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四十二回 杀伐终现身,天雪隐风波

四十二回 杀伐终现身,天雪隐风波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有过一次成功的丛林埋伏,那第二次行动起来可谓是驾轻就熟。树林中与平地的环境差异极大,在平地跑得快不代表你在树林中也一样。树林之中树木丛生,对于直线奔跑造成了不小的障碍,严重影响速度。
  有着先前的经验,许成林在树林之中闪转腾挪,不一会便将三人远远地拉在了身后。瞅准时机,许成林一个闪身钻入了一片茂密的灌木之中。十几息的功夫,许成林从灌木之中钻了出来,身后弄乱的灌木则是没有复原。
  许成林运转敛息术,一个闪身腾空而起爬上了一棵大树。没过多久,华服修士与两名黑衣修士终于追赶而来。循着许成林留下的气息,三人来到一处灌木丛之前。两名黑衣修士挺身上前,拦在华服修士身前。
  未待华服修士问话,一名黑衣修士便小声解释。
  “我观查灌木断折的痕迹,此人定是慌乱间躲藏忘了掩藏行踪。”
  华服修士听此心中大喜,急忙要进入灌木丛中。
  黑衣修士一伸手,再次将他拦了下来。
  “徐兄稍安勿躁,小心里面有埋伏。与其冒失的闯进去,不如采用更安全的方法。”
  黑衣人在虚空写了一个字,华服修士认出那正是一个火字。心思电转之下,华服修士明白了黑衣人的想法。三人悄悄的散了开来,这片茂密的灌木远远地围了起来。相互点了点头,三人共同施展法术,点燃了灌木丛。望着一点一点燃烧的灌木,华服修士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火焰逐渐向着中心蔓延,但是三人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正当三人疑惑之时,突然间噗的一声轻响,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嗖嗖之声传入三人的耳中。随着声音而来的,是灌木丛中飞出的数十枚飞针。密密麻麻的飞针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三人一阵手忙脚乱这才堪堪躲过。
  一轮飞针攒射之后,三人的情况各不相同。两名黑衣修士还好,凭借着身法闪躲二人并未受伤,华服修士则显得狼狈许多。兴许是战斗经验不足,几枚飞针深深的插在华服修士的大腿之上。
  望着半尺多长的飞针,两名黑衣人的反应出奇的相同。这东西他们认识,几乎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破甲针!怎么会?”
  未给三人反应的机会,嗖嗖的破空声再次传出。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三人听到声响便急忙远离灌木丛,寻找掩体躲避。
  好巧不巧的是,华服修士躲藏的大树上方,正是许成林的藏身之处。破空声响过后,灌木丛中只有噼啪的木材燃烧声,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一般。
  背靠大树,华服修士忍着疼痛拔下了腿上的破甲针。他身体微微侧了侧,目光探出树身,一脸警惕的望着不远处的灌木丛。
  “哼!地狱无门自来投,算你倒霉。本来只想在此处先削弱你们的实力,没想到你会自己送上门来。”
  许成林心中冷笑,单手一拍储物袋,十余枚破甲针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双手轻轻一搓,金色的庚金气便附着在破甲针之上。轻轻一抛,十余枚破甲针便浮在了他的面前。双手一引,破甲针分为三份射向华服修士。与此同时,一个地陷术的法诀迅速在许成林手中完成,那施放的地点正是在华服修士脚下。
  一系列手段虽是复杂,但实际上许成林只是在刹那间完成。华服修士的注意力还在灌木丛上,并未有任何察觉。但周围灵气的波动,还是惊动了两名黑衣修士。黑衣修士刚要做出提醒,嗖嗖的破空声便袭向了他们。这一瞬间,飞针至法术成。华服修士脚下,方圆两丈之内变成了一片泥沼。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双腿已然深深的陷入到泥沼之中。
  身陷危机的一刻,华服修士也是反应了过来,他急忙拿出一块清濛濛的玉佩。玉佩浮在半空青光大盛,一道由青色光华组成的防护罩笼罩在他身上。华服修士见此,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吐出,几枚飞针如同刺破皮革一般,穿过防护罩刺在了他的身上。华服修士应声惨叫,难以置信的看这身上的飞针。
  惨叫声还未消散,又是数枚飞针穿透防护罩射在了他的身上。这一次他没有再叫出声,只是双眼不甘的瞪着飞针射来的方向。破空声消失不见,华服修士的身体却被飞针力道带动着不断地颤抖。这家伙比较倒霉,一枚飞针射穿了他的眉心,另一枚射穿了他的咽喉。
  当第三波飞针到来之时,玉佩已经掉落在地。飞针毫无阻隔的刺在了华服修士的身上,带着他的身体乱颤着倒在了泥沼之中。
  兔起鹘落之间,华服修士身死道消。这一切来的太快,以至于这时黑衣修士的一句“徐兄小心”,才堪堪传出。
  两名黑衣修士皆是震惊无比,习惯性的朝着许成林的方向扔出一物。许成林双眼微眯,看清飞来之物急忙闪身躲于树后。砰地一声炸响,一团黑雾随之升腾而起,伴随着的还有无数毫光从黑雾中射出。
  黑雾消散,哪还有两个黑衣人的身影。华服修士的尸体被丢在原地,丝毫没有任何移动的痕迹。
  “又是这一套!一样的遁法,一样的逃跑手段。哼!也是一样的绝情,丝毫没有顾及同伴的想法。”
  第一次遇到黑衣人与徐家修士在一起,有可能只是巧合而已。然而第二次又是这种情况,这不能不说明一些问题。许成林也是心思活络之人,一些想法在他脑海中逐渐产生。
  “徐家与这些黑衣人有着某些不可告人关系,这黑衣人似乎保护着徐家之人。两方人联合在一起,一明一暗似是图谋不小。看来对这徐家,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念头只是心中一转,许成林便不做耽搁,为防有变急忙开始打扫起战场。
  ......
