫狂之人,因为现场之人的表现也比此人强不到哪去。这是什么,这是破障丹啊,能够让煅体期修士突破到凝气期的破障丹啊,能够让煅体修士突破之后延长寿命的破障丹啊。破障丹在一些大门派之中都是珍惜无比的东西,流落在外的少之又少,其价值就更是珍贵无比。此物的价值可以说要远超前几样物品,甚至说要远超前几样物品价值总和。
  “两万灵石,我出两万灵石,谁也别和我抢,这破障丹是我的。老朽时日无多,再不能突破到凝气,必死无疑。谁断我长生之路,我就和谁拼了。”
  一位修士癫狂的喊道,同时放出身上的气势,竟是一名煅体小圆满的修士。
  “两万灵石?滚吧老狗!尸餐素位的东西,快死了都还修炼不到凝气期。废物一个,给你也是浪费,我出四万灵石。”,另一名黑衣修士喊道。
  “欺人太甚,你你你……”,先前的煅体小圆满的老年修士大怒道。
  “欺你又如何,修行界实力为尊,没本事就不要跳出来蹦跶!”
  黑衣修士说完,身上的气势也是猛地一张,其实力竟然要超过煅体小圆满,赫然是一位突破失败落入煅体大圆满的修士。
  随着二人的气势外放,又有着三四人跟着外放气势。无疑,这些人都是在煅体小圆满左右。许成林没有跟着这些人头脑发热,他也很想得到破障丹,但自己出不起那个价钱。如果动手抢劫,许成林相信自己百分百会失败。不说暗市的两位凝气修士,就是在场之人有许多与自己境界相同的人,自己也敌不过,显然抢劫破障丹的想法实不可取。无奈之下,许成林只好看着破障丹躺在玉盒之中,静静地等着他的真正主人。
  “好啊!好啊!好一个修行界以实力为尊。这句话说得没错,说到众人的心坎里了,老夫听了也是深以为然。”
  一位不起眼的灰衣修士排众而出,竟是丝毫不受几人的气势影响。
  “你是何人,没有煅体小圆满的实力休要参与竞争!”
  “聒噪!”
  灰衣修士轻斥一声,单手拂向开口的修士,仿佛像赶苍蝇一般。先前开口修士犹如撞上一栋大山一般,被灰衣修士轻松击飞。
  灰衣修士双手背后,气势外放,神识威压笼罩全场,众人骇然发现,此人竟也是一名凝气修士。
  “这破障丹你等小辈无缘得到,此物与我有缘,我那后辈正愁凝气难达呢。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灰衣修士呵呵一笑,说完话便走向鬼面,伸手向着破障丹抓去。正待抓住破障丹,一柄折扇挡在了灰衣修士面前。
  “道友有礼了,这破障丹与我也有几分缘分,说不得要和道友争上一争。”
  一名文士打扮的修士丝毫不受威压影响,显然又是一名凝气修士。
  “诸位道友都动手了,我等也是不落人后,免不得大家要争一争了。”
  又是两人排众而出,又是两名凝气修士。
  “还是先将这些小辈请出去吧,我们在这斗来斗去,让他们看了热闹,成何体统。”
  一名凝气修士似是很讨厌这吵闹的环境,直接开口清场。
  “合该如此,我们交手余波伤了他们也是麻烦。”
  又是一名修士开口,同时也开始掐动法诀卷起一阵狂风。
  这是许成林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他便觉得双眼一花,一种失重的感觉也是随之而来。当他恢复过来时,发现自己不知如何出了广场,来到了一间破败的小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