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尘传 > 五十八回 雪原遇追踪,除恶务彻尽

五十八回 雪原遇追踪,除恶务彻尽


  落脚客栈两天,许成林一番修整之后,身上的疲劳一扫而空。眼见此行目的已经达成,许成林算了算时间,觉得是时候回归宗门了。出了朔冰城,他直接向南踏入了雪原之中。默默地运转腾云身法,许成林的身影变得飘忽了起来。
  抬眼看去,这一刻许成林的身影还在眼前,下一刻他已是悄无声息的到了两丈开外,再一疏忽他的身影又在更远的地方出现。身影在不断的向着远方移动,然而雪地之上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踏雪无痕行踪无迹,这已经与空中飞行无异。正常情况下如果不是驾驭法宝,只有凝气期以上修士才可以做到空中飞行。此时许成林所做到的,虽不是真正的腾空而飞,但称之为陆地腾挪亦不为过。
  许成林自顾自的前行,他并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如果他此时放开神识扫视周围,一定会发现自己正在被人跟踪。就在他身后极远的地方,一道人影在小心的跟随着他。这道人影不是旁人,正是外号毒蛇的三角眼修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三角眼修士忍了半天才压下动手的冲动。两枚小巧的纸鹤被三角眼修士抛入空中,纸鹤身上黄光一闪仿佛活过来一般,拍打着翅膀飞入空中向着城中一个方向飞去。没过多久,两名修士从城中疾驰而出。看了看方向,冲着三角眼修士指示的方向急急追去。
  未及进入雪原深处,许成林突然间放慢了速度。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头。常年的修行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空穴不会来风,无风不会气浪。修行者随着境界的提高,对外界的感应也是逐渐加强,对于危险的到来也是冥冥之间有着更强的感应。
  许成林下意识的将神识展开,扫视周围的环境。一番查探无果,他的心中那种不对头的感觉更加强烈,隐隐地心中已是升起了警兆。有了不安之感,他也是加强了警戒。在快速的赶路之余,许成林不忘每走一段路都放出神识查探一番。
  就在他走走停停的时候,三角眼修士与后方追赶而来的二人汇合到了一起。追来的二人正是侏儒老者与矮胖修士,三人汇合到一起之后相互阴恻恻笑了一下,接着以三角眼修士为首向着许成林的方向疾驰而去。
  说来也是这三人幸运,许成林放开神识之时,三人正好处于神识查探范围的边缘。正因如此,三人躲过了神识查探,许成林一无所获。修士习惯了神识查探,便会或多或少的对神识产生些许依赖。如果当时许成林直接用双眼环视四周,也许会发现三人的踪迹。有些时候神识不是万能的,因为神识查探是有范围的。平坦的雪原之上,目力未必要比神识差。
  走走停停之间,身后的三人距离着许成林也是越来越近。终于,许成林的神识有所发现。刚刚还是杳无人迹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三道人影。其中两人许成林不认识,但第三人的双眼却是被他认了出来。
  “三角眼修士?我说总觉得心中不安,原来是应在了身后三人身上啊!”
  许成林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随即一片阴沉浮上了他的脸庞。
  “竞价不成就威胁,威胁不成就明抢?如此心胸狭窄之人,世间也是难得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许成林自言自语的念叨着,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逐渐消失不见。他的身影倏忽的闪了几闪,跟着也是消失不见。
  就在许成林消失不久,三名修士联袂而来。三角眼修士一脸奇怪的查探着四周,未见任何踪迹。
  “这不可能!刚刚此处还有修士的气息,怎么会如此的突兀的消失了,而且周围竟然没有任何踪迹?”
  三角眼修士仿佛见鬼一般,毫无顾忌的大叫了起来。
  “鬼叫什么!死长虫,我看你是把所有力气都花费在勾栏院了吧。怎么?现在连施展追踪术的灵力都没有了?”
  矮胖修士不怀好意的嘿嘿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矮子,那他丫的就是什么好人?坑蒙拐骗杀人夺宝,有哪一样是你没干过的!”
  三角眼修士仿佛疯狗一般,谁惹上他就要回骂上几句。矮胖修士被骂得一愣,正有些错愕的时候,恰巧看到一旁偷笑的侏儒老者。
  “嘿,他娘的,怎么说着说着说到我身上了。我们三个谁比谁好?侏儒老鬼你不要在一旁装好人,你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杀人夺宝,谋财害命,你哪一样坏事比我们俩做得少。整天一副笑脸,摆给谁看?”
  侏儒老者有些无语,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殃及池鱼,简直是无妄之灾。老者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郁闷开口劝道。
  “诸位,莫要忘了我等三人此行的目的。那肥羊消失不久,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尽快追踪。找到人之后,速速解决到城中分宝,以防有变啊!”
  “算你老鬼说得有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还是各自向着一个方向追踪,找到之后再联络。”
  矮胖修士丢下一句话,转身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其余二人见此情形也是没说任何话,纷纷转身挑选了一个方向走去。
  三人还没走出多远,矮胖修士的惨叫之声突兀的便传了过来。二人愣了一刹那,随即猛地回头看向矮胖修士的方向。只见矮胖修士趴在雪地之上一动不动,后背一个伤口汩汩的冒着鲜血,雪地之上已经被染成了一片血红。矮胖修士被人从背后一招击杀,他的旁边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人。那人身后有一个深达半丈的雪坑,想是此人先前躲藏在其中,趁矮胖修士不留神,背后偷袭一击击杀。
  “狗贼好胆!速速死来!”