  一路径直向北,路上诸多小城没有靠近,几日之后许成林来到了天雪城。不同于无双城与元海城的四季如春,天雪城位于大陆靠北的方向,气候偏冷多雪。因连年降雪不停,故而天雪之名名副其实。
  天雪城闻名的不只是他的风光,还有此地特色的坊市。偏冷的气温造就了当地坊市的与众不同,坊市的店铺全部是用冰块砌成,一间间晶莹的冰屋在眼光下反射着七彩的华光,使人仿佛进入梦幻之中一般。
  距离坊市开启的时间还有两天,但从各地赶来的修士已经聚集在坊市周围数日有余了。值得一说的是,天雪城的坊市并不是以拍卖形式进行交易,而是类似于世俗间的批发采买。为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许成林只是在坊市附近客栈住了下来,静静地等着坊市的开启。
  两天的时间不是很长,当他再次开门走出之时,坊市的门前已是挤满了修士。
  这时候一位黄发长脸的修士排众而出,向着周围一抱拳。
  “感谢诸位来到天雪城坊市,鄙人代替天雪城感谢诸位的到来,坊市现在开始……”
  焦急购买的修士哪顾得上他啰嗦什么,人群一窝蜂的一拥而上,将黄发修士的话语淹没在了人群之中。许成林见此情景,也没有耽搁,跟上人群挤入了坊市之内。
  此次前来天雪城,许成林有着三个目的。首先是见识一下天雪城的风光,其次是来坊市增长见闻,最后则是他此行的最重要的目的,购买此地的特殊灵药—雪雾冰莲。
  恢复灵力的灵药有不少,但每种灵药都是极其难得、价值不菲。这雪雾冰莲正是恢复灵力的不二灵药,天雪城的雪雾冰莲价格适中产量也不低,故而深受众多修士的喜爱。
  一上午的闲逛,许成林见识到了修士收购宝物的疯狂。坊市内的宝物虽不是太珍稀之物,但都是一些日常的修炼消耗品。价格不高,但胜在交易量大,故而一场交易会下来,天雪城的获利不少于元海城。
  在见识了一番天雪城的坊市后,许成林也是涨了不少见识。正想要购买一些雪雾冰莲就离开,然而这时却出了岔子。
  许成林发现,天雪城中的成熟雪雾冰莲也是少之又少,转遍了整座城才买到了十余朵。雪雾冰莲是坊市内的常见之物,换做平时不会如此少才对。然而今日,坊市内的雪雾冰莲的交易却是少得可怜。许成林感到有些奇怪,于是他向着一位摆摊的老者打听了一下。
  “老人家,敢问为何今日坊市之中为何雪雾冰莲如此的少,就连城内也是见不到几朵?”
  老者闻言打量了一下许成林,试探着问道:“小兄弟是外来人吧?”
  许成林闻言一愣,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那难怪你不知道了。神威镖行过几日有一单大生意,为了拉拢人手,镖行前几天将城中的雪雾冰莲一购而空。如果你想获得雪雾冰莲,少不得要去镖行看看。不过啊,我劝你还是别去了。”
  “这是为何?”,许成林微微有些惊奇。
  老者有些欲言又止,但看了看四周没人,还是小心的说了出来。
  “小兄弟你不知道,这神威镖行仗着有三名煅体修士坐镇,平日里在城中霸道行事,少有人敢惹。城中人想要换取几朵雪雾冰莲,都要付出不小代价。至于外地人,如果不帮助他们一起走镖的话,估计是得不到的。”
  “如此说来还是有办法获得雪雾冰莲的。”,许成林心中如是想到。
  “多谢老人家解惑。”
  许成林谢过老者,随即转身离开。
  老者看着远去的许成林,似是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