  三角眼修士见此情形睚眦欲裂,一枚锥形法器瞬间飞出射向许成林。
  许成林背后仿佛长了眼睛,身形一闪便躲开了法器的袭击。锥形法器一击无果,被三间眼修士收回手中。缓缓转过身,轻轻一抖将剑上的血迹抖掉,许成林双眼冷冷的看着二人。
  “是你?!还胖子命来!”
  三角眼修士咬牙切齿,狂呼着就要冲上去拼命。
  侏儒老者双眼微眯,身形加快几步一把拉住了三角眼修士。他的眼中隐藏着令人心惊的寒光,双眼犹如毒蛇一般盯着许成林。三角眼修士拼命的喘息着,数息之后才压下怒火。他那双三角眼之中寒光毕露,其中更是夹杂着无尽的死亡气息。
  “几位不是找我许久了吗?怎么我主动出来不欢迎吗?”
  嘴上是一副客气的问候话,许成林的手下却是毫不客气。
  单手法诀瞬间成型,几枚冰锥出现在他身前。单手一指,冰锥向着二人飞射而去。
  飞射袭来的冰锥在二人面前突然炸裂,仿佛遇到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侏儒老者嘿嘿一笑,亮出手中托着的一枚晶莹宝珠。
  “如果让你这小小的冰锥术就破了我的防御,那我这些年就活到了狗身上了!”
  侏儒老者嘿嘿的怪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我承认,你这肥羊确实厉害。那矮胖老鬼行事多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栽在你的手中。谁也怪不了,要怪就怪他自己不小心。这样也好,少一人分赃多一分收获!”
  “费什么话!赶紧解决了他,迟则生变。”
  三角眼修士一声怒吼,手中法诀一起,锥形法器速度成倍增加。脚下轻踏,方寸之间许成林的身影变得飘忽不定。锥形法器不断的朝着他飞射,但无一例外都是擦着他的身体一闪而过。漫步在锥形法器的虚影之中,许成林显得游刃有余,不时的还放出几道法术攻击二人。僵持了略有片刻,二人竟没有伤害到许成林丝毫。三角眼修士与侏儒老者相互对视,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他坚持不了多久,继续攻击!”
  侏儒老者咬牙,艰难的对着三角眼修士说着。他不是不想帮忙,但是他的确是帮忙不上任何忙。所谓是术业有专攻,这侏儒老者正是全面精通的防御之道。至于他攻击的手段,那不提也罢。
  出现如今的结果,与许成林的果断不无关系,与他的幸运也是有着关系。三角眼修士,擅长的是追踪与进攻,而死去的矮胖修士却是擅长使用法术。三人凑到一起,进攻防御与法术相配合,可谓是三位一体,少有人能够匹敌。如今矮胖修士一死,三位一体之势被破。三角眼修士的进攻打不到许成林,侏儒老者的防御目前也派不上用场,二人一时间尴尬无比。
  三角眼加大灵力的输送,锥形法器的速度又是提升了几分。许成林眉头微皱,他觉得开始有些吃力了。此时的他看起似轻松,实际上已经将腾云身法施展到了极致。锥形法器的速度加快了几分,这让他顿时压力倍增。
  “看来依靠五行法术不会轻易制敌,要是他们还有其他同伙就不妙了。久战不宜,需速战速决!”
  如此想着,许成林顺手放出了玉杯法器,将锥形法器定在了半空。
  一拂腰间,金色的通天灵葫跃然于手中。灵光浮现,一道金色光芒喷射而出。
  “不知道你能不能挡住金源灵剑,去!”
  金光破空而去,对着三角眼修士猛地斩去。
  侏儒老者并未将许成林的攻击当一回事,宝珠一亮一层光幕出现。老者的脸上刚露出笑容,便瞬间僵住了。三角眼修士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艰难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上一指粗的空洞。一股鲜血从空洞之中喷射而出,三角眼修士没有说出一句话,犹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倒了下去。
  侏儒老者浑身冰冷,他猛地一个激灵转身就逃。只是他哪里跑得过金光,不过一息金光便将侏儒老者逼停。侏儒老者一转身拜倒在地,对着许成林俯首叩拜。
  “前辈饶命,老儿有眼不识泰山,饶命……”
  性命攸关哪还顾得上颜面,侏儒老者不断地向着许成林扣头。
  “我且问你,为何追杀与我?”
  许成林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冷冷的开口。
  侏儒老者迟疑了一下,金光猛地一动,老者急忙开口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得知了前因后果之后,许成林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就是因为出手大方了点就引来他人嫉妒,人性的贪婪真是无比的可怕。无贪不争,不争何以得取。有争就有仇,有仇就有厮杀。
  缓缓地摇了摇头,许成林未出一言。未待侏儒老者有任何反应,金光瞬间出现在老者身后。老者双眼圆睁,至死没有闭上眼睛。他很是不甘心,似乎是在诉问许成林为何不放他一条生路。许成林是不会放过侏儒老者的,除恶务尽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少年许有悔改时,老而不死是为妖。击杀这种心肠歹毒之人,他是不会有任何的手软的